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爱上你是我的错

更新时间:2021-04-11 15:40:53

爱上你是我的错 已完结

爱上你是我的错

来源:微小宝 作者:问许 分类:总裁豪门

精彩试读:这几年,骆雅每一次流产被送进医院的时候都很无助。那无助的样子倒是显得有点楚楚可怜。突然间,一个念头闪过骆语的脑海,难道就是骆雅楚楚可怜的样子让龙锦御放不下吗?不管怎么样,龙锦御从来都没有说过要与骆雅离婚。骆雅的脑海里闪过的全都是小锦皱巴巴的一张小脸,那么小的孩子,也不知道现在情况怎么样了,一咬牙,她只好道:“好,我磕头。”吃力的坐起,只是坐起,她全身都是冷汗。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2-切腹切肝

听到这里,骆雅惊惧的望着龙锦御,她不打麻药她能忍,可是她不能忍才六个月的宝宝就这样被剖腹取出。

“锦御,这孩子也是你的骨肉,就算你要救骆语,可好歹再等一个月好不好?”那时候孩子七个多月了,生下来就能活了。

“不行,骆语的病等不起,动手。”龙锦御说完,转身便走出了手术室。

被固定在手术台上的骆雅一动也不敢动了,耳朵里全都是医生拿起器械的声音。

她甚至连抖都不敢抖了,生怕抖动一下医生下刀的位置偏了,就切到了她孩子的小手小脚或者是切到头什么的,想想,心便会抽痛不已。

骆雅紧闭着眼睛,可发现越是闭眼睛对周遭的声音越是敏感越是害怕,咬了咬唇,骆雅还是选择了睁开眼睛。

眼前全都是戴着口罩的医生和护士,还有手术刀钳子什么的,她紧咬着唇来消解身体里散发出来的恐惧感,却还是止不住的害怕。

冰凉的刀刃真的落下来了,就落在她的小腹上。

她吓坏了。

强忍着不抖不动。

“刷啦”,手术刀切开了她的腹部。

“啊……”那剧烈的疼痛瞬间袭过全身,骆雅咬破了唇定定的躺在手术台上,不能动,一定不能动,为了宝宝,她必须忍。

痛。

太痛了。

她觉得她要死了。

骆雅感觉一只手就在她的肚子里掏呀掏,那每一下掏动的时候,她整个人都会死一回,然后为了见到宝宝又强行的让自己再活过来,她怎么也要坚持到宝宝生下来。

“取出来了,是个男孩。”一个女医生抱出了孩子,用力的打了一下孩子青紫的小屁股,骆雅依稀听到了宝宝的哭声,那么的低那么的弱,才六个多月的孩子,要怎么活下去呢?

她疼得咬破了唇,血色沿着唇角缓缓流淌,可这全都敌不过孩子那虚弱的哭声,让她心痛到无以附加。

龙锦御,怎么也是他的孩子,他太狠了。

她才以为她要解放了好看看自己的宝宝,两个医生的对话又把她打入了地狱,“龙先生要求给她切肝,切多少呢?”

“不是说随便吗,那就随便切吧,王医生,你主刀,赶紧切完了缝合完了大家好下班。”

手术刀再一次的落了下来,这一次,骆雅到底扛不住了,她昏了过去。

醒来,已经是隔天的早上。

骆雅是被疼醒的。

伤口虽然缝合了,但是输液的药剂里,没有任何止疼的成份,她吃力的睁开了眼睛,“小锦,小锦……”脑子里全都是宝宝虚弱的哭声,她早就给宝宝取好了名字,男孩叫龙锦,女孩叫龙瑟。

可回应她的是一片安静。

一张女人的脸突然放大在她的面前,“姐姐,你醒了呀,想不想你的小锦?”骆语抱着手臂就站在她的床前,冷笑着问到。

听到骆语的话,骆雅顾不得疼,急忙的扫向周遭,果然,她的小锦不在她的病房里,“骆语,小锦呢?你把小锦还给我。”

3-死过了一回回

“行,把那个小杂种还给你也不是不可以,不过,你得给我磕头,磕得我满意了,我就把你生的孽种交到你手上。”骆语冷笑着,她就喜欢看骆雅无助的样子。

这几年,骆雅每一次流产被送进医院的时候都很无助。

那无助的样子倒是显得有点楚楚可怜。

突然间,一个念头闪过骆语的脑海,难道就是骆雅楚楚可怜的样子让龙锦御放不下吗?

不管怎么样,龙锦御从来都没有说过要与骆雅离婚。

骆雅的脑海里闪过的全都是小锦皱巴巴的一张小脸,那么小的孩子,也不知道现在情况怎么样了,一咬牙,她只好道:“好,我磕头。”

吃力的坐起,只是坐起,她全身都是冷汗。

腹部痛得她牙齿打颤。

可她什么都顾不得了,顶着伤口的疼硬是下了床,颤巍巍的跪下时,整具身体都是抖着的。

疼,她很疼。

骆语居高临下的看着跪下的骆雅,“磕头呀,否则,你这辈子都看不到你的小锦了,哈哈哈。”

骆雅忍着痛缓缓俯身,一个,两个……

每磕一下,她全身都痛得仿佛死过了一回回。

可为了小锦,她甘愿。

那是她的孩子,哪怕只怀了六个多月,那也是她身上掉下来的肉,龙锦御不稀罕,却是她的宝贝。

她的亲亲宝贝。

宝贝,一定要活下来。

血水,沿着小腹流淌而下。

染红了骆雅的衣衫,也染红了她身下冰冷的地板。

不知道磕了多少个头了。

骆雅只剩下了机械的磕头的动作,大脑一片空白,眼前骆语的那双精致的皮鞋也越来越模糊。

一串低沉的脚步声徐徐而来,骆语心一跳,耳听得脚步声马上就要到了门前,她立即俯身,假猩猩的一手扶向骆雅的腰,语调温柔的道:

“姐姐,你就算是不喜欢我要打我,也不用自己下床过来打我,我过去任你打任你骂就是,你看,你又流血了。”这一句的尾音还未落,她身后的门便大开了。

龙锦御走了进来,眼看着骆雅虚弱的站起,腹部血淋淋一片,地上也是一片血水,他烦躁的解了一下领带,“不想活是不是?不想活就直接给我跳楼去,才做完手术就想打骂骆语,你这样你自己不觉得恶心,我看着你恶心,骆语,我们走,不必理她。”

骆雅心一抖,此时什么也顾不得了,用力的一推骆语,直接又跪了下去,“龙锦御,小锦呢?我求你把他还给我。”

她想孩子,她现在满脑子的全都是她的小锦,那么小的小婴儿,他还活着吗?

“骆语,你没事吧?”龙锦御却理都没理骆雅,直接越过她颤巍巍的身子搂住了只踉跄了一下就站稳了的骆语。

骆雅的心一颤,此时在龙锦御的眼里,骆语的一切,远比她这个才手术完的人重要多了。

哪怕只是差点假假的摔倒也比她这个全身是血的人重要。

凄冷的一笑,骆雅缓缓起身,再不去看搂抱在一起的男女,一步一疼的走出病房,龙锦御不告诉她,她就自己去找小锦。

血水,随着她的脚步,滴淌了一地。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