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异能 > 小村医闯花都

更新时间:2021-03-31 12:30:19

小村医闯花都 连载中

小村医闯花都

来源:微小宝 作者:米粒大的猛兽 分类:都市异能

精彩试读:“站住!”司马萧黑着脸喝道:“谁都不许追。”除了司马玉不露声色,其余所有人看着司马萧都没有好脸色,觉得司马萧太不近人情了,没人性。司马萧仰望天空,暗叹:只有司马家族高高在上,司马才是司马,司马家族倒了,你们是什么?沉入茫茫人海中连个泡都不会冒就消失得无影无踪的渣渣。一个乞丐,谁会在乎他姓什么,他姓什么有什么意义。你们要不是我的子孙,我用得着这么为你们操劳吗!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司马小苏(13)

她到底生活在什么样的家族里啊,她到底有一群什么样的兄弟姐妹啊。

里面有味药材,是他三爷付出了一生残废的代价,还有一个朋友千里迢迢的奔波才得到的,这碗药如果泼到地上,他不知道去哪里找这味药材了。

若是找不到,又或者司马小苏还能熬到找到药材的时候吗?

深深吸口气,他都没有正眼看一下司马小美,端着药碗从她身边擦身而过,给司马小苏送药去了。

这一路走去,手掌上的鲜血淅淅沥沥洒了一地,他走过的地方,地上像一朵朵殷红的梅花怒放。

“杨亮,你的手!”勇哥把枪插在腰带上追上来说道:“我给小姐去送药,你把手掌包扎一下吧。”

“不行,喝药也有讲究,不能快也不能慢,深浅有度,我还得用内力将药力及时发散到全身,你不懂。”

“可是你的手……。”

勇哥望着他的手掌说道。

杨亮轻笑:“没事,我已经封住穴道不痛了。”

“可是也不能一直流血啊!”

杨亮对她家小苏小姐的好,他都看在眼里,他心痛杨亮的这只手。

“没关系,我有特效止血药,消炎止血效果很好,你不用担心。”

这个时候,司马萧带着司马照司马玉司马义等一群人匆匆赶来,看到杨亮手掌伤势,司马萧怒喝:“谁干的?怎么回事?”

“你问勇哥吧,我没有时间!”

杨亮说着径直从这群司马的身边走了过去。

“勇哥,怎么回事?”

司马萧脸都绿了,司马小苏倒下了,他知道家中一群不成器的司马对小苏的位置虎视眈眈,可是发展到枪击,这是已经严重到不能再忍的地步。

祸起萧墙,今天不管是谁犯下的错,绝对不能姑息。

如若放纵下去,外面强敌还没有打来,只怕整个司马家自己就土崩瓦解了。

“是小美小姐!”

勇哥大致说了一下前因后果,将手枪交到司马萧手上。

司马萧面沉如铁,走到哆哆嗦嗦抖得不停的司马小美身边,冷声问道:“勇哥说的没错吧?”

“可是,他打我,打我的脸……呜呜呜。”司马小美哭得哇哇的,委屈的不得了。

“他打你那边的脸?”

“左边!”司马小美指着脸上还没有消去的五根手指印哭诉道。

啪!

司马萧甩手一巴掌扇到她右脸上,又狠又辣,将司马小美打蒙了。

她捂着脸怔怔地望着司马萧,连哭都不会了。

“他是不是这样打你的?”

司马小美欲哭无泪。

啪!

又是一记耳光扇来,脸都打肿了。

司马萧喝问:“你现在是不是也要对我开枪?”

司马萧将手里的枪递到她面前。

“爷爷,……”

司马小美吓傻了,面前的手枪似乎变成一根烧红的火棍,又或是一条毒蛇,她全身瑟瑟发抖,惊恐地瞪大眼睛往后退了几步。

这时她才哇地一声吓得大哭起来。

司马义求助地看着司马照,司马小美是他的女儿。他知道女儿惹大祸了,可是他不敢出面,他要是站出来,只怕司马小美会把他一起带进坑中。

司马萧一怒之下会把他们父女两一块收拾了。

司马照过来劝道:“爸,也不完全是小美的错嘛,不就是一碗羹么,不让喝就不喝嘛。小美年轻不懂事,你老消消气,这不是没有造成什么严重后果么。”

司马费也跟着说道:“是啊,爷爷,小美是你亲孙女啊,他打小美的脸,就是在打你的脸,打我们司马家的脸。”

“该死的小王八蛋,有点本事就特别嚣张,前天他来的时候就在庄园门口碰到我了,说我的车挡了他的道,要把我的车子丢进湖里呢。”

司马费觉得反正诬陷又不用上税,张口就来。

司马玉站在一旁默不作声,就算他与苏马小苏之间有天大的矛盾,司马小苏毕竟是他的女儿呢。

这些人攻击的王八蛋,正在全力拯救自己女儿的生命。

“够了!”司马萧怒声喝道:“司马小美,你马上收拾东西去澳大利亚,没有得到我的许可,这辈子不许踏上炎夏的土地,哪怕……哪怕我死了,没有得到许可也不用回来了。”

这意思是要逐出家族了,可是,换个好点的国家行不行?!澳大利亚,那是英国放逐犯人的地方啊。

司马义苦着脸叹气。

“爷爷,你为什么要赶我走,呜呜呜,我是你亲孙女啊,呜呜呜,我身上流淌着你的血脉呢,怎么说我也是司马家的人。”

司马小美觉得特别委屈,说话都泣不成声了。

司马萧久久地凝视着司马小美,长叹:“我老了,很多事情看淡了,血脉,血脉是什么东西?我身上这点不值钱的血脉,存不存续下去都没有意义。你走吧,以后别再让我看到你,让你身上那点司马血脉湮灭,终将湮灭在人海中。”

司马照惊愕:“爸,怎么能说血脉不重要呢,那是家族传承呢。”

司马萧冷哼:“只有司马家族的精神不灭,司马家才能永世传承下去。我们是人,不是畜生,仅仅传承个血脉有什么意义?”

司马照不服,不过他也不敢直接顶撞:“爸,你再考虑考虑吧,你总不能帮着一个外人……,小美开枪是不对,可是,他动手打人,还是打一个女孩子,他……”

“你们不要说了,我心意已决。”

司马萧决绝开口。

“我早就知道,我们在你心里一钱不值,你就知道护着司马小苏!”看到事情已经没有挽回的余地,司马小美也泼出去了,横下心指着司马萧怒骂:“现在连给她看病的医生都比我们这些亲孙女重要。你偏心,偏心,老糊涂老混蛋,……我恨你。”

司马小美骂完,哭着跑开了。

“妹妹!”

司马费想追上去。

“站住!”司马萧黑着脸喝道:“谁都不许追。”

除了司马玉不露声色,其余所有人看着司马萧都没有好脸色,觉得司马萧太不近人情了,没人性。

司马萧仰望天空,暗叹:只有司马家族高高在上,司马才是司马,司马家族倒了,你们是什么?沉入茫茫人海中连个泡都不会冒就消失得无影无踪的渣渣。

一个乞丐,谁会在乎他姓什么,他姓什么有什么意义。

你们要不是我的子孙,我用得着这么为你们操劳吗!

除了小苏,谁能明白我的心?!

连我的这点心思都看不透,你们凭什么跟楚千秋斗,跟庄比斗?

把司马家族放在你们手里能让我放心?!

“一群蠢货!”

司马萧在心里狠狠骂道。

…………

在丁莉的搀扶下,杨亮将浓稠的,散发出一股反胃气味的中药缓缓灌进了司马小苏的嘴中。

然后,单手在司马小苏身上连点数十下穴位,直到看到司马小苏的脸色渐渐有些血色了,他才停手对丁莉说道:“扶着她坐一会。”

丁莉看到司马小苏喝下药后气色缓过来,呼吸也顺畅了,心中松口气,她看着杨亮血糊糊还在流血的手掌,关切地说道:“杨医生,你的手掌去包扎一下吧。”

“好的。”

杨亮说道从身上掏出了一个白瓷瓶,用牙齿咬着拔开盖子,将一些金黄色的药粉洒在伤口上,眼可见的,伤口马上止住流血,并且结疤了。

“哇,好神奇。”丁莉觉得这药比《滇南黑药》还要厉害。疑问道:“扬医生,你这是什么药粉啊?”

杨亮翻着手掌看看伤口,淡淡说道:“这是我家祖传的跌打止血药粉,叫《虎蜥生肌粉》,不仅仅消炎止血生肌,关键以后伤好了还不会留疤。”

“呕……”

突然,被丁莉搂着坐在床上的司马小苏张口重重干呕,丁莉赶紧把她的脑袋扶到床边。

大口大口的黑色沾稠物喷射而出,腥臭无比。

直到吐出物变成了淡黄色胆汁胃液这样的流质,杨亮捏着银针扎在了她的趵突穴上。

这一针下去宛如吃下去仙丹,一下子止住了她的干呕。

“好了!”杨亮拔针,给她切了切脉,又仔细观察了她一会,满意点头:“扶她躺下吧。”

丁莉依言将司马小苏放平在床上盖好被子,又拿热毛巾将她小脸擦拭干净。

几分钟后,司马小苏睁开眼睛,眼神已经有一些光彩了。她看着杨亮眨眨眼皮,声音很轻很甜:“你……是……?”

“哦,我是医生,……。”杨亮说道:“你醒了就好,好好调养几天就没事了。”

杨亮说着转身走了出去。

丁莉坐在床边惊愕问道:“扬医生,小姐刚刚醒,你要去哪里?”

“你家小姐已经没事了,她已经十多天没有正常饮食,前三天多喝粥。”杨亮头也不回地交代一声,蹒跚着离去:“我的任务完成,回去了。”

他三爷还躺在医院里呢,他急着赶回去。

…………

杨亮在外面忙活了一整天,心里一直挂念着三爷的病情,好在柳丝丝没有打电话来,这说明情况正常,让他安心不少。

打个出租车来到医院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了,杨亮叩响病房门时,柳丝丝很快拉开门站在门口。

“三爷怎么样?”

“还好,血脉血压心跳都很正常。医生每个小时都会来检查一次,病情一直在恢复中。”

柳丝丝是哈佛大学医科大的博士,她说好那就是真的好。

司马小苏(14)

“那就好。”

杨亮松口气,走过去看了看熟睡中的杨大山,没看到柳海龙,疑问道:“柳爷爷回去了么?”

“这里人多反而不好,病菌多容易感染。”柳丝丝说道:“我让爷爷回去休息了。”

“是啊!柳爷爷年纪大了,也是刚刚从病中恢复身体,不要熬夜。”放松下来,杨亮忽然觉得很饿,这才想起一整天居然滴水未进,摸摸肚子问道:“你吃晚饭没?”

“吃了!”柳丝丝还是很冷,话很少:“还给你准备了一份,怕是冷了。”

“没关系没关系,有吃的就好。”杨亮说道。

没想到柳丝丝吃饭还能想着他,真是个意外的惊喜。

柳丝丝抱出来一叠保温餐盒,掀开盖子,鸡汤冒出热气腾腾的香气,还有几样小菜和一盒米饭摆在桌子上,都是热的。

杨亮坐下来,先大口地喝了几口鸡汤,拔了小半碗米饭,这才抓着一根鸡腿啃着,边吃边问:“这大半夜的,你也吃点夜宵。”

“不了。”

“我一出去就是一整天,你不问问我干什么去了?”

“不。”

杨亮疑望着她眼睛,忽然笑道:“你不想知道我还是要说,我把司马小苏救回来了。”

“哦!”

杨亮也是醉了,柳丝丝不是一个聊天的好对象,聊不起来。

苦笑着低头拔几口饭,杨亮把今天的发生的事情大致说了一下。

柳丝丝望着他受伤的手掌说道:“你以后要小心些,手掌没事了吧。”

这已经是柳丝丝能表达出来的最大关怀了。

这一整晚,杨亮和柳丝丝聊了很多,大多数时候,都是杨亮在说,她在听,但是杨亮一点儿不觉得冷场。

他知道,柳丝丝其实愿意听他讲,而且会把他讲的话记在心里。

杨亮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等他被响动惊醒睁开眼睛的时候,天色已经大亮,又是一天早晨了。

几个白大褂正站在床边给杨大山做例行检查。

柳丝丝仪表端庄,站在一旁陪着医生,不时与主治医生小声交流几句。

杨亮翻身站起来,揉去眼角的一颗眼屎,走过去问道:“医生,我三爷的病情怎么样?”

“你三爷的病情恢复得很好,按理说,他老爷子这么大岁数,身体各项机能都在退化,不应该恢复这么快这么好的,可是他恢复的情况超过我们预期,可是说非常理想。”

“我三爷是山里人经常干重活,他现在还能背百多斤干柴呢,是不是这个原因。”

“不是,身体健壮的人我们见多了,他的恢复速度简直可以跟二十来岁的小伙子相比,也许他有什么健身长寿的秘方吧,等老爷子醒过来,我还想向他讨教一番呢。”

医生笑着说道,他乐呵呵的笑脸让杨亮心中的担忧放下去不少。

“谢谢!”杨亮也笑道:“他平时就是喜欢锻炼身体而已。”

“贵在坚持。”医生感概道:“像我们天天动刀子的,最起码的要求是手不能抖,可是,对我来说,每天做三十个俯卧撑有时候都坚持不下来,唉,多简单的事情。”

他苦笑着摇摇头。

杨亮很专业地问了几个问题后,与医生握手道别。

柳丝丝退到一边默默站着。当她以医生的身份与医生交流时毫无障碍,可是当她退到一边恢复女人的身份时,她就会觉得眼前聊趣正酣的两个男人很讨厌,发至心底的厌恶。

尤其是那个穿白大褂的,恶心死了,怎么还不滚啊。

杨亮直到送走了医生,才发现她的存在,问道:“咦,你什么时候醒的,怎么不叫醒我。”

好像咋晚他们睡在一起似的。

柳丝丝小脸一红:“有一会了,我买了花卷和小米粥,你去洗漱一下来吃早点吧。”

吃过早点,杨亮看着柳丝丝低头收拾桌子,说道:“你要上班吗,要上班就去吧,这里有我看着就好了。”

“请假了,请的公休假,十五天。”柳丝丝摇摇头:“你有事情去忙吧。”

言简意赅,绝不多说一个字,冰山女神果然名不虚传。杨亮想不通,据她说,她跟自己在一起时已经是最热情的表现了,真不知道她跟同事还有学生们如何相处,冷酷到什么模样。

杨亮是想去查看下司马小苏,可是他哪好意思立即闪人,坐在椅子上粘着不动:“我也没有什么事情,……。”

忽然杨大山的手动了一下,眼皮跳动几下竟然睁开了眼睛。

杨亮走过去看到他嘴皮动了动,扯掉他嘴巴上的呼吸机,轻声问道:“三爷,你醒了?”

“药……”

“什么?”杨亮把耳朵凑到他嘴唇旁。

“药!”

杨大山睁开眼睛,第一句话竟然不是关心自己的身体,而且问药……给司马小苏治病救命的药。

山里人就是这么耿直,耿直得让人掉泪。

杨亮怎么能够说实话,告诉他药草被劫匪抢走了,找不回来了。感觉眼睛涩涩的,他抓紧杨大山的手掌说道:“三爷你放心,药找到了,已经熬好给司马小苏喝下去了,她没事了,真的。”

“哦~~”

杨大山舒坦地吸口气,似乎很累地又缓缓闭上眼睛。

杨亮给杨大山切了切脉,明明了解杨大山的身体情况,还是问道:“三爷,你感觉怎么样?那里有什么不舒服吗,想不想吃点东西?”

杨大山摇摇头。

“三爷,你不要担心,医生说你恢复得很好,说你能够恢复这么好,是个医学奇迹呢,他都想向你请教你是怎么保养身体的。”

杨大山憨笑:“那会保养身体,我就是每天打打咱家的《杨氏八段锦》。”

“《杨氏八段锦》?!难道和这个有关系?”杨亮惊讶。

“是呀,当时我以为我自己坚持不住了,要死了,可是一股凉气在丹田滋生盘旋,越聚越多,然后这股气在全身经脉游动,始终护着我的五脏六腑,让我的心脏跳下去。……,我知道,在我打《杨氏八段锦》的时候,丹田中就会出现那股凉气。”

“我也不记得那年开始的,这股气出现怕有二三十年吧。”

杨亮喜道:“原来如此,难怪我给爷爷切脉时,明明心跳偏弱,可是脉象有力沉稳,根本不像一个重病人,生机绵长而悠远,好像另外有一架小马达在驱使脉搏跳动一样。”

这么一想,杨亮觉得自家的《杨氏八段锦》蕴藏着很深奥的奥秘。

按理说杨大山这么大岁数,被打成这样根本熬不过来,正常早就死了。

好在他是杨家人,又正好天天打《杨氏八段锦》,所以他活下来了,还恢复神速。

《杨氏八段锦》,或许它的神奇之处还有很多,还需要自己去慢慢研磨。

…………

一个月后,杨大山的伤好得差不多了,可是他的膝盖骨粉碎,双腿残废了。

拒绝了杨亮强烈请求他留下来继续治疗的好意,让杨必绿推着轮椅把他送回了山里。

他说他是一村之长,也是杨家一族之长,他不能丢下整村杨家人来享清福。

杨亮无语,那一村杨家人也是他的亲人呐,只能放手。想着以后有机会再说,他认定了他要像亲爷爷一样给杨大山养老归山。

杨亮没走,打残杨大山的幕后黑手还没找到,他必须要给杨大山一个交代。

还有一件事就是柳丝丝,她的‘恐男症’进入治疗的关键期,没有治好前,杨亮也不能就这么不负责任的离去。

当然咯,能把杨亮留下来,遂了柳海龙的心意,他高兴得心花怒放。

这天早晨,杨亮与柳丝丝柳海龙围在桌边吃着早餐。

柳海龙望望这个,又瞄瞄那个,笑得合不拢嘴。

柳丝丝瞅他一眼,冷哼:“爷爷,傻笑个什么劲呢。”

杨亮对她的针灸治疗还没有结束,可是柳丝丝的精神面貌大有改观,虽然说话还是冷冰冰的,柳海龙已经很高兴了。

厌恶的厌成了讨厌的厌,程度很轻了,不是么!

他笑道:“孙女啊,杨亮来燕京这么久了,还没有逛过燕京城呢,今天你正好休息,带他去逛逛吧。”

看到柳丝丝没有反对,那就是默认咯,老家伙得寸进尺:“对了,你们中午就别回来吃了,八里屯的小吃一条街很多好吃的,你们可以去尝尝嘛,聊斋坊的红油烤鸭也可以嘛,香酥有味,王家馆子的蒙古手爪羊肉是一绝,不吃一次不算燕京人。”

“还有,晚上十八营铺的酒吧步行街,你们年轻人不去热闹热闹?!”

他眼神灼灼看着杨亮提醒,好像特别希望他带着柳丝丝去酒吧,最好灌醉了就别回来了,找家宾馆睡了吧,把男女之间不能办的能办的所有事都给办了。

然后第二天就他可以大肆张扬发请帖邀请亲朋好友喝酒。

“我吃饱了!”柳丝丝受不了爷爷的眼神,丢下筷子推开椅子下桌,走上二楼去收拾打扮去了。

小说《小村医闯花都》 第18章 司马小苏(13)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