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异能 > 村中有龙王

更新时间:2021-04-03 13:12:56

村中有龙王 连载中

村中有龙王

来源:微小宝 作者:落魄小书童 分类:都市异能

精彩试读:自己太过于看重金钱,一门心思地扎进了钱眼里,居然忘了人间最珍贵的东西,自己可有阵子没陪老支书六婶子两口子吃饭喝酒了。想通了这一点,林叶忍不住畅快地大笑了起来,就连开车的速度都慢了下来。心情畅快的林叶刚刚进镇子,就见一圈人围在一起指指点点,里头好像有人在打架的样子。林叶停车挤上去看个热闹,人堆里头,两个中年男人扭在一起,一个大叫着骗子,一个叫着人货两清,在两人旁边,一只瘦骨嶙峋戗毛戗刺的小黑牛,无力地喘着粗气。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9-种地的又怎么了

王军超阴阳怪气地道:“我哥们,她姨夫都摆不平,刘哥把价格都翻了三倍也不行,你一个种地卖菜的,顶多认识个厨师,能帮上什么忙,少添乱了。”

“成不成试试喽。”林叶淡淡地道,给苏梓暄打了个电话把事一说,苏梓暄应了一声挂断了电话。

曲玲兴灾乐祸地道:“碰钉子了吧,知道你种地不容易,我们都办不成的事,你在那硬撑什么面子啊,都是同学谁不知道谁呀。”

林叶忍不住暗自摇头。

有神奇珠液在手,逍遥自在的小日子不知道多美,想想他们也挺可怜的,混来混去的也只能在自己这个种地的面前装装逼了。

大堂经理捏着对讲机一溜小跑过来,接连被老大警告了两次,他都快要吓死了。

赶紧向林叶故做不悦地道:“这几位就是林哥你要安排的同学吧,你也真是的,这么点小事跟我说一下就好嘛,哪用得着苏总打招呼,我也有权限开保留套房了,这位是刘先生吧,快快请进,房间已经开好了。”

看着大堂经理一脸殷勤又客气的模样,刘玉杰三人全都傻了,王军超先跳起来叫道:“怎么可能?这个种地直接找苏总办事?”

“就是啊,苏总是什么人物?怎么可能答理他。”曲玲也叫了起来。

大堂经理的脸一沉道:“你们说的这叫什么话?林哥是我们酒店头部的合作伙伴,享受超V待遇,其中一间套房就是专门为他准备的,这次给你们开的房间,就是林哥的那间。”

这一下,就连刘玉杰都一脸惊讶,甚至还有浓浓的妒忌之心,他在外面混了这么久,自然知道,能在这种酒店开出保留套房的人,该有多强的实力。

看着曾经同学这副势力酸涩的嘴脸,微微叹了口气,拍拍刘玉杰的肩膀,刘玉杰的身子顿时就矮了三分,王军超和曲玲尴尬得都要钻地缝了。

林叶跟热情的大堂经理打了个招呼,开车离去。

经过刘玉杰这件事之后,林叶的心反倒是一下子就从浮躁变得踏实了。

自己太过于看重金钱,一门心思地扎进了钱眼里,居然忘了人间最珍贵的东西,自己可有阵子没陪老支书六婶子两口子吃饭喝酒了。

想通了这一点,林叶忍不住畅快地大笑了起来,就连开车的速度都慢了下来。

心情畅快的林叶刚刚进镇子,就见一圈人围在一起指指点点,里头好像有人在打架的样子。

林叶停车挤上去看个热闹,人堆里头,两个中年男人扭在一起,一个大叫着骗子,一个叫着人货两清,在两人旁边,一只瘦骨嶙峋戗毛戗刺的小黑牛,无力地喘着粗气。

“乡里乡亲的你敢骗,明明是一头一年龄的病牛,你却当好牛卖给我,你就不怕全家遭瘟?”

“一年龄的牛,没毛病谁会卖五百块,是你图便宜非要买,关我什么事。”另一人叫道。

“那也不能病成这样啊,不还钱是不是,行,老子就把它宰在你家门口,把血都泼到你家门上去。”

买牛人说着,把小病牛拽到了院门口,搬起旁边的石头就要砸。

林叶现在念头通达,再看有气无力哞哞叫的小黑牛,心生怜悯,或许神奇的珠液能救它一条牛命,而且后园子的那些杂草,也用不着清理了,直接放牛就行了。

林叶赶紧上前,抢下石头叫道:“行了行了,打死白瞎了,五百块钱我买了。”

“啊,这不是甘西村的小林吗?我跟你说,这牛可有病啊,买回去钱就打水漂了,病死牛的肉可不中卖啊。”

“全身没有二两肉我卖什么啊,我们村老支书从前是兽医出身,治好了你可不许往回要啊。”

“我要往回要就是王八生的,呸,谁像这个遭瘟的没个人味儿!”

得,一句话就上这两人又撕巴了起来,林叶赶紧把人拽开。

林叶点了钱立了字据,把这头有气无力的小病牛塞上了商务车。

林叶骑着破摩托回去的,却开着一辆商务车回来,顿时就在村里引起了一阵议论,老支书和六婶子不放心赶紧过来看看,好家伙,这败家仔不但买了台车回来,还买了一头病牛回来。

“我看你是有几个糟钱烧的。”老支书气得抡着拐棍就要打。

林叶赶紧叫道:“且慢动手,车是大老板送的,牛是五百块买的,不亏。”

“人家凭啥送你车?”六婶子圆脸上尽是疑惑的神色。

林叶搓着下巴得意地笑道:“也许是人家大老板看上我了呢。”

“呸,人家女老板长得漂亮还有钱,凭啥看上你?少在那臭美。”老支书一脸不屑地道。

倒是六婶子担忧地道:“还有一个来小的来找你呢,这个咋办。”

“放心吧婶子,咱是男人,大不了吃干抹净不认帐,咱又不吃亏。”

六婶子又笑骂了一阵子,趁着左右无人,还低声告诉林叶努把力,两个一起拿下,哪个先生孩子留哪个,这叫广撒网,多敛鱼,择优而从之!

把所有人都送走,小黑牛已经蔫巴得趴在地上喘粗气,阿缺围着它打转,不时地扒拉一下脑袋,还在它的鼻子上舔了几下,小小的猫儿眼中居然浮现出同病相怜的人性化神色来。

阿缺冲着林叶嗷嗷叫唤,林叶一摊手道:“怎么也要等到明天,没有珠液我也没办法。”

阿缺好像听懂了似的,围着小黑牛转了两圈还用鼻子拱着想把它扶起来,结果小黑牛非但没起来,这回连脑袋都搭拉到地上了。

阿缺急得给了它一巴掌,转身钻进柴垛里头叼出一个小药瓶来,里头还有一滴珠液在晃动着,正是自己当初存留的那滴,转身就找不到,原来被它藏起来了。

10-铁汉拉牛黄

林叶把这滴收藏了好几天的珠液水稀释成一碗,自己先喝了一口,果然,那股熟悉的澎湃感油然而生,这东西保存起来也是有效果。

把珠液水给小黑牛灌下去,破猪圈里垫点干草把它抱了进去,又在后园子里割了点青草放到它旁边,是死是活,就看它的命了。

路瑶在南甸子转了一圈,虽说景色很美,可是总感觉总少了点老林子里的幽远意境,跑回来找林叶,见林叶在家,笑嬉嬉地凑了过来。

“林哥,在家呐。”

“废话,我没在家你见的鬼啊!”林叶笑道。

“还我去老林子转转呗,我给钱!求你了,帮帮忙嘛!”路瑶扭着身子撒着娇,十分熟练地一把捞住他的胳膊就抱在怀里晃来晃动。

路瑶晃了半天发现没动静,一抬头就见林叶眯着眼睛,一脸都是享受的模样。

路瑶一把甩开林叶的胳膊道:“你还真是光占便宜不吃亏啊,呸,渣男。”

“我怎么就渣男了。”

“不主动,不拒绝,不负责,这不是渣男是什么。”路瑶鼓着小脸叫道。

“我这顶多是有便宜不占王八蛋!”林叶笑道,一边跟她斗嘴,一边麻利地起锅烧火,切好的五花肉下锅,滋啦一声,一股浓浓的焦香肉味扑鼻而来。

简单的葱姜蒜大料花椒面调味,洗好的豆角放到锅里跟一起炒,炒到三四成熟,再加水没过豆角,炖上半个小时。

汤汁收得只剩下锅底浓汤,五花肉微焦卷曲,熟透的豆角上带着一层细密的小油泡。

就炖的这一锅豆角,在艾博丽大酒店,没五百块闻都别闻,关键是林叶觉得自己做的比酒店的好吃多了。

特别是浓汤泡饭,连路瑶都不客气地吃了两大碗,原本平坦的小腹都鼓了起来像怀孕三个月似的,把去老林子的事都忘了。

阿缺从外面窜了进来,围着林叶喵喵直叫唤,林叶给它肉,它居然不吃,还是叫唤,把林叶叫烦了,揪着它的后颈皮扔开。

阿缺怒了,跳上桌子,爪子一挥把菜盆饭碗全掀地上去了,冲着林叶哈哈唬唬。

“你这缺心眼的欠揍了是不是!”林叶抄起条帚疙瘩就抽,阿缺跳到门口,追出去的时候,它已经跳到了破猪圈里。

林叶追过去才发现,猪圈里头,传来小黑牛躺在干草上,稚嫩而又痛苦闷哼着,一股一股地窜着稀屎,一副有出气没进气的模样。

“完了,看样子是救不回来了,你也少遭点罪吧!”

林叶叹了口气,进仓库把斧子拿了出来在小牛的脑袋上比划着。

阿缺跳到小黑牛的身上,嘶嘶哈哈地怒吼着,还低头舔舔小黑牛的毛,一副誓死悍卫小伙伴的模样。

路瑶这会也跟了出来,跳到他的后背上勒住他的脖子叫道:“你给我住手,你要杀了它吗?这可是一条生命啊,你就不能有点慈悲心吗!”

林叶无奈地道:“让它少遭点罪才是真正的慈悲。”

路瑶摇着头,以身挡在小黑牛面前,一副你要杀它先锤我的坚定的模样。

“唉,我是真服了你了,算了,我去老支书家弄点去痛片给它吃,看看能不能少遭点罪吧!”

林叶说着起身要走的时候,扑次一声十分通透的声音中,小黑牛喷出一股连干带稀还混合着鲜血的屎,然后长长地吸了口气,挣扎着站了起来开始吃草,一副便秘通畅后的神清气爽模样。

“咦?”

林叶惊呼了一声,小黑牛窜出屎里头,还有一颗鸡蛋大小的球状硬块。

用水冲洗了一下才发现是一个黑乎乎的小硬球,刮开外面的皮膜,显露出淡淡的金黄色。

“这是……牛黄?不可能啊,一岁龄的小牛怎么可能生牛黄?而且,牛黄是肝胆结石,怎么能拉得出来?”

路瑶也凑过来看了看,“杀牛取黄我知道,拉出来就有些扯了。”

林叶跑到老支书家把他叫了起来,老支书用小刀刮了一点粉末放到舌下,眯着眼睛尝了一会,斩钉截铁地道:“没错,就是牛黄,你小子捡着宝了,这一块得有二两,至少能值得十万八万。”

“那敢情好,卖了钱够你再娶个年轻点的老伴了。”

“扯什么犊子,给我滚蛋!”老支书的烟袋锅奔着林叶的脑袋敲了过来。

林叶没回去,就在老支书家里住下了,家里还有一个时刻等着撒娇的主播小美女呢,小身段一扭一哼叽,自己一个大小伙子真怕抗不住把她办了。

一大早,林叶把牛黄拍照标注发给苏梓暄,自己就认识这么一个土豪,逮着这一只羊使劲薅吧。

给老支书家里扫了院子,便匆匆地赶了回去,还惦记着那半滴珠液呢。

阿缺已经瞪着幽绿的眼睛围着洗衣盆转悠着,见林叶回来了,跳到他怀里头拱啊拱啊,论撒娇它能甩路瑶几条街。

阿缺这次也不争抢,乖巧地蹲在旁边,眼珠子直勾勾地看着林叶。

林叶照例用手指头在嘴里抿下一点来,阿缺立马抱着他的手,吊在他的胳膊上又舔又吸死不撒嘴,被林叶甩开之后,它又跑到猪圈里头,吊着小黑牛的脖子使劲在它嘴上舔。

“两公的搞这一套,你们恶不恶心。”林叶看得辣眼睛。

小黑牛身上的柔软的黑毛都亮堂不少,虽说还是一副骨瘦如柴的模样,精神却相当不错。

“看来你是活下来了,还是个公牛,以后就给你取名叫铁汉吧,以后你的任务,就是把后院的草给我吃干净。”

林叶牵了铁汉去后园子,把它放到地里,铁汉立马欢快地蹦了两圈,这就是现实版的耗子掉进米缸里。

林叶拎了把椅子坐在地头,晒着清晨温中带着些许凉意的阳光,见铁汉啃到蔬菜上,捡个土块扔过去叫一声不行,蹲在旁边一脸认真的阿缺就嘶哈一声,十分不满林叶欺负它的小伙伴。

当林叶第三次扔土块的时候,阿缺吭哧一口,不轻不重地咬在林叶的腿上,气得他一脚将这死猫踢开。

“抓你的耗子去,少在这给我添乱。”

小说《村中有龙王》 第9章 种地的又怎么了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