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离婚后,前妻她真娇媚

更新时间:2021-04-13 10:26:54

离婚后,前妻她真娇媚 连载中

离婚后,前妻她真娇媚

来源:掌中云 分类:总裁豪门 主角:苏念禾, 傅言修

精彩试读:她本想把苏念禾送到国外,永远回不来。但精神病院里有她的人,进去也出不来。也是一样的。还可以让她看着苏念禾被折磨。心头一片大好。苏之瑶狰狞的笑起来,“你妈当年为了阻止我妈上位,毁了她半张脸。既然想保住你妈,你自然得受点苦。不然哪天一不高兴,我可不保证我这个后妈会不会虐你儿子。”“好,但如果我妈有一点不好,我也不会放过你!”苏念禾开始转身收拾包袱,淡定的出人意料。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被迫住进精神病院

苏之瑶厌恶的一把推开她,“带你见可以,但是我不会允许医院里的人带你妈手术,排队都排不上她呢。只要你进精神病院,我就带你妈今晚就安排手术,你看怎样?两条路你自己选。”

“怎么?怕傅言修发现你用阴谋欺骗他,夺了傅太太的位置?”

苏念禾淡淡的笑了,苏之瑶却被她笑的发毛,一股恶寒从脚底蹿向脊背。

她确实有这个顾虑,所以才叫她离开,离的越远越好。

她本想把苏念禾送到国外,永远回不来。但精神病院里有她的人,进去也出不来。

也是一样的。

还可以让她看着苏念禾被折磨。

心头一片大好。

苏之瑶狰狞的笑起来,“你妈当年为了阻止我妈上位,毁了她半张脸。既然想保住你妈,你自然得受点苦。不然哪天一不高兴,我可不保证我这个后妈会不会虐你儿子。”

“好,但如果我妈有一点不好,我也不会放过你!”

苏念禾开始转身收拾包袱,淡定的出人意料。

直到她拿着包裹,被苏之瑶安排的精神病院的护工带着离开病房,临走前,她把那一千万支票放在床上,“还给他,我不要!”

苏之瑶拿过支票傲慢的嗯哼了一下,和她一起出了病房。

和傅言修对视无言,苏念禾缓缓走过,淡定极了。

看着消失的女人的背影,傅言修眼底闪过一抹复杂。

为什么她走的这么淡然?和先前判若两人,甚至没有一点逼迫?

苏之瑶发现男人有异样,她走近傅言修靠在他怀里,“我叫人把姐姐送去疗养,希望她早日出来,我都为姐姐安排好了,你就别气了,姐姐现在有精神病,你和一个病人计较不值当哦。”

傅言修嗯了一声,看着女人上了车,出奇的安静。只是望向他的那一眼有太多委屈,还有很多不舍。

是他看错了?

“我本想把支票还给你,但姐姐夺过支票收下了,谢谢你,阿修。”

苏之瑶话音刚落,男人的眼神又冷硬起来,这个女人远比他想象的要贪得无厌!

苏念禾进了神经病院才知道这里有多恐怖,苏之瑶答应给她单独的房间,但却叫她和一群精神病人住在一起。

正常人肯定会被逼疯。

她当时是无奈之下做了权宜打算找机会逃跑,但一进去就发现根本孤立无援,那群病人整天撩骚,骚扰她。

就在苏念禾快要崩溃的时候,收到军区医院的一张病危通知书。

当她看到病危通知书上的名字时,她不断疯狂的撕喊,哭叫不断。弄的整座精神病院的职工和护工都跑来围观,负责人一个电话就把几名医生立刻叫了过去。

“按住她!”

其中一名脸色冷漠的医生漠视苏念禾的怒吼与激动,叫几个医生把她按到床上。

“不要!放开我!你们这些没有人性的医生!”苏念禾激动的怒吼,拳脚相向却敌不过人多。

那位医生面无表情的俯视苏念禾,“你又发病了,需要注射镇定剂!”

面瘫医生把液体迅速注射进一根针管,在苏念禾的胳膊处消炎后,直接打了进去。

“啊!”

苏念禾痛的惊呼出声,疼痛传遍四肢。

她渐渐失去力气,“我没有精神病!放我出去!我要杀了那个女人,我要杀了她!”

猎杀时刻

苏念禾的叫喊传遍整座病院。几个医生打完针松开她,苏念禾痛的缩成一团。

白书澈今天刚刚接任父亲精神病院的院长一职,就听说了一起闹事事件。

他闻声赶来亲自处理这起事件,进房猛的一看,他脸色惨白,顿时呆若木鸡。

病床上的女人半睁半闭着双眼,衣衫不整,胳膊处的红肿显示她才被打过镇定剂,头发凌乱,看起来惨不忍睹,满是病态。找不到女人从前灿烂的笑容,眼中的流光溢彩。

最显眼的是女人苍白的手掌紧握着一张白色的纸。

那个女人正是他一直混牵梦萦的苏念禾!

只是一年不见,怎么就这么狼狈?消瘦的像风中的落叶。

“阿禾!”

白书澈推了推金丝边框眼镜,冲上前,把文件朝床上一丢,扶起苏念禾,满脸震惊与痛心的看向她。

苏念禾睁开迷蒙的眼,当她看到白书澈时,原本痛苦的眼眸放大,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

“白书澈?你是白书澈!”

白书澈是她大学时期的同学,一直疯狂追求自己四年,直到毕业告诉她,有一天他功成名救一定会来娶她,这辈子只娶她。

苏念禾惊讶的表情满是惊喜,“白书澈,带、带我出去!我精神没问题,我是被,被逼着送进这的,我以为会被单独住一间病房,我、我不想那些病人住一起,我……”

云度激动的语不成章,话不成句。

白书澈拍拍的她的背,把她额前的发丝理顺,“好好好,你慢慢说,我在,我不会走,放心,我一定竭尽全力帮助你!”

苏念禾镇定自己,稳定情绪。

她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妈妈刚去世不久,她就剩下苏珺这么一个至亲。妈妈去世的时候她还承诺一定会好好看着苏珺的,现在才过去多久,就惹出这样的事情来。

“带我去医院见苏珺!带我出去,拜托,书澈!”

苏念禾求的恳切,苏珺那个性子她了解,万一搞不好真的这次就……

听到这个消息,白书澈又是一惊。

“你不信吗?我真的没有精神疾病,我弟弟快死了!”苏念禾心痛的把病危通知书打开给白书澈看。

白书澈扫了几眼,确定后,重重点头,“我信你,阿禾,我不知道这一年在你身上发生了什么,但我会帮你离开这里,后面再做打算。”

苏念禾隐忍着倔强的泪水轻轻点头,“谢谢。”

晚上六点,白书澈拿着刚刚检测出的报告气的脸色铁青,他严肃的看向苏念禾,“哪个王八蛋陷害你?明明精神没有任何问题,到底是哪个?你告诉我!”

白书澈已经猜测到陷害苏念禾的人势必有钱有势有人,不然不会把一个正常人关进去一个月都无人问津甚至不敢透露一点风声。

如果今天不是遇到他,苏念禾可能会在里面待上一辈子未可知。

一想到苏念禾当时的绝望,白书澈便是充满了愤恨。

有了这份报告,白书澈直接把苏念禾带离了精神病院,开上兰博基尼朝军区医院驶去。

两人来到病房,苏念禾一眼就看到走出病房的傅言修。

高大的身材,一身黑色西装衬托的他更加帅气,冰冷的眼眸在看到她时,明显一惊,也只是转瞬即逝就恢复常色。

“你怎么来了?我给你弟弟已经安排了手术的事。”

男人走近女人,几天不见,她没有了丰润,消瘦的厉害,想必在精神病院疗养的不是很好。

“不用,我自己处理。”苏念禾淡漠的说完,经过男人身边被他一把拽住手腕。

男人望着前方没看她开口,“看来精神病院的生活不错,比上次清醒了不少。”

知道她过的不好,男人故意反话正说。

“请你放开阿禾。”白书澈淡淡提醒,一脸严肃。

两个男人的猎杀时刻到了,全然的危险!

苏念禾, 傅言修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