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情感 > 三十之年

更新时间:2021-04-09 10:35:55

三十之年 连载中

三十之年

来源:微小宝 作者:喝杯浓茶 分类:都市情感

精彩试读:“楚,你怎么这样。”我妈大声道,伸手朝着我的肩膀打两下。“你就是故意不开门!”我还是不爽。“杨楚!你神气是不是,我说我没听见!”林娇娇的声音也响亮起来。这样就吵起来了,我感觉,满身都燃烧着怒火,但我还没晕,忍着不将林娇娇跟许忠的事扯出来。这时,门铃又响,接着,丈母娘的声音也响起来:“开门呀!”“哎哟,亲家母来了,你们还吵什么!”我妈说着,赶紧走到门边,将门打开。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三十之年:人生如此暗淡

快点回去,我得到高铁站接我妈。

天才一亮,我赶紧往车站跑,坐上往回的大巴。

麻烦,大巴到了车站,我才下车,却碰上又一位大学同学陈刚。

他丫的,这个陈刚,在车站边刚买了一套房,硬是把我拉到他家里。跟他们夫妻俩一聊开,就是一个多小时。

“不行了,我得接我妈去。”我说着站起来。

陈刚夫妻俩很客气,还送到小区门外,又耽误了十多分钟。

我赶紧打我妈的手机。

电话一通,听到我妈着急的声音:“楚,我已经到家了,你快点回来,我进不了门。”

“妈,我立马到!”我说着挂断电话,叫了一辆出租车,直奔小区。

出租车停,我跑进小区,又跑到电梯前。

电梯停,我走出电梯立马心疼。

我妈坐在我们家门边的地上,旁边,放着一个很老旧的灰色旅行袋,很累的样子,身子靠着墙壁打瞌睡。

“妈!”我叫着小跑上去,蹲在她跟前。

过年的时候,我自已回家,跟我妈住了几天。才大半年时间,我妈多了不少白发,脸上也增加了几条皱纹。

我妈张开眼睛,看着我。

“楚,你怎么这样,胡子不刮,穿着旧衣服?”我妈问道,双手伸向我的脸,轻轻地摸着我的脸颊。

“妈,我太忙,没注意。”我装出笑脸道。

我妈点头,慢慢站了起来。

“妈,你没叫门吗?或许娇娇在里面。”我边说边掏出钥匙。

“叫了,又按了好一会门铃,就是没动静,可能她出去了吧。”我妈也道。

我打开门,提着我妈的袋子走进屋子。

这时,卧室里,却是响起林娇娇打哈欠的声音。

我不爽了!林娇娇在屋里睡觉,我妈先叫门还按门铃,她居然不开门。

一定是,听到是我妈的声音,故意不开的。

林娇娇,穿着那件丝质睡衣,长发乱成鸡窝,懒洋洋走出卧室。

“妈。”林娇娇冲我妈小声叫一声。

这声音,叫得有点勉强,好像不情愿。

“娇娇,昨晚值夜班了,你继续睡吧。”我妈笑着道。

林娇娇没说话,转身又走进卧室。

“我妈来了,你怎么不开门!”我怒问。

这女人,对我妈这样冷淡,我忍不下去了。

林娇娇转身:“我不是在睡觉嘛,没听见。”

“楚,你怎么这样。”我妈大声道,伸手朝着我的肩膀打两下。

“你就是故意不开门!”我还是不爽。

“杨楚!你神气是不是,我说我没听见!”林娇娇的声音也响亮起来。

这样就吵起来了,我感觉,满身都燃烧着怒火,但我还没晕,忍着不将林娇娇跟许忠的事扯出来。

这时,门铃又响,接着,丈母娘的声音也响起来:“开门呀!”

“哎哟,亲家母来了,你们还吵什么!”我妈说着,赶紧走到门边,将门打开。

门一开,我妈亲热招呼:“亲家母,这小两口,不知道怎么就吵起来了。”

丈母娘,正眼也没看我妈一下,走进卧室。

“我对你妈怎么样,你居然这样对我妈,她是你婆婆!”我又大声道。

“你对我妈很好,还不是我妈,交小楠的学费培训费。”林娇娇说着,站在落地镜前,拿着梳子,若无其事梳着长发。

“杨楚,你神气啥?你还以为,跟以前那样风光呀。欠了人家一屁股债,还没还呢。”丈母娘大声道,双手叉腰,站在我跟前。

我张大眼睛,一时语塞。

我落魄,不敢让我妈知道,现在丈母娘却捅了出来,这下子很麻烦。

“什么?楚,原来你落魄了,怎么不告诉妈呢!”我妈说完,泪水已经涌出眼眶。

“妈,你哭什么呀,我没欠人家多少,才十几万。你放心,我还会成功。”我赶紧道,拿着几张抽纸,帮我妈擦泪水。

“切,你还想成功呀,不修边幅,衣衫老旧,别越来越落魄就行了。”林娇娇的口气,带着冷嘲。

我真想拉着林娇娇,立马到民政局离婚。

不行,瞧我妈,都这样伤心了,不能让她更伤心。更不能让小楠,从此没有妈或者没有爸。

“你还欠人家钱,怎么每个月,还给妈打钱,你这小子!”我妈边哭边说,抬手朝着我的屁股拍。

“哼!小楠的学费,都是我妈交的,你却偷偷给你妈打钱!”林娇娇转过身,说话翻白眼。

“别吵了,妈回去。”我妈突然大声道,提起放地上的袋子。

“妈,你不能回去,最少住一晚,明天再走。”我说着,抢过我妈的袋子。

林娇娇扔下梳子道:“那不行,她这样哭哭啼啼的,影响我休息。”

我咬牙,走到林娇娇跟前,抬手,想给她一个耳光。

这女人,竟然变心变到这样的程度。

“楚!住手!”我妈大声喊,走到我后面将我拉开。

“打呀,你打呀!”林娇娇却是扬着脸,瞪着我。

“这房子,是我付的首付!”我怒了,大声吼。

丈母娘又是双手叉腰,站在我跟前:“你付的首付,有什么证据,这房子,是娇娇的名下。”

我变哑巴,对呀,这房子的首付,是我拿钱,让丈母娘交钱的,真的没证据。

那要是跟林娇娇离婚,我连房子都没有了。

“楚,你给我安静,我走,回去将房子卖了。儿子,拿着妈卖房子的钱,将欠债还了。”我妈又是哭着道。

丈母娘摇着头:“当男人是真难呀,上有妈下有孩子,但这样的男人多了去,人家不还是活得风生水起。”

我不管丈母娘的冷言冷语,看着我妈:“妈,房子不能卖,没房子,你住那里。”

“村里住的地方很多,妈想看小楠一眼,然后就回去。”我妈说着话,泪水又是往外涌。

“小楠在幼儿园,他连晚上都跟着我,你别把他吓哭了。”丈母娘还是没好气道。

我妈摇着头,提起袋子,走出门。

“妈!别走!”我大声道,拉着她。

“走吧,我就想看一眼孙子,也不行,儿子,妈知道你很难。”我妈边抹着泪水边说,走向电梯。

我绝不让我妈走,大声道:“妈,我跟你到外面住旅社。”

我妈挡不住我的执意,跟着我,在小区不远处的旅社,登记一个房间。

“妈,晚上我们一起住。”我道。

“我只想看小楠。”我妈哭着道。

我点头:“妈,我一定,让你看到小楠。”

我妈点头,稍稍安静。

一定要让我妈,看一下她的孙子。小楠还姓杨,是她的孙子。

电瓶车又是冲出小区,开向小楠读的幼儿园。

我跟幼儿园老师说一下,家里有急事,接小楠回家。

终于接到小楠,我将他带到旅社。

“小楠!我的乖孙子!”我妈搂着小楠,泪水往下滴,却是露出很美满的笑容。

小楠有点怯生生的样子,看着我问道:“爸爸,这是视频里的奶奶吗?”

“对呀,小楠,叫奶奶。”我笑着道。

小楠摇头:“这边的奶奶说了,视频里的奶奶,不是我奶奶。”

“这是你奶奶,快叫!”我突然大声道。

我妈却又流着泪,朝着我的脑袋拍:“孩子不懂事,你干嘛吼他。”

我真的说不出话。

活了三十二岁,我觉得,我的人生只有更暗淡,没有最暗淡。

小楠不叫奶奶,不是他的错,是我的错。

因为我落魄,不能让林娇娇跟以前那样风光,才有今天这样的处境。

“小楠,叫奶奶,爸爸明天让你踢足球。”我又道。

小楠点头,小声叫:“奶奶。”

“孙子,乖!”我妈笑起来了,笑得很开心,我觉得她笑得很美。

我就想让小楠跟我,和我妈住一夜,谁不答应我跟谁拼命。

三十之年:微笑的背后是苦辣

第11章微笑的背后是苦辣

可能我想拼命的样子,让林娇娇和丈母娘,不敢向我讨要儿子。

一个下午,我妈跟小楠,玩得很开心,我感觉,这是她最幸福的时候。

晚上,我带着小楠和我妈逛街,我要让我妈高兴。

我很幼稚地认为,让我妈玩得高兴,让她忘记林娇娇的冷漠,也让她忘掉我的落魄。更重要的,让她别卖掉老家的房子。

城市的夜景很漂亮,我妈抱着孩子,那笑容,比街灯还灿烂。

突然,我妈拉了我一下,小声道:“娇娇是怎么了?”

我摇头:“妈,没什么。”

“没什么,他为什么跟别的男人在一起。”我妈说着,手朝着对面马路指一下。

我转脸,立马两眼几乎要喷出火。

林娇娇,穿得很单薄,跟许忠走向不远处,那辆蓝色宾利。

“奶奶,那边是我们的小区。”小楠笑着道。

我赶紧挡在小楠前面,不能让他看到,他的妈跟别的男人走。还没抓住林娇娇和许忠鬼混的确凿证护,我硬是忍着。

“你说,为什么?”我妈看着我又道,眼里又要涌出泪水的样子。

“呼”!我很重地出口气。能看出我妈的眼神,好像是在冲我怒骂。

是啊!看到自已的儿媳妇,跟别的男人走了,儿子却不敢吭声。我感觉,此时我妈一定在心里骂我,骂我孬种,不配当男人。

“妈,她要上夜班,肯定是叫滴滴,就是我跟你说过的,网上叫车。”我只有编,希望能骗过我妈。

我妈点头,似信非信的样子。

趁着我妈正在帮小楠擦鼻涕,我又转脸看向那辆蓝色宾利。

他丫的,我真想冲上去,打林娇娇两个耳光。这对男女已经走到车边,许忠的手,又是伸向林娇娇的腰,她也转脸冲他微笑。

我又转脸,看着我妈。

忍,我不知道我能忍到什么时候。

林娇娇,显然因为我回来了,不敢跟许忠在屋里,又到酒店。这样子,我要抓住他们的证护,不容易。

宾利开走了,我的心也沉到极底,冷到极度。

回到旅社,我妈老没说话,但我瞧她的神情,满脸忧愁。

“小楠,睡觉了,明天爸爸送你踢足球去。”我冲儿子笑着道。

小楠听到明天能踢足球,高兴得蹦到床上。

还好,小楠终于入睡。

我看着我妈,小声道:“妈,我求你,别卖房子。”

“你老实告诉妈,是不是娇娇跟别的男人了?”我妈说着,泪眼看着我。

我看着我妈,从小我没在她面前说过谎,但这次不得不说谎。摇头道:“真没有。”

“楚,带着小楠,跟妈回去。到村里,我们种地饿不死。”我妈说着,手抹着泪水。

“妈,我在这里跌倒,就要在这里爬起来。等我买了房子,将你接回来,帮我们带小楠。”我说着,挤出一丝笑容。

我妈点着头,又没说话。我感觉,她心里一定有什么想法。

“妈,睡觉吧,明天上午你还要坐高铁。”我又小声道。

睡觉了,我跟我妈和小楠,睡一张床。

我睡不着,不想让我妈太过伤心,假装睡觉。但感觉到,她老是翻身,一直到天亮,都没安静过。

天亮,我给我妈买的是上午九点半的高铁车票,吃个早餐,带着小楠送她到高铁站。

出租车里,我妈一直没开口。到了车站,临走进检票大厅,才亲了小楠一下,转身走了进去。

我看着我妈有些驼背的背影,感觉她应该,看出林娇娇跟别的男人了。

“爸爸,你说今天让我踢足球。”小楠揪着我的耳朵,翘着小嘴巴道。

“走,爸爸带你踢足球去。”我又是挤出一丝笑容。

我不知道,多少笑容的后面,是不是跟我一样,隐藏着不为人知的苦和辣。

又是坐进出租车里,手机响起来电铃声。

是林娇娇的电话,我划开手机,冷冷地“喂”一声。

林娇娇的声音更冷:“把小楠带回来,今天周末,他要练钢琴。”

我没说话,挂断电话。

林娇娇,根本忘记了我妈,连问她一句都没有。

出租车到了小区,小楠到培训班还早一点,走进小区,瞧林娇娇的妈正在跳广场舞。这小家伙,还是跟我丈母娘比较亲热,边喊边朝着她跑。

我自已走到电梯前。

电梯停下,我走出去,掏出钥匙开门。

林娇娇,正在客厅里,只是看了我一眼,继续换她的衣服。

我没说话,瞧这女人,显然跟许忠跑外面过了一夜,刚刚回来。褪下的,就是昨晚我看到的,那件单薄的连衣短裙。

没有裙子在身的林娇娇,这雪腿更加修长,身子的玲珑线条,以前都能让我忍不住扑上去,也惹起她一阵带着娇嗔,撒娇的清脆笑声。

现在我对她无感,眼前老是浮现出,这么漂亮的身子,在许忠下方不知道怎样婉转。姣美的瓜子脸,是不是跟我在一起的时候那样,张着小嘴巴,一对粉腮红得特别艳丽。

“小楠呢?”林娇娇终于开口。

“在你妈那里。”我随便回答,看着她的身子。

这女人,修长的雪腿,皮肤本应该如雪一般白,大腿却有几处瘀青。一定是被许忠那个狗养的,给掐出来的。

林娇娇好像感觉到我的目光,转过身子后面朝着我。

我两眼张大点,她还没换上裙子,这么丰美,润泽闪闪的后边,左右都现出淡红的手印。

这情景,又让我差点要喷火了。眼前又是浮现这样的情景,许忠站在林娇娇后边……

这是我老婆,这么美的后边,却是浮出别的男人的手掌印!

“那,妈没跟你一起来呀。”林娇娇又问道。

“我妈走了,我刚刚从高铁站回来。”我又道,坐进沙发里,掏出香烟。

香烟还没点上,那股熟悉的,淡淡的茉莉花般芳香飘到我跟前。

这女人要干嘛?

我抬头看着林娇娇,瞧她也在看着我,手里的裙子,扔在沙发上。

这女人这么清凉,站在我跟前,一双眸光又是带着平时,她想要的时候,那种让我禁不住的娇嗔。

她要干什么?我有点明白了。记得监控她的时候,她跟徐沁怡在卧室里说的话,说跟我在一起,她很快乐,还对许忠没感觉。

这个臭女人,昨夜跟许忠跑外面,吃不饱呀,想要我给她一顿大餐呀。

我呸!我才不。我宁愿急了,到小区外面找最便宜的。

扔,赶紧扔。

我瞧林娇娇,扔掉了上方的,又低下身子。

这女人,真的又扔了一件,直起身子看着我,抿着小嘴巴微笑。

很让人失魂,这线条,透出温,更美的是雪肤这么润,这么白。

曾经,这么美,不可方物的身子,是属于我的。现在,却是从别的男人身边离开,身子还带着那个男人的手掌印,我会有什么感觉。

多少个上午,她值夜班回来,也是冲我摆出这样娇,这样媚的神态。我都会让她惊叫欢笑,让她释放掉值夜班的劳累,让她娇娇的满脸透出愉快,带着幸福含笑入睡。

此时,我感觉恶心。

“快点呀。”林娇娇微笑道。

“今天,我送小楠踢足球,他不喜欢练钢琴。”我说着站起来。

“喂!你怎么了?”林娇娇声音很娇,挡在我跟前,一付着急样,修长的双臂伸向我脖子。

“我硬不起来。”我送给她这句话,拿开她的双手。

林娇娇跺了几下脚,还翘起嘴巴一脸失望。

我才不管她,转身走出屋子,连门也懒得关。

“砰”!后面,响起很重,表明林娇娇很不爽的关门声。

我走进电梯,长长呼口气。

电梯往下降,我什么也不想,只想着儿子和我妈。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