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每天骆总裁都在作死

更新时间:2021-04-08 17:22:37

每天骆总裁都在作死 连载中

每天骆总裁都在作死

来源:微小宝 作者:挽风 分类:总裁豪门

精彩试读:慕星辰双脚是自由的,在酒水里扑腾几下,可是这又如何,双手被捆起来,双腿再灵活都不能替代双手的作用。方才嫉妒她的那些女人们,在骆秋痕离开后,各个兴奋的伸长脖颈围观,就像是一只只被攥住脖颈的鸭子。“哈哈,刚才被骆少抱着那得意劲不见了,成落汤鸡了!”“啤酒鸭,红酒鸡?哈哈哈哈哈!”“那么嚣张,敢泼骆少酒水,快用这满缸的酒水照照你自已那德性吧!”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每天骆总裁都在作死:别这么嚣张

“你可真没人性!”慕星辰真的胆怯了,小手不由得微微颤抖,缓缓后退,身子抵在条形长桌上,退无可退。

“人性?哈哈哈哈哈!”骆秋痕爆发出一种狂妄的笑,笑的慕星辰心惊胆战。

“她说人性,哈哈哈哈哈哈!刚才你都说我是恶人,那么请问你,哪里来的人性?”骆秋痕唇角勾起玩味的弧度,幽深的眸子射出鹰一般凌厉的眼神。

慕星辰张张嘴,什么都说不出来,黑漆漆的眼睛偷偷环顾,她需要找条路迅速逃走,她可不想被这个男人折断手指。

只不过对他亲近了些就被他这段手指,而她泼了酒水给他,不知道要遭受什么样的惩罚,恐怕不止是断一根手指那么简单。

骆秋痕踱着步子过来,他看着小女人呼吸剧烈起伏,知道她已经开始胆怯了,那么正好,不然下面的戏份太单调了。

“你别过来啊,别过来……”

慕星辰贴着长桌向后移动,小手不安的摸索着,怎么回事,关键时刻怎么什么都摸不到了,她的包包呢,里面有红墨水的,包包怎么不见了?

酒店的行政经理走过来,恭恭敬敬的给骆秋痕一鞠躬:“骆少,您吩咐的准备好了!”

“好!抬过来!”

行政经理走了,慕星辰身子一侧,坐在长桌上,长腿一抬想翻过去,她瞥到另一张长桌上都是酒水和食物,她可以把那些当做武器抵挡一阵。

成功翻越,慕星辰在心里暗自为自己庆幸一把,虽然喝了两瓶烈性酒,动作还是够利索,有成功逃跑的潜力!

低头朝着那张满是武器的桌子冲过去,有一道人影横在面前,慕星辰愤怒的抬头,迎上骆秋痕戏谑的眼神。

慕星辰腿发软,小心脏快承受不住了,这个男人怎么到这边来的,他会凌波微步吗?怎么跟跟鬼魅一般?

“想去哪里?”这男人话语间满是讥讽,看她的眼神活像看一只待屠的猎物。

“我饿了,想吃点东西……”慕星辰舔舔唇,小声的说,目光躲闪。

骆秋痕心里一紧,这小家伙舔舐的唇瓣上闪着莹泽,多么致命的诱惑。

慕星辰在男人的注视下更加不自然,这一刻她只想逃脱,朝着侧边迈出一步,想着越过男人的身体。

柔软的腰际被大手钳住,天旋地转,慕星辰惊叫间,她已经被骆秋痕扛在了肩上。

“你要干嘛,放我下来!”

慕星辰不敢踢打,她穿着小礼服,不管是用手捶打,还是用脚踢踹,都是会走光的,她尽量蜷着身子,小手紧紧护在胸前。

“你要干嘛,要带我去哪里?”

男人大步流星的往前走,慕星辰真的害怕了,他不会又要把她丢到某个房间里的床上去吧?那她死的心都有了!

“去,拿一千瓶红酒过来!”骆秋痕一手箍住女人的腰,一手插进口袋,使者们听到他的吩咐纷纷去准备红酒,一千瓶红酒是需要几个人准备一点时间的。

“你又要红酒干嘛,我喝了那么多伏特加还不够吗?”慕星辰声音颤颤的,身体止不住的发抖,这个恶魔,怎么这么多奇怪的招数,不知道为什么又要这么多红酒,是不是准备把她喝死才肯罢休!

“够吗,如果够了,你还能这么嚣张?”骆秋痕不屑的说,他乐意看到女人吓的发抖,而现在他不是十分确定,这个小女人是不是装的。

骆秋痕停下了,慕星辰倒立的视野里,一个硕大的浴缸闯入眼底。

“倒酒!”骆秋痕一声令下,使者们启开瓶塞,他们不是往高脚酒杯里倒酒,而是往那个硕大的浴缸里。

琥珀色的液体迅速涌入洁白的浴缸里,溅落点点琥珀色的水花。

慕星辰脸色苍白,眼睁睁看着一瓶又一瓶红酒倒入那浴缸里,令人恐怖的液体覆盖了浴缸底部,然后是中央旋起琥珀色的水涡,到最后整个浴缸都是琥珀色的液体,浓烈的酒香扑面而来,液体的表面微微荡漾。

“你是要我趴在浴缸边上把这些红酒都喝完才肯放过我吗?”慕星辰唇瓣颤抖着,四肢冰冷,这么多红酒,要到何年何月才能喝完?

“你想的可真美!”骆秋痕邪魅一笑,随手一抛,慕星辰娇小的身体飘飞出去,不偏不倚落在浴缸中央。

女人的身体击打出硕大的水花来,慕星辰猝不及防,毫无预兆的被呛了几口酒水。

头发瞬间湿透,身上的小礼服打湿了,白色被染成琥珀色,随着她的身体在酒液里漂浮。

“啊!”慕星辰忍不住惊叫连连,显然她是太乐观了,这些酒水根本不是要她喝的,是用来泡!

“上次没让你做成酒彘很是遗憾,不如这次新帐旧账一起算!”骆秋痕邪魅的一挥手,有人递上了几根丝带。

“骆秋痕!你不是人!你真没人性!”慕星辰在浴缸里翻腾着,扑打出一片片琥珀色的水花,周围的地面上尽是酒水。

她才是受害者,新帐旧账一起算的,应该是她慕星辰!这个男人有没有搞错!他有是非观念吗?

慕星辰在心里将骆秋痕咒骂千百遍,小手攀上浴缸边缘,她才不要做什么酒彘,她必须逃出去!

酒彘就是泡在酒里的猪!她才不要做一头蠢猪!听任别人摆布!

骆秋痕大手一伸,擒住慕星辰的小手,根本不给她挣扎的机会,将她的小手缠绕几圈丝带,一左一右捆在浴缸边上。

“骆秋痕!你变态!”慕星辰脸上湿漉漉的,连用手抹一把酒水的资格都被剥夺了,黑瞳喷出炽热的火焰来。

眼睛微眯着,只能靠摆动来将酒水从脸上甩落,不然的话,酒水进了眼睛会很麻烦,慕星辰已经感觉到眼角有灼痛的感觉。

“慕星辰,你看清楚了,真正的恶人,真正的变态,就是我这个样子!”骆秋痕用长指点点,邪魅一笑,随手拽过一个女人,和他那帮宾客们花天酒地去了。

慕星辰双脚是自由的,在酒水里扑腾几下,可是这又如何,双手被捆起来,双腿再灵活都不能替代双手的作用。

每天骆总裁都在作死:谁都躲不过

方才嫉妒她的那些女人们,在骆秋痕离开后,各个兴奋的伸长脖颈围观,就像是一只只被攥住脖颈的鸭子。

“哈哈,刚才被骆少抱着那得意劲不见了,成落汤鸡了!”

“啤酒鸭,红酒鸡?哈哈哈哈哈!”

“那么嚣张,敢泼骆少酒水,快用这满缸的酒水照照你自已那德性吧!”

花枝招展的女人们,举着高脚酒杯,笑的前仰后合,她们不应该都是优雅而高贵,矜持有礼,各个都是出身名门,各个都是大家闺秀的,再怎么说也应该是小家碧玉啊……

可是……这些女人的嘴脸,和优雅,高贵,矜持,统统不搭边……

慕星辰嘟着唇疑惑的看着这些光鲜亮丽的女人们,怎么都想不通……

映入眼帘的是她们妆容精致的脸,耳边却传来极不搭调的刻薄话语,这,分明是一群没有男人宠幸的怨妇!

那帮女人看她不反驳,愈加张狂起来,越靠越近,甚至有一个女人走上前来,一扬手将满杯的酒水朝着慕星辰脸上泼过去。

女人的哄笑声中,慕星辰脸上满是酒渍,这下完美了,唯一没有和酒水接触的地方,也被无一例外的覆盖了……

慕星辰心中恼火,却不想被人看笑话,有意咂咂嘴:“嗯,被落井下石的味道还不错,谢谢你哈,不如我也给你火上浇浇油?”

这帮女人真是太小觑她了,以为这样就没办法对付她们?慕星辰心中冷哼一声。

长腿一撩,一片琥珀色的液体朝着那女人飞过去,“啪”的将她的脸上,衣服上溅满了酒水,妆容立刻花了。

“哇!我今天花了几十万买这身衣服来见骆少!你!”那女人抹着脸上的酒水,低头看着被酒水弄脏的衣服,撕心裂肺的哭了。

周围的女人们有的作势安慰,有的掩嘴偷笑作壁上观。

“你别这么嚣张,早晚我收拾你!”那衣服再怎么整理也是弄脏的了,女人咬牙切齿的瞪着她,却再不敢上前。

“来啊,来啊,我好怕怕呀……”慕星辰小脚在液体里一阵踢腾,眼中尽是挑衅,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不如找点乐子解解闷。

女人愤恨的瞪了她一眼,做作的摇摆着腰际走向宴会厅门口。

慕星辰在后面欢乐的喊:“哎,别走啊,别走啊,我看你还没消火呢,再给你浇点呗?”

这一幕骆秋痕远远的看在眼里,长指轻轻摩挲下下颌,脸上不易察觉的轻笑,耐人寻味。

呵,这个小家伙,被泡在红酒里还能玩的这么高兴,看来还真是低估她了。

这个小女人,还真的是与众不同……

看戏的女人们在慕星辰这里讨不到便宜,陆续散去,慕星辰耳根是清净了,而她也是彻底清净起来,灯红酒绿莺歌燕舞里唯有她落寞的被浸泡在酒水里。

起初大家对红酒泡女人这种方式是倍感新奇与诧异的,正是因为如此,当慕星辰落入酒水中引来无数道视线左看右看。

时间久了,新鲜感过了,慕星辰便被遗忘在了这个醒目的角落里,这可是大厅中央的位置,那帮人都觥筹交错到角落里去,远远的将她隔离开来。

她头上是一盏硕大而华丽的欧式宫廷吊顶灯,本来是相当明亮的,奇怪的是,自从那帮人陆续散去后,那灯旋转起来,光线由明黄色转变成忽明忽暗的紫色和绿色,时不时的打在琥珀色的液体上,也打在慕星辰毫无血色的脸上,更添了几分落寞。

十分钟过去了,慕星辰还能若无其事的看着男人女人们跳舞,十五分钟过去了,也还能在人群里搜寻着那个混蛋的身影。

而半个小时过去了,慕星辰口干舌燥,手臂酸痛,皮肤开始有烧灼的感觉,什么心思都提不起来了,只想尽快离开这里。

不管是什么类型的酒,里面都是含酒精的,必定是酒精渗透了肌肤,不然不至于有如此灼烧的感觉。

慕星辰动动手腕,那个混蛋捆得够紧,一点活动空间都没给她留,只是不致于嵌进她的皮肉罢了。

脑海中闪过电视电影里的镜头,有人被绳子捆住手脚,找个尖锐的东西磨几下,将绳索磨断便可以脱身。

这浴缸光滑的能照出人影来,跟尖锐半点血缘关系都没有,那该怎么办,慕星辰还是将手腕动了几下,这一动不要紧,反而更紧了。

这个混蛋!怎么捆的这丝带啊,跟智能手铐似的,越动越紧,还给不给人活路了!

“骆秋痕,你变态!恶魔!我诅咒你!”慕星辰终于忍不住破口大骂,身子不安的扭动着,琥珀色的液体表面翻滚出一片片水花。

悠扬的舞曲里,慕星辰的嗓音尖利的宛若一道闪电划过晴空,而人们却根本就置若罔闻,她的声音落入无边无际的幽谷,一点回响都没有。

“水!水!我要喝水!”

喊到最后,慕星辰嗓子哑了,声音微弱的只有她自己能听见。

灼痛,在皮肉里蔓延,最后,侵入血液和骨髓,像千万只蚂蚁在体内啃咬,慕星辰眼皮沉重的再也抬不起来,很快不省人事。

若不是她的手臂被固定着,头可以露出水面,恐怕她要溺死在这红酒了。

琥珀色的液体围绕着她细白的脖颈,眼睛紧紧闭着,纤长而浓密的眼睫毛在脸颊上遮出一小块阴影,这场景,活脱脱一副美得不像话的油墨画。

“骆少,我好累哦,不如,我们去休息?”一名妖冶的女人攀住骆秋痕的脖颈,眼睛里闪着期待的光,嫣红的嘴一张一合,喷吐出浓烈的酒气。

骆秋痕将那双手臂从脖颈上移开,唇角勾起似笑非笑:“你是不是太高估你自己了?我有说过需要你吗?”

女人局促不安的站在那里,唇噏动着,眼神呆滞,嗫嚅着:“秋痕……骆少,我……我……”

骆秋痕才懒得听她说什么,转身傲慢的离去,他的床,不是什么女人都能上的,他想要的,谁都躲不过,而不想要的,谁都别想往上贴。

而今天,在诸多女人堆里穿梭来去,不记得和哪些女人喝过酒,也不记得和哪个女人说起了暧昧的段子,脑海里却总是在反复回放一个小女人的脸。

小说《每天骆总裁都在作死》 第14章 别这么嚣张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