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异能 > 玄门相医

更新时间:2021-04-07 16:13:27

玄门相医 连载中

玄门相医

来源:掌中云 分类:都市异能 主角:付心寒, 姚婉清

精彩试读:付心寒被金链子一拳头打的身体向后退了一步,鼻腔也被打出了血。金链子是那种混子,可是练过的。在散打队,他的一拳可是连教练也不敢直接去接。更别提其他普通人了,但是金链子却奇怪,自己却没有一拳打翻付心寒。付心寒吃了一拳,他心里暗道大事不妙。他体内的气被身体几个要穴位封堵了!无法运转气,付心寒就好像一个枪手没有子弹一样。人几乎是废了一样。至于为什么付心寒不能调动体内的气,还不是因为付心寒昨晚受了伤,他体内的气全部用来修复伤势,所以自动封闭了穴位,这相当于一种自我保护机制。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15-犯天杀星

付心寒也说道:“只要你给我老婆道歉,我今天也饶你一命。”

金链子瞪着付心寒,他现在真的有些恼了。

“玛德,碰到个傻逼。想找揍是吧。”

金链子把手里的公文包放到了一旁的凳子上,然后把骨节按得噼啪响。

大厅里人立即被热闹吸引,人群大多数对付心寒指指点点,却没有人敢去指责金链子。

“这小子就是找揍,人家都说放他一马,还不知道死活上去挑事。”

“你懂个屁,要是你老婆被欺负了,你能咽的下这口气。”

“他这叫傻逼好吗?我要是他我就不出个风头,逞英雄小心被人打死。”

此刻金链子握住拳头,他脸上的横肉抖了一下,一个直冲拳就朝着付心寒的脸上砸了过去。

接下来这一幕不出意外其他人意料。

付心寒被金链子一拳头打的身体向后退了一步,鼻腔也被打出了血。

金链子是那种混子,可是练过的。在散打队,他的一拳可是连教练也不敢直接去接。更别提其他普通人了,但是金链子却奇怪,自己却没有一拳打翻付心寒。

付心寒吃了一拳,他心里暗道大事不妙。

他体内的气被身体几个要穴位封堵了!无法运转气,付心寒就好像一个枪手没有子弹一样。人几乎是废了一样。

至于为什么付心寒不能调动体内的气,还不是因为付心寒昨晚受了伤,他体内的气全部用来修复伤势,所以自动封闭了穴位,这相当于一种自我保护机制。

这种状态,起码要维持一天,直到付心寒的炎症消除。

金链子一拳头没打翻付心寒,他还不信这个邪。

“曹尼玛的!”

金链子第二拳打了过来,付心寒还是没躲过,这次付心寒被打的身体向后一倾,身子直接倒在了人群里。

金链子看付心寒被打翻了,他鄙视的咧嘴笑了下。

“不自量力。”

金链子老爹还在楼上输液,所以他也不想在这儿墨迹。打翻付心寒就想走人。

“站住!你还没给我老婆道歉呢!”

付心寒擦了擦鼻血,他抬起头,上前走了两步撕住了金链子的衣角。

“你TM是想死是吧?”

金链子转身就是疾驰的一拳,付心寒这次身子一扭,脸上躲过了攻击,但是金链子一拳打在了付心寒的胸膛上,付心寒被打的倒退了几步。

付心寒挨了三拳,他还想起来。

这个时候姚婉清一把抓住了他的胳膊,拦住了他。

“心寒,够了!”

付心寒看着姚婉清,他有些愧疚。

“他欠你的道歉,我可能要晚点才能给你要回来了。”

姚婉清拿出一张卫生纸,擦着付心寒脸上的鼻血。

“拿什么拿啊•••”

她还想训斥付心寒几句,但是看着付心寒身上的伤,还有脸上的新添的青紫。她却说不出责骂付心寒的话。

她忽然觉得付心寒改变了,以前的他,遇到事情只会沉默,从来不会出头,更不会为了自己出头,说白了就是懦弱。

但是今天的他,明知不可能打得赢金链子,却会挺身而出。虽然很蠢很弱,但却让姚婉清心中有所动容。

付心寒望着金链子,他忽然露出了一个奇怪的笑意。

他说道:“差不多了。”

“是你离死差不多了吗?”金链子嘲讽道。

付心寒自知穴位封闭,他没什么战斗力。

不过付心寒观金链子的面相,发觉他今天是命犯天杀星的运势。什么是天杀星,水浒传里李逵就是天杀星转世,李逵什么性格,性格易冲动,且命克至亲,李逵的老母亲就是被李逵背到山里,结果他一不留神,老母亲被老虎吃了。

虽说老虎吃了李逵的老母亲,过错也不全在李逵,但是从易学角度来说,李逵就是克至亲的命格,他只能远离父母,而不能近父母。

金链子平时无所谓,但是就在今天,他命犯天杀星。

只要他今天不生事,不惹事,不干冲动的事,他今天也不会冲犯天杀星。

但是偏偏不巧,金链子连打付心寒三拳,一拳还把付心寒打出了鼻血,鼻血都弄到了他的拳头上。

此刻付心寒看金链子的面相,已是显示天杀星冲顶,今天金链子的至亲必然要出事。

这天杀星化解之法倒也简单,不过会化解之法的人却少之又少。付心寒当然懂得化解之法,不过他显然不会那么简单的帮金链子化解,除非•••

就在这时,金链子兜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他拿出手机,一看来电,就接了电话。

电话那头的声音显得很着急。

“老大,你赶紧上来啊,你妈死了!”

金链子被电话那头这句别扭的话给气到了。

他对着电话吼道:“曹尼玛的,你妈才死了!”

电话那头的小弟显得很委屈,他解释说道:“老大,真的是你妈死了,你快上来啊,来了你就知道我没骗你。”

金链子的老爹在医院里打点滴,老娘明明好着呢,一直在楼上陪着老爹。

金链子就骂道:“我妈刚才还好好的,你TM是不是傻逼了!”

电话那头换了一个声音,是金链子老舅的声音,老舅的声音显得更着急:“你还在下面干什么呢!还不快上来。你爹、你妈都快不行了,你直接来急诊科,他们现在正在抢救呢!”

老舅的话,就好像一把剑插在了金链子的心窝。

他脸上的表情愣住了,他想不通,自己不过下来短短十几分钟,怎么老爹,老娘一下子就不行了?

这犯天杀星本就是来的猛,去的也快。所以金链子的父母出现眼前此状况,也不出付心寒的意外。

不过这犯天杀星克死父母也不是一瞬间的,在日斜之前,也就是下午7点之前,都能化解。

就在金链子愣神时,付心寒对金链子说道:“我送你一句话,你今天犯天杀星。你欠我老婆一个道歉,我可以给你一次机会。”

“道歉你麻痹啊!”

金链子骂了句脏话,就朝着急诊室跑去。

金链子走后,付心寒还坐在地上,姚婉清用手搀着付心寒,想要扶他起来。

“婉姐,你就别扶我了,你脚本来就崴了。”

姚婉清松开了付心寒,这是付心寒第一次叫她婉姐。

“你刚才叫我什么?”

“婉姐啊,你比我大两岁。你又不让我喊你老婆,叫你婉清又觉得不够自然。婉姐多好听啊。”

“好听吗?反正我觉得很奇怪!”

姚婉清居然没有拒绝这个称呼,付心寒嘴角微微翘起,看来自己今天没有白白挨了一顿打,自己的老婆开始尝试接受自己了。

付心寒没有立即起身,而是他脱去自己的外套,铺在了地上。

“你的脚不能再乱动了,你先坐地上,我给你推拿一下。”

姚婉清像是没听清付心寒的话,她问道:“你说你会推拿?”

付心寒不置可否,他脱去了姚婉清的鞋子。

他的手握住了姚婉清的脚掌,付心寒刚准备去脱袜子。

姚婉清说道:“你还要脱袜子?”

16-你看我笑了吗

“当然,要不然我看不清你脚上的伤情。”

付心寒脱去姚婉清的袜子,当付心寒的手触碰到姚婉清的肌肤时,姚婉清本能的向后收缩了一下,但是慢慢的姚婉清也放松下来,付心寒的指头在她的脚上温柔的揉按。

忽然付心寒拇指按住脚关节处猛地一按,姚婉清直觉的当时一疼,她差点喊出声来。

“好疼!”

“你有轻微的骨折,我已经给你复位了,淤血我也推开了,应该没什么大问题了。”

姚婉清只觉得脚上一阵清凉,脚上也没有痛感了,甚至连肿块也消下去了很多。

姚婉清活动着左脚,确实没有半点不适了。

付心寒也用手撑着地面,站了起来,姚婉清上前搀扶。

“你什么时候学的推拿?”

付心寒听到姚婉清的话,他内心一乐。

推拿?

感情自己的老婆以为自己会的是推拿按摩之术啊。

两个人又重新排队,姚婉清让付心寒到一边坐着,但是付心寒就跟死心眼一样,非要和姚婉清站在一起排队。

缴费完,两个一起回到了住院部。

走廊里姚方泰奇怪道:“你们俩怎么在一起回来了?”

付心寒打了个哈哈:“我上了个厕所后,一出来正好碰婉姐了。”

刚才在缴费处和人冲突的事情,付心寒不想让岳父担心,就没说。

岳母刘巧云也到了,她手里拿着一个两层的保温饭盒。

“婉清、心寒你们也吃点早饭,我早上熬得皮蛋瘦肉粥。”

刘巧云特意给付心寒盛好,然后端到了他的身前。

这还是刘巧云头次给付心寒端饭,付心寒从未享受过这种待遇。

他不免心中有些感触。

刘巧云看付心寒发愣,她就哼一声。

“愣什么呢!能有点眼色吗?我给你端半天了。”

这才是平时的岳母刘巧云,刚才给自己端饭,付心寒还挺不适应。

不过刘巧云此刻语气又变得和顺:“心寒啊,昨天晚上的事情,你爸和我说了。你干的不错,也不算平时我们白疼你。”

付心寒心中一阵腹黑,平时就刘巧云天天给他摆脸色,把付心寒当成保姆佣人一样,天天使唤。不过必须承认岳母在大是大非上,还是有原则的。

“看把孩子感动的。”

姚方泰看付心寒又愣住了,以为是付心寒被岳母给感动了。

付心寒赶紧说了声:“谢谢妈!”

就在这时,一个染着棕色头发的小青年走了过来。

他把一个信封递到了姚方泰的手里。

青年说道:“有人比你给的钱多,李主任让我给你退回来。”

姚方泰打开信封一看,里面的钱少了,他就喊住小青年。

“怎么少了一千块啊!”

青年没好气的说道:“你以为李主任是给你们无偿服务的?这件事成不成都得掏1000块服务费。”

付心寒和姚婉清看着这一幕有点摸不着头脑。

半个小时前,他们俩还在缴费大厅。

住院部这边来了一个棕发青年。

姚方泰看到不少住在走廊的病人家属都和这个棕发青年私下交谈。

姚方泰找人一打听,有人就告诉他。

这个棕发青年是人民医院住院部李主任的外甥,他手里有床位资源。

李主任毕竟是医院的人,他不好亲自出面索要好处。

但是他这个外甥就不一样了,他不是医院的人,他在明,李主任在暗处操作,说白了就是里应外合,利用床位赚外快。

姚方泰把那个棕发青年拉到了一边。

“你手里有床位?”

“明天有个三人间的床位会出来,你们要不要?”

姚方泰看了一眼那个憋屈的走廊床位,想都没想就说道:“要啊。”

棕发青年直接就说道:“我给你讲下规矩,先拿钱,至于多少钱,你自己看着办,反正现有的资源就一个床位,找我疏通关系的现在也有六个人了,床位反正价高者得,其他人会退钱。”

因为这个棕发青年确实能办事,所以姚方泰也不怀疑他的真实性。姚方泰心里琢磨,要不就试下,反正可以退钱。

于是就给了三千块钱。

结果半个小时候后,事情没办成,棕发青年只给姚方泰退回来了2000块。

姚方泰就有点不高兴了。

他不满的对棕发青年说道:“你前面可没说还有1000块的服务费啊!”

棕发青年也挺蛮狠:“你托我办事就得付钱,哪来的不懂事的乡巴佬。”

姚方泰气愤的呵斥道:“你信不信我举报你!”

“你去举报啊!我干这个多少年了,我怕过举报?”

周围有个做护工的好心阿姨赶紧过来劝说:“老哥,你听我一句劝。不要得罪他,咱们都是普通人,得罪不起,还是看病要紧。”

毕竟女婿是在人家的地盘看病,姚方泰确实也不敢太过得罪这个棕发青年。

姚方泰只能干瞪眼,心里憋了口闷气。

就在这时,付心寒对着那个棕发青年说道:“你要死掉了。”

棕发青年扭头一看,诅咒他要死掉的就是一个浑身缠着绷带,长相瘦弱的年轻人。

这棕发青年也是欺软怕硬,看付心寒一副好欺负的样子,顿时气焰更嚣张了。

“刚才是你TM的诅咒老子?”

付心寒一副怪笑道:“大哥,你听错了,我说你钥匙掉了。”

付心寒指着地上,地上还真有一串钥匙。

棕发青年刚蹲下去捡钥匙,谁知道这时候从走廊拐角处,几个火急火燎的医生快速推着一个病床冲了过来,病床轱辘直接碾压在了青年的捡钥匙的手上。

“我草,我的手!你他妈瞎了啊!”

棕发青年刚骂完,就看到副院长也跟在病床后面。

副院长气急败坏的指着棕发青年喝到:“闪开,闪开。谁要是耽误了耿老的抢救,我跟谁没完!”

耿老是江城的老领导了,棕发青年哪敢得罪,只能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那边付心寒看到棕发青年手被碾了一下,关键他手底下还有个硬邦邦的钥匙。

棕发青年一副吃瘪却无法发泄的样子,逗得付心寒没忍住笑出声。

“笑尼玛币啊!”

“我没笑,哈哈哈,我真没笑。爸,你看我笑了吗?哈哈。”

姚方泰本来只是觉得喜闻乐见,但是被付心寒这幅贱兮兮的样子也给逗乐了,刚才的不快也瞬间消散。

棕发青年怒视着付心寒,他用另一只没被轱辘碾的手指着付心寒。“你给老子等着,等会我看你还笑得出来。”

等这个棕发青年走回,姚婉清就皱起了眉头。女人家心思比较细腻。

“你不该得罪他的,他毕竟是住院部李主任的侄子。”

小说《玄门相医》 第15章 犯天杀星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