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神秘帝少有点坏

更新时间:2021-04-11 11:42:45

神秘帝少有点坏 连载中

神秘帝少有点坏

来源:微小宝 作者:凤梨酥 分类:总裁豪门

精彩试读:顾家作为百年望族,家规森严,新婚第一天新媳妇向长辈敬茶的规矩自然也格外讲究。夏梓颜作为顾逸寒娶进门的新媳妇,自然要跟着他一起回顾家老宅向老夫人敬茶。这是一处占地面积非常广的庄园,复古的欧式建筑显得尤其气派,庄园种植着非常多珍稀的花草,处处透露着低调奢华。随着老宅管家穿过长长的走廊,夫妻二人被带到了一处独立的小楼,据说是顾家议事的地方。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猛,就一个字-凤梨酥

顾家作为百年望族,家规森严,新婚第一天新媳妇向长辈敬茶的规矩自然也格外讲究。

夏梓颜作为顾逸寒娶进门的新媳妇,自然要跟着他一起回顾家老宅向老夫人敬茶。

这是一处占地面积非常广的庄园,复古的欧式建筑显得尤其气派,庄园种植着非常多珍稀的花草,处处透露着低调奢华。

随着老宅管家穿过长长的走廊,夫妻二人被带到了一处独立的小楼,据说是顾家议事的地方。

夏梓颜这才终于见到了她的婆婆,传闻中的商界女强人,顾家老夫人林佳楚。

林佳楚出身名门,自从丈夫去世就一个人支撑起顾家,在商场上是让人十分忌惮的女强人,近几年才逐步放权让大儿子顾逸寒掌管顾氏集团,开始安心养老。

夏梓颜第一眼看到林佳楚就愣了一下,因为对方跟她的想象截然不同,传闻中叱咤风云的铁娘子,没想到竟是一个温婉的优雅妇人。

岁月似乎对她格外优待,即使年近花甲,看上去却像是四十出头,穿着一袭紫色的锦缎旗袍,长发用珍珠发卡盘起,戴着金丝边眼镜,十分端庄高贵。

林佳楚原本拿着剪刀正修剪着面前的一盆兰花,见他们进屋就停下手中的动作,接过女佣递上的毛巾擦了擦手,这才款款走到主位上落座,抬眼看向夏梓颜。

她的态度看似温和,眼神却极为锐利。

夏梓颜不敢和她对视,低眉敛目,一副乖巧的模样,实则怕被认出来。

她不知道顾思昱究竟有没有将她的真实身份告诉家人,只能竭力逼迫自己冷静,任凭林佳楚打量。

不过一会儿林佳楚就收回视线,看向一侧的顾逸寒。

“开始吧。”

夫妻俩一起敬了茶,顾逸寒起身就在林佳楚面前站定,一身笔挺的西装越发衬托他身姿挺拔。

夏梓颜见他丝毫没有拉她起身的意思,心里暗骂一句毫无绅士风度,伸手一撑蒲团也急忙站了起来,走到顾逸寒身侧。

忽略顾逸寒脸上的伤疤,二人站在一起真称得上登对。

林佳楚看着他们,突然重重叹了一口气。

“你父亲要是看到你成家立业,肯定非常欣慰。可惜……他走得太早了。”

顾逸寒脸上丝毫不显情绪,只淡淡喊了一声。

“母亲。”

“哎,人老了,就容易感慨。”

林佳楚似乎也被这一声呼唤喊得回了神,急忙转移话题,看向夏梓颜。

“对了,宁馨,昨晚你们怎么样?”

“啊?”

你家儿子不是不举吗?能怎么样心里没点AC数嘛!

夏梓颜不知这个问题她该怎么回答,抬头见林佳楚一脸期待的看着她,顿时苦了一张脸,下意识朝顾逸寒投去求助的目光,可惜他丝毫没有帮她解围的意思。

混蛋!

夏梓颜银牙暗咬,但还是努力让自己看上去显得乖巧懂事。

“挺不错的!”

“哦?”林佳楚似乎被她的回答勾起了兴趣,“具体如何?”

“……”

需要问得这么具体吗?

夏梓颜都快要崩溃了,心中呐喊,有必要这么关心他们的新婚之夜吗?

但她不得不硬着头皮继续说道:“顾逸寒真不愧是天之骄子,昨晚真的非常……非常猛!对,猛就一个字!”

她实在是想不出什么具体的形容词了,就这么凑合吧!

你敢威胁我?-凤梨酥

“咳!”

林佳楚一口茶险些喷出来,好不容易才稳住心神,一脸尴尬的看向儿媳妇。

顾逸寒眉心紧蹙,不满的瞥了过来。

夏梓颜回瞪过去,实在不清楚自己哪里做得不对。

怎么,维护他男人的尊严也有错?

“我不是问这个。”

林佳楚尴尬的轻咳一声,“我是想问你,我之前提过的那件事,你们有没有什么意见?”

夏梓颜不懂林佳楚的意思,刚要询问,就听顾逸寒冷冷开口。

“我们谈好了。”

顾逸寒说着突然伸手牵住夏梓颜的手,用力一捏,带着警告的意味。“她没有任何意见。”

他们到底聊的什么啊?

从小楼出来,夏梓颜仍旧一头雾水,完全不知发生了什么,但直觉告诉她这件事肯定非同一般。

顾逸寒腿长,走路很快,夏梓颜为了追上他不由得开始小跑,好容易才勉强跟上顾逸寒。

刚一上车,夏梓颜忍不住想开口问清楚顾逸寒跟林佳楚到底在谈论什么,刚一转头,视线却落在了顾逸寒的右脸上。

顾逸寒完好无损的右脸赫然映入她的眼帘。

男人俊朗的五官宛如上帝精心雕琢而成,深邃的眼眸,高挺的鼻梁,性感的薄唇,搭配独有的矜贵气质,如果不是因为车祸毁容,这是一张让无数女人为之疯狂的俊脸。

想到这里,夏梓颜不禁心生惋惜。

如果不是命运弄人,他现在还是高高在上的天之骄子,哪里轮得到那些人在背后嘲笑轻视。

别人都说顾逸寒现在面目全非,变得又丑又恶心,但夏梓颜却觉得这些说法更多是心理阴暗的人故意借题发挥恶心人罢了。

即使如今顾逸寒毁容,但他仍旧拥有常人难以企及的一切。

也许是她的目光太过灼热,身边的男人终于忍不住了。

“看够了没?”

“没……不,不是!我就是好奇,你刚才跟你妈到底在说什么啊?”

夏梓颜生怕又惹得身边这个魔王不高兴,急忙转移话题。

“关你什么事?”

夏梓颜原本只是顺口一提,听到顾逸寒用这样冰冷的口吻质问她,顿时也来了火气。

这男人昨晚明明什么事都没跟她商量过,凭什么一口咬定她没意见,现在还摆出这种态度。

在夏家是这样,没有人询问她的意见,现在嫁人了凭什么还要任人摆布!

“你不说也可以,但是我可以去问你妈。”

夏梓颜不甘示弱的瞪回去。

她话音刚落,顾逸寒就一脚踩下刹车,将车停在了半路。

“你敢威胁我?”

顾逸寒的脸霎时像是覆上了一层寒霜,他转头看她,眸中森寒幽冷。

强大的气场让人呼吸都变得困难。

夏梓颜咽了咽口水,急忙摇头。

“没,没有!我没那么想……你误会了……我就是想知道你们说的事……究竟跟我有什么关系……”

“滚下去!”

顾逸寒面无表情,声音却带着不容质疑的威势。

夏梓颜被她这一声大喝吓得一哆嗦,看了一眼窗外的环境,此时车子已经驶出顾家老宅一段距离,这一段盘山公路罕有人迹,半天都未必能打到一辆车,十分荒凉。

如果有人在这里遇险,肯定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她心底瞬间涌上强烈的求生欲,生怕惹恼顾逸寒,会被他杀人灭迹。

“你……你不想说,我,我也不问了!你不能把我扔在半路上……”

“要我再重复一遍?”

顾逸寒听着她软软的求饶声,越发烦躁,用力一扯领带,眼底翻腾的怒火让人心惊。

夏梓颜慌忙摇头,被迫下了车,站在路边眼睁睁看着布加迪威龙绝尘而去。

直到车子彻底从她视线中消失,夏梓颜这才踢飞脚边的小石子泄愤。

“神经病啊!”

抬头看了一眼天,夏梓颜不禁叹了口气,还别说,说不定顾逸寒还真是因为毁容心理变态呢。

摇摇头不跟疯子计较,她直接拿出手机准备积极自救。

倏地,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打断她的自怨自艾,低头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在看到手机上显示的名字时,眼睛不禁微微眯起。

小说《神秘帝少有点坏》 第7章 猛,就一个字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