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异能 > 重生上古医仙

更新时间:2021-04-08 09:50:24

重生上古医仙 连载中

重生上古医仙

来源:掌中云 分类:都市异能 主角:凌云, 苏清月

精彩试读:苏庆山端起一个酒杯,仰起头,一饮而下,好不爽快。一杯饮毕,苏庆山又倒了满满一杯酒,嘴一直没合拢过,看得出来心情很不错。“在座的各位都是我苏庆山最亲的人,趁着今天寿宴,我还有个好消息跟大家分享。”“是什么啊?苏老哥这么高兴,到底是什么事啊。”“别掉我们胃口了,快说快说!”酒桌上一些人随之起哄。只有苏平山旁边坐着的一个年轻人嘴角微微上扬,一副了然于心的样子。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13-要个孩子

“爸妈,晚上好。”凌云微笑着,主动朝他们打了个招呼,再怎么说,对长辈该有的礼节不能少。

梁凤琴有些诧异的看着凌云,板着脸说:“你还知道回来,只知道给我们家添麻烦,你还不如……”

话说了一半,梁凤琴咽了回去。

何广志昏迷了这么久,他们二老都以为他再也醒不来了。谁想到竟然突然醒了过来,还一点事都没有。

梁凤琴顿了顿,继续说:“行了,回来正好给家里帮帮忙。你赶紧去把家里打扫一遍,还有洗衣房里的衣服,给我送去干洗店洗了,还有……”

被一通吩咐,凌云很是纳闷,这算什么事啊。上门女婿,就这待遇?

“妈,他今天刚出院,就别让他干那些活了,放着我待会儿收拾。”苏清月突然开口打断了梁凤琴。

梁凤琴身子一愣,不敢相信这话是从她女儿口中说出来的。这么多年了,她什么时候替何广志说过话?

正在看报纸的苏平川也朝苏清月投向了诧异的眼光,他眼角闪过一抹精色,抚了抚眼镜,试探性地问道:“小月,今天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苏清月眼神躲闪,掩饰的笑了笑,轻描淡写的说:“噢,爸妈,没出什么事。”

今天发生这么多事,她实在是不知道怎么跟爸妈说,索性一个字都没提。她朝凌云使了个眼色,示意他不要瞎说。

苏平川神色平静了下来,他抖了抖手中的报纸,淡淡的说:“没事就行,那些活今天就都别干了,早点休息。”

苏清月点了点头,拉着凌云准备上楼。

梁凤琴喊住了他们,悄悄将苏清月拉到一边,压低声音说:“小月啊,虽然你不喜欢这个上门婿,但好歹你们结婚这么久了,该办的事还的办啊,你爷爷想抱重孙子可想的很呢!”

“妈,你说什么呢。”苏清月立即打断了梁凤琴,脸上泛起一层不易察觉的红晕。

……

凌云有些尴尬的站在另一边,虽然他们故意压低了声音,但承袭了医术道法的他,感官变得异常敏锐,所以听得一清二楚。

跟梁凤琴聊完的苏清月,回过头看见凌云直愣愣的站在那,她皱着眉头说:“站在这干嘛,回屋去啊。”

凌云有些尴尬的笑了笑,支支吾吾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倒不是因为别的,只是因为这个家,他完全不知道哪是哪。偌大的别墅,还有好几层,哪一间是他的房间,他压根不知道。万一摸错门了,走到丈母娘房间去了,不是讨打吗?

“怎么,病了一场,脑子坏掉了,连自己房间都不记得了?”苏清月轻笑一声,有些不耐烦的看着凌云,指着一个地方说:“赶紧回去睡觉,别在这碍手碍眼的。”

凌云笑了笑,顺着那个方向回到卧室。

卧室很大,中间摆着一张看起来就很柔软的大床。卧室里侧,是一个私人卫浴,里面有一个巨型浴缸,两个人在里面泡澡都绰绰有余。

凌云若有所思的笑了笑,看不出来啊,这两口子还挺会享受的。

他惬意的冲了个热水澡,随手拿起旁边一条白色浴巾,简单的围在自己腰间。接着一头倒在柔软的大床上,整个人呈大字型,嗅着扑鼻而来的淡淡香气。

“真舒服……”

想起丈母娘说的话,凌云觉得心中直痒痒。

再怎么说,现在自己是何广志,也是苏清月名义上的老公,造个娃,帮丈母娘这个小忙还是不成问题的。

凌云嘿嘿一笑,随意撩起系在腰间的浴巾,想着苏清月那极致的身材,心中像着了火一般,汇集在某处,喷薄待发。

“这么极品的女人,真是便宜了以前的何广志了。”

他正这么想着,房间门突然被“咯吱”一声推开。

“何!广!志!你在干什么!”

苏清月刚一进门,就看见凌云几乎赤裸着身子躺在床上。

她几乎是尖叫着,双手一松,手里拿的床单和被子“啪”的一下,直接掉在地上。

“啊?”同时,凌云也被苏清月的尖叫吓得一跳,整个人直愣愣的站了起来,腰间的浴巾随之一滑,就这么落在了地板上,只剩下凉飕飕的……

苏清月赶紧捂上眼睛,背过身去,气得直跺脚:“何广志,你给我穿好衣服!”

凌云一愣,随手捡起浴巾裹了起来,嘴里嘀咕着:“害,又不是没见过。”

都老夫老妻了,还装啥清纯呢?

“你瞎说什么呢,再胡闹给我滚出去!”

苏清月气得脸颊通红,一动不动的背对着凌云,生怕一个不留神又看到什么不该看的东西。

“好好好,我把衣服穿上还不行吗。”凌云叹了口气,接着从浴室拿出刚换下的衣服,重新套在身上。

“好了,转过来吧,看把你吓的。”凌云苦笑不得,这算什么夫妻啊。

苏清月没搭理凌云,她捡起掉落在地的床单和被子,随手扔在床旁边的地板上。指着地板上某一处,面无表情的说:“喏,跟以前一样,你以后就睡在这。”

“???”凌云一头问号,感情这就是上门女婿的待遇?

他只恢复了何广志的部分记忆,所以并不记得这些点点滴滴。但这天夜里,凌云终于明白了,为什么他们结婚这么多年都没有小孩。

睡都不睡在一起,怎么造人嘛!

这几天,凌云渐渐融入了何广志的生活,他才发现,原来当上门女婿原来这么枯燥无味。整天除了打扫家务就是做饭,活脱脱一个家庭煮夫。

凌云从苏家人聊天中得知,何广志是个孤儿,三岁就被苏家收养,三年前因为一些不知名的原因成了苏家的上门女婿。他的社交关系非常简单,正好少了许多麻烦。

忙中之余,凌云经常回到之前的家,看望自己的母亲。可能是因为血缘的羁绊,母亲陶春兰总觉得凌云特别亲切,一来二往的便没把他当做外人。

每每看到母亲,凌云就都想到人参的事,虽然母亲现在身体看似无碍,但没有千年人参的根治,他总觉得心里很不踏实。

不管怎么说,这件事宜早不宜迟。

上回从医院离开后,凌云再也没机会见到赵家人,他也不方便主动去找他们。那就只能从苏清月下手,虽然她一直是冷若冰霜的样子,但无论如何,至少得开口问一问。

14-寿宴上的羞辱

这天下午,凌云从母亲家中回来,发现丈母娘,老丈人和苏清月早早的下班回到家中,正匆匆忙忙的收拾着自己。

“何广志,你怎么才回来,待会儿参加你大伯的寿宴,还不赶紧收拾收拾。”梁凤琴语气有些不耐烦。

“寿宴?”凌云小声嘀咕着。

说着,苏清月带着精致的妆容,一手拨弄着肩上的秀发,踩着一双恨天高从楼梯上走了下来。

她身着一身浅蓝色丝绸抹胸裙,裙摆正好搭在膝盖上下,露出一双纤细紧实的小腿。

略施粉黛的小脸,五官如同瓷娃娃一般,精致诱人。

“这脸蛋儿,这身材,真是极品……”凌云一时出了神,暗暗在心里嘀咕着。

“何广志,你看什么呢!”苏清月冷眼打断了他,接着继续说:“还不赶紧收拾收拾,换件衣服。怎么,让我们大家等你一个人吗?”

她扭了扭腰肢,环抱着双臂,站在楼梯上的三阶台阶处,有种居高临下的感觉。

凌云苦笑一声,随口一说:“你带我一起去,不怕丢人吗?”

这种家宴凌云很清楚,无外乎是各种奉承攀比,喧闹得很。他去了,免不了会被一通嘲讽。

况且,他现在满脑子想着母亲的人参,根本没心情参加家宴。

苏清月眼眸转了转,一手撩起额前的发丝,压低了声音,似有若无的说了一句:“我可没说过。”

接着,她从凌云身旁走了过去。

凌云并未在意这句话,他转念一想,这次何尝不是个机会。

这么些天,苏清月都是早出晚归的上班,根本找不到机会跟她说话。可以趁这次机会,跟她提一提人参的事,说不定她一时高兴便答应了。

这么想着,凌云回到房间,从何广志的衣柜里翻出一件浅灰色西装换了下来。随后跟着苏家人一起去往家宴。

车子在一栋酒楼门前停下,门口镶着金边儿的牌匾上题着“醉春楼”几个字,一楼大厅门前铺了一条几米长的红地毯,看的出来花了不少钱。

来到六楼包厢,门口的牌匾上写着一个大大的寿字。大伯的寿宴全都在这一层,一共有二十大桌,聚集着各方亲朋好友。

大伯苏庆山是苏平川一母同胞的兄弟,与苏平川不同的是,他只是个机关干部,一家人奋斗了一辈子,才勉强跻身于中产阶级。

凌云跟着苏清月,朝各个亲戚打了个招呼。一直保持着礼貌的微笑,嘴巴都快笑僵了。

寒暄过后,凌云跟着苏家人坐在主桌上,一张大大的圆桌,足足坐满了二十余人。待人都到的差不多了,宴席终于开始了。

“苏老哥,这杯敬你!”

“助你福气绵绵,寿比天高!”

一阵道贺过后,众人端起了酒杯。

“感谢各位亲朋好友的到来,大家吃好喝好,我先干为敬!”

苏庆山端起一个酒杯,仰起头,一饮而下,好不爽快。

一杯饮毕,苏庆山又倒了满满一杯酒,嘴一直没合拢过,看得出来心情很不错。

“在座的各位都是我苏庆山最亲的人,趁着今天寿宴,我还有个好消息跟大家分享。”

“是什么啊?苏老哥这么高兴,到底是什么事啊。”

“别掉我们胃口了,快说快说!”

酒桌上一些人随之起哄。

只有苏平山旁边坐着的一个年轻人嘴角微微上扬,一副了然于心的样子。

苏平山老脸喝得熏红,拉起旁边那位年轻人的手,语气有些激动:“我这一辈子就这样了,但我儿子苏伟是真的替我老苏家争气啊!就在昨天,他升职了,现在是那个赵氏集团的高级经理了,年薪都超过百万,可比我出息多了!”

赵氏集团?

凌云皱了皱眉头,在心底嘀咕着,前几天他救的老爷子,好像就是赵家人,难不成……

“赵氏集团,可是咱们江城数一数二的大企业啊,现在董事长好像叫赵敬远?”

“没错没错,听说他们公司高层几乎都是自家人,一般人进都进不去。苏伟可是了不得!老苏,这么大的喜事,你今天可得多喝几杯啊。”

“苏伟真是年轻有为啊,现在都是经理了,将来还不得搞个董事长什么的当当。将来发达了,一定不要忘了我们这些亲戚啊!”

大家端着酒杯,你一句我一句的奉承着。

“各位长辈严重了,我只是运气好,才有幸被赵家看中,以后努力的地方还多着呢。”苏伟端着酒杯,把话说得很谦逊,引得大家一致赞赏。

梁凤琴和苏平川虽然表面应和着,但他们的脸色有些不好看。

苏平川和苏庆山是亲兄弟,从小难免被长辈们比较着长大,苏平川又处处胜苏庆山一筹,所以这些年来,苏庆山心里一直很不痛快。

但每当说到儿女的话题,苏庆山觉得找回了面子。

苏庆山虽然是个董事长,但他的女儿苏清月不继承他的公司,非得去当吃力不讨好的医生。还嫁给了何家荣这个成天游手好闲的窝囊废,成了大家的笑谈。

想什么来什么,说着说着,一个亲戚就将话题引到了何家荣身上。

“广志啊,你跟你堂哥苏伟年纪差不多吧,可是你们这……”

话虽没说完,但意思表达的很到位。

众人的目光立即朝他们投了过来,苏清月觉得浑身不自在,端起桌上的酒杯,猛地灌了一口。

梁凤琴和苏平川脸上挂不住,不知道说什么好。

“就是啊,广志,你也老大不小了,不能一直靠媳妇家里养活吧。再大的家,也被吃空了啊。你有手有脚的,好歹出去找个工作干干。”

“要是实在不行的话,你就让你堂哥苏伟在赵氏集团给你介绍个工作,打打杂什么的也好啊。”

话题一开,亲戚们一句一句的聊了起来。相比之下,他们越发觉得何广志很不顺眼,言语之中都带着刺儿。

“这事恐怕我做不到,能进赵氏的大门,至少都是名牌大学生。广志,只有大专学历,我就算有心也做不到啊。”苏伟抿了一口酒,故意插了句嘴。

小说《重生上古医仙》 第13章 要个孩子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