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黑化娇妻:夫人又来打脸了

更新时间:2021-04-08 18:09:39

黑化娇妻:夫人又来打脸了 连载中

黑化娇妻:夫人又来打脸了

来源:掌中云 分类:总裁豪门 主角:佟京京, 厉寒烬

精彩试读:她疼的话,会哭。眼泪一颗颗,好似断了线的珍珠。让人打心底怜爱。谁也舍不得她掉一滴眼泪。厉寒烬深呼吸了一下,他一瞬有些心软。而一旁的李灵梦则是提高了音量,李灵梦直接迫切无比开口说道。“寒烬,你别被她蛊惑了——寒烬,你别忘了。星辰现在还躺在医院里头,危在旦夕,你怎么能同情她?”“佟京京她完全是她自己自找的!”李灵梦的声音,提高了好几重的音调。她刻意咬牙切齿地说道。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黑化娇妻:夫人又来打脸了:我给你生过孩子,你相信么

而这个小男孩,那张酷似厉寒烬的脸庞,上头闪过一丝无措,这个小男孩瘪了瘪嘴巴。

“爹地,她就是我妈咪!”

佟京京有点尴尬。她站在那里,却听见酒店大堂外,又响了一道声音。极为愤怒,气得跳脚。

同样穿着香奈儿套装的李灵梦踩着高跟鞋走进来。

“小宝,过来。她是坏女人,不是你妈咪!”

但是这小男孩却走过去,狠狠地在李灵梦的高跟鞋上头踩了一脚。

厉寒烬直接伸出手捞起这个小男孩的身体,厉寒烬的声音都是极冷。

“小宝,佟京京这个坏女人,她不可能是你的妈咪。”

“小宝,跟爹地回家。”

但是这小男孩却拼命摇头,他抬起头盯着厉寒烬的眼睛。

这小男孩的声音,都变了音调,他飞快地抬起头瞥了一眼厉寒烬,然后厉寒烬听见自家儿子指着佟京京开口说道。

“不。她就是我妈咪。”

然后朝着李灵梦做鬼脸。

“她才不是我妈咪呢!她才是坏女人!”

李灵梦很尴尬!

厉寒烬看着自家儿子偏执的那张小脸,跟他小时候几乎是一般无二的倔强,厉寒烬深呼吸了一下,然后他的眸光落在儿子脸庞之上,然后他说道。

“跟我走。”

然后他扭头看向佟京京。

“佟京京,你若是敢对我儿子下手,我一定会让你痛不欲生的后悔!我的儿子,绝不是你可以染指的!”

佟京京呼吸急促。

这个孩子……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厉寒烬在三年前就背叛了她,跟其他女人有了孩子么?

她们的孩子不在了。

他却跟其他的女人,有了小宝?

佟京京抬起头注视着厉寒烬的脸庞,心头却一瞬间燃烧起灼灼的复仇火焰,然后她睁着眼睛,用最冷漠的口吻,说出最让厉寒烬呼吸急促的话语来。

“厉寒烬,你就不想要知道,昨夜,你看见的伤疤是怎么一回事么?”

她此话一出。

厉寒烬勃然变色,而反应更大的,则是厉寒烬身旁的李灵梦,李灵梦抢在厉寒烬前头出声道。

“那是你捐肾留下的刀疤,有什么了不起?”

而佟京京则是看向李灵梦。冷声质问。

“你怎么知道。我说的刀疤,在腹部?”

李灵梦咬紧牙关。

“昨夜,寒烬跟你在一起?”

佟京京勾唇冷笑。

“当然。有的人,嘴上说厌恶,身体却比谁都诚实。你猜,他是怎么看见我的伤疤的?”

“你猜猜看,他昨夜要了几次?”

李灵梦神色大变!

而厉寒烬却觉得有些头疼欲裂,他深吸一口气,冷声说道。

“够了!”

他抱起儿子。

“佟京京,离我儿子远一点!”

这个女人,有一种古怪的魔力,不能让小宝接近她——不能让小宝被这个歹毒的女人蛊惑,三年前,这个女人能够狠心打掉他的孩子,如今,又想要来抢夺小宝?

酒店大厅之中,佟京京一步步地走向他。厉寒烬比她高出一个头不止。

她穿着一双精致高跟鞋,仰望厉寒烬的眼瞳。

“厉寒烬,你想不想知道,三年前,我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肚子上的伤疤,是捐肾,还是剖腹——你难道不想要知道么?”

“我给你生过一个孩子,被人带走,你相信么?”

佟京京就是故意的!她刻意要扰乱对面的男人的心!

黑化娇妻:夫人又来打脸了:她的疤痕,在他心上割一刀

佟京京本意是要编造谎话,扰乱厉寒烬的心。

三年前,她的确动了手术,入狱之后,她不慎撞到头部,部分记忆变得混乱。

所有人都告诉她,她打掉了厉寒烬的孩子。

可她肚子上,却多出了一道奇怪的疤痕。

狱医说。

是因为捐赠肾脏手术。可是那道疤痕,太过狰狞,一点都不像是……捐肾手术那么简单。

可是众人都那么说,所以佟京京便也相信了。

李灵梦人听见她这么说,却突然在一瞬间心慌意乱,她开口说道。

“你这个疯女人,你休想要颠倒黑白。当初你打掉寒烬的孩子,诊断书我们都见过。你从医院走出来,脸色惨白。”

“你说厉寒烬的生意出了问题,配不上你!”

“佟京京,你现在,又在说什么胡话。”

“小宝怎么可能是你的孩子。”

“小宝是我们好心,从孤儿院里头收养的遗弃孤儿,我们查过,他父母出车祸死了,来历清清白白,你这个疯女人,不要胡言乱语!”

“小宝年纪小。被你蛊惑。以为你是他的妈咪。可是我们大人眼睛是雪亮的!”

“你就该被送到疯人院去。”

佟京京却根本不理会李灵梦,李灵梦已经心烦意乱。

她踮起脚尖,看着厉寒烬的眼睛,那双俊漠的双眸,眼下里头盛满波澜,像是风暴将至,她却非得在他心上,狠狠落下一道深击。

“你记得昨夜,我的伤疤的,对不对?”

“你说很丑陋。是啊,当然很丑陋,手术刀切割开皮肤——没有麻醉药,什么都没有,我对麻醉药过敏的,你是知道的。然后缝合伤口,怎么可能不丑陋呢。”

厉寒烬看着眼前的女人。

她很瘦很瘦,长发披散下来,像是油画。

她肌肤雪白,毫无血色的脸庞上,一双漆黑瞳眸盯着他的脸庞,那瞬间,他甚至会有一种呼吸困难的感觉。

他知道。佟京京最怕疼。

曾经,她是他捧在手掌心的小公主。

他从不舍得她疼。

她疼的话,会哭。

眼泪一颗颗,好似断了线的珍珠。

让人打心底怜爱。

谁也舍不得她掉一滴眼泪。

厉寒烬深呼吸了一下,他一瞬有些心软。而一旁的李灵梦则是提高了音量,李灵梦直接迫切无比开口说道。

“寒烬,你别被她蛊惑了——寒烬,你别忘了。星辰现在还躺在医院里头,危在旦夕,你怎么能同情她?”

“佟京京她完全是她自己自找的!”

李灵梦的声音,提高了好几重的音调。她刻意咬牙切齿地说道。

“她活该!”

厉寒烬想到医院里头孱弱的弟弟,因为病变的肾脏随时可能死去。

他咬紧牙关,抱起自家儿子,向外走去。

是。他不能再被佟京京蛊惑了!

佟京京跟他的孩子,已经被佟京京打掉,小宝不可能是佟京京给他生的孩子!

他一路上了车,司机踩下油门彻底离开酒店。

只是他脑海之中,却反复浮现出佟京京腹部的那道狰狞的,宛若蜈蚣盘踞的伤疤,丑陋无比,在她雪白肌肤上,那般显眼。

厉寒烬咬紧牙关。

为什么……他心还是隐隐作疼?

……

佟京京站在原地,她的唇角涌动着一缕讥讽笑意,但是酒店的电视上,却播放了一条最新消息。

“晋城十大富商之一的佟氏企业今日正式宣告破产,法院即将要拍卖佟家名下资产。别墅一间,商铺公寓若干……”

佟京京只听了一个开头。

就立刻急匆匆地向外赶去!

佟家——她最最对不起的,就是她自己的家族,她自己的父母。

她当初为了厉寒烬,放弃了太多太多。

但是如今。

她要一样一样,再亲手把她自己当年放弃的那些东西,通通都拿回来。

就从佟家的股份开始吧。

酒店外,一辆雪白宝马,停留在外侧。白凛意在等待她。佟京京走出,白凛意看着她,似是叹息。

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轻轻地伸出手,揉了揉她的头顶。

“京京,跟我回家。”

佟京京, 厉寒烬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