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异能 > 重生富二代之别动我爸

更新时间:2021-03-30 11:22:44

重生富二代之别动我爸 连载中

重生富二代之别动我爸

来源:微小宝 作者:一六 分类:都市异能

精彩试读:“就这么定了!”姜万勐重重点头,“那边我来说服,他们要不同意,我就把自己的股份分你们!”三个人又商量了一阵细节问题,商讨了一下姜万勐如何和那边的美国公司交涉,诓骗他们掏出股份来。然后又讨论了该怎么样去申请VCD的整机专利,既然美国那边不安好心,他们也不必客气,VCD的专利申请干脆绕开他们,专利权姜万勐和褚国振均分,彻底的卡住C-CUBE的脖子。商量完之后,姜万勐欣赏的看了褚苏一眼,“这小家伙了不得!”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重生富二代之别动我爸:合作达成

姜万勐脸色变了变,“只要我抢占市场……”

“姜叔叔,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褚苏撇嘴,“想要抢占市场,必须一次性大量向市场出货,挤占其他厂商的空间。通过这种方式获得市场认可之后,才叫抢占市场!现在的万燕,能做到吗?你们的资金已经出现了紧张,齐放来俄罗斯捡便宜就足以说明你们的资金紧张情况了。叔叔,您知道我爸这十几万美金是从哪里来的吗?”

“哪?”

“有个叔叔来俄罗斯购买设备,准备的资金大概有两百万美元。”褚苏伸出两根手指,“我爸爸帮忙做成了买卖,光是提成就拿到了十几万美金!我说这个事情是要告诉你,万燕在国内只是一只小虫子!有的是比你资金技术雄厚的企业,你只不过是早看到了这一步而已!现在,c-cube的谋划已经很明显了!他们研究出了这种解码技术,只有你看出了其中的商机。他们利用你来制作出VCD,无专利投放市场,到时候其他企业蜂拥而至,设备的关键技术解码芯片又在他们手里。叔叔,你说,是你一家小小的初创企业能提供的利润多,还是那些蜂拥而至的企业购买芯片获得的利润多呢?!”

姜万勐脸色连变,忽的一下站了起来,背着手在原地走了几圈,脸色越来越难看。

“可是,他们占有万燕的股份……”姜万勐停下来说了一句。

“股份?”这次开口的是褚国振,“切,老姜,这玩意顶个屁用?假如你是卖油条的,我是给你供油的,在你那入了点股,有一千个人在你那买油条,每根你分我一块钱,可是其他有六十个摊主找我买油,每根分我五毛,看着是其他人给的少点,但是这些人每天能卖一万根油条,你说说,谁挣得多?”

“没错!”褚苏对着自己亲爹一挑大拇指,“相信那些资本家有良心,还不如相信家里的狗子能念经。”

姜万勐重新坐下,脸色凝重,“那你们说,怎么办?”

褚家父子对视了一眼,褚苏开口道:“很简单,接受我们的投资,我们从俄罗斯搞一批设备,努力提高产能,前期产能,还有前期宣传承担起来。另外,专利必须要申请!”

“有这个必要吗?”姜万勐皱眉。

“有!”褚苏点头,“我们申请整机专利!姜叔叔,美国佬说的没错,中国的确盗版严重,这个专利作用暂时有限,但是却能让他们有所顾忌。不过,我们着眼点不应该仅仅放在国内!”

“啥?!”姜万勐惊了。

“对!”褚苏指了指脚下,“在国外还有广阔的市场,专利不但要在国内申请,还要在国外申请,这是一场技术革新!你要有信心,咱们的设备有统治世界的潜力!”

姜万勐眼中精光闪烁,这本来就是一个赌性很重的人,去年在看到MEPG技术的时候,就敢赌上全部身家押宝VCD,现在听到褚苏的话,明显动了心。

“就这么定了!”姜万勐重重点头,“那边我来说服,他们要不同意,我就把自己的股份分你们!”

三个人又商量了一阵细节问题,商讨了一下姜万勐如何和那边的美国公司交涉,诓骗他们掏出股份来。然后又讨论了该怎么样去申请VCD的整机专利,既然美国那边不安好心,他们也不必客气,VCD的专利申请干脆绕开他们,专利权姜万勐和褚国振均分,彻底的卡住C-CUBE的脖子。

商量完之后,姜万勐欣赏的看了褚苏一眼,“这小家伙了不得!”

“那是!这是亲生的!”褚国振咧着嘴笑的格外欢畅。褚苏在一边看着翻了翻眼睛,就算是亲生的,咱能不能矜持点?

姜万勐第二天就动身回国着手处理股份问题,齐放作为他的代表留了下来。褚家父子闭门开起了家庭会议。

“爸,牛皮我们是吹出去了,现在就是怎么样变现了。”褚苏一反常态,表情严肃的说道。

“什么牛皮?”姜万勐一愣,“机器设备不是现成的吗?”

“这是小事,关键是怎么去申请专利。”褚苏说道:“国内专利好办,国外专利怎么办?尤其是欧美和日本,这是重点盈利地区,必须筹划好了。”这些不但关系到企业盈利,还关系到后续DVD的研发,非常重要。

“唔,我倒是想起一个人来。”褚国振摸着下巴嘟囔道,脸上浮现出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怪笑。

“爸,我们讨论正事呢。”褚苏说道:“咱的思想能不能不要往歪里去了?”

“屁!老子就是在说正事!”褚国振脸上一红,“你记得那个晓雪姐姐吗?”

“她怎么了?”褚苏一惊,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亲爹提起秦晓雪来,难道现在刚开始有点钱,老褚同志就已经开始布局给自己找后妈了?

“她有些同学在国外留学。”褚国振说道:“哪里的都有,能不能找她帮帮忙?”

褚苏惊诧的看着自己亲爹,这主意可以啊!九十年代大学还没开始扩招,大学生都是精英,那些留学出去的都不简单。让他们帮忙绝对是没问题的。没想到自己亲爹就连泡妞都能泡出一条路来。

褚国振被褚苏看的有点发毛,“你看我干什么?!”

“爸!”褚苏伸手在褚国振身上拍了拍,“路子走宽了啊!”

秦晓雪给褚家父子留了在莫斯科的联系方式,得知褚家父子的来意之后满口答应帮忙,事情顺利的超乎想象。俄罗斯这边的事情已经忙的差不多了,褚家父子开始收拾东西准备回家。褚苏今天要正式入学,家里面已经在催他们回去了。

在最后的几天时间里,老基米尔家的气氛略有点压抑。一直挂在小叶卡脸上的笑容没了,连老基米尔都显得有些无精打采。

“苏苏,你什么时候回去?”小叶卡问道,大眼睛里似乎蒙上了一层薄薄的水汽。

“后天。”褚苏老老实实的回答。

“还有两天时间,这两天你都会来吗?”小叶卡问道。

“会来的。”褚苏用力点头,同时在心里盘算,自己应该以什么样的方式和小叶卡分别,是献上初吻呢,还是你侬我侬的谈谈心,看看月亮什么的。

褚苏还在幻想呢,一对黑乎乎的东西就扔了过来,他下意识的把这对东西抱在了怀里,一对拳击手套。

“叶卡……”褚苏有点懵。

“陪我练拳。”小叶卡已经把拳套戴上,摆上了架势。

“没,没有这个必要吧?”褚苏头皮发麻,“我都要回国了,我们不是应该趁着这个机会好好聊聊天,谈谈心什么的?要不,叶卡,我给你讲个故事?”

“不!”小叶卡用力摇头,“陪我练拳!”

“好,好吧。”褚苏硬着头皮答应下来,“咱们以武会友,点到为止,我,哎哟我去!别这么急啊!”

褚苏刚把拳套戴上,小叶卡的拳头就像雨点一样砸了过来,褚苏努力格挡,可是根本挡不住,叶卡今天格外的疯狂,那拳头就像是雨点一样砸过来,没几下就把褚苏砸的嗷嗷乱叫。

终于,褚苏忍不住了,大吼了一声连退了几步,“你疯了!”

结果他发现小叶卡并没有追过来,而是呆呆的站在原地,两行眼泪顺着眼角滴落下来,滑过她白皙稚嫩的俏脸,滴落在地上。

褚苏顿时慌了,这货两辈子都没有过女朋友,根本就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他把拳击手套甩掉,笨拙的搂住了小叶卡的肩膀,“不哭了,不哭了,小叶卡,没事的。你是没打过瘾吗?要不,你再打我两下?”

“苏苏!”小叶卡满脸泪水,“你一定要记得我啊!”

“啊。”褚苏呆住了,“我,我一定会记住的!”

“不能忘了我!”

“绝对不忘!”

“经常给我写信!”

“我保证!”

两个小家伙坐在屋子的角落里你一句我一句的说着话,站在门口的老基米尔轻叹一声,慢慢的关上了门。

此时,在伊万诺夫的工厂里,张工已经和伊万诺夫达成了协议。

“谢谢你,伊万诺夫先生。”张工红光满面,志得意满,“和你合作非常愉快。”

“我同样要谢谢你,张先生。”伊万诺夫也是满脸笑容,“感谢你救了我们的工厂!”

和伊万诺夫聊了几句之后,张工把高察克拉到了一边。

“高察克先生。”他态度认真的说道:“这次多亏了您的帮忙。”

“我只是帮了一点小忙而已。”高察克笑了笑,“是褚先生和苏苏帮我们达成了交易。”

“是啊。”张工一笑,“那个孩子非常特别。”

然后他接着说道:“高察克先生,我还有一件事。我们这次除了想要引进设备,还想引进一批人才……”

三天之后,褚家父子登上了离开莫斯科的火车,从车窗向外看去,站台上站了很多人,老基米尔一家,秦晓雪等等。小叶卡满脸泪水的和褚苏道别,直到火车慢慢的驶离了站台……

重生富二代之别动我爸:家务事

“伤感啊!”褚苏抹了抹眼角,“刚刚收获了一份甜美的爱情,又要转身离开……”

“滚一边去!”褚国振毫不客气的给了褚苏一巴掌,“小屁孩懂什么甜美的爱情?人家小姑娘就是觉得少了个人肉靶子,有点可惜,打沙袋没有你手感好!”

虽然老褚同志说的有一些道理,但是褚苏还是认为自己和小叶卡是有感情的。不过,这段所谓的青梅竹马很可能最后只能无疾而终。两个人年纪太小,距离又太远,不会有什么结果的。

所以褚苏收拾了一下心情,指着对面问道:“爸,张杨叔叔为什么要和我们一起?”

“你个小没良心的!”张扬笑骂了一句,“之前在我这里蹭吃蹭喝都忘了?现在还嫌弃我了?”

“倒不是嫌弃。”褚苏撇嘴,“只是作为一个少年儿童,对此感到有几分好奇而已。”

“现在谁敢把你当成普通的少年儿童?”张扬苦笑道:“实话说吧,我是准备以后跟着褚哥干了!”

“张扬叔叔,啥菜把你喝成这样?为什么这么想不开?!”褚苏惊呼了一声,“是什么造成了你觉得我爸能行的错觉?”

褚国振啪一巴掌抽在褚苏后脑勺上,“你还是老子亲生的吗?”

张扬在一边看着呵呵笑,其实褚家父子这段时间在莫斯科做下的事情早就传遍整个旅馆了,毕竟圈子就这么大,有点什么消息都藏不住。整个旅馆里的华人都惊了,褚国振本来只是一个普通的倒爷,和大家没啥两样,倒腾点服装挣点钱。结果这一次先是在火车上干翻了劫匪,救了一火车的人。然后在莫斯科又不知怎么联系到了好大的关系,卖了一套据说是可流掰的设备,一转手就收了十几万美金的手续费。

天老爷的,十几万美金啊,就算在二十多年后这也不是一笔小钱了,何况是在九三年呢,什么叫本事?这就叫本事。尤其是褚苏在这里的表现更是被人传的神乎其神。

然后张扬就动心了。他本来就佩服褚国振,除了这事之后就更佩服了。张扬觉得与其自己小打小闹的讨生活,还不如跟着褚家父子闯一闯,这父子俩都不是简单的人,跟着他们混,说不定会有更大的成就。

褚家父子俩也明白张扬的心思,对此没什么意见。张扬的人品还是值得信任的,和褚国振也谈得来。一个好汉还三个帮呢,接下来褚家父子要布局VCD,正缺人手。

回去的路上,几个人就把事情敲定了,张扬正好在京城有些朋友,可以帮忙申请专利,现在就等姜万勐那边有消息就可以动手了。

三个人在东北分道扬镳,张扬去北京等信儿,父子俩准备回家看看,另外安排褚苏入学。

褚家父子回家之前专门去了一趟沪城,在那里制版了全套的行头,张工那边的合同基本已经敲定了,很快佣金就要到手。以父子俩这种父子相传的搔劲,肯定是要好好的搔包一下。

褚苏一身全新的行头,小西服,小西裤,黑色小皮鞋,还像模像样的扎了一个红色的领结,借着《上海滩》那股子还没散去的东风,梳了个大背头,啫喱水抹的油光发亮,苍蝇来了都站不住脚,脸上戴着个大墨镜,把一张小脸挡住了一半。走起路来挺胸抬头,高抬腿轻落足,这就是整个胡同最靓的崽。

老褚同志也不是敢于沉默的主,按照褚苏的装扮原版放大就是他现在的模样,就是把红色领结换成了领带,父子俩走在老家的小巷里,感觉不像是来探亲的,倒像是来抓外星人的。

褚苏一边走一边左顾右盼,十来年后这地方就拆迁了,整个被推平,旁边的河沟子,还有青砖路,老瓦房都消失不见了。这些原本已经消失在他记忆里的事物再次出现,让他有些留恋。

老褚同志显然没有褚苏那么伤感,他手里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隔着老远就扯着嗓子嚷了一声,“爸,妈!我回来了!”

这一嗓子顿时提醒了褚苏,富贵不还乡如同锦衣夜行啊!我爹现在可有钱了,不显摆一下还等什么?!所以他跟着一起吼了一嗓子,“爷爷,奶奶,我们回来了!”

父子两人这一嗓子从巷头一直传到巷尾,所有街坊邻居都听到了,这也是父子两人想要达成的效果。有好事的打开房门往外看,街里街坊的都认识,还有人和老褚同志打招呼。

“哟,国振,回来了?这是发达了啊!”

“哪里哪里!”

“人都不一样了,洋气了!”

“还好还好!”

“看来混的不错啊!”

“还行还行!”

褚国振一边客气,一边点头,脸上的笑就没收起来过。褚苏心里也是长叹一声,在这个淳朴的环境下,装的逼也是如此的朴实无华,再过二十年你想装个逼都要想出各种高端点的点子,不然都没人搭理。

褚家在巷子中间,父子俩人昂首挺胸迈步走进院子里,可等他们看清坐在院子里的人,褚国振顿时脸色一变,刚才身上那股子嚣张劲一扫而空。

院子里坐着俩老头,两双眼睛死死地盯着褚国振,两个老头面前还摆着一张棋盘,很显然,俩老头刚才正在下棋。

褚苏也是心里一突,这俩老头个子高一点但是有点秃头的是他亲爷爷,真正的老褚同志,而那个个子矮一点戴着眼镜的,则是他亲老爷,自己亲爹曾经的岳父大人。按常理来说这应该是一个和和美美的画面,可糟糕就糟糕在年初的时候,自己的亲娘和亲爹大吵了一架之后,到民政局领了离婚证。自己这位老爷正式晋级为老爹的前岳父!

这场面就尴尬了,就连褚苏都看出来了,自己姥爷那双眼睛里都要喷出火来了。

“爸,泰山……”褚国振干巴巴的笑了一声,“你们都在啊。”

“哼!”褚苏姥爷冷哼了一声,就要开口说话。

褚苏立刻警觉起来,看姥爷的模样就知道话没好话,这要是让他老人家开了口,今天就算没法过了,自己这个少年儿童出手的时候到了。

“姥爷!”褚苏努力用自己最甜最嗲的声音喊了一声,然后一路小跑,一头扎进姥爷怀里,“苏苏好想你哦!”

本来板这一张死人脸的姥爷顿时就融化了,笑的皱纹都堆在一起了,“好好,我的乖外孙!姥爷也想你呢。怎么样?这次出去好不好玩啊?”

“可好玩了!”褚苏说道:“爸爸带我去国外玩了好久,还认识了外国的小朋友。”

“真好!”姥爷抱着褚苏mua就是一下,“我们家苏苏这么可爱,大家肯定都喜欢你。”

“对啊。”褚苏点头,“我也喜欢大家啊。”

“咳咳!”一边的褚老爷子干咳了两声,板着脸说道:“一回来就知道讨好姥爷了!”

褚苏心里嘟囔了一句多大年纪了还吃醋,然后喊了一声爷爷,再一次投入了褚老爷子的怀抱。他也是英雄了得,靠着撒娇卖萌,甜言蜜语,把两个老头哄得忘乎所以,满脸都是沉浸在幸福生活里的笑容。刚才那种剑拔弩张的紧张气氛也被褚苏化解于无形。

褚国振长出了一口气,也不敢咋咋呼呼了,捻手捻脚的进了屋,把手里的东西放下,出来再看,发现自己的老丈人已经离开了。

“泰山呢?”褚国振问道。

“走了!”褚老爷子冷哼了一声,“怎么着?还想留他在这里看着你生气啊?”

“呵,呵呵……”褚国振干笑两声,连屁都不敢放一个。

褚苏心里感慨,这件事完全是老褚同志自作孽不可活,自己劝都没法劝。不过作为一个六岁优秀儿童,他还有别的办法帮着亲爹化解危机。

“爷爷的头发又少了啊。”褚苏趴在褚老爷子身上,然后摸着自己爷爷的头嘟囔,“荒芜的土地不长草,聪明的脑袋不长毛!”

褚国振有点急了,“小兔崽子你干什么呢?!”

“你闭嘴!”褚老爷子一瞪眼睛,“我孙子这是夸我呢!”

就和变脸一样,褚老爷子抱起了褚苏,“哎哟我的乖孙,想死爷爷了,怎么样?外国好玩不好玩啊?”

“很有意思啊。”褚苏甜笑道:“还认识了小伙伴。对了,我还给爷爷带了礼物。”

说完褚苏从褚老爷子身上跳下去跑进屋里,吭哧吭哧的从屋里拖出一个大口袋来。

“你瞎了!”褚老爷子瞪着褚国振吼了一嗓子,“苏苏那么小,你就接着他拿那么大的东西也不知道帮把手?”

褚国振一缩脖子,知道自己现在做什么都是错的,灰溜溜的过去帮着把口袋提了过来。

看着褚苏一件一件献宝一样往外拿东西,褚老爷子满脸刺向,“一转眼苏苏都成大孩子了。今年该上学了!”

“是啊。”褚国振连忙点头。

“是个屁!”老头又火了,“你这个当爹的是怎么当的?整天就知道在外面瞎逛,其他的都不管!刚才老苏来这,就是为了苏苏上学的事。”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