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 你是我的桃花劫

更新时间:2021-04-14 18:56:20

你是我的桃花劫 已完结

你是我的桃花劫

来源:微小宝 作者:问许 分类:穿越重生

精彩试读:说话间,玄拓的眼皮没来由的轻跳,宫里一定发生了不寻常的事情。赤澜王朝,宣统二十六年春。天朦朦亮,清雾袅起,婉菁醒来已久,只不敢动,唯恐惊了身旁的玄拓。轻望着沉睡中清冷入髓,英气迫人的俊美容颜,如果她没有先失了心,或许她真的可以成为他真正的新娘。三天的相处,早已由之前的惊悸而转换为信任。虽每夜同居一室,同卧一床,玄拓却从未动过她一根手指头,喜帕上的“落红”便是他给她的信任。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8章-问许

玄拓凝神思索片刻,朗声道:“既已如此,其它的先放一放,当务之急先打听清楚那个红衣僧人到底是不是太后所指,又是何方人士?清福,可曾听清楚了?”

“是,奴才遵命。”想当然这也是他清福的疑惑了,其实不用爷交待,他也要追查这僧人的前因后果了。

“婉菁,你可知这冲喜的来龙去脉?”一双眼锐利的瞄向婉菁,她不可能不知道事情的缘由吧。

“是四皇子玄卓,是他提议的冲喜。”婉菁倒是回答的十分干脆。

“那么你呢?难道也是他提议由你做这冲喜的新娘?”

“是你的母妃淑妃娘娘……”婉菁说到这里,神思幽远的望向远空,那眼神是说不尽的迷惘和幽怨。

“原来如此,所以,你是不愿意的了?原来是被逼的?可是,怎么从我醒来,母妃连一句问候的口信都无呢。”

从记忆里搜索淑妃的点点滴滴,朦胧的音容笑貌,那眉眼象极了文澈的母亲秋芬。

待明天身体再好些,可以行走自如了,便进宫去探望一下玄拓的母妃,且当自己的新生母亲一样看待吧。

听得这话,婉菁竟有些凄然了,“想来王爷也是不情愿的吧。至于淑妃娘娘,待王爷亲自进宫看一下就什么都清楚了。”他不是也不屑于与她圆房吗?

说话间,玄拓的眼皮没来由的轻跳,宫里一定发生了不寻常的事情。

赤澜王朝,宣统二十六年春。

天朦朦亮,清雾袅起,婉菁醒来已久,只不敢动,唯恐惊了身旁的玄拓。

轻望着沉睡中清冷入髓,英气迫人的俊美容颜,如果她没有先失了心,或许她真的可以成为他真正的新娘。

三天的相处,早已由之前的惊悸而转换为信任。

虽每夜同居一室,同卧一床,玄拓却从未动过她一根手指头,喜帕上的“落红”便是他给她的信任。

犹记得出嫁前的那一个黄昏,乍听到她要嫁给肃亲王冲喜的瞬间,人便昏了过去。

悠然醒转时,还未睁眼,有意无意的听到了侍女小玉和流苏的对话。

“小姐真是苦命,本来好好的,宫里似乎已内定了她做四皇子妃,想那四皇子可是皇后嫡嫡亲亲的儿子,必是太子的命啊,却不想被这淑妃一闹,偏要去给肃亲王冲喜。”婉菁听得这熟悉的声音是流苏。

“可不是呀,据说这肃亲王早已小妾成群,就连醉红楼的苏姑娘也是他的新宠呢。”丫头小玉实是替她抱怨。

“是啊。还真不是一般的花心呢。怪只怪他却留了正室这一空缺。往后咱们小姐的日子可就苦了呢。”流苏轻咳了一声,继续她的语不惊人不罢休。

“唉!既然这样,总不能让小姐孤零零的一个人下嫁,流苏,我就跟了小姐去肃亲王府一辈子侍候她吧。”清亮的女声透出了一份坚决。

流苏忙应道:“傻瓜,那不是一辈子都没了出头之日。”

这小玉还真是贴心,到底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姐妹,虽为婢,婉菁却从未舍得申斥过她。

第9章-问许

咳……咳……

喉头一阵粘腻,婉菁忍不住轻咳出声。

“小姐,你醒了。”流苏轻唤,人已赧然,直怕刚刚的谈话已被小姐听到。

微微点头,心已死,只不想多言。

“但求小姐想开,总不能违了圣旨,那可是杀头的大罪,倘若秦家的老老少少三百多口被你所累锒铛入狱,那可就是你的罪过了。”小玉认认真真的望着婉菁,不疾不徐的说道。

婉菁费力的点点头。这丫头的那份心意她已听得清清楚楚。当真是不能害了爹爹和全家呀。

“我饿了……”夜已深了,一天没有进食了,婉菁的肚子已经唱起了空城计。

小玉忙跑出去唤了粗使的丫头去叫了晚膳。

……

“想什么呢?”玄拓低沉的嗓声乍然扰醒了朦胧中的婉菁。

恍惚回神道:“没什么,王爷醒了啊。这就起吧。”

玄拓轻唤了一声清福,一干人等鱼贯而入。小玉为首,一进门跨过了门槛就直奔婉菁而来。

“给王爷贺喜,给王妃贺喜,恭祝王爷王妃吉祥如意。”小嘴甜甜的如抹了蜜般。

婉菁早已笑着执了她的手,这小蹄子总算还没有忘记她这个主子。

一排的盆盆罐罐,方洗了头脸,漱了口,丫鬟们一个个恭身而退,连大气都不敢出。

小玉取了婉菁的宫装和玄拓的朝服,轻置于椅凳上,正欲着手帮婉菁更衣……

“都退下去吧!”他文澈才不是不解风情之人,岂不知婉菁的心事。

“去屏风后你自换吧,我不会偷看。”

三天前玄拓就嘱咐了清福在内室架了一扇屏风,深绿的轻纱镶在红木的框子上,一株参天古树轻垂枝条,树梢居然是一个鸟巢,树旁是一户农家,疏落的栅栏,院门轻掩,门内依稀一家老少天伦图,门外一只黑白相间的小狗正追逐着翩飞的蝴蝶。

这染布的画师真是神来之笔,妙手生花,好一幅农家乐啊,只令人不由得悠然向往世外的农家生活。

婉菁已在屏风后换好了衣衫,轻移莲步,却是选了一身月白的宫装,只胸前两朵淡粉的荷花娇艳的盛放。

玄拓的直觉,这衣裳似乎与这大婚的喜气有些不搭调,却终究没说什么。

玄拓早已换好了朝服。

婉菁只轻扫柳眉,竞未点朱唇,虽素面朝天,却也轻幽如荷,只一副出污泥而不染的清澈明媚。

更衣完毕,小玉复又入室内替婉菁梳了一个简单的如意髻。

婉菁便随了玄拓走出了这洞房的庭院,院外已黑压压的站了好一群人。

“妾身见过王爷见过王妃。”四个打扮入时,花枝招展的妇人正屈身行礼。

原来是玄拓的那些个小妾们,一一是紫鹭、袭纹、青雁、清芳。

“起吧。”玄拓连正眼都没看一眼,甩袖离去。婉菁只得跟上去。

及至出了府门,家奴们已准备停当,上了八人大轿,大队人马便直奔赤澜的大内皇宫。

婉菁偷启鹅黄的轿帘,远远望去,皇宫内琼楼玉宇,云遮雾绕,处处古木参天。

小说《你是我的桃花劫》 第8章 第8章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