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 小妾她娶个王爷做夫君

更新时间:2021-03-31 14:41:09

小妾她娶个王爷做夫君 已完结

小妾她娶个王爷做夫君

来源:微小宝 作者:问许 分类:穿越重生

精彩试读:夕雅想杀人。若是她还能活着,燕非墨,她一定要杀了他。“咔……”藤条断了,随即,就是那一长串的藤条飞一样的落下去的声音,也是在那千钧一发之际,夕雅的脚尖硬生生的点在峭壁上一点点的凸起上,却也仅靠那手指般宽的凸起贴靠在那里,若是一时,她或许还能坚持住,若是长久,她知道,她小命休矣。汗珠,细细密密的沁在额际,黑暗中,夕雅仔细的审视了上方和下方,爪钩在离她约有十丈的地方,若是平时,那高度也不算什么,但是现在,这峭壁太过徒直了,她跃上去根本没有支撑点,也抵达不了那里,而下面,那根藤条早就不知道掉到哪里去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8章

倾听着他的呼吸,深沉而平稳,他睡得很香很沉,完全的不设防似的,仿佛,把她当成了他的亲人一样。

唇角咧开一抹嘲笑,燕非墨,他给她的多年的折磨,如今,她要彻底的从他身上讨回来,她还给他的会是一辈子,只要让她上去了,她会在这山谷四面的悬崖上全都挂上网,防止有人再落下来,尤其是带着爪钩的人。

静。

无边的静。

燕非墨的呼吸平稳,他睡得绝对的香沉,听了这许久,夕雅百分百的确定他是睡着了。

身形,突起,撩起他给她的衣服的衣摆掖在腰间,夕雅如箭一般的朝着燕非墨射去,转眼间就到了近前,却不急着出手,而是,瞬间就点燃了手里早就准备好的一根干草,然后凑到了燕非墨的鼻间。

他还在睡,很沉很沉。

山洞里草香弥漫,燕非墨睡得越发的香沉了。

夕雅行动了,迅速的扒开他的衣服,露出他古铜色的胸口,男人没有一丝的反抗,这草香真是管用,他果然睡得更沉了,迅速的拿出他怀里的爪钩,然后,一把扯过那一堆已经被结起来的藤条的一头,“刷”,身形一起,笔直的往洞外射去,同时,小白已经立在了她的肩上,就在她冲出山洞直奔最北面看起来最易登上的悬崖峭壁的方向的时候,身后的藤条迅速的从山洞里跟着她滑过草丛,发出窸窣的声音。

一切,都是那么的顺利。

迅速抵达崖前的时候,黑暗中仰望着根本看不到顶的上方,她突然间觉得一切有些太过顺利了。

又或者,燕非墨真的没想到她会有这釜底抽薪的一招吧。

没有任何的犹豫,爪钩的一端已经系上一根长长的藤条,“刷”的抛向崖壁上,试了试,挺结实的,夕雅如猴子一样的抓紧藤条灵敏的往上爬去,只要到了爪钩处取下来再绑一次藤条再甩上去,如此反反复复,不管这峭壁有多高,总有她能上去的时候。

不过须臾,夕雅已经离那山谷有几十丈远了,一切,顺利的有些诡异。

就在这时,耳中突的传来“咔……咔……”的声音,而且就在她的上方。

“不好……”夕雅惊叫,藤条有问题,天,死燕非墨,居然敢算计她。

眼看着黑暗中徒直的峭壁根本无法让她找到任何支撑点,“咔咔……咔咔……”藤条断裂的声音仿佛是在催命一样,让她只能本能的把身体紧贴向峭壁。

“咔……”又是一声响。

夕雅想杀人。

若是她还能活着,燕非墨,她一定要杀了他。

“咔……”藤条断了,随即,就是那一长串的藤条飞一样的落下去的声音,也是在那千钧一发之际,夕雅的脚尖硬生生的点在峭壁上一点点的凸起上,却也仅靠那手指般宽的凸起贴靠在那里,若是一时,她或许还能坚持住,若是长久,她知道,她小命休矣。

汗珠,细细密密的沁在额际,黑暗中,夕雅仔细的审视了上方和下方,爪钩在离她约有十丈的地方,若是平时,那高度也不算什么,但是现在,这峭壁太过徒直了,她跃上去根本没有支撑点,也抵达不了那里,而下面,那根藤条早就不知道掉到哪里去了。

第9章

燕非墨,该死的。

夕雅如壁虎一样的紧贴着崖壁,脑子里在迅速的计算着,看来,她现在只能下去了,但是,下去了那爪钩怎么办?若是没有那东西了,只怕,以后她更难离开这里了。

耳朵里全都是婴儿啼哭的声音,惹她是那么的心疼,如今,两个宝贝可还活着?如今,他们可长大了吗?

不,她要离开这里,一定要离开。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下去吧。

但是却不是现在,她一定要坚持到天亮,再细细的寻找支撑点一点一点的下去。

仰首看天际,启明星是那么的亮,再过一个时辰天应该就亮了。

可也就是这样的时候,时间却过得那么的慢,慢得,让她只能再一次的煎熬着。

终于,天朦朦的亮了,山谷里的清新也开始缓缓的清晰的落入眸中。

眸光落在一株山中的老树上,只一眼,她就圆睁了双眼,恨不得一掌击向那树上正悠闲躺在树干上的男人,天,他居然早就醒了早就离开山洞了,甚至于还知道她是在这个方向,也不知道他在那树上看了她多久的笑话了。

夕雅脸红了。

但是现在,再番悔不当初也没用,当务之急是活着下去。

不然,她很快就要贴不住这崖壁了。

树上,男人仰视着她,而她,居高临下的看着他,就那样的对视着,但她知道,她越高就输得越惨。

手,就在对视中开始动了,她已经看到了半丈以外的一个小的不能再小的支撑点,但是,却必须要尝试。

脚,开始下移,却在就要落上那支撑点的时候,树上的男人说话了,“不想掉下来摔死就别给我乱动。”

怒目的看着他,他现在又好心了吗?

可是以那藤条来害她成现在这个样子的也是他好不好?

燕非墨是从不好心的。

一咬牙,她的脚便一落,可是落下的那一瞬,踩下的却是碎石滚落,那支撑点居然是早就要断裂的碎石,天,幸亏她脚收得快,急忙的又回到了原位,左摇右摆万分惊险了足有四五下才堪堪稳住身形。

汗,已经湿透了衣物,也煞白了她的一张脸。

再看树上的男人,却是面不改色,只微笑的悠闲的看着她,“我说你动一下会要命的,你还不信,这不,差点要了小命吧。”

那揶揄的声音让夕雅恨不得撕烂了他的嘴,可是两人离得太远了。

燕非墨眼看着她红通通的脸,忽而笑得更快乐了,“女人,你若是求我,说不定我会带你上去,怎么样?”

想要让她求他,他这辈子都甭想,她就算是死也不会去求他的,一咬牙,她别过脸去,再也不再看他。

露水打在身上,粘腻腻的很难受。

不久,太阳也出来了,不客气的照着她,攀在崖壁上的脚连着腿开始打颤了,她知道她支撑不了多久了。

汗珠,如水一样的滴落,真的就要这样死了吗?

闭上眼睛,她想了很多很多,却是那么的不甘心。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