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 农家娘子翻身攻略

更新时间:2021-04-02 16:11:57

农家娘子翻身攻略 连载中

农家娘子翻身攻略

来源:追书云 作者:小m愚 分类:穿越重生

精彩试读:“看看看,铁策,我说什么来着?”外面突然传来一个男人激动的声音,“你看晔儿的嘴,被这个毒妇打得都肿了!”明九娘还蹲在地上,缓缓转过头看向围栏外的男人。男人三十岁上下的模样,身材高大,当然站在萧铁策身边,被他比得就没什么显眼的了。明九娘想起来了,这个男人叫宋明骏,和萧铁策一样,都是太子一派,两人难兄难弟,一起被流放到辽东来。之前她作天作地,家里揭不开锅的时候,宋明骏也让他妹妹宋珊珊来送些米面接济。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麻辣鱼片-小m愚

因为找到了“二椒”,明九娘十分愉悦。

可是回到家后她才想起,别说做麻椒鱼肉所需要的鱼肉了,她就是油盐都没有!而且,她也没锅啊!

这是什么人间疾苦!

明九娘有些挫败,但是看着晔儿打哈欠,知道他该午睡,便哄着他到床板上睡觉。

晔儿起初不太敢,但是后来大概想起娘亲的变化,壮着胆子爬上了床板,蜷缩在里面,怯怯地看着明九娘。

“睡吧,娘不睡,娘给晔儿改件衣裳。”

她自己好几身衣服,决定改两身给晔儿穿。至于萧铁策的,那只能容后再议了。

晔儿很兴奋地看着她穿针引线,但是到底熬不过瞌睡,很快沉沉睡去。

明九娘取了一身衣服替他盖上,然后比划着他的身量开始裁剪缝制。

她做得如此投入,以至于萧铁策走到面前她才察觉。

“呀,你回来了。”她觉得光线暗淡下来,抬头一看,惊得一针扎进指头里。

她一边把指头放到口中吮吸着,一边看着萧铁策。

他还是赤着上身,黝黑的皮肤上仿佛泛着一层油光,胸肌腹肌清晰可见,线条紧绷,汗水顺着身体流进了裤子里……

他手上提着一口半旧的铁锅,半袋米,还有两个小坛子,明九娘一眼就认出其中装的是豆油和盐。

“太好了!”明九娘放下针线就过来接他手中的东西。

现在她的大菜,万事俱备,只欠鱼肉了!

萧铁策松手,目光停留在床上的儿子以及她手上的那件衣裳上。

这个女人,难道真的是昨天被自己打怕了?

可是他那一下,本不是故意,实在是太过气愤才把她摔出去的。

没想到,有一天他萧铁策会对女人动手。

“我不管你是真心悔改还是做戏给我看,”他冷冷地开口,“你都最好继续维持下去,否则……”

“否则你就休了我。”明九娘狗腿地道,“我知道。嘿嘿,那个商量一下呗,能不能给我弄条鱼来?”

萧铁策:“……休想!你别打鬼主意!”

他可不认为,明九娘是想做鱼。

她四体不勤,五谷不分,做的饭几乎不能下咽,而且她基本也不会做。

明九娘看着他眼中的怀疑和嘲讽,脾气也上来了。

她都这么好商好量了,他竟然还这样!弄条鱼,她不吃,难道养着玩啊!

弄不来就说弄不来嘛!她去河边的时候看见河里很多肥鱼,这才尝试着开口,又不是她一个人吃,她不吃了!

她吃鸭蛋,蛋壳都不给他留一片!

今晚她做个麻辣鸭蛋!

明九娘不理他,低头继续给晔儿改小衣裳。

她庞大的身躯,一套衣裳轻松给晔儿改两套,狗男人靠不住,儿子却是触动心底柔软的小天使。

萧铁策似乎在屋里翻腾了下,然后出去了,片刻之后,屋外响起了磨刀声。

明九娘想起猫头鹰说的那些话,顿时炸了。

说前身的时候她可以当笑话听,可是她做错了什么,萧铁策竟然还想磨刀吓唬她?

真当她是吓大的啊!

明九娘放下手中针线,杀气腾腾就出去了,准备撸起袖子干一仗。

总是一味示弱是不行的,她得让大腿知道,她也有脾气。

可是等她出门,就看见萧铁策已经提着刀走远了,只留给她一个健硕的后背。

明九娘靠着破门框很怅然,老娘已经列兵布阵,你不战而退?

她心里骂着娘,回来继续低头做针线。

她的针脚显然比萧铁策要好很多,但是绣花这种事情,她也绝对做不来,所以想靠这个赚钱是绝对不可能的。

如果她有了本钱,或许可以做麻辣鱼片赚钱,肉太金贵,所以还是鱼现实些。

通过记忆她知道,河里的这些草鱼、鲤鱼,因为多刺且味腥,所以只是被穷人当食物,村里人吃得并不多。

所以这个生意,从成本上来说是绝对可以的。

刚开始肯定小打小闹,之后她可以扩大规模,但是这个方子太简单,如何握在手里还是问题……

等她有了钱,就带着晔儿走,才不要看萧铁策这混蛋的脸色!

你让我滚,回头再想让我回来,不好意思,滚远了。

正胡思乱想间,她忽然听到外面传来脚步声,抬头便看见萧铁策左手拿着菜刀,右手拿着一根棍子,棍子的顶端削得很尖,上面插着一尾还活蹦乱跳,鳞片闪闪发光的肥美鲤鱼。

明九娘激动地迎了出去,刚才的骨气也不要了,笑成了一朵花:“相公,我来了!”

萧铁策把她从愤愤然到笑脸相迎的表情变化尽收眼底,面如冰霜。

明九娘不生气了啊,她看着这条鱼,什么都不气了。

天大地大,吃饭最大。

“鱼要去鳞。”萧铁策冷声道。

“知道知道。”明九娘笑嘻嘻地接过来鱼,看着他发梢还滴着水,“原来你是去捉鱼了。快进去歇歇,我做鱼去!”

误会了他,还怪不好意思的呢!

萧铁策道:“我还要去铁铺,看好晔儿!”

“去吧去吧。”明九娘摆摆手,心说等你回来,一定给你个惊喜。

“铜板看到了?”萧铁策总觉得眼前的人似乎换了一个人般,所以多说了一句。

“在这里。”明九娘拍了拍自己的腰。

呃,这一身赘肉,乱晃什么。

萧铁策放下菜刀转身就走了。

明九娘嘿嘿笑,原来他是特意回来送东西的,还帮她捉了鱼,这个男人,真不赖!适合搭伙过日子。

明九娘很快清理好了鱼,片好了鱼片,剔除了骨头,虽然很舍不得油,但是为了试验效果,她还是狠狠心做了一锅麻辣鱼片,然后做了个小葱炒鸭蛋。

萧铁策带回来的是小半袋糙米,她又做了糙米饭。

晔儿是被饭菜的香气馋醒的,尤其那锅喷香的鱼片,对他来说太过诱人了。

明九娘笑了笑:“来,咱们先吃,给你爹留出来了。他半夜才回来,别饿坏了娘的小乖乖。”

可是一刻钟后,明九娘笑不出来了。

她从来都不知道,晔儿会过敏,小嘴唇肿成了香肠嘴,可是就这样,小家伙还完全不在意,吃得停不下来。

“完了完了。”明九娘在旁边都快哭了。

这下萧铁策晚上回来,真能宰了她。

情敌的哥哥-小m愚

“我命休矣!”明九娘看着什么都不知道,吃得异常香甜的晔儿,欲哭无泪地喟叹道。

萧铁策能给她解释的机会吗?

够呛!

“晔儿,你先别吃了……算了算了,吃吧吃吧。”

她根本就不指望晔儿那肿起来的嘴唇能很快恢复,而且孩子也实在可怜,那么辣都吃得停不下来。

“喝口水,慢点,娘以后还给你做。”

等晔儿吃完,明九娘看着他鼓起来的小肚子,担心他积食,便拉着他在院子里散步。

彩霞映红了天际,夕阳西下,倦鸟呼朋引伴地归巢,而劳累了一天的男人,大概也该回家了。

晔儿大概察觉到了明九娘闷闷不乐,停下来仰头看着她,黑亮的水眸里满满都是关切。

明九娘的心都被这小天使看得要软成一汪水。

她蹲下来和他视线平齐,替他理了理衣领,看着他的香肠嘴,又心疼又好笑,开口道:“嘴还难受吗?”

晔儿连连摇头。

要是每天都能吃到这样好吃的饭菜,嘴巴一直闷闷的,他都愿意!

他有一双会说话的眼睛,明九娘从他的眼神中看出了他的答案。

她心思一动,假哭道:“可是你爹回来看到你这样会怪我的。”

晔儿愣住,随即立刻上前抱住她。

小小的瘦弱的身子,却给了明九娘大大的温暖,让她老母亲的心啊,酸酸涩涩的。

多好的儿子。

“晔儿,娘教你说话好不好?”明九娘趁热打铁。

晔儿搂住她脖子的手松开了,身形明显有些僵硬,退后几步,神情有些抗拒,还有些自卑。

明九娘道:“你没试过怎么知道自己不行呢?你看,娘说什么你都懂,你这么聪明,还怕学不会说话吗?”

晔儿不说话,有些可怜巴巴的。

明九娘伸手摸了摸他头顶的小黄毛:“没关系,娘不逼你,咱们慢慢来,来日方长。”

“看看看,铁策,我说什么来着?”外面突然传来一个男人激动的声音,“你看晔儿的嘴,被这个毒妇打得都肿了!”

明九娘还蹲在地上,缓缓转过头看向围栏外的男人。

男人三十岁上下的模样,身材高大,当然站在萧铁策身边,被他比得就没什么显眼的了。

明九娘想起来了,这个男人叫宋明骏,和萧铁策一样,都是太子一派,两人难兄难弟,一起被流放到辽东来。

之前她作天作地,家里揭不开锅的时候,宋明骏也让他妹妹宋珊珊来送些米面接济。

宋家的日子好过,因为他这个妹妹,人美心善,心灵手巧,上得厅堂下得厨房,琴棋书画、女红针黹无一不通。

宋珊珊一手好女红,绣品在京中都数得上,来到辽东更是物以稀为贵,替家里换了不少银子。

这些除了反衬出明九娘“干啥啥不行,吃啥啥没够”之外,原本也没有什么问题。

但是实际上,宋珊珊却是明九娘的情敌。

——她对萧铁策情根深种,只是当年年纪小,脸皮薄,还没戳穿这层窗户纸,明九娘这个程咬金就出来截胡了。

宋珊珊却对萧铁策痴心不改。流放之前,只要她点头嫁人,就不必被流放,可是她还是倔强地跟着来到了辽东。

这份痴情,如果不是为了她相公,明九娘都得鼓掌了。

是金子怎么都会发光,宋珊珊来到辽东,硬是凭着一手好绣工撑起了家里。

她把明九娘秒成了渣渣。

宋明骏心疼妹妹,总是在萧铁策耳朵边叨叨,让他休了明九娘,再娶宋珊珊。

萧铁策没答应,他也一直不放弃。

这不,他把明九娘“虐待”晔儿抓了个正着,更是得意了。

明九娘怒道:“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打晔儿了?是我做饭给晔儿吃,他吃那东西不习惯,所以才会……”

她又可怜巴巴地看着萧铁策:“真的,我没撒谎。”

萧铁策抿着嘴唇,看不出来情绪。

宋明骏冷笑道:“你做饭给晔儿吃?除非太阳打西边出来!铁策,你别被这个女人骗了,你看她变脸多快!“

晔儿平时很喜欢这个宋伯伯,毕竟他总给自家送吃的,但是现在看到他这么和自己娘亲说话,就不高兴地站到明九娘身前,张开小小的手臂护着她。

宋明骏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你娘那么对你,你却总护着她。如果换珊珊给你做母亲,你的日子不知道会好过多少。”

明九娘可不是什么好脾气:“你家妹妹是嫁不出去了吗?非要塞到别人家做后娘!我还没死呢!告诉你宋明骏,我在一天,别说你想让你妹子嫁给萧铁策,就是做个丫鬟我都不答应,你趁早死心!”

“你,你……”宋明骏气得手都哆嗦了,“你这个泼妇!”

“泼妇也是萧铁策惯的,关你屁事!”明九娘伶牙俐齿地道。

“铁策,她,她这样你都不管管?”

“哎呦,理亏说不过,就挑拨离间?”明九娘道,“明目张胆地卑鄙下作!”

“谁卑鄙下作?”

“你!”明九娘道,“总希望人家妻离子散,你不下作谁下作!”

他宋明骏要是利益无关的人,他劝说萧铁策和离,明九娘还能容忍他一二。

他竟然这么明目张胆地要把自己妹妹塞给萧铁策,那就别怪她不客气。

“一山不容二虎,尤其我这样的母老虎!”明九娘气势汹汹地道,“回去也告诉你妹子,再敢惦记我的男人,我说不定会干出什么杀人放火的事情来!”

她拼了,刚来就得把立场清清楚楚地摆明,省得有人把她当摆设,想要骑到她头上。

就算她也想将来和萧铁策各奔东西,但是现在,她也还是萧铁策的娘子!

“宋大哥,你先回去吧。”萧铁策弯腰抱起了晔儿,沉声道,“我相信她的话。”

“你……”宋明骏激动得两眼通红,“你相信她?她做饭了,你让她拿出一颗熟米算我输!”

晔儿指着屋里,咿咿呀呀——他娘不止做了米饭,还做了好吃的菜呢!

明九娘却双手环胸:“你算哪根葱,我做饭要证明给你看?怎么,家里穷得揭不开锅了,想来蹭饭?不好意思,没有!”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