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这总裁夫人我不当了

更新时间:2021-04-10 11:14:17

这总裁夫人我不当了 连载中

这总裁夫人我不当了

来源:掌中云 分类:总裁豪门 主角:田橙橙, 楚衍炽

精彩试读:忙活了一上午,原本塞的满满当当的衣帽间,瞬间被清空了一大半。银行账户入账三千万。攒钱,从现在开始!公司里。“少奶奶今天做了什么?”楚衍炽头也不抬的问道。“少奶奶她……把自己的旧物都给卖了。”助理青禾迟疑了一下,回答说道。笔尖一顿:“嗯?”“卖了三千万。”青禾补充。“她很缺钱?”楚衍炽放下了手里的笔。没道理啊?田橙橙是田家的掌中宝,又是家里的独苗苗,整个田氏集团将来都是她的,怎么会缺钱?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总裁夫人我不当了第6章试读

华柚眼珠子都要瞪出眼眶:“橙子,你发烧了?”

“我正常着呢。”

“你缺钱了?我这还有零花钱呢。”

“柚子啊!”田橙橙语重心长:“你说我们这种富二代富三代是不是太奢靡了?成天就只知道买买买,根本不懂底层人民的辛苦。”

“啊哈?”华柚迷茫的看着她,这是什么迷惑发言?

“我决定从今天开始,开源节流,勤俭度日,从处理旧货开始。”田橙橙一脸的大彻大悟。

额头上覆盖上一只手。

“你没发烧啊。”华柚越发迷茫了:“田家不缺你这点钱。”

“你看这些礼服只穿了一次就闲置了。太浪费了!”

“……”

“还有这些包,都买重复了!这个铂金包,只留一个应付场合就可以了!我为什么每种颜色都买了一个!太奢侈了!”

“……”

“这些首饰都不是纯金的,除了品牌价值,根本不能变现!”

“……”

“你看,我这是浪费了多少钱!”田橙橙恨不得捶胸顿足,自我检讨一万字。

“你认真的?”华柚惊悚的看着她。

“我知道你认识二手奢侈品回收店的人,这些都帮我卖了!”田橙橙一脸的坚定。

“行……叭。”

打了个电话,很快就有人上门收取售卖的物品。

忙活了一上午,原本塞的满满当当的衣帽间,瞬间被清空了一大半。

银行账户入账三千万。

攒钱,从现在开始!

公司里。

“少奶奶今天做了什么?”楚衍炽头也不抬的问道。

“少奶奶她……把自己的旧物都给卖了。”助理青禾迟疑了一下,回答说道。

笔尖一顿:“嗯?”

“卖了三千万。”青禾补充。

“她很缺钱?”楚衍炽放下了手里的笔。

没道理啊?

田橙橙是田家的掌中宝,又是家里的独苗苗,整个田氏集团将来都是她的,怎么会缺钱?

再说,她身为楚家少奶奶,每个月都会有一笔七位数的零花钱,直接从楚家老宅发放。

她要做什么事情,需要那么多钱?

青禾不知道总裁为什么突然关注少奶奶的事情,明明总裁都不愿意搭理她的……

难道说,总裁其实对少奶奶还是有感情的?

那严总怎么办?

正思索着,门口响起了高跟鞋敲击地面的声音,紧接着传来了严总的声音:“衍炽,一会儿要去谈春风国际的收购案……”

严小宴一身剪裁合体的银灰色职业套装,优雅迷人。

她将自己的爱意隐藏的很好。

至少楚衍炽从来都没有察觉到。

“小宴,这个案子交给你负责。”楚衍炽站了起来,对青禾说道:“先回家一趟。”

青禾飞快的看了一眼严小宴,这才回答:“是,总裁。”

看着楚衍炽离去的背影,严小宴重重的拍了一下桌子。

楚衍炽不是最讨厌田橙橙的吗?

大中午的回家做什么?

那个田橙橙就是仗着楚老爷子的喜欢,才强逼着衍炽娶了她!

如果不是因为田橙橙横叉一杠子,她就是楚家的少奶奶了!

田橙橙,我绝对不会让你好过的!

楚衍炽带着疑惑回到了家。

一进家门,就看到王管家一脸的古怪表情。

“王姨,田橙人呢?”

“少爷,少奶奶她……”

楚衍炽脚步一顿:“嗯?”

“少奶奶正在书房见保险公司的人。”王管家快速汇报说道:“说是要买保险。”

楚衍炽脚步飞快的到了书房门口,远远的就听见田橙橙对保险业务经理说道:“我要买一份理财,要固定收益的,每年固定分红。这是我的身份证和银行卡。先买个五千万吧,后续再追加。”

“是,您还有其他的要求吗?”

“顺便给我爸妈和外公都买一份重疾。”田橙橙补充说道:“从我的账户出。”

“好的。”

楚衍炽抬起的手指,硬生生的停住了。

田橙橙什么时候这么有危机意识了?

她不是一直都好吃懒做不沾俗事吗?

田橙橙买完了保险,一出门就看见楚衍炽。

这个时间他怎么会在家?

罢了。

这是他的房子,他想什么时候回来就什么时候回来。

田橙橙刚要离开,就被楚衍炽叫住了:“田橙。”

田橙橙回头:“嗯?”

楚衍炽想问她是不是缺钱,但是话到嘴边,打了个转儿,变成了:“今晚有个宴会,你陪我一起。”

田橙橙一脸惊讶。

以前楚衍炽有场合,都是带着严小宴去的。

以至于外人都只知道严小宴,不知道她田橙橙。

今天这是刮旋风了?

楚衍炽轻轻咳了一声,说道:“既然衣帽间都空出来了,就买些新衣服吧。刷这张卡。”

说完,楚衍炽递过来一张无上限信用卡。

这是婚后,楚衍炽第一次给自己花钱。

上辈子求而不得的事情,这辈子不想要的时候,竟然这么轻易就得到了。

田橙橙觉得很讽刺。

楚衍炽见田橙橙没接,就将信用卡放在了桌子上:“我下午还有个会议,五点我让青禾过来接你。”

说完,楚衍炽便离开了。

田橙橙看着桌子上的信用卡,面无表情。

楚衍炽的钱,她不想要!

田橙橙回到了田家,家里只有外公在,爸妈这个时间要么在公司开会,要么在去开会的路上。

田氏集团并没有上市,所有的股份都抓在自己人的手里。

除非脑子有坑,才会做偷税漏税这种自毁长城的蠢事。

她一定要抓住那个栽赃陷害的臭老鼠!

这辈子,说什么都不能让他们重蹈覆辙!

“外公!”远远的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田橙橙眼泪止不住的飚了出来,飞奔过去,一头扎进了外公的怀里:“我想你了!”

“哟,我们家大橙橙回来了!”外公笑呵呵的拍拍她的后背:“都结婚的人了,还这么孩子气。”

看着外公健朗的样子,田橙橙眼前却总是晃着外公濒死时病弱痛苦挣扎的一幕。

自责的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外公,我不要结婚了,我回来陪着外公好不好?”田橙橙鼻子酸酸的问道。

“胡说什么呢!外公哪里需要你陪?是不是你又欺负衍炽了?”

田橙橙的眼泪差点决堤。

用力吸吸鼻子:“没有。外公,我就是想你了!”

“想我就快点给我生个重孙!”外公笑呵呵的说道:“女娃像你一样可爱,男娃像衍炽一样帅气。”

“外公!”田橙橙咬咬牙,打算和盘托出:“我跟楚衍炽其实……”

我们其实要离婚了!

这总裁夫人我不当了第7章试读

可话还没说完,就有人过来打断了她的话:“老爷子,姑爷来了。”

“谁?”田橙橙一愣。

“姑爷说来接小姐。”

话音一落,田橙橙就看见楚衍炽带着青禾从外面走了进来。

青禾的手上托着一个巨大的锦盒。

一看这包装,就知道是自己惯用的品牌。

不是说青禾过来接?

他怎么亲自来了?

田橙橙不高兴的皱起眉头。

“外公。”楚衍炽的礼节永远都不会出错,尽管他从来都不爱田橙橙,对田家人虽然不咸不淡,但是从不失礼。

外公看到外孙女婿,顿时笑眯了眼睛:“你是来接橙橙?”

“是。”楚衍炽看了一眼明显不高兴的田橙橙,面带微笑:“今晚有个重要的宴会,指明携带夫人参加。”

“好好好,你们去忙吧。”外公满意的点点头。

对这个外孙女婿,他还是非常满意的。

二十五岁的年纪,别人还在游戏人生,而他已经在残酷的商场彻底站稳了脚跟。

“我不……”田橙橙刚要拒绝,楚衍炽突然亲昵的抱住了她的腰身。

“别忘了我们的契约。我可是答应过你,不会收购田氏集团。你答应我的,是不是也要做到?”楚衍炽用含情脉脉的表情,说出最冰冷无情的话语。

田橙橙拒绝的话,再也说不出口了。

她很想掐死他!

这个混蛋到底想要做什么?

上辈子,他可从来都没有找自己参加过什么狗屁宴会。

就算是需要携带夫人出场的场合,也都是严小宴跟着。

现在算怎么回事?

看到田橙橙气的翻白眼,楚衍炽莫名觉得愉悦。

总觉得现在的田橙充满了鲜活的气息。

再也没有了曾经令人厌烦的偏执和刻薄。

这样的田橙橙,陌生又有趣。

“外公,那我先走了。”田橙橙恋恋不舍的挽着外公的手臂,脑袋枕在外公的肩膀上,还跟小时候一样撒娇。

“去吧。”外公慈爱的拍拍她的手背:“别让衍炽等急了。”

“那我过两天再来。”田橙橙一步三回头的走了。

严小宴打扮好了,在自己的公寓里等电话。

按照习惯,楚衍炽应该给她打电话,让她做女伴陪伴出席宴会了。

现在都超了半个小时,怎么还没打电话?

严小宴实在是等不及了,电话打给了青禾:“衍炽人呢?怎么还没来接我?今晚的宴会这么重要,迟到怕是不好吧?”

青禾看了看已经入场的总裁和少奶奶,有点茫然:“总裁已经到了啊!”

“什么?”严小宴声音拔高了几分:“衍炽是不是忘记来接我了?他怎么先到了?”

“严总……”青禾有点难堪:“总裁是带着少奶奶来的。”

严小宴高亢的嗓音,戛然而止。

过了足足十秒钟,才不可置信的问道:“你说什么?衍炽跟田橙橙?”

“是的,严总。”

严小宴死死的掐住手机,深呼吸了几口气,才没让自己的情绪失控。

怎么会这样?

楚衍炽怎么会带着田橙橙出席这么重要的场合?

田橙橙那个只知道吃喝玩乐买买买的草包,怎么能撑得起这么重要的场合?

田橙橙,田橙橙!

严小宴挂了电话,朝着地板狠狠的摔了过去。

啪。

手机四分五裂。

楚衍炽带着田橙橙踏进宴会大厅的一瞬,全场的人都仿佛被按下了静止键。

但很快的,无数人蜂拥过来,拼命的讨好夸赞楚衍炽。

“楚总,您可算是到了,就等您来了!”

“楚总,关于上次跟您说的城南C地块的事情,您考虑考虑?”

“楚总,我们公司这个关于稀有金属的项目,您有没有兴趣?”

“楚总,这次的风投,我们公司不知道有没有这个荣幸参与一下?”

……

楚衍炽被一群男人包围,田橙橙也差不多被一群女人簇拥起来。

她们非常有眼色的没有问,这次宴会为什么没有带严小宴这个左膀右臂,而是带了田橙橙这个名不副实的花瓶。

对她们来说,讨好谁都是一样的,最终目标还是讨好楚衍炽。

“ 楚少奶奶还是要多多出来走走才好,我们想找少奶奶说话都没有机会呢!”

“是啊是啊,我们早就听闻少奶奶博学多才,有心想请教一直没找到机会呢!”

“我听我家那口子说,少奶奶可是高材生呢!跟楚总真是郎才女貌,极其般配的一对呢!”

……

面对一群夫人们的讨好,田橙橙微笑点头,不失热情的寒暄着:“哪里哪里,我年纪轻,还是要多跟几位夫人们学习才是。”

整个宴会上,田橙橙进退有度,从容得体,虽然不至于抢尽风头,但也足够令人眼前一亮。

多年的教养,终究还是刻进了骨子里。

“哟,我当是谁呢,这不是田家大小姐嘛。这种场合能见着,真是稀客啊!”一个充满讥诮的声音,从田橙橙的背后传来。

田橙橙回头看过去,就见一个熟悉的身影袅袅婷婷的朝着自己走了过来。

这位还真是熟人。

宁霜霜,宁氏集团的千金。

楚衍炽的爱慕者之一。

“失陪。”田橙橙客气的跟正在交谈的几个人点点头,这才转身迎上了宁霜霜。

“都是花瓶,哪来的脸笑话我?我第一次来这种场合,你也不遑多让吧?”田橙橙毕竟是田氏集团的小公主,就算即将要离婚,在气势上也不能输给曾经的情敌。

于是田橙橙高傲的抬起下巴看着宁霜霜:“你今天也是顶替你嫂子来的吧?田家少奶奶,可比你这个草包强多了!”

宁霜霜气急:“田橙橙你得意什么?谁不知道你死皮赖脸的嫁给楚衍炽之后,根本就得不到他的心?以前他有场合的时候,可从来都没带你出现过!”

田橙橙顿了顿。

如果是曾经的自己,听到这些诛心的话,大概早就气的跳脚了。

呵呵,都说是曾经了。

现在,可不一样了。

田橙橙一副气死你不纳税的表情,下巴越抬越高:“那我也是名正言顺的楚家少奶奶!我上了楚家的族谱!你上不了!”

“楚家老爷子这是被你蒙了心,才会选你做楚家少奶奶!”

“你就是嫉妒爷爷喜欢我也没用!”

宁霜霜气的手指都哆嗦:“田橙橙!”

田橙橙, 楚衍炽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