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异能 > 摊牌了,我是五岳战神

更新时间:2021-04-06 11:26:06

摊牌了,我是五岳战神 连载中

摊牌了,我是五岳战神

来源:微小宝 作者:大灰猫 分类:都市异能

精彩试读:闻言,雪鹰却是嘴角上扬,目光为不可查的朝着罗宇所在的方向瞄了一眼。“已经来了!”“什么!?”曹晋不可置信道:“雪鹰少将,您的意思是……”曹晋说完,用热切的目光四下搜寻起来。其它一众大佬也急急地向四周搜寻着,热切的目光让整个宴会的温度都上升了几度,只是谁都没有关注坐在角落的罗宇和一脸懊悔的陶书仪。可惜的是,无论大家怎么找,都没有看出谁像五岳将神。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17-礼物

罗宇拉着陶书仪落坐,根本就不理会四周惊惧的目光。

没过多久,江都市赫赫有名的大佬们就陆续走进了宴会厅,而陶书仪也是如数家珍的介绍着。

陶书仪说道:“这个胖子叫曹晋,主要是做房地产生意的,听说曹家很有势力,算是过江龙,才来江都市没几年,就已经与第一家族厉家比肩了。”

“他旁边的那个年轻男人叫沈颂,也是个厉害的角色,江都市远洋集团的总裁。”

罗宇静静的听着,通过这些人,对江都市的现状做了个了解。

“咦,罗宇,你发现没有?”

陶书仪忽然说道:“这些人好像都是带礼物来的,就连曹晋他们那些大佬也不例外,咱们好像没有准备啊,真是太失礼了。”

“不用担心,厉害的人物都不喜欢收礼物,像咱们这种没带礼物的,反倒是会让人家喜欢。”罗宇笑笑。

陶书仪摇了摇头,不信罗宇的话,绞尽脑汁地想着怎么补救这件事。

就在这时,一道挺拔的身影却是出现在了陶书仪的面前。

“呦,这不是书仪妹子吗?不知道你带了什么样的礼物?让姐姐开开眼怎么样!”

“尹彩静!”

尹彩静咯咯地笑道:“书仪妹子,你不会什么都没带空着手来的吧,我这次可是带来了一件名贵的古董的。”

话音未落,尹彩静就指了指摆在一旁的一个木盒子,盒子的上面正放着一只造型十分奇特的酒壶。

不用近距离观瞧,只是远远的瞥了一眼,罗宇就知道这件东西是好东西,看来为了拍自己的马屁,尹彩静还真是舍得下血本。

陶书仪看着古香古色的酒壶也知道肯定是好东西,自己却两手空空,相比之下,显得更加尴尬了!

尹彩静乘胜追击,讥笑道“这把酒壶可是有三百多年的历史,至少价值过亿。”

“书仪妹子,今天你但凡带来一件价值十万八万的礼物,也比空着手来强吧!”

陶书仪被尹彩静挤兑得满脸通红,想要开口说什么的时候,宴会大厅的门口却是突然躁动起来。

九个身穿军装的人,整齐划一的走了进来。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为首的一个男人身上,在灯光的照射下,他肩章上的金星异常耀眼。

“是……少将!”

为首的少将站定,身后的八名军人在啪啪的清脆脚步声中分列两侧,军姿挺拔脸色肃穆。

阳刚之极的军人光是站在那里,一股十分强大的气势就弥漫开来,尤其是为首的少将,给人一种不怒自威的感觉,目光所及之处,绝大多数人都情不自禁的躲闪。

噤若寒蝉!

原本热闹非凡的宴会厅中变得安静下来,谁也不敢发出任何声响。

“自我介绍一下,我隶属于东西蜀战区,代号雪鹰,追随五岳将神左右。”

雪鹰声音洪亮,军人身上独有的血腥气瞬间爆棚,不少人都被他的气势吓住。

“这人好厉害,居然是五岳将神身边的人。”

“看他的模样,应该也就是三十岁出头吧,这么年轻居然就已经是少将了,前途无限啊。”

“五岳将神实在是太传奇了,据说五岳将神的肩章十分特殊,上面是五座山峰图案,不能用正常的军衔等级进行划分。”

“雪鹰少将,五岳将神也会来参加宴会吗?”曹晋表情恭敬的问道。

闻言,雪鹰却是嘴角上扬,目光为不可查的朝着罗宇所在的方向瞄了一眼。

“已经来了!”

“什么!?”

曹晋不可置信道:“雪鹰少将,您的意思是……”

曹晋说完,用热切的目光四下搜寻起来。

其它一众大佬也急急地向四周搜寻着,热切的目光让整个宴会的温度都上升了几度,只是谁都没有关注坐在角落的罗宇和一脸懊悔的陶书仪。

可惜的是,无论大家怎么找,都没有看出谁像五岳将神。

雪鹰沉声道:“将神为人低调不喜被打扰,受将神的委托,今天由我出面,大家有什么事情可以找我。”

果然,听到这话,所有目光都重新聚焦在了雪鹰的身上,不少人头脑反应快的人已经拿着礼物冲了上去。

“雪鹰少将,这是我江都李家的一点心意,请笑纳。”

一个中年人双手恭敬的捧着一个檀木盒子,光是看盒子的造型和雕工,就知道其价格不菲。

看到这一幕,雪鹰并没有说话,脸上也没有任何的表情,只是冷冷地看着江都李家这位家主,直把这位家主盯得毛骨悚然,捧着礼盒不知该如何是好。

“你什么意思,你们什么意思?要收买五岳战神吗?”雪鹰冷冷地道。

这一声冰冷的话语,顿时让那些抱着礼物往前冲的大佬们吓得脸色苍白两腿乱抖,好像马屁拍到了马蹄子身上了。

罗宇淡淡一笑拍着陶书仪的手背笑道:“你看我说什么来着,这位大人物不喜欢收礼物的!”

这时,曹晋上前笑道:“雪鹰少将请息怒,我们大家没有别的意思,请您千万别误会。”

曹晋笑呵呵的说道:“给五岳将神献礼,全都是我们大家发自内心的,一是表达对他的景仰之情,二是感谢他带领将士们戍守边关保家卫国,才换得这盛世太平。”

“放屁!你们懂什么,五岳将神最讨厌这种事情,你们这些人一个个满身的铜臭味,简直就是对将神的侮辱。”雪鹰破口大骂道。

若是换个人,曹晋这些人的巴掌早就抽上去,可是面对雪鹰他们不敢,因为他不但是少将,还是五岳将神身边的少将。

不少人识趣地道歉,耸眉耷拉眼地取回刚刚奉上的重礼。

雪鹰再次环视一圈问道:“谁没带礼物?”

所有人都是一愣,这倒底是什么意思?送礼不对,不送礼也不对吗?

“雪鹰少将,我们没带礼物!”

就在这时,坐在角落里的罗宇却是开口答道,身旁的陶书仪虽没有阻止他,却是微微有些紧张。

看到是罗宇说话,雪鹰心中暗自好笑,但表面上却不露声色。

雪鹰淡淡地道:“只有你们没带礼物,很好!”

雪鹰少将说着,一挥手带着九名军人大步向走去,一边走一边道:“工程招标项目,择日通知,都回去吧!”

18-踢出家族

所有人都用愤怒的目光看着罗宇二人。

“咱们带礼惹得雪鹰少将不悦,那也是礼多人不怪,这个窝囊废空着手爪子就来了,肯定让雪鹰少觉得怠慢了五岳将神!这才会抚袖离去!”

“要是雪鹰少将知道他是逃兵,说不定现场拔枪就毙了他!”

“不行,这事罗家老爷子必须给咱们一个交待!”有人大叫道,顿时就引起了一阵附和声。

宴会还没开始就结束了,罗宇和陶书仪在一众愤怒的目光中回到了车里。

“现在怎么办啊?我们好像惹了大祸,五岳将神该不会……不会拿我们开刀吧!”陶书仪紧紧地抓着罗宇的手,小手冰凉冰凉的。

听她这么说,罗宇微微一笑道:“那种大人物,哪来的时间为难我们啊!”

话音刚落,罗宇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喂,爷爷!”罗宇说道。

“哼,不孝的东西,从明天开始,你不用再叫我爷爷了,我也没有你这样忘恩负义的孙子。”

罗老太爷怒道:“我已经把你的名字从族谱上划掉了,从现在开始,你与我罗家再无半点瓜葛。”

“凭什么?”罗宇质疑道。

“今天在宴会上做了什么,你自己心中难道没点数吗?”

罗老太爷冷哼道:“我们罗家好不容易就弄到了一张邀请函给了罗洪,却没想到被你这个窝囊废给搅了局。”

“你知不知道,就是因为你的搅局,得罪了五岳将神,让罗家失去的不光是竞标的权利,更失去了成为一流家族的机会。”

“你实在是太让我失望了,从现在开始,你好自为之吧!”

说完,也不等罗宇回答,罗老太爷就挂断了电话。

“这……”

陶书仪懵了:“爷爷怎么可以这样对待我们?居然真的把我们从族谱中给划掉了?”

她是罗宇的妻子,罗宇被从族谱中划掉,也就意味着她也不存在了,这让她感到一阵心寒。

“哼,放心,早晚有一天,他们会后悔的!”罗宇淡淡的说道。

罗家大院正堂,见到罗老爷子挂断了电话后,罗洪就走了上来。

“爷爷,您早该这么做了。”

罗洪说道:“这罗宇跟我三叔一样,心里根本就没有咱们罗家。”

“不要再提那个废物了。”

罗老爷子说道:“这个工程跟五岳将神关系很深,只要能跟将神拉上关系,我罗家必定会一飞冲天,无论如何,还要再努力一把,小洪,你是下一代中的佼佼者,一定不要让我失望啊。”

“爷爷放心,我一定会努力,但是我太年轻的,还需要爷爷多把关才是!”罗洪保证道。

罗老爷子心中大慰,这才是罗家的好子弟啊,“放心,关键时刻,我出手助你一把!”

第二天早上六点,罗宇就被陶书仪给叫了起来。

“起这么早做什么?”罗宇疑惑道。

“五岳将神那个项目,咱们就算接不下来,也要去露个面,先混个脸熟。”陶书仪解释道,“这次可不能再让人家怪罪了!”

罗宇和陶书仪开着车来到了江都市天华酒店,一辆辆豪车将这里挤得满满当当。

“咦,陶书仪?你居然也想来竞标?”

“真是够不要脸的!”

一男一女两个充满不屑的声音响起。

听到这个声音,正要走进酒店的罗宇和陶书仪不由停了下来。

“陶欣月?”陶书仪皱眉。

“罗洪?”这回轮到罗宇皱眉了。

陶欣月扭着水蛇腰从不远处走了过来,看到罗宇的时候,直接就翻了一个白眼,俏脸上带着一抹轻视。

“听说你们两个得罪了五岳将神,居然还有胆子来竞标?”

陶书仪气道:“我们竞标不竞标,还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

陶欣月却是轻蔑一笑道:“幸亏你嫁了出去,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你跟陶家已经没关系了,要不然的话,你们两个扫把星,可要把灾祸带给陶家了,倒是罗家,啧啧啧,真可怜,受了这么个无妄之灾!罗洪,我说的对不对呀!”

罗洪抱着手臂不屑地道:“你别问我,他的名字已经被老爷子从族谱上划掉了,从此以后跟罗家一点关系都没有,以后少打罗家的旗号混吃混吃,让我知道了饶不了你!”

“哟,你们罗家下手倒是够快的,五岳将神看到你家的诚意,说不定直接就把项目交给罗家了,倒时候可别忘了小妹呀!”

罗洪直接就在陶欣月的腰身上摸了一把笑道:“那就要看你的表现了!”

他俩流里流气地进了酒店当中,根本就没把罗宇和陶书仪看在眼中。

罗宇伸手抱住眼泪在眼眶中打转的陶书仪,叹息一声道:“罗家甩锅的本事,陶家见风使舵的本事,还真是不要脸啊,离开也好,往后咱两口子相依为命好了!”

陶书仪抹去眼泪,落寞地道:“咱们回家吧!咱们再去混脸熟,也只是徒惹羞辱!”

“那可不一定,说不定那个雪鹰少将直接就看上了咱们这个小公司呢!真要是拿下这个项目,那帮不要脸的,全都要跪下叫爷爷!”

酒店被充做临时办公室的套房内,罗洪和陶欣月一起挤了进来,纷纷递上自己的计划书。

雪鹰少将接了计划书道:“我记得,那个罗宇是罗家的,陶书仪是你们陶家的吧,你们这是打算联合了?”

听到这话,罗陶二人的心中同时一惊!

罗洪赶忙恭敬地道:“雪鹰少将有所不知,罗宇不知天高地厚,得罪了五岳将神,所以我爷爷直接就将他从罗家逐了出去,从此以许,与罗家再没有关系了!”

陶欣月赶忙道:“我家老奶奶也说了,陶书仪是嫁出去的女儿,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嫁个猴子满山走,她干什么跟陶家也没有关系!”

雪鹰少将的脸色顿时就冷了下来,把招标计划书向他们的面前一扔,淡淡地道:“行了,我知道了,你们回去等消息吧!下一个!”

罗洪和陶欣月大急,正要解释的时候门开了,陶书仪一脸忐忑地走了进来,罗宇倒是十分淡定地跟着,一副妇唱夫随的样子。

雪鹰强忍着才没有笑出来,谁能想到堂堂五岳将神,居然会有这么小男人的一面。

看到他们进来,罗洪和陶欣月都急了,为了抓住机会,无论如何也要给雪鹰少将一个交待,让他转达给五岳将神。

罗洪跳起来指着罗宇道:“你还嫌给罗家丢人丢得不够吗?居然还敢到雪鹰少将面前来丢人!”

陶欣月更加干脆,叫骂了一声小人,伸手就向陶书仪的脸上抓去。

小说《摊牌了,我是五岳战神》 第17章 礼物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