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 权臣第一夫人

更新时间:2021-04-12 11:33:48

权臣第一夫人 连载中

权臣第一夫人

来源:微小宝 作者:十月焰火 分类:穿越重生

精彩试读:小桃口里的二爷就是兰玉殊名义上的爹,兰老夫人的二儿子——那个满口仁义道德实则阴险狡诈的伪君子,放任自己的妻子和女儿受尽欺凌而不管不顾。上一世兰玉殊只当兰挚事务繁忙无瑕分心,现在想来他怎么可能会不知道,只是不想帮忙而选择冷眼旁观罢了!“求他?”兰玉殊嗤了声,活了一世她将一切都看的通透,“这些事他都知道,只是不想管。”小桃急的泪水大颗大颗的砸下来,“但是小姐您可是二爷唯一的嫡女,怎么能怎么能就这样被老夫人送到西苑里,再嫁给那不学无术的周二公子?”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权臣第一夫人:弱者的眼泪

小桃不知这边发生了何事,正火急火燎间却见自家小姐春风得意的回来,不由吓了一跳。

“小姐,老夫人难为你了吗?”

“难为了。”兰玉殊漫不经心,“但是没难为到我。”

小桃:?

“今天好累。”一天见到害死自己的两个仇人,兰玉殊满腔的怒意根本无法抚平,“帮我烧点水,让我好好洗个澡。”

然后洗去前尘,挨个算账!

小桃忙不迭去了,回来时却鼻尖通红带着哭腔,且另外半边脸也高高肿了起来:“小姐,表小姐实在欺人太甚了,不然奴婢还是去求二爷吧。”

小桃口里的二爷就是兰玉殊名义上的爹,兰老夫人的二儿子——那个满口仁义道德实则阴险狡诈的伪君子,放任自己的妻子和女儿受尽欺凌而不管不顾。

上一世兰玉殊只当兰挚事务繁忙无瑕分心,现在想来他怎么可能会不知道,只是不想帮忙而选择冷眼旁观罢了!

“求他?”兰玉殊嗤了声,活了一世她将一切都看的通透,“这些事他都知道,只是不想管。”

小桃急的泪水大颗大颗的砸下来,“但是小姐您可是二爷唯一的嫡女,怎么能怎么能就这样被老夫人送到西苑里,再嫁给那不学无术的周二公子?”

兰玉殊喟叹。

想来是小桃去烧水的时候听到府里的下人在乱嚼舌根了。

也是,兰老夫人的那番话跟直接判决了兰玉殊死刑似的,府中人又惯能踩低攀高。

“周家的庙太小,可容不下我这尊大佛。”兰玉殊冷哼了声,看着小桃的眼神很是心疼,“脸疼不疼?”

小桃哭的越来越厉害了:“可如果二爷都不帮您,还有谁能帮您呢……”

兰玉殊不解的反问:“为什么非要别人帮我?”

小桃怔住了。

兰玉殊回身,给她擦干净了眼睫的泪,认真的叮嘱道:“眼泪都是弱者的武器,你若是想要强大到足够守护自己所需要的东西,就不要哭。”

小桃直接就傻了。

兰玉殊也不想向她解释所谓前世重生的事,只轻轻摩挲了下她红肿的脸颊,眉眼清暗:“现在告诉我,谁打了你?”

小桃忙捂住脸,怯懦的不敢说话,兰玉殊顿了顿,肯定的道:“又是徐静宜。”

真是,不长记性呢。

一觉无梦,醒来时只觉神清气爽。

兰玉殊起床时发现已经有下人来“帮”她收拾东西了,不过可能是介于昨日的杀鸡儆猴,这些人倒是称得上恭敬。

小桃跟在后面搬东西,虽是也有人故意推搡她,她鼻尖也红红的,只是眼泪都到了眼睫处,却也没落下来。

东西收拾了个七八后,领头的下人出面:“小姐,请吧。”

兰玉殊挑眉,像是真在困惑:“去哪儿?”

“西苑。”

“何人请我?”

“是老夫人命我等将小姐送去西苑的,小的不敢不从。”

兰玉殊做了然状,“也就是说是祖母请我。”

请?分明是贬。

看到那下人嘴角抽搐却无言辩驳的模样后,兰玉殊淡淡道,“但是今天恐怕不行哦。”

权臣第一夫人:药到病除

下人似是没想到会被拒绝,正绞尽脑汁想着回敬的话,徐静宜却适时娇笑着走了过来,嘲弄笑道:“表姐,外祖母都下令让你搬离兰家了,你怎么还能厚颜无耻的赖着不走?”

“我刚才就说过,今天谁请我都不行,因为有人已经先一步请过我了。”兰玉殊目光淡定又漠然,“你是单纯的听不懂人话还是纯粹的脑子有问题?”

徐静宜被怼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显然是没想到现在已经是在兰家了,兰玉殊却还敢像在赵王府里这般对她!

“我称你一句表姐,你还真拿乔上了?”徐静宜最憎恶的就是兰玉殊这副淡然模样,让人忍不住就想折断她所有傲骨再踩进淤泥,“呵,昨日是我有意相让才给了你动手的机会,今天我倒是要好好教教你什么叫礼尚往来!”

说着,她疾步走来,一巴掌就狠狠扇了过来。

却没想到,兰玉殊轻而易举就伸手挡住,下一秒,兰玉殊反手一掌就狠狠的印在了徐静宜脸上!

“啪!”

清脆悦耳。

兰玉殊阴测测的勾起唇角,“表妹,礼尚往来这个词可不是你这么用的。”

礼尚往来,该是你能于前世毁了我的一生,那你的这一世就活该被我毁掉!

徐静宜不可置信的瞪大眼,想反手再打,却又被兰玉殊压制性的按住双手又打了几个耳光。

徐静宜踉跄着被人搀扶住,勃然大怒,她可从来没在一贯逆来顺受的兰玉殊身上吃过这样大的亏!

恨意几乎让她咬碎了一口牙,“兰玉殊你给我等着!”说着她就要去找兰老夫人告状,却在这时听到兰老夫人的声音响起:“兰玉殊——”

真是想什么来什么!

徐静宜欣喜至极,正要去哭诉卖惨,却见兰老夫人目光直接忽略了她,越过种种杂乱落在闲适淡淡的兰玉殊身上:“快收拾一下,赵王妃有请。”

楼阁亭台,水榭花都。

正是春,飞花点翠。

赵王是真正的皇亲贵胄,从门前迎接兰玉殊的下人们毕恭毕敬的礼仪中就能看出,含着金汤匙的贵族们可远远比兰家那类的人家显赫非常。

鎏金琉璃瓦铺顶,似游龙惊凤的牌匾。

好生奢繁。

兰玉殊对赵王府并无好感,毕竟上一世她的人生便是在这里才被慢慢摧毁了的,但细想下来,却还是怪自己有眼无珠。

几经辗转,终是到了赵王妃的寝殿。

“你们都退下吧。”赵王妃毫不避讳的上下打量着兰玉殊,似是要将她这个人从里到外的都看个清楚,“兰小姐,今日冒昧请你前来,你可知缘由?”

兰玉殊盈盈拜礼:“知道。”

她承认的干脆,赵王妃倒是有些欣赏,但:“我虽然不知你是从谁嘴里得知我有旧疾在身的事,但是我却要奉劝你一句,想拿此事要挟我,你是真的嫌命太长吗?”

话里的威胁意味很是明确,兰玉殊却不卑不亢的对上了赵王妃审视的目光:“这世上没有人会嫌弃自己的命太长,赵王妃应当也是如此,否则也不会找我前来。”

赵王妃锐利的眯了眯眼。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