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情感 > 逍遥小木匠

更新时间:2021-04-07 17:08:19

逍遥小木匠 连载中

逍遥小木匠

来源:掌中云 分类:都市情感 主角:王建利, 何水仙

精彩试读:刚从炕上下地,他的手机就响了起来,拿起来一看,是一个陌生的号码,一摁下接听键,一个女人的声音就传了过来。“喂,是王建利吗?”这个声音听起来很熟悉。“你好,我就是王建利,你是?”王建利一时想不起这个女人是谁了。“哎呀王建利,这才过了一天都不到,你就把我给忘了,我是朝你们柳树沟我姐要来的你的号码……”这女人这么一说,王建利这才听出来了,她不是别人,正是昨天找他干活的那个何水仙。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初识刘丽丽

王建利看得真真切切,只见一道粉红色的光在窗外一闪,一下子就进入了屋子里,紧接着,就看见这道光渐渐地合拢,变成了一颗心的形状。

更奇怪的是,这个心形的发光体在屋子里缓缓地转了几圈儿,然后就朝他的身边飞过来,嗖地一下子就飞进了他脖子上的小吊坠里,消失不见了。

看到了这样神奇的一幕,王建利惊讶得目瞪口呆,尽管他岁数不是很大,但活到现在,还从没有看见过这样神奇的事呢!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苍老的声音就在他的耳边响了起来:“王建利,恭喜你成功收集到一颗女人的芳心,希望你继续努力,尽快完成我交给你的任务,只有这样,我才能早些解除封印,位列仙班。”

“师叔祖,说话的是师叔祖么?”听到了这个声音,王建利惊讶不已,急忙就这样问道。

“是的,没错儿,我正是你的师叔祖,你可别忘了我交给你的任务啊!”师祖祖在他的耳边叮嘱道。

王建利急忙答应:“师叔祖请放心,我一定努力,尽早完成任务。”。

“师叔祖还要告诉你,我送给你的那些神奇的异能,你尽量早些试着利用一下,一开始召唤异能的时候,你就在心里喊一声师叔祖就行了,我说的话你可记住了?”师叔祖又这样说道。

“记住了,记住了。”王建利很激动地回答道。

“那就这样吧,你好好休息,明天还要做任务呢!”话音一落,师叔祖的声音就在他的耳边消失了。

王建利用手捂着胸前的小吊坠,发呆了好一阵子这才回过神儿来,自言自语地说道:“哎呀,看来我在河里遇到的事,真的不是在做梦啊!”

这个时候,他忽然想起,在河里遇到危险,师叔祖显灵的时候,除了送给他一些异能和一部奇书之外,还送给他一个小瓶子呢!

想到这里,王建利急忙伸手一摸衣兜,这才发现,衣兜里真的是有一个小东西。

凭感觉,这个小东西并不大,和师叔祖送给他的那个瓶子相差很多,但是当他把这个小东西掏出来之后,这个小东西就迅速地变大了。

一个晶莹剔透的白玉小瓶,在灯下发着光,玲珑剔透的,一看就是价值连城的宝物!

一想到师叔祖曾说过,这个小瓶叫做仙露瓶,这里面产生的仙露用水稀释之后,喷洒在植物或者动物上面,是能够迅速生长的,王建利更是激动不已。

这天夜里,王建利激动得睡不着了,一直在炕上辗转反侧到深夜,这才渐渐地进入了梦乡。

睡梦中的王建利,就看见很多很多的文字和画面,非常非常神奇。

直到天亮之后醒过来,他这才知道,他所梦见的,全都是师叔祖送给他的那部奇书的内容,以及一些有关于自己利用异能的场面。

这实在是太神奇了,如果不是王建利亲身经历的话,打死他他都不信。

但事实就是这样,这样神奇的事就这样发生了,真真切切地发生在他王建利的身上了。

刚从炕上下地,他的手机就响了起来,拿起来一看,是一个陌生的号码,一摁下接听键,一个女人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喂,是王建利吗?”这个声音听起来很熟悉。

“你好,我就是王建利,你是?”王建利一时想不起这个女人是谁了。

“哎呀王建利,这才过了一天都不到,你就把我给忘了,我是朝你们柳树沟我姐要来的你的号码……”

这女人这么一说,王建利这才听出来了,她不是别人,正是昨天找他干活的那个何水仙。

“哎呀水仙姐,水仙姐你可别多想,我可不是把你忘了,是我刚刚睡醒,脑子还没清醒过来呢!”王建利急忙解释。

“王建利,告诉你个好事儿,姐给你找到活儿了,我们村刘丽丽家的大衣柜坏了,想要找你修理一下,你看看你有没有时间。”何水仙在手机那头说道。

“哎呀,那可挺好,水仙姐,那你就在家等着我,我马上这就去找你,到时候你带我过去。”一听何水仙已经帮他联系上活儿了,王建利十分高兴。

“好的,那你吃完了早饭就过来吧,姐在家等着你。”说完了这句话,何水仙就把手机挂了。

放下电话,王建利不敢怠慢,草草地吃了一口早饭,就开着他的三轮车出了村子,直奔林家湾去了。

这一次,过河过得挺顺利,不大一会儿就来到了何水仙家的大门口。

刚刚把车停下,王建利往何水仙家的院子里一瞅,一眼就看见院子里停着一辆崭新的红色电动车。

下了车,正往院子里走,何水仙就开门出来了。

两个人见了面,何水仙就走到王建利的面前,压低了声音叮嘱道:“王建利,刘丽丽来了,正在我屋里坐着呢,这姑娘可是个有钱人,你给她干活儿,要工钱可别要少了。”

“姐,谢谢你,我知道了,既然你说她是个有钱人,那我干完活儿的时候,我就多朝她要点儿工钱。”

王建利心里很感动,真是没想到,何水仙这个人,还真挺向着他的呢!

两个人说了几句话,就开始往屋里走,刚刚进屋,王建利一眼就看见炕沿上正坐着一个女人。

尽管这个女人是坐在炕沿上的,但是很明显,这是一个个子很高的女人。

她的身子坐在炕沿上,两条穿着丝袜的大长腿往前伸出了挺远,看样子,她的个子至少也得有一米八。

再往她的脸上一瞅,这个女人看样子也就是十八九岁的样子,眉清目秀的挺斯文,虽说算不上是一等的美人,但却非常的有女人味儿。

尤其是这个姑娘梳着两条黑油油的大辫子,虽然看起来很传统,但看起来非常的好看。

还有,她这两条被黑色紧身裤紧紧箍扎着的大长腿,也让王建利禁不住浮想联翩。

“王建利,我来给你介绍一下,这就是我们村的刘丽丽,你别看她年纪轻轻的还是个姑娘,但她在镇里开着的一个化妆品店收入非常不错,也算得上是一个成功人士呢!”何水仙指着炕上坐着的这个姑娘对王建利介绍道。

说完了这句话,何水仙就又对刘丽丽说道:“丽丽,这是我的朋友王建利,他是柳树沟村子刚出徒的木匠,手艺非常不错,于是我就帮你联系他过来了。”

这时候,刘丽丽就从炕上下了地,走过来要和王建利握手。

果然,这个刘丽丽一站起来,她的身高立刻就显现了出来,站到了王建利的身边,比王建利还要高出了一些呢!

“刘丽丽你好!”王建利问候着把手伸了过去,和她握了握手。

“王师傅你好!”刘丽丽很热情,声音也很好听。

瞬间之中,王建利就觉得这个刘丽丽的身上就好像是有一股强大的电流似的,通过她的这只细皮嫩肉的手,涌入了自己的身体。

给美女修理大衣柜

尽管王建利现在也是成年人了,但是,直到如今,他很少近距离接触过女人,即便是这样简单的握手动作,也没有过几回。

因此,一接触到这样的美女,心里头难免会有些激动。

握完了手,刘丽丽就对王建利说,“王师傅,水仙姐也对你说了吧,是这样,我家有一个大衣柜坏了,于是就找你过来,想让你帮我修理一下。”

王建利问,“你家离这里多远?”

何水仙说,“不远,不远,就在我家前面,隔着一条街,从这里往西走,到最西头绕过巷子转弯再一拐就是了。”

刘丽丽对王建利说,“王师傅,我那个大衣柜,没什么大毛病,就是合页坏了,也不用拿什么太大的工具,你就拿着螺丝刀和钳子过去就行,我这就骑车带着你过去。”

王建利一想也是,既然没啥大毛病,倒也不必开车拉工具过去,只需要拿着螺丝刀和钳子就行了,于是就说,“那好,那咱们就走吧,我的螺丝刀和钳子都在当院的车里,到当院就拿。”

于是接下来,几个人就都出了屋,王建利到车上拿了螺丝刀和钳子,刘丽丽就骑上了电动车。

“王师傅,你坐车吧,我这就带你过去。”骑在电动车上的刘丽丽转过脸来,微笑着对王建利说。

一想到要和这样的一位美女同骑一辆电动车,王建利就有点儿不好意思了,“刘丽丽,反正路也不远,要不,要不我就走着过去吧,你在前边儿慢点儿骑,给我带个路就行。”

刘丽丽笑了笑,说,“那哪成,王师傅大老远赶过来就够辛苦的了,又哪能再让你走着呢,你还是快上车吧,要不然,你走着我心里会过意不去的。”

何水仙也说,“王建利,让你坐车你就坐呗,咋的,你嫌坐电动车掉身价还是咋的!”

王建利笑了,“水仙姐你说啥呢,我不就是个木匠么,有啥掉身价的!”

没办法,王建利只好坐上了刘丽丽的电动车,两个人就这样出了院子,何水仙把他们送出了大门口,这才转身回屋。

看得出来,这台电动车虽然只是一台电动车,但是功率却不小,两个青年人坐在上面,跑起来却一点儿都不费劲。

由于巷子里是用石子铺成的路,因此还是有些颠簸。

这样一来,本来坐在车后座上的王建利跟刘丽丽的距离就很近,一颠簸起来,两个人的身子时不时就会挨在了一起。

“王师傅,不瞒你说,我刚学会骑电动车,你可别害怕。”刘丽丽转过脸来,笑着对王建利说。

“骑得挺好,骑得挺好……”王建利没啥话说,只好就这样说。

“王师傅,如果你不介意的话,你就抱紧我,要不然的话,真怕摔着你呢!”

说这句话的时候,电动车的车身已经摇晃了起来,刘丽丽的身子也跟着摇晃。

她这句话一出口,王建利就在心里惊叹起来,我的天,这姑娘思想竟然这么开放,刚刚见面就让我抱着她,我没有听错吧 !

尽管刘丽丽是一个长得非常漂亮的大美女,但刚刚认识她就伸手抱人家,咋也是有点儿不像话。

因此,即便王建利的心里又是惊讶又是激动,却也没有把手伸过去,只是在电动车上把身子尽量坐稳一些。

就这样又走了一阵子,就到了刘丽丽的家。

这是一座老房子,看样子,已经颇有些年头,不过还好,院子里打扫得很干净,房子也好像是最近翻修过,也是一个不错的农家小院。

两个人下了车,刘丽丽就把王建利让进了屋里。

虽然是老房子,但是在里面却一点也看不出是老房子,屋子里面新刷的白粉墙,地板砖也是新铺的,房间里窗明几净,一尘不染。

只是一进屋的时候,王建利一眼就看见,屋子靠东墙的位置,有一个看起来很古老的大衣柜,从款式和新旧程度上来看,这个大衣柜,至少也已经是有三十多年了。

刘丽丽说,“王师傅,不瞒你说,这个大衣柜,已经是老古董了,前些日子我家翻修房子的时候,我就想把它扔掉,再买一个新的,可是我爹死活不让,没办法,只好就留着了。”

一边这么说着,两个人就来到了大衣柜跟前,刘丽丽伸手一拉衣柜的门把手,这扇衣柜门就吱呀一声,一下子就倾斜了下来。

一眼就看出,这一定是这扇衣柜门的合页坏了,要不然的话,衣柜门是绝对不会这个样子的。

往衣柜门合页的位置一看,果然,合页上的螺丝钉已经脱落了。

除此之外,王建利还惊奇的发现,这个衣柜里的衣服很特别,全都是女人的衣服,但却是三四十年前的那种款式和面料。

虽然衣服保存得很好,看起来跟新的一样,但这样的衣服,现在的女人早就已经不穿了。

“王师傅,你看,这扇衣柜门的情况儿就是这样,必须得修理一下了,要不然的话,这扇门再用不了多久,就会掉下来了。”刘丽丽很郑重地对王建利这样说道。

王建利说,“没事的,我已经看明白了,这扇门的合页没有坏,只是螺丝钉脱落了。但必须得把合页重新换个地方,要不然的话,按照原来的钉子孔再拧上螺丝钉,仍是要脱落的。”

他这么说是有根据的,大凡是这样的老家具,家具门来来回回地不知道开关了多少次,合页上的螺丝钉一脱落,原来的钉子孔早就已经松动,不换个地方拧螺丝钉,拧也拧不住。

“你们家有螺丝钉么,找几个来。”王建利吩咐道。

“螺丝钉,有的,前些日子我家装修的时候,剩了一大盒呢,大的小的都有,我这就给你找去。”

刘丽丽就转身走了,不大一会儿,就拿来了一大盒螺丝钉,递到了王建利的手上。

王建利一看,还真是的,这个盒子里满满的都是螺丝钉,大的小的都有,于是就把钉子盒放下,开始用螺丝刀拆卸那个合页。

“不瞒王师傅说,这些衣服,全都是我妈当年穿的,我爹到现在还忘不了我妈,因此,这个大衣柜连同这里面的衣服,一直是我爹的心爱之物。”

干着活儿的时候,刘丽丽就对王建利这样说道。

她这么一说,王建立心理顿时就是咯噔一声,心里暗自思付道,听她的口气,她妈一定早就没了吧!

刘丽丽好像是看懂了王建利的心思,于是就解释道:“王师傅,说出来不怕你笑话,我妈早就跟人跑了,现在,我们家里只剩下我和我爹……”

这句话说到这里,刘丽丽就不再往下说了。

王建利问,“那,那你爹呢,他不在家么?”

刘丽丽说,“我爹出去找人喝酒去了,现在他除了喝就是喝,一天从早到晚,没个清醒的时候。”

只是唠了这么几句磕,这个家庭的情况儿,王建利就已经了解的差不多了,这个家庭现在只有父女二人,老头的女人早些年就跟人跑了,已经跑了有些年了。

不过还好,听何水仙说,这个刘丽丽在镇里头开着的一个化妆品店很成功,也不少挣钱,这样的话,他们父女二人也算是衣食无忧了。

给大衣柜的合页换个地方再拧上,这样的活儿没什么难度,因此,没用多大一会儿就搞定了。

“好了,刘丽丽,你看看可以了不?”

“可以了,可以了,哎呀,王师傅,你干这活儿可真是太好了!”

刘丽丽把衣柜门试着开关了几下,高兴得很,对王建利的手艺赞不绝口。

王建利心想,刚才水仙姐还叮嘱我一定要多要点儿工钱呢,可就这么点儿活儿,几分钟就干完了,这也不好意思开口要工钱啊!

正这么想着,刘丽丽就一拍大腿说道:“对了,我想起来了,我那屋的电视柜也有毛病,正好王师傅你来了,就顺便给我看看吧!”

“好吧,你说得对,既然我过来了,就顺便给你看看吧!”王建利很高兴地就答应了。

正因为活儿少不好意思要工钱呢,一听说接下来还有活儿干,王建利自然是很高兴,这样的话,再干上一阵子,至少也能要个一百块不成问题。

于是接下来,刘丽丽就领着王建利向西屋走去。

看着身材高挑的刘丽丽在前面一扭一扭地走着,王建利的心就砰砰地跳起来了,这女人的身材实在是太好了,虽然没有何水仙那么胖乎,但却是苗条得很。

这个时候,刘丽丽刚才在电动车上说的话,就又一次在他的耳边回荡起来了——

王师傅,如果你不介意的话,你就抱紧我,要不然的话,真怕摔着你呢……

王建利, 何水仙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