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情感 > 医路致富

更新时间:2021-04-06 14:43:22

医路致富 连载中

医路致富

来源:掌中云 分类:都市情感 主角:王富, 刘楚玉

精彩试读:那一刻王柱子觉得自己好像升上了云端一般。而现在刘楚玉穿上这件衣服简直就像给她定做的一般,把身上所有的优点都体现的淋漓尽致。自己好像又看到了刚嫁给自己的林秀儿,当年那个漂亮的新娘子,王富当然也傻眼了,这件衣服他也是见过的。小时候母亲给他看过,林秀儿可是把她当做宝啊,这都给人穿了,未免有点太夸张了吧。王富在心里暗暗叫不好,这老两口来真的,这怕不是要赶鸭子上架啊,王富虽然还想看着绝美的一幕,但是心里实在有些害怕。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医路致富:膏药

想到这里王富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疼,自己好像被一个无形的巴掌扇了一下,自己刚才还在幻想人家的身姿。

王富接着问道:“就算是要好好表现也得是我好好变现啊,您穿成这样干吗啊?”

王柱子对着镜子一边整理自己的衣服一边说道:“你懂什么,人家来我们家了我们不能丢分懂吗?”

王富真的是有些无语了,这老两口真的是,想儿媳妇想的有点魔怔了。

但是王富也不好说什么,毕竟自己确实年纪不小了,可是对于那个方面王富确实没有一点想法。

村子里在外边打工的小姑娘也都差不都结婚了,剩下留在村子里的姑娘一个比一个长得不尽人意,王富对这些人也确实提不上兴趣。

每天上山采药,帮家里干活才是王富最想做的事,其他的事情现在他一概不想考虑。

可是父母两个人这么热情让王富觉得浑身都不自在,这样搞得自己真的像是趁人之危一样。

自己刚救了人就要求人家嫁给自己,这不就是道德绑架吗?

其实王富也会意错父母的意思了,他们两个只是让他在刘楚玉面前表现好点,说不定就有缘分呐。

浴室的门开了,林秀儿缠着刘楚玉走了出来。

早年间的人都比较保守,旗袍做的大方典雅,当年林秀儿穿的时候这旗袍还有些不合身,稍微有点大。

而旗袍在刘楚玉身上得到了完美的体现,刘楚玉的身材撑得旗袍满满的,玲珑的身材凹凸有致,旗袍的覆盖下依然清晰可见。

这样的身材确实让人遐想万分,美的像是从画中走出来的人物一般,王柱子差点眼珠子都掉了下来。

这件衣服他印象极深,自从林秀儿嫁给自己之后就没穿过,珍藏在柜子里不舍得拿出来,看来林秀儿也是下了血本了。

王柱子还记得自己结婚的那一天,林秀儿穿着旗袍的样子,简直就是天仙下凡一般,村子里所有的男人都朝自己投来羡慕的目光。

那一刻王柱子觉得自己好像升上了云端一般。

而现在刘楚玉穿上这件衣服简直就像给她定做的一般,把身上所有的优点都体现的淋漓尽致。

自己好像又看到了刚嫁给自己的林秀儿,当年那个漂亮的新娘子,王富当然也傻眼了,这件衣服他也是见过的。

小时候母亲给他看过,林秀儿可是把她当做宝啊,这都给人穿了,未免有点太夸张了吧。

王富在心里暗暗叫不好,这老两口来真的,这怕不是要赶鸭子上架啊,王富虽然还想看着绝美的一幕,但是心里实在有些害怕。

转身走进厨房继续熬制膏药,这没出息的举动让王柱子有些不高兴,但是对着刘楚玉不能流露出这种情绪,赶紧上去热情的问好。

“你就是……”王柱子忘了问王富这姑娘叫什么名字了。

“刘楚玉。”林秀儿小声提醒道。

“哦,刘楚玉姑娘吧。”

刘楚玉显然也被眼前的一幕吓到了,这面前这个大叔一副领导下乡慰问的样子是认真的吗?

不过刘楚玉心里也精明,知道王柱子也是热心,看看王柱子山上的衣服就知道是平时不常穿的衣服。

衣服上被压出来的褶皱痕迹还很明显,可能这就是他认为比较体面的衣服吧,刘楚玉有些受宠若惊。

自己一个掉进河里被救上来的人面对救命恩人一家怎么能受到这样的待遇,这一家人对自己也未免太客气了吧。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想到这里刘楚玉心中有些害怕,他们要不是好客就是对自己有什么想法。

刘楚玉脑海里不由得想起之前看的电影,一个女人被卖到山村里给人做媳妇,那个惨啊。

刘楚玉心里很希望他们是好客,可是这好客也没有这么夸张的吧,这更让刘楚玉感觉自己好像掉进狼窝了。

可是自己也不能打电话叫男朋友来接自己啊,掉水里的时候手机都已经坏过了,现在自己真的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刘楚玉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可是现在自己腿都骨折了,要跑自己也跑不了啊,越想越可怕,刘楚玉差点都喊出救命来了。

林秀儿说道:“你这是领导来视察啊,赶紧让开吧,孩子腿骨折了,你老站着干嘛,没点眼色呐。”

王柱子不好意思的挠挠头说道:“对不起对不起,我没注意到。”

林秀儿扶着刘楚玉走进屋中坐在沙发上,刘楚玉虽然心里这么想着,可是这一家人对自己这个样子确实不像是坏人啊。

尤其是看着林秀儿的脸怎么也和电影里的坏婆婆联系不上,王富也不像是电影里的坏小子,背着自己的时候都不敢碰自己的腿。

想到这里刘楚玉终于松了一口气,世界上应该还是好人多的,可能是自己想多了。

林秀儿在屋子里喊王富过来照顾点刘楚玉,王富在厨房不敢过去,刘楚玉实在是太漂亮了,王富甚至觉得自己看着刘楚玉都有些罪恶。

便在厨房回答道:“我等盯着膏药,等等吧!”

林秀儿莞尔一笑,尴尬的跟刘楚玉解释道:“这孩子就是细心,怕我们熬不好,你别介意啊。”

刘楚玉也尴尬的笑笑,心想自己介意什么啊,人家为自己好帮自己熬膏药自己有什么可介意的。

刘楚玉很清楚,这老两口是想让王富在自己面前多表现表现,尝试感动自己然后跟自己孩子在一起。

可是刘楚玉已经有男朋友了,对王富也没有什么兴趣,这确实是意外自己到这里,但是自己也不能直接说自己有男朋友了。

因为一切都是自己的猜想,如果人家没有这个意思自己开口说了这样的话会显得很尴尬。

好像自己很特别一样,人家对自己好就是图自己什么,显得自己很不懂事,好心当成驴肝肺。

刘楚玉越想越尴尬,真的是不知道该怎么办。

王富的膏药终于熬好了,拿着一块白布把黑色的药膏涂了上去,拿着药膏走进客厅,在刘楚玉面前蹲下。

刘楚玉看着这膏药,长得像武侠电视剧里的那种,跟自己印象中药店里的膏药一点都不一样。

医路致富:福利

刘楚玉心中不免有些怀疑,这东西真的好使吗?看起来黑乎乎的一片有点恶心,这东西贴在自己的腿上想想就有点受不了。

刘楚玉原以为这些东西就只存在于影视作品里,没想到自己真的有一天能用的上。

王富小心翼翼的说道:“能不能把衣服撩开一下,我给你贴上。”

刘楚玉从语气中就能听出来王富的胆怯和羞涩,一时间心中不免笑出了声,看来真的是自己多想了,这样的人有贼心也没有贼胆啊。

果然是个羞涩的小男孩,可是林秀儿说他比自己还大一岁,这真的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大小伙子吗?为什么比自己还害羞。

刘楚玉拉开旗袍的前摆,拉到大腿的位置,这个地方已经足够王富贴膏药了,可王富却愣住了。

雪白的大腿在自己面前展开,王富从未见过这么漂亮的腿,晶莹剔透的皮肤散发着药皂的香味。

这腿简直就是完美的造物,一时间王富有点看呆滞了,迟迟没有动手。

还好旁边的林秀儿轻轻踢了王富一脚,王富才反应过来自己刚才确实有点失态了,可这一切非但没有让刘楚玉厌恶他,反而觉得他有点可爱。

一个这么大的男人了,居然会看着女人的腿发呆,看起来确实太老实,在城里这么大的孩子都已经交过好几个女朋友了。

王富展开膏药,互相挤压揉搓,把药抹匀,慢慢的拿着膏药靠近刘楚玉的腿。

拿着药的手有些颤抖,林秀儿这时候真的是有点看不下去了,自己的孩子也太没出息了吧,一个女孩子的腿就给他害羞成这样。

这样还怎么哄女孩子开心啊,这么害羞还不得让女孩子笑话死。

刘楚玉看着王富认真的神态,觉得很有趣,王富简直太有意思了,刘楚玉甚至可以看出王富脑袋上渗出的汗珠。

王富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鼻子突然变得特别灵敏,跟刘老头聊天的时候就已经发现了,当时就觉得这不是什么好能力。

现在看起来确实挺影响心智的,刘楚玉身上的味道不断的钻进自己的鼻子中,王富根本就不能集中注意力。

“哥哥臭流氓!”不知道什么时候王小婉已经站在门口了,看着王富对着刘楚玉的腿仔细研究便喊了这么一句。

给王富吓得手一抖膏药就沾了上去,林秀儿转过头对着王小婉说道:“小婉! 不许瞎说,哥哥在给姐姐贴膏药呐!”

王小婉嘴一撇:“明明就是哥哥耍流氓。”

林秀儿脸色阴沉下来,王小婉立马闭嘴,妈妈发起火来还是很可怕的,虽然林秀儿平时看起来很温柔,但是一旦发起火,连王柱子都拦不住。

“上一遍玩去,别耽误哥哥给姐姐治病!”刘楚玉在旁边看的一阵尴尬,更要命的是膏药贴偏了。

这就意味着要揭下来,擦干净,重新贴,本来自己这样就有点不好意思,还要持续更长的时间就更尴尬了。

王富小心翼翼的撕下膏药,有一部分膏药已经残留才刘楚玉的腿上,林秀儿眼疾手快抢过膏药说道:“我去在抹上点,小富你给楚玉擦擦。”

王富脸上一阵泛红,真是亲妈,真给自己谋福利!

王富尴尬的看看刘楚玉,刘楚玉不敢看王富,只能转头假装在看别的地方,王小婉站在角落里偷偷地笑。

这一切她都看在眼里,这么大的孩子也已经懂事了,他知道这两个人为什么这样做,整个屋中弥漫着尴尬的气氛,只有王小婉在笑。

林峰站在旁边一脸懵逼,不知道笑点在什么地方。

王富这才明白,这是王小婉故意的,王富心里没有一点感激的感觉,反而想教训教训小婉,不分场合可不行,这样的玩笑不能瞎开。

刘楚玉也明白过来,这小姑娘蔫坏蔫坏的,不过倒也挺有趣的,很像自己小的时候。

王富拿着纸帮刘楚玉擦腿,透着毛巾王富都能感觉得那一份细软的感觉,脸上火辣辣的,感觉像发烧一样。

林秀儿重新拿出了一帖膏药走了过来,递给王富,王富做了一个深呼吸,好像做了一个什么巨大的决定一般。

决不能出错了,再出错自己真的要尴尬死了,夜长梦多,免得小婉再搞出点什么馊主意。

王富把膏药摁在刘楚玉骨折的地方,一阵热量顺着膏药传入刘楚玉的身体之中,被寒意浸透的身体突然觉得温暖了起来。

源源不断的热量从贴着膏药的地方传入身体,这样的感觉简直不要太舒服。

王富拿出刚搞做好的夹板,帮刘楚玉绑在腿上,夹板被王富加工过了,贴近皮肤的那一面被王富打磨过了,为了避免扎到刘楚玉的腿。

刘楚玉心里不免还是有些触动的,这个男人虽然害羞,但是还挺细心的,是个可爱的男孩子,真想收下当弟弟,每天欺负他。

刘楚玉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冒出这个奇怪的想法,刘楚玉慢慢放下旗袍的前摆,被王富扶着站了起来。

旗袍刚好能盖住夹板,从外面丝毫看不出来,刘楚玉不由得觉得这个细心地男人还挺不错的。

这个夹板做的也挺好,靠着这个夹板自己勉强也能走了,不用一直被人扶着了,刘楚玉吐气如兰,在王富的耳边说了一句:“谢谢。”

声音传入王富的耳朵,王富原地打了一个颤,像是一股电流穿过全身,鸡皮疙瘩起了一身。

王富不敢看刘楚玉,放下刘楚玉头也不回的说道:“不,不用客气。”

王富赶紧走进浴室,自己需要一个狭小的空间独处一下,刚才刘楚玉说谢谢的时候,和王富靠的那么近。

王富觉得自己的半个身子都去体会刘楚玉身上的感觉了,一般的血液都沸腾了起来,两个人之间的距离王富甚至可以感觉到刘楚玉的心跳。

刘楚玉身上的味道想病毒一样疯狂钻进王富的鼻子,侵蚀这王富的意志,这个女人太奇怪了,即使他什么都没做,都会对男人产生巨大的诱惑。

王富还是个血气方刚的青年,那里受得住这样的尤物,差点就做出些不合适的事情来,还是躲在浴室里冷静一下比较好。

王富, 刘楚玉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