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 满级影后被迫在古代当团宠

更新时间:2021-04-11 10:51:00

满级影后被迫在古代当团宠 连载中

满级影后被迫在古代当团宠

来源:微小宝 作者:肉丸夫人 分类:穿越重生

精彩试读:这蒙汗药可是府中马夫骟马用的,只需一包,再烈的马都能放倒!江子鸢用力掐自己掌心,努力维持清醒。可她终究敌不过蒙汗药的威力,眼前迅速发花,临昏迷前,她用力掀翻床边的烛台,死死扯住男人的衣襟:“床下……床下有人……”墨凉川瞳孔一收,火势烧得很快,眨眼棉被和床帏便烧成一片火海,浓烟滚滚。“江子鸢!”墨凉川喉咙冷冷喝出三个字,他不过是让她喝一杯酒,她竟不惜放火,要跟他同归于尽?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逛青楼还装纯?

 脸上染了几分红晕,惊鸿姑娘娇羞点头。

江子鸢掏出一早准备好的金豆子,交给惊鸿姑娘:“这钱你拿着,今晚我替你招待买买提,你可以走了,一会儿我松开你,你别叫,可以吗?可以就点点头。”

惊鸿姑娘拼命点头,发出一阵呜咽声。

江子鸢眉头微蹙,“算了,保守起见还是打晕比较好,对不住了,惊鸿姑娘。”

话落,一掌劈在惊鸿姑娘后颈,惊鸿姑娘甚至没来及开口,便软软倒在江子鸢怀里。

江子鸢费力将她用被子裹好,藏在床下,怕她中途醒来呼救,还摸出一条手绢塞入她口中。

根据橙儿提供的情报,这买买提虽是一届商人,却也颇有情调,每次来并不急吼吼的跟惊鸿姑娘共度春·宵,而是喜欢边欣赏惊鸿的舞姿,边饮酒作乐,待风雅过后,才会进入下一环节。

桌上早就准备好了酒菜,江子鸢拿出橙儿备好的蒙汗药,兑进酒里。

一切准备就绪,入夜,江子鸢已经换上惊鸿的衣衫,屋内红烛摇曳,纱幔飘逸,四处溢着兰花幽香。

她赤脚站在床榻上,一头瀑布乌发垂在腰际,腰肢盈盈可握,瓷白的皮肤堪堪被黑纱笼罩,在烛光下若隐若现,映着粉唇乌瞳,极具诱·惑。

房门被大力推开,一道颀长清隽的身影大步而入。

 

江子鸢隔着纱幔隐隐看到来人一脸络腮胡,头上戴着皮帽,虽然看不清长相,但唯一露出来的部分,眉如远山,目如寒星。

长的还怪好看。

此时丝竹鼓手已经在屏风外就位,只待客人进来的同时,鼓乐声起。

江子鸢玉手轻点,翩然起舞,动作飘逸轻灵,悬于足间的银铃也随着舞姿泠泠作响。

男子身形明显一僵,站在门口不动了。

江子鸢心中傲娇,小样,看呆了吧,今天就让你长长见识!

这敦煌飞天舞她当初为了拍古装戏特意练了小半年。

此刻那买买提显然是被她惊艳到了,煜煜生辉的双眼直勾勾盯着她,完全忘了坐下饮酒的爱好。

江子鸢唇角上扬,男人果然都是大猪蹄子!

紧接着一双如烟水眸透过纱幔,欲说还休的朝男子勾去。

原本还略显稚嫩的小脸霎时光芒四射,透着魅惑众生的诱·惑。

男子目不转睛的望着江子鸢,在她的频频暗示之下,终于回过神来,大步朝江子鸢而来。

江子鸢舞姿一僵,他怎么直接冲过来了?剧本不是这样安排的啊!

而且这身影怎么有点眼熟?

男子动作很快,眨眼已经冲进来,一把摁住江子鸢的香肩,将她狠狠摁在床上,目光染火,烫的江子鸢面色微红。

“你要不要脸?如此勾·引男人,成何体统!”

浓郁的男性气息赫然逼近,江子鸢心头微跳,这是什么路子?

逛青楼还装纯?

男子目光过于火辣,江子鸢整个人被男子身上的气息笼罩,本能的瑟缩一下。

她忽然明白了情报里买买提喜欢玩情调的含义。

难道这个人心里比较变态,喜欢在这个时候做游戏?比如角色扮演什么的。

原来这种游戏自古就有。

江子鸢顺势故作娇羞的低下头,即便戴着面纱,也怕被买买提认出来换了人。

给别的男人跳舞

她捏着嗓子,努力把气氛往回拉:“惊鸿错了,公子不要这般望着惊鸿……惊鸿伺候公子饮酒。”

声音羞怯却万分撩拨,似一万只毛茸茸的小爪子挠在墨凉川心尖上。

他敲晕买买提,打扮成买买提的模样前来与惊鸿相会。

如若没错,这万花楼的惊鸿便是买买提的接头人。

只要控制了惊鸿姑娘,不管顺藤摸瓜还是威逼利诱,藏在惊鸿身后的买家终将浮出水面。

不曾想,进门便看见江子鸢妖·娆的舞姿。

又是她!

这女人想死吗,顶着他未婚妻的头衔,却一点都不安分!

现在还胆敢混到青楼里来……给别的男人跳舞!

墨凉川眸色一暗,声音有些嘶哑:“喔?我竟不知,你还擅长伺候人饮酒。”

江子鸢面色微红,心中暗骂橙儿情报不准,这买买提也不按套路走啊,他要是不喝酒,那她的处境就真危险了。

目测这样强壮的男人,她一掌根本劈不晕。

何况她还要趁他醉酒套话。

她小心翼翼从男子身下往外挪蹭,低声道:“公子说笑了,惊鸿自然擅长伺候饮酒,今日这酒,是惊鸿特意为公子准备的,公子定要好好尝尝。”

“好啊。”墨凉川强忍怒火,他忽然松开江子鸢,任由她从他怀里逃窜出去。

他倒要看看,这女人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江子鸢松了口气,迅速倒了一杯酒端过来,娇声道:“公子尝尝,这酒可合胃口?”

乌湛湛的眼眸紧紧盯着墨凉川,眼底暗藏小狐狸般的狡黠。

墨凉川不负所望的端起酒杯。

江子鸢凑上来,眼底娇羞更浓,趁势而上,伸手扒墨凉川的衣服,引诱道:“听说公子的结肠草极为罕见,公子定然是随身携带吧?藏在哪了?”

微凉的小手如灵蛇一般,探·入墨凉川衣领。

眼看就要饮酒的男子却忽而凝视过来,眼底精芒吓得江子鸢一惊。

不等反应过来,已经被男子扑到身下,骨节分明的手指捏住她的颌骨,强迫她张开嘴。

酒杯忽而贴近,温热的烈酒顺着江子鸢唇齿,悉数滑入喉咙之中。

江子鸢脑中嗡的一声。

完了。

这蒙汗药可是府中马夫骟马用的,只需一包,再烈的马都能放倒!

江子鸢用力掐自己掌心,努力维持清醒。

可她终究敌不过蒙汗药的威力,眼前迅速发花,临昏迷前,她用力掀翻床边的烛台,死死扯住男人的衣襟:“床下……床下有人……”

墨凉川瞳孔一收,火势烧得很快,眨眼棉被和床帏便烧成一片火海,浓烟滚滚。

“江子鸢!”墨凉川喉咙冷冷喝出三个字,他不过是让她喝一杯酒,她竟不惜放火,要跟他同归于尽?

这女人脑子里都装了什么!

外面响起敲锣打鼓的呼救声,齐铭也迅速翻窗进来。

不等看清室内什么情况,一道被被子包裹的身影便朝他砸来:“带出去。”

齐铭一把接住,待看到自家老大身上,还扛着一道包裹严实的长发女子时,彻底惊了:“怎么还有一个惊鸿姑娘?

小说《满级影后被迫在古代当团宠》 第11章 逛青楼还装纯?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