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爱你已若尘埃

更新时间:2021-04-07 15:27:24

爱你已若尘埃 已完结

爱你已若尘埃

来源:微小宝 作者:问许 分类:总裁豪门

精彩试读:一个于她来说绝对是个陌生的女人,为什么要这样对她?喻妩一时间糊涂了。“那是因为你推了老爷子,哈哈哈。”女子嚣张的站起,居高临下的看着疼得浑身抽搐的喻妩,“容湛把你丢在这里,就是想让你在老爷子面前赎罪,既然醒了,就去老爷子床前跪着吧。”“我不,我要见厉容湛。”喻妩吃力的起身,才生产完女儿的她此时本应该坐月子带孩子,可厉容湛不止是没有给她舒适的房间松软的被子,相反的,居然把昏迷不醒的她丢在了冰冷的地板上。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3-这样的卑鄙

“啊……”长针倏然扎进皮肉里,那种锥心蚀骨般的痛让喻妩清醒了许多,“你到底是谁?我跟你远无冤近无仇,你为……为什么这样对我?”

一个于她来说绝对是个陌生的女人,为什么要这样对她?

喻妩一时间糊涂了。

“那是因为你推了老爷子,哈哈哈。”女子嚣张的站起,居高临下的看着疼得浑身抽搐的喻妩,“容湛把你丢在这里,就是想让你在老爷子面前赎罪,既然醒了,就去老爷子床前跪着吧。”

“我不,我要见厉容湛。”喻妩吃力的起身,才生产完女儿的她此时本应该坐月子带孩子,可厉容湛不止是没有给她舒适的房间松软的被子,相反的,居然把昏迷不醒的她丢在了冰冷的地板上。

想起女儿,她心如刀割,厉容湛,他就是个刽子手,他会下地狱的。

女子低头看了一下腕表,随即微微一笑,“好呀,等你跪过老爷子,我就叫容湛过来。”

喻妩什么也没想,脚步蹒跚的走到老爷子的床前,老爷子瘫痪了,现在还昏迷不醒,她也心痛。

可她和老爷子一样都是受害者,她真的没有推老爷子,既然回来了,她就查个清楚。

她一定要查出是谁把老爷子推下楼梯的。

仔细回想一下,那一天别墅里只有三个人,她实在是想不出到底是谁。

但可以肯定的是,那人才一推下老爷子,她正好出了房门。

于是,她就成了厉容湛眼中的‘罪魁祸首’。

“老爷子,我没有推你,你醒醒,你告诉容湛好不好?”喻妩无助的坐在床前,低声的呢喃着,真想老爷子一下子醒来,然后一切恢复正常,她就能洗清冤屈了。

老爷子依然安静的睡着,看着他身上插着的各种管子,随时都有停止呼吸的可能。

床上,悄然间多了一道影子。

喻妩也没多想,继续握住老爷子的手,就想这样与老爷子说说话,就想这样唤醒老爷子。

忽而,昏迷不醒的老爷子剧喘了起来,还不等喻妩反应过来,床上的影子已经骤然后退,同时,身后的房门开了。

厉容湛颀长的身形迈步走了进来,“喻妩,谁让……”

厉容湛顿了一下,随即吃惊的冲向了老爷子,“谁让你拔的氧气?”

“啊……”喻妩这才反应过来老爷子的不对劲是因为氧气被拔了,手忙脚乱的正要给老爷子插上氧气,就觉得身上一沉,她整个身子就被厉容湛一个抛物线踢到了墙壁上。

“啊……”喻妩痛的惊叫了一声,原本就虚弱的身子此时连站都站不起来了。

口鼻间都是腥咸的味道,她流血了。

“厉先生,都是我不好,她说她是厉太太,她哀求我说要看看老爷子,我一时不忍,就……就同意了。”一旁的女护士‘惊惧’的跪下,仿佛吓坏了的样子。

“雨嫣,你起来,这不关你的事,她能推老爷子一次,就能再害老爷子一次,你快起来抢救老爷子。”

“好……好的。”陆雨嫣抹了一下眼角的‘湿润’,急忙站起来去抢救老爷子。

房间里一片混乱,陆雨嫣和厉容湛都在奋力的抢救老爷子。

喻妩瘫在地上呆呆的看着两个人的背影,实在是不敢相信这个叫陆雨嫣的女人这样卑鄙,她没有求她她也没有拔掉老爷子的氧气,那就是陆雨嫣拔……拔的……

4-丧心病狂的女人

“厉容湛,是她,是这个女人拔的,不关我的事。”又一次被冤枉了,喻妩疯了般的站起来冲向陆雨嫣,手指着她颤声说到。

厉容湛一个转身,大掌死死的掐住了喻妩的脖颈,“我亲眼所见你在床前她在柜子那边,你居然还敢抵赖。”

喻妩只觉得呼吸就要没有了,脑海里闪过的是昨天同样快要没有呼吸的女儿小小的身子,双眼顿时充了血,“真的是她,厉容湛,还有老爷子也是别人推的,厉容湛,我……”

“啪”,厉容湛一手掐着喻妩的脖子一手狠狠的打在了她的脸上,“老爷子要是抢救不过来,喻妩,你别以为我真不敢要你的命。”

“厉容湛,老爷子对我那……那么好,我根本没有害他的理由。”喻妩断断续续的道。

她快没有呼吸了,真的快没有呼吸了。

厉容湛,为什么不肯相信她呢?

她说的都是真话。

厉容湛冷冷一笑,忽而就松开了手,“好,我就让你死个明白。”说着,他朝外面的手下挥了挥手,“去拿过来。”

“是,先生。”

一分钟后,手下送过来了一个信封,厉容湛接过打开,抽出一张纸递到了喻妩的面前。

“这就是原因,就因为老爷子发现你跟男人有染,发现孩子不是我的改了遗嘱不给你一毛钱,你居然就要杀他灭口,喻妩,你真让我失望,想当初,要不是你算计我那一晚,然后又以怀孕为借口让爷爷逼迫我娶你,我怎么会娶你?”

“我没有,那一晚我没有算计你,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进了那个房间你就冲上来,然后就把我……”那晚,是她的第一次,她的一切都被他夺去了,还怀了他的孩子,难道,他不该娶她吗?

“喻妩,我是被人下了药,而那个给我下了药的人,根本就是你。

你觊觎我们厉家的家产,就为了嫁给我,你处心积虑,可这些我都忍了,想到爷爷行将百年,为了他抱重孙的愿望,我到底是娶了你。

可你呢,你居然一次次的对……对爷爷下手,喻妩,你这个丧心病狂的恶毒女人。”厉容湛低吼着,越说越激动,也又一次的掐住了喻妩的脖子。

“我没有给你下……下……”喻妩再也说不出来一个字了。

小脸已经惨白。

她要死了。

厉容湛要掐死她了。

可她当初真的没有给他下药,她也不知道那天晚上的宴会上到底都发生了什么,她也是受害者,莫名其妙的就失了身。

不,她不想就这样死了。

她一定要活下来,她要查出是谁在一次次的陷害她,否则,就算是死,也是死不瞑目。

她喻妩没做过的事情就是没做过。

喻妩费力的抬手去推厉容湛,她如今唯一的指望就是活着查出一切,让厉容湛后悔终生,他害死孩子的罪,她一辈子也不能原谅。

可厉容湛就象一座山,巍峨而立,她根本撼不动他分毫。

脸色越来越白。

身子越来越软。

突然间,床前正抢救的陆雨嫣急急的喊道:“厉先生,老爷子他……他……他……”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