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异能 > 开局一座通天塔

更新时间:2021-04-12 12:30:43

开局一座通天塔 连载中

开局一座通天塔

来源:微小宝 作者:苍狼望月 分类:都市异能

精彩试读:苏家老祖这话所指,再明显不过,苏致远父子,原本就惨白的脸庞,顿时愈发的惨白了。老祖都说出这番话,他们彻底完了。“可是苏家老祖,苏阳在妖兽山诛杀我宇文家少主,不仅如此,他还诛杀了陆家少主,这是我们宇文家一名子弟,亲眼所见,抵赖不得。”宇文浩天冷然说道。陆长川也是喝道:“没错,你们苏家内部的事,我们没兴趣,但这个苏阳,心思歹毒至极,诛杀我们两家少主,你们苏家,应当给我们一个说法!”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将苏阳交出来!-苍狼望月

苏青怔在那里,越想越觉得不对劲。

苏阳这小子,重伤在身,都能够躲避那个兽潮,那几名至今没有回来的苏家子弟,却偏偏死在了那个兽潮中。

这事,明显不符合常理!

想起当初在妖兽山,自己对众苏家子弟说谁杀了苏阳,就可以获得奖励,苏青的脑海之中,悠然闪过一个念头,叫了起来:“不对,那几名苏家子弟,不是死在了兽潮中,而是被你杀死的!”

“苏青,你少要含血喷人,阳儿重伤在身,能逃脱兽潮,已经是万幸,怎么可能诛杀苏家子弟?”

杨秋萍噙满泪水的眸子,怒视着苏青:“你如此污蔑阳儿,实在恶毒至极!”

诛杀同族子弟,那可是大罪,即便族长看重苏阳,也保不了他。

“苏青,你父子若还敢在此作妖,我便删你们主系族谱,将你们父子直接贬为下人。”

苏江海也是彻底怒了:“大长老,还真是上梁不正下梁歪,你还不管管你儿子,你这个大长老,以后就不要再当了!”

“不是,族长,苏阳这小子真……”

“啪!”

苏青还想说什么,结果苏致远一巴掌扇了过去,将他扇得在原地转了一圈,牙齿都打掉一颗。

这个混账小子,早想一巴掌扇死他了!

苏致远脸上发青,竟是扇出了一丝快意。

而苏江海那句“上梁不正下梁歪”,却如同锥子一样,扎进了他的心里。

“爹,你打我?”

苏青的脸颊,瞬间就肿了起来,他万分惊愕地看着苏致远,简直不敢相信这一幕是真的。

“打你怎么了,我还想直接打死你!”

苏致远咆哮。

这个混账儿子,简直饭桶到极点,这一次,真将他这个老子坑惨了。

然而,就在这时。

大殿之外,却是突然一阵大乱,只见得人影幢幢。

“苏江海,滚出来,给老子一个说法!”

一声爆喝,也是跟着从大殿之外响起。

什么意思?

苏江海和苏家众人,皆是怔住了。

呼啦~

苏家众人,在苏江海的带领之下,很快来到大殿之外,看了一眼,却是怔住了。

只见眼前的来者,竟然是东华城另外两大家族,陆家和宇文家的人。

而且,连这两大家族的族长都来了。

陆家族长,名字叫做陆长川,看上去只有五十来岁。

宇文家族长,名字则叫做宇文浩天,看上去六十来岁。

两大家族这一波人马,足足有十来人。

“陆家族长,宇文家族长,你们带这么多人来我苏家叫嚣,什么意思?”

苏江海快步迎上,脸色极其的阴沉,这两大家族的人来势汹汹,分明就是来闹事的。

“苏江海,你还问我什么意思?”

陆长川浑身上下每一寸肌肤,都透着怒火,大喝一声:“让你苏家的那个苏阳小子,滚出来受死!”

“就这么杀死那小子,太便宜他了,必须将他的四肢剁了,做成人彘,方才解我心头之恨!”

宇文浩天一步踏前,脸上杀气腾腾:“谁是苏阳,马上给老子滚出来!”

苏家众人,全都蒙了。

两家族长同时杀到,只为诛苏阳而来,这到底是为什么?

苏阳的身上,又到底发生了什么?

“哥哥……”

苏薰儿抓住苏阳的手,显得有几分紧张,轻唤一声。

杨秋萍则是将苏阳的另一只手,紧紧握着,那手心上,已经握出了一层汗水,紧张的小声问道:“阳儿,这是……”

“娘,薰儿,不会有事的。”

对这对母女,露出一个暖心的淡淡笑意,然后苏阳踏步向前,冷冷看着陆长川和宇文浩天:“我,就是苏阳。”

“苏阳!”

陆宇文两大家族的人,那落在苏阳身上的目光,都是迸发着滔天的仇恨之火,一个个咬牙切齿。

看那样子,这些人仿佛下一刻就会扑上来,将苏阳直接撕成粉碎。

“将他带走,剁去四肢,做成人彘!”

宇文浩天陡然将手奋力一挥。

苏江海是一族之长,瞧得他们二话不说,就要将苏阳带走,当即是震怒到极点:“两位族长,你们叫嚣着跑到我苏家来拿人,当我苏家是什么,我这个苏家之长,是透明的吗?”

“苏江海,看来,你是真什么都不知道啊。”

陆长川冷冷看了苏江海一眼,冷冷道:“好,那我就告诉你,你们苏家的这个苏阳小子,在妖兽山之时,将我们两大家族的少主,都诛杀了。

这是宇文家的一名子弟,亲眼所见,别想抵赖。

那名宇文家的子弟,若不是逃得快,也被苏阳这小子诛杀了!”

“什么,苏阳诛杀了你们两大家族的少主?”

听得陆长川的话,苏江海顿时如遭雷击,脸色唰一下就变了:“这……怎么可能,两位族长,是不是弄错了?

苏阳明明重伤在身的啊,之前妖兽山试炼,他都硬撑着去的,怎么可能诛杀你们两大家族的少主?”

苏家诸人,全都怔住了。

“哈哈哈!”

苏致远父子的心情,早已经从地狱,又飞升到了天堂,愉快到极点。

他们以为他们完了,不成想,一下子又闹出了陆家和宇文家。

真是一波三折,峰回路转啊!

爽死了!

苏青已然是意气风发,朗声长笑:“族长,您老想想看,那么可怕的一个兽潮,苏阳这小子却能够逃回来,这是为什么呢?

因为他根本就没伤啊!

我不知道这小子到底是吃了虎狼药,我只知道这小子的伤,是真的好了,在妖兽山,他不仅杀死了陆家和宇文家的少主,我们苏家那几个没有回来的子弟,也是他杀的,我肯定!”

“青儿所言极是!”

苏致远这会儿,则是激动得脸庞都通红,急忙接话道:“族长,您莫要忘了,苏阳的父亲,当年也是我们苏家的第一天才。

也许他和他父亲的体质,本身就远胜常人,三日之内伤势痊愈,并不是没有可能。”

他看向陆长川和宇文浩天,脸上浮现讨好的笑意:“两位族长,刚才的话,你们也都听到了,这个苏阳,他也是我们苏家的罪人,诛杀同家族子弟,罪大恶极。

苏阳是我苏家的人,所以,先得由我们苏家惩罚了,才能再交于你们两大家族处置。”

“你们都是坏蛋,不可以伤害我哥哥!”

一声稚气的怒喝,在人群之中,陡然响起。

只见苏薰儿急忙奔到苏阳前面,再次张开了她那两条稚嫩的小手臂,将苏阳紧紧护在身后。

她粉嘟嘟的腮帮子,鼓起老高,两只眸子睁得大大,噙着两个晶莹剔透的泪珠,怒视着场上诸人。

“哈哈,小丫头片子,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想护着你哥哥?”

苏青狂笑,激动得体内的血液,都沸腾了起来。

趁着这个机会,在陆家人面前好好表现一番,给他们留下一个好印象,等以后进入造化门,将陆绝吟泡到手的概率,无疑又会大大提升。

他心里打着小算盘,大步向前,手臂突然一拂:“小丫头片子,给老子死开!”

苏薰儿尖叫一声,被苏青拂了出去,摔倒在地。

“薰儿!”

杨秋萍惊呼。

送你一首凉凉,可还满意?-苍狼望月

苏阳急忙走过去,将苏薰儿抱了起来:“薰儿,你怎么样?”

苏薰儿却顾不得痛,使劲将苏阳推开:“哥哥,你快走,他们都是坏蛋,快走啊,我帮你拦住他们!”

苏阳:“……”

他双眸微微湿润,然后将苏薰儿抱了起来,来到杨秋萍前面,话语轻缓,却透着冷意:“娘,看好薰儿。”

“阳儿,你要干什么?”

杨秋萍心脏一颤,她分明在苏阳的眼中,已经看到了一抹杀意。

苏阳摇了摇头,没有说什么。

随即,他缓缓转身,朝苏青走去。

他的脸色越来越铁青,冷眼盯着苏青一字一吐的道:“这个世界上,没有人,可以动我妹妹一根指头!”

“哈哈哈哈!”

苏青却好像听到了笑掉大牙的笑话一样,肆无忌惮的大笑起来:“苏阳小子,你难道还想咬我?

真是可笑至极,你马上就会很惨很惨,知道吗?”

然而……

“蓬!”

沉闷的声响,在场上响起。

苏阳陡然出拳,狠狠打在苏青的胸口上,苏青整个胸腔,顿时被打得凹陷了进去。

苏青的狂笑,戛然而止。

而这一拳形成的巨大冲击力,更是将苏青冲击得横飞出了十多米,轰然摔倒在地,然后悄无声息地躺在了那里。

“脑残,送你一首凉凉,可还满意?”

苏阳缓缓收拳,拳头“啪啪”作响,脸上杀气腾腾。

每个人都有逆鳞,而苏阳的逆鳞,就是娘和薰儿。

他曾暗暗发誓,一定要为这对母子,挡尽所有风霜。

“啊!”

场上,响起一片惊呼。

所有人都傻了眼,呼吸一窒。

谁也想不到,苏阳竟然彻底暴怒,直接对苏青出手。

一拳,就将苏青的胸口,都打得凹陷了进去,趴在那里生死不明。

“啊,你这个该死的逆子,诛杀苏家子弟也就算了,竟然还敢对青儿出手,我要灭了你!”

蒙了一会的苏致远,嘴里咆哮一声,疯了一样地扑向苏阳。

这小子实在无法无天,今天不将他碎尸万段,都难解他心头之恨。

“住手!”

一声苍老的冷喝,此时却陡然响起。

那苍老声不大,却震荡人心,苏致远刚扑到一半,不由得怔住。

场上,包括陆家和宇文家的人,全都怔住了。

苏江海愣了愣神,陡然又是回过神来:“是老祖!老祖,是您老吗?”

“是我。”

一名白发老者,从大殿之中,缓缓走了出来。

老者身板笔直,双眸却十分浑浊,一看就知道是个活了不少年月的老古董。

“老祖……竟然出关了……”

一众苏家的人惊呼,急忙要上前施礼。

苏家老祖却是将手一拂:“无需给我施礼。吵吵闹闹的,成何体统?”

“苏家老祖,想不到我们前来,却是打扰到你的清修,实在抱歉。”

宇文轩跨前一步,冷冷说道:“事情是这样,你们苏家的一名子弟,诛杀了我们宇文家和陆家的少主,如今,我们前来讨要说法。”

“老祖,不仅仅是这样,苏阳这小子,还诛杀数名苏家子弟,青儿,也是被他一拳打成了重伤。”

苏致远狠狠瞪了苏阳一眼,又对苏家老祖,恭敬说道:“老祖,此子戾气实在太重,绝对留不得,否则,假以时日,必将闯下大祸!

为此,我恳请由老祖您亲自出手,清理门户,整顿族风,先废掉这逆子修为,再交于陆家和宇文家处置。”

“整顿族风……”

苏家老祖浑浊的眸子,看了苏致远一眼。

下一刻。

“啪!”

苏家老祖突然出手,一巴掌就将苏致远扇飞了出去:“哼!帮着外人整治苏家子弟,我看你才是要整顿的族风!”

“啊——”

苏致远被扇出一声尖锐的猪叫声,一口牙齿,全被打掉了,一嘴的血,爬在那里不断惨叫。

太突然了。

场上所有的人,再次彻底傻了眼。

谁也没想到,苏家老祖,竟会对苏致远出手。

苏家老祖不再理会苏致远,转脸看向苏阳,那浑浊的眸子,却越逐渐变得明亮。

“老祖,阳儿他……”

杨秋萍顿时有几分紧张。

“哈哈!”

苏家老祖却长笑起来:“苏阳,刚才你的那一拳,打的霸气极了,看得我老怀大畅,痛快!痛快!哈哈哈哈!”

场上众人:“……”

苏阳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老家伙,确定不是个神经病?

苏家老祖已经走上前来,目光灼灼的打量着苏阳:“这身板长得真好,模样也俊,关键是天资不赖啊,我看比当年你父亲,都有过之而无不及,好!很好!”

“老祖,您的意思是?”

苏江海急忙走上前来,恭敬的道。

“当然是好好栽培啊,这么一棵好苗子不好好栽培,难道还栽培被一拳就打掉半条命的废物吗?”

苏家老祖这话所指,再明显不过,苏致远父子,原本就惨白的脸庞,顿时愈发的惨白了。

老祖都说出这番话,他们彻底完了。

“可是苏家老祖,苏阳在妖兽山诛杀我宇文家少主,不仅如此,他还诛杀了陆家少主,这是我们宇文家一名子弟,亲眼所见,抵赖不得。”

宇文浩天冷然说道。

陆长川也是喝道:“没错,你们苏家内部的事,我们没兴趣,但这个苏阳,心思歹毒至极,诛杀我们两家少主,你们苏家,应当给我们一个说法!”

“哦?”

苏家老祖微微蹙眉,看向苏阳:“苏阳,你说话看,在妖兽山,到底发生了什么?”

“是。”

苏阳点了点头:“其实这件事,还得从三日前,我坠崖说起。

三日前,陆三和宇文轩合谋,将我骗至一处悬崖,然后将我推了下去,我没有摔死,已经是命大。”

“什么?三日前,苏阳是被陆三和宇文轩推下去的?”

苏家众人震惊。

陆长川和宇文浩天等人,也是怔住了,苏阳三日前坠崖一事,苏家是封锁的,他们甚至都不知道苏阳曾经坠崖。

“苏阳,你少要在此含血喷人!”

陆长川大声说道:“为了逃脱罪责,连坠崖这种事都编造得出来,真是可笑至极!”

“陆家族长,苏阳三日前,的确坠入悬崖,只是东华武宴在即,我们苏家特点将消息封锁了。”

苏江海沉声说道:“你们若不信,可以去苏阳他们居住的庭院查查,现在那里还有不少的药物残渣。

苏阳,你继续说。”

苏阳点了点头,看了陆长川和宇文浩天一眼说道:“你们两家的少主为何会对我下毒手,我想你们都心知肚明,无疑就是怕我在东华武宴上,会抢了他们的风头。

这次在妖兽山试炼,他们发现我三日前没摔死,担心事情败露,欲再次对我下毒手。

两位族长,你们来告诉我,我该怎么做,是等他们来第二次对我下毒手吗?”

陆长川和宇文浩天,双双呼吸一窒:“……”

苏家老祖冷笑道:“陆家宇文家的两位族长,听清楚了吗?是你们两家的少主,起歹心在先,苏阳他只是在自保。

而你们,却还敢来我苏家要人,真是可笑至极,以我看,你们两家的少主,就是死有余辜!”

陆家和宇文家的人,全都蒙了,怔在那里,脸色极其的难看。

在来之时,他们恨不得将苏阳揪出来碎尸万段,才解心头之恨。

然而,竟然是自己两家少主,对苏阳起歹心在先。

“一派胡言!”

宇文浩天突然怒喝:“三日前,必定是苏阳自己失足,跌落悬崖,如今我宇文家和陆家的少主都已死,死无对证,随你们怎么说都可以了。”

“死无对证?”

苏阳淡淡摇头:“宇文族长,当初在妖兽山,你们宇文家的少主宇文轩,遇见我的时候,对我说过些什么话,你们宇文家那名逃走的子弟,一清二楚,现在,让他出来对质!”

宇文浩天呼吸一窒:“……”

“马上给我滚出苏家!”

苏家老祖的大喝之声,在场上炸弹一样陡然炸开,浑身上下,都透发着一股强大的气息。

小说《开局一座通天塔》 第9章 将苏阳交出来!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