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前夫来势汹汹

更新时间:2021-04-12 10:15:13

前夫来势汹汹 连载中

前夫来势汹汹

来源:掌中云 分类:总裁豪门 主角:姜幼夏, 盛景廷

精彩试读:姜家是‘书香门第’,姜志南本身就不是个好东西,绿了别人也被别人绿了,对两个女儿的家教一直很严格。要不是当初那个意外,她根本不会那么早嫁人生子。何况她只有过盛景廷一个男人,盛果若不是他的孩子,难道还能是她自孕的吗?!最有可能的是,兴许是盛景廷那份亲子鉴定被人动过了手脚!取完做亲子鉴定需要的样本,姜幼夏便直接打车去了乔家医院。舆论的风波还没过去,虽然不再是一味地痛骂指责她,但现在的姜幼夏还处在风口浪尖里。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前夫来势汹汹:盛景廷,我嫌你恶心!

干湿分离的设计,浴室跟盥洗台还隔着一层玻璃门。姜幼夏瞧了眼里面正泡在浴缸里的盛景廷,鬼使神差的拿起了盥洗台里的衬衫。

盛景廷的衣裳多都是用檀香和苍耳熏过的,有股淡淡的药香,独特的味道很好闻,一向是姜幼夏喜欢的。

不过彼时,他换下的衣服里,多了若有似无的香水味,倒是陆婉柔常用的。

姜幼夏手指发紧,抓皱了衬衫,不想却瞥见了衬衫后肩位置里浅淡的口红印。昨晚,他真的跟陆婉柔在一起吗?

姜幼夏克制着情绪,想要从衣服里翻找什么的时候,磁性的声音忽然间从耳畔响起:“找什么?”

姜幼夏吓了一跳,条件反射般抬首对上的就是盛景廷危险的凤眸,他微有弧度的薄唇阴鸷,一把握住姜幼夏的手腕,瞥见口红印子的时,瞬间眯起了凤眸,却没急着开口,而是饶有兴致的盯着姜幼夏。

这样的眼神,让姜幼夏感到很不舒服。

她深吸了口气,满目讽刺:“你说我出轨,那你呢?盛景廷!”

究竟是谁出轨?是谁不要脸?!

面对姜幼夏的质问,盛景廷非但没有任何心虚,扬起墨眉:“怎么?吃醋了?”

吃醋?

姜幼夏心中一阵讽刺,男人大手忽然间握住她纤细的腰肢,迫使姜幼夏整个人都贴在了他结实宽阔的胸膛里。

刚泡着澡,男人身上没擦干的水很快渗透了她的衣服,暧昧的气息在卧室里蔓延,姜幼夏用力想要推开他,反被抱着更紧。

隔着浅薄湿漉漉的衣料,轻易就能感觉到男人炙热的肌肤。

“放开!”姜幼夏薄怒,下一秒就被他抵在了盥洗台里,盛景廷凤眸瞥向空了一块的镜子,瞬间就了然,是被姜幼夏给砸的。

“盛景廷,你放开我,别碰我!我嫌恶心!”

“恶心?究竟是谁恶心?!”狠厉的神色一闪而过,几乎掐断她的腕骨,疼的姜幼夏紧皱眉头冷汗陡生,用力的想要甩开盛景廷,却被他压得更紧。

盛景廷托着她的后脑勺,迫使她扬起漂亮精致的脸蛋:“姜幼夏,我没嫌你恶心,你有什么资格嫌弃我?这个世界上,就没有比你更恶心的!不想让我碰你?我还偏要碰你!”

不顾姜幼夏的反抗,盛景廷强行吻上她的唇,霸道掠夺……

男女的力气悬殊,姜幼夏在他跟前,压根没有胜算。

但一想到,他昨晚一直跟陆婉柔搞在一起,这张嘴兴许还吻过陆婉柔,姜幼夏就觉得无比的恶心。胃里翻江倒海,姜幼夏一把推开他,倒在盥洗台里,吐得铺天盖地……

空气死的一般寂静,盛景廷铁青的俊脸黑的仿佛能滴出墨汁,死死盯着姜幼夏的眼眸燃烧着熊熊烈火,恨不得掐死她。

该死的女人,竟然敢吐?!

“姜!幼!夏!”阴沉的声音一字一字的从盛景廷牙缝里挤出,冷的渗人。

姜幼夏紧绷着身体,克制着那股没来由的惧意。她一手捧着胸口的位置,一边拧开水龙头冲刷秽物。

“盛景廷,你说我出轨,说我恶心,但你自己又是什么好人吗?”

直至内心稍显平静,她抬起的小脸,跟他对视:“你想折磨我发泄你所谓的怒意可以,但我告诉你,盛景廷,我也嫌你恶心!”

前夫来势汹汹:离还是不离?

关掉水龙头,姜幼夏就冲出了浴室,回到卧室将门关上,她靠在门里,眼泪克制不住的席卷了她酸涩的眼眶。

明知道是这样的结果,可她仍旧好恨,好心痛!

她看着无名指里的钻戒,紧紧攥住了粉拳,一遍遍的告诉自己,不许哭,不值得!

他本就不爱她,他本就是这样的人啊。

她究竟还在奢望期待什么?!

……

浴室里,盛景廷缓过神来,手撑着盥洗台,俊美无俦的脸庞愈发的苍白,是一种病态的白,心跳的频率,早已经超出了正常的范围。

他闭了闭眼眸,目光落在原本摆放镜子的位置,又朝卧室外的方向看了眼,自嘲的情绪一闪而过,那如同海水渗透过的眼眸深不可测。

忽然,衣服旁边的手机响起。

盛景廷滑动接听,秘书便恭敬道:“盛总,已经联系上了宋医生,他想见你一面,问您什么时候有时间。”

盛景廷修长的手指揉摁着眉心,周遭阴雨笼罩,沉声吐字:“下午。”

……

盛景廷前脚刚走,姜幼夏后脚给闺蜜乔敏惜打了个电话后,就到了主卧。

环顾了眼四周,她谨慎的从烟灰缸里找到了烟蒂,以防万一,又多拿了几样亲子鉴定用得上的样本。

姜家是‘书香门第’,姜志南本身就不是个好东西,绿了别人也被别人绿了,对两个女儿的家教一直很严格。

要不是当初那个意外,她根本不会那么早嫁人生子。

何况她只有过盛景廷一个男人,盛果若不是他的孩子,难道还能是她自孕的吗?!

最有可能的是,兴许是盛景廷那份亲子鉴定被人动过了手脚!

取完做亲子鉴定需要的样本,姜幼夏便直接打车去了乔家医院。

舆论的风波还没过去,虽然不再是一味地痛骂指责她,但现在的姜幼夏还处在风口浪尖里。

她做DNA鉴定的事但凡泄露一丝风声,她都有可能会再次被舆论给喷死。这种时候,她只能求助于自身是开医院的闺蜜乔敏惜。

事情的经过乔敏惜已经清楚,只让姜幼夏不必担心,静等结果。

亲子鉴定最快也需要三个小时,姜幼夏心急如焚,想早日让自己的心落实得到一分心安,她便直接留在医院里等结果。

乔敏惜倒了水给姜幼夏,目光复杂又充满心疼怜惜,话在舌尖里反复绕数圈,迟疑再三后,最终沉声问:“且先不论结果,夏夏,跟盛景廷,你打算怎么办?”

离,还是不离?

灼灼目光落在身上,姜幼夏握着玻璃杯的手指发紧,充血泛白。

乔敏惜没有急着逼她的答案,静候结果。

办公室里的气氛压抑,沉重的让姜幼夏近乎无法喘息。

往昔如同走马观灯一帧又一帧在脑海中闪过,刺激着姜幼夏的感官。不知道过了多久,她深吸了口气,扯着唇角的声音都在嘶哑:“离。”

乔敏惜一怔,食指敲落在办公桌上发出嗒的声响,空气仿佛都在这一刹那凝固。

姜幼夏不是优柔寡断的性子,话一旦出口,就已经有了果断,不会回头。

四目相对,乔敏惜缓了语气:“是他不知好歹。”

姜幼夏没接话,混乱的思绪,不是对这段糟糕的婚姻的不舍伤感,而是离婚,她该怎么样才能拿到女儿盛果的抚养权。

小说《前夫来势汹汹》 第12章 盛景廷,我嫌你恶心!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