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 我家娘子会种田

更新时间:2021-04-14 15:02:55

我家娘子会种田 连载中

我家娘子会种田

来源:微小宝 作者:曲潇潇 分类:穿越重生

精彩试读:土炕烧热,安玖和孩子们躺在炕上,小狐狸带着崽儿钻进土炕下面的炕洞里,美美的睡了一个晚上。第二天一早,安玖便起来,里里外外把这个不像样的家又打量了一番。她找到原主先前存放在草垛边的几捆烂柴,当做宝贝似的重新捆好,打算留到雨季再用,这几天不算冷,就先用茅草对付。“安玖。”苗壮站在她家门口,憨厚的喊了一声。“苗大哥,土豹子卖出去了?”安玖抱着柴火,一脸期待的问道。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家娘子会种田:顺利卖出去了

安玖之前娇贵胆小,大病好了以后,精神头也上来了……

这样的女娃应该是好命才是,怎么颠沛流离,带着两个孩子弄到这个地步,实在让人心疼。

“没事的,王婶,你就收下吧!”

别人对她好,她就要加倍偿还。

“我这第一天上山运气就这么好,以后你还担心我们母子三人会饿肚子吗?”她笑得如沐春风,硬是把除了土豹子之外的东西都给了王婶。

王婶虽不缺这些,可安玖如此懂事大方,她自然也欢喜着,更愿意帮她。

正碰巧苗壮从山上回来,大老远的看到王婶和安玖身边的土豹子,便兴匆匆的跑过来,“婶子,这土豹子哪里来了?伤人没有?”

“没有没有!”

王婶正巧要找苗壮,见他过来,自然高兴,“这土豹子是安玖猎的,我正打算问问你,能不能卖个好价钱呢!”

王婶也不懂猎物这些东西,只能仰仗着自己的侄子。

苗壮自打父母去世后,依靠王婶接济过活,成年后就自己上山狩猎,开始是豁出去性命也就弄点獐狍野鹿,后来经验丰富,才敢打猛虎和土豹!

他不敢置信的看着安玖,黝黑的脸上写满了震惊二字!

“这是你猎的?”

安玖是这村子里出了名的窝囊病妇,带着两个孩子整天可怜巴巴,忧郁成疾。

现在居然敢独自上山狩猎了?

“是我运气好,这土豹子的眼睛瞎了。”安玖掩盖了一些,解释着,身边的小狐狸发出“吱吱”的叫声,依偎在安玖的脚背上狠狠地舔起爪子来。

“是它!”

看到小狐狸,苗壮倒是想起来了。

前些天他去山上狩猎,正好看见一只小狐狸下崽,一只土豹子突然袭击,小狐狸无奈之下只能叼着一只小崽跑了……

“剩下的那几只,都让这土豹子一口吃掉了。哎,这小东西很记仇啊!”

安玖有些诧异的看了看脚边的小狐狸,没想到其中还有这些缘由!

“你运气可真是好,土豹在我们这儿算是数一数二的凶残,你这一刀若是偏了,被抬回来的就是你了!”

见苗壮起疑,安玖装作十分后怕的样子,垂着头一个劲的说:“我都吓死了,幸亏我在树上,它又正卯足劲往上爬……脖子正露给我,我就闭着眼睛刺下去。”

身为专业的手术医生,找好骨缝和动脉根本就是分分钟的事情。

苗壮看着安玖瑟瑟发抖的样子,便没有再多想。

土豹摆在眼前,肯定就是她杀的,只是这个女人弱不禁风,腰肢纤细的跟自己的大腿粗细一般,实在为难她一路拖着回来了。

“苗壮,你快帮安玖看看,这土豹子能卖多少钱?”王婶一番话,说的安玖眼神光亮,盯着苗壮那张红黑色的脸颊,眼神一瞬不瞬。

苗壮被她看的有些不好意思,憨厚的笑了笑说道:“土豹其实不算值钱,比不得老虎,虎皮的价格一张就有二十两银子,这土豹连皮带肉也就是五两左右。”

“那骨头呢?它的骨头可以入药!”安玖问道。

苗壮吃了一惊,这女人知道的还真不少,他本打算接下来说骨头的事,却不想安玖先问出口了。

“骨头的话,看有没有人正需要,新鲜的豹骨倒是值钱的。”

苗壮没有吃差价的意思,王婶也对他十分放心。

安玖信得过王婶,也就信得过苗壮,干脆把土豹给了他,第二天去找买主。

……

一手牵着一个娃,安玖满身疲惫却格外高兴。

这山上的野味真不少,她以后有了赚银子的办法,就不担心两个孩子饿肚子了……

“娘……”

小奕一步三回头的看着怯生生的跟在身后的小狐狸,用商量的语气问道:“那只小狗一直跟着我们……小奕想养着它!”

“小狗?”安玖被天真的女儿逗笑了,“小奕,那不是小狗,是狐狸!”

回头看着小狐狸眼巴巴的望着自己。

它身后的小崽似乎有点走不动了,踉踉跄跄的像个小毛球,左右栽楞。

她心中一阵酸楚,看着小狐狸肚子下面快干瘪的奶,叹息一口气。

许是当妈之后心肠柔软,安玖带着小奕和源儿回到家,先把炕烧热,又把先前做好的野菜糊糊分给两个孩子一人一碗。

剩下的一大碗自己吃了一半,就全都倒给小狐狸。

“吃吧!”

小狐狸讨好的眯缝着眼睛看着安玖,贴着小奕的腿边儿蹭了过来,伸出舌头开始吃糊糊。

小奕开心的摸着小狐狸的脑袋,告诉它以后这就是自己的家。

哎,娘三的温饱还没有完全解决,现在又多了个带崽儿的宠物……

安玖感觉有点头大,不过一想起苗壮明天就会帮她把土豹子卖了,就可以有五两银子,她的心就踏实多了。

既来之则安之,两个孩子连一件像样的玩具都没有,自己也要出去狩猎,干活,不能时时刻刻陪在她们身边,有个小宠物总可以打发寂寞。

土炕烧热,安玖和孩子们躺在炕上,小狐狸带着崽儿钻进土炕下面的炕洞里,美美的睡了一个晚上。

第二天一早,安玖便起来,里里外外把这个不像样的家又打量了一番。

她找到原主先前存放在草垛边的几捆烂柴,当做宝贝似的重新捆好,打算留到雨季再用,这几天不算冷,就先用茅草对付。

“安玖。”

苗壮站在她家门口,憨厚的喊了一声。

“苗大哥,土豹子卖出去了?”安玖抱着柴火,一脸期待的问道。

“卖出去了,你真是运气好,今天我刚卖了那货儿,就有一个打听要买豹骨的,说是自家老娘腰坏了,想补补身子。”

苗壮一边说,一边从怀里掏出白花花的银子。

“那土豹子卖了五两银子,骨头卖了三两,一共八两。”

安玖这下子可开心了,小脸笑得和春日的花朵一般灿烂,看的苗壮有点脸红,赶紧把银子塞给她,说道:“这些都给你,我一分也不赚你的。你带着孩子不容易,以后上山狩猎,要小心点,可不是每一次都有这样的好运气!”

我家娘子会种田:见招拆招

“我知道了,苗大哥,但是这银子……我收六两。”

安玖一边说,一边在手里扒拉两下,一共六个大小差不多的碎银,她一猜便明白一块碎银就是一两银子。

安玖拿出两块碎银塞回苗壮的手里。

“不能让你白忙,下次卖东西还得麻烦你呢!”

“没事!你看你说的,你带着两个孩子不容易,我帮点忙算啥子事!”苗壮倒是个实在人,看在王婶的面子上,他一个大老爷们也不好去要安玖的这点钱。

安玖笑着说道:“苗大哥,你要是不要才是为难我,这以后我再狩了东西,还怎么开口求你帮我卖啊!”

苗壮一听,只好收下。

安玖这才再次道谢,抱着柴火打算回去。

苗壮一看她身材娇小,抱着那么大一捆干柴实在吃力,就说道:“我帮你吧!安玖,你不舍得用这些干柴?”

“嗯,前些天下了雨,山上的柴火太潮了,我怕赶上连雨季,烧这些稻草孩子们太冷,所以先做打算!”

苗壮看着安玖一点一点算计着生活,一时之间有点愣神!

有了钱,安玖的日子就有了盼头。

她精打细算,拿了一根棍子在地上列了几项必备的花销。

首先,她得给孩子们去镇上买点好吃的,补补身子,两个孩子长期营养不良,都快变成大头娃娃了。

其次,这房子经久失修,裂了很多缝隙,需要补一下。

然后,

她想添置两床新被子,再给小奕和源儿一人买一套新衣服。

六两银子不知道够不够?

安玖微微皱起眉头,她不知道这朝代的物价,打算一会就去市井上看看……

“源儿娘,不好了!不好了!”

安玖回过神来,发现二虎子沿着小斜坡跑了上来,气喘吁吁,满脸是汗,脑门上还有血。

“你家源儿被狗剩子揍惨了!你快去看看!”

二虎子今年八岁,比源儿大两岁。俩人平日总在一起玩,感情不错。

安玖赶紧把银子揣好,拍了拍屁股上的灰尘就一路跟着二虎子冲到村子里头。

源儿比二虎子还小两岁,长的又瘦弱,现在二虎子都被打成这样,那源儿更好不到哪儿去!

大老远的,安玖就看到一个身穿花袄子的婆娘,扯着源儿的头发,正狠狠的用一根胳膊粗的棍子打他屁股。

安玖顿时气不打一出来,她的娃她都舍不得动一个手指头!

眼见这么大个人和小孩子动手,不管是什么原因,也实在说不过去!

她二话不说冲了上去,一把扯住女人的胳膊,“你给我住手!”

“诶呦!”

这婆娘转过头,看见是安玖,顿时阴阳怪调的骂道:“你们大家伙快看看,贱狐狸来护崽子了!”

妈的,她骂谁是贱狐狸!

光天化日之下,也不怕烂嘴巴!

安玖顿时气不打一处来,这婆娘不就正是那天找上门去的徐艳荷么?

上一次安玖不和她一般计较,这一回她居然敢动安玖的心头肉!

“娘!我没事!”

嘴角都被徐艳荷扯出血的源儿扭过头,看着他娘有点担心的说道。

“放开我儿子!”

安玖眯缝着双眼,扯着徐艳荷的胳膊,怒目而视。

徐艳荷哪里会怕一个病秧子,这屯子里谁不知道安玖手无缚鸡之力。

她甩开膀子,手里的棍子朝着安玖狠狠的轮了过来!

安玖闪身躲开,徐艳荷打了个空,反手把棍子扔了,就想和安玖扯黄瓜架。

安玖微微一笑,她可是学了三年的跆拳道,对付两个一米八的大男人都不是意思,何况一个女的。

“啊——!”

下一秒,徐艳荷已经趴在地上。

安玖的脚狠狠的踩着她的背。

她甚至都没看清安玖的动作,就摔的一嘴黄泥!

“娘赢了!娘好厉害!”

小奕搂着小狐狸站在一边,连带着二虎子一起欢呼起来。

周遭还有几个上了年纪的婆娘,笑的前合后仰。

徐艳荷哪里受过这样的气,在这屯子,她可是个厉害的主,除了王婶,她谁都敢骂!

“安玖,你个贱狐狸,你烂了一个屯子的老爷们!你赶紧把我放来,否则……否则……”

安玖小腿再一用力,徐艳荷疼的龇牙咧嘴,连连求饶,安玖这才让她起来。

“源儿,过来!”

安玖朝儿子招手,源儿这才低着头来到娘的身边。

“告诉娘,她打你哪里了?”

“……”

“说话!”

“就这里……一点也不疼!”源儿嘴硬,梗着脖子说道。

安玖气的捏了一下他的小屁股,源儿立刻咧嘴哀嚎,安玖赶紧拔下他小裤子看了一眼,顿时,气的火冒三丈。

“徐艳荷,你把我儿子屁股都给打青了,你特么还是人么?一把年纪你和一个小毛孩子动手,什么东西!”

“我呸!”

徐艳荷被打了之后心存芥蒂,躲出三米之外,“安玖,你才不是个好东西!狗娘养的烂货,到我们屯子勾的那些老爷们找不到北!你不就是长得好看点么……恶心,贱狐狸!”

“吱吱……”

小狐狸仿佛听懂了徐艳荷是在骂自己人,气的龇牙咧嘴。

徐艳荷伸脚踹向小狐狸,小奕赶紧蹲下来,用小身子把小狐狸护住。

徐艳荷被安玖打怕了,愣是没敢碰小奕半根手指头。

可她也不肯善罢甘休,一把将站在一边的狗剩子拽了过来!

狗剩子是徐艳荷的小儿子,十岁。

“安玖,你睁开你的狗眼好好看看……我儿子这手背,就是你家狗咬的!”

徐艳荷也是个分不清狐狸和狗的主,小狐狸感觉到人家是在指责自己,怯怯的圆眼睛盯着安玖,发出一声哀嚎。

小奕的小手始终抚摸小狐狸的脑袋,奶声奶气的,焦急的解释道:“娘,是狗剩子先骂你的……哥哥才让小黄咬他。”

“小奕,别瞎说。这是哥和狗剩的事!”源儿绷着脸,忍着疼赶紧示意妹妹闭嘴。

小奕心领神会,不再说下去了。

徐艳荷这会儿却来了精神,叉腰骂道:“听见没有,你闺女也说了,是你儿子让狗咬人的,你给我拿钱,否则,咱们就去见官!”

从前,只要一提见官,安玖就会哭到不能自已,任由徐艳荷欺负。

可今天,她却异常淡定。

小说《我家娘子会种田》 第6章 顺利卖出去了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