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 成了弃妃后她休了他

更新时间:2021-04-14 15:14:37

成了弃妃后她休了他 已完结

成了弃妃后她休了他

来源:微小宝 作者:问许 分类:穿越重生

精彩试读:就在皇上与皇后起身向偏殿而行后,图尔丹突然起身,刹那间已到了我的近前,就在我尚未反应过来时,他的大掌已温暖的握住了我的手。心慌了,我挣扎着,却甩不脱,想叫,却迫于这皇宫的威严,鸦雀无声的,只一叫,就要引来多少的侧目啊,还嫌看到的人不多吗?他拉着我走,满脸的欢喜,仿佛我是一个天使,让他再现了温柔。进了偏殿,待皇帝与皇后坐好,图尔丹便硬拉着我坐在最角落的桌前。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9-第9章

宫殿的正位上一左一右,已端坐了两人,不能大方的观看,我叩了头,行了礼,眼见那着皇袍的就是当今的皇帝,他旁边的那一位头戴凤冠,珠钗环佩,珠光宝气的女子一定就是皇后了吧,便是她让我来的,作了画,大概就会放我出宫了吧。

九夫人也行了礼,我随她坐在一旁的侧位上,暗里想着这九夫人的家人也不是寻常之辈啊,不然又如何会有皇帝与皇后来亲自接见呢。

正犹疑中,殿下的太监宣:蒙古巴鲁刺部图尔丹大汗到。

我心下一紧,九夫人的家人难道竟是蒙古的一方霸主,竟是一位居高位的大汗?

我微低着头,不敢作声。

一串脚步声漫进殿里,我头低得更低了,巴不得所有的人只当我未见。

坐在那方凳上,仿佛如针毡一般,很不自在,我听着皇帝与这些人的客套话。

一句一句的竟如书里的话一般,也没什么新鲜。

倒是那大汗声如钟,每一次说话,都让你不得不听进耳中。

我偷偷瞄着殿下的人,清一色异族的装扮,都是蒙古的服饰,当中那一位,深蓝色的长袍,腰带上绣着精美的图腾图案,足穿软筒牛皮靴,头戴圆锥形帽,威武中不失贵气,那种强势的眼神足以震慑所有的他的敌人。

不懂为什么,他让我想起敌人这个称呼,此情此地,就在这宫殿之上,他的存在有一种肃杀的气氛,令人捉摸不定。

终于,客套完了,该有的礼仪也过了,九夫人忽地拉了我的手,“来,云齐儿,来见见我们的大汗,也来见见我的兄长。”

猝不及防,我从未想过要见她的家人,我只是来为皇后做画的不是?

可是众目睽睽,我无所遁形,只得随她起了身,听着她的一一引见,我拜见,施礼,仿如一个木偶般没有一丝的生气。我甚至不想去记住每一个陌生的人,我与他们,此生应该不会有什么交集吧。

蒙族人并不是十分在意中原的礼仪,所以九夫人为我介绍的最后一位竟是那位叫做图尔丹的大汗。

我施了礼,一如拜见其它人一般没有特别的言谈与举止,却能在施礼中感受到有一簇眼光刀子一样的射来,引得我一阵惊悸。

“抬起头来。”我听到这异族男人威严的声音。

头缓缓的扬起,说实话,我并不怕他,只是我不想引人注目,我只不过是相府里小小的十七小姐罢了。

“见过大汗。”我轻轻施礼。

他曾是九夫人的大汗,原来九夫人的一家都在他的部落里生存,九夫人的哥哥正是图尔丹大汗帐下的一位勇将。如此,才会与大汗一起入京吧,也才会有这一次的亲人相见。

仰视着他,他坐着也比别人高出半个头来,还真不是一般的高大强悍。我眼里没有怯懦,我不懂武,却也不怕那刀光剑影里的人,并不相识,没有纠隔,又哪来的怕呢。

本想只是一礼而已,见过了,也就退下了,他却迟迟不应我的问侯,坐在紫檀木的茶桌后,定定的看着我,时间分分秒秒的过,我站在殿中央,腿有些麻,回望着他,等待他的大赦。

10-第10章

他依旧不声不响的望着我的脸,仿佛在赏一朵花,眼神里突现一抹温柔,并不散去,直望得我眼红心跳,这殿上好多的人呢,他怎么可以这样的无礼呢。

我轻咳,再次施礼:“云齐儿见过大汗。”

他恍然回过神来,“过来我这里坐吧。”

我一惊,坐在他身边,岂不是被他轻薄了去。

九夫人忙迎了过来,“大汗,云齐儿进宫是来作画的。”

图尔丹似乎一怔,恍然不觉自己的无礼般,朗声道:“皇帝,这女子就请陛下赏了我吧。”

这样快的变数岂是我意料得到的,我心一慌,脱口道:“陛下,小女子身子不好,从小就多病多灾的,实在是配不上大汗,也怕我的不祥给大汗带来灾祸。”

我是大周朝首相的女儿,虽不是正室所生,虽排行十七,却也是名门之后,一个女孩家,岂容自己被他所唐突了。

我未抬头,就听得皇帝的声音:“大汗,朕今天见了你们,甚是欢喜,已在偏殿备好了酒宴,请大汗与各位一起尽兴入宴吧。”

皇帝未理大汗的话,也未应我的话,这是他的聪明之处吧。

暂避锋芒,也许酒过三巡,一切就成了过眼云烟了。

心里谢着他,我暗自祈祷,那大汗,只是一时的口无遮拦而已。

然而,我错了。

就在皇上与皇后起身向偏殿而行后,图尔丹突然起身,刹那间已到了我的近前,就在我尚未反应过来时,他的大掌已温暖的握住了我的手。

心慌了,我挣扎着,却甩不脱,想叫,却迫于这皇宫的威严,鸦雀无声的,只一叫,就要引来多少的侧目啊,还嫌看到的人不多吗?

他拉着我走,满脸的欢喜,仿佛我是一个天使,让他再现了温柔。

进了偏殿,待皇帝与皇后坐好,图尔丹便硬拉着我坐在最角落的桌前。

坐下,他似乎不情愿的终于松开了我的手。

冲动,我想跑。

却在望见九夫人的刹那恍惚了。

她笑意盈盈的望着我,仿佛对我的遭遇极开心般欣慰,“云齐儿,就坐那里吧,大汗,他没恶意的。”

这是什么话,这样还嫌没恶意吗?难不成这是她所期待的?

九夫人发话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我不好再冲动了,否则,那是丢了我爹的脸面。

开宴了,一盘盘的美食端上,我却豪无胃口,身边有一只老虎,我如何吃得下?

只盼着给皇后画了画,再飞也似的逃出宫去,从此,再见不着他最好。

图尔丹却不知趣,不时的给我布菜,倒酒,我不喝,他就替我喝了,然后再倒,他的气度,倒是让我想起‘豪气’二字,而但凡豪气之人必大度,他呢,却小孩子一般,抓住了我就不松开,我不喜欢。

吃了一阵子,席上就静悄悄的了,有皇上与皇后在,大家总是不敢太闹太尽兴吧。

皇后也早停了吃食,坐在一旁静静的不声不响的。

九夫人向我招手,有些烦,却不得不顺着她点头回应。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