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秦爷夫人马甲多

更新时间:2021-04-01 15:57:31

秦爷夫人马甲多 连载中

秦爷夫人马甲多

来源:掌中云 分类:总裁豪门 主角:顾星辞, 秦觉

精彩试读:再醒过来,车子刚好驶入秦家老宅。见她醒了,秦觉开口:“老宅不在市区,环境好但是地方稍微偏僻了些。”顾星辞一脸的茫然的点点头,后知后觉自己还靠在秦觉的肩上,她噌的一下就坐直了身子。秦觉被她的动作逗笑,看了眼女孩紧攥着衣角的手,他笑道:“这就害羞了?”被调戏,顾星辞下意识的就想飙脏话,拳头跟着一紧。但是为了维持人设又不得不选择沉默。她现在这模样正符合她这个年纪,该有的娇羞。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都是假象

“睡会儿吧,到老宅还有一段路。”男人说着,抬手帮她重新戴上了兜帽。

紧接着那只手落在女孩的头顶,隔着帽子,轻轻的拍了拍。

身子一僵,但只是一瞬。顾星辞连忙应了声,挪了挪身子调整了一个舒服的姿势。

不过她现在可没什么睡意,相反还格外精神,满脑子都是秦觉刚才一系列的骚操作。

要说秦觉这人偶尔举止轻浮吧,但是他还是有绅士风度的,知道适可而止。说起来也是矛盾。

这两个极端怎么能在一个人身上体现的这么淋漓尽致。

都是假象!

都是假象!!!

顾星辞在心里默念着这四个字,生怕自己会被这个男狐狸精的美人计迷惑。

大概是没想到路程会这么远,路上顾星辞便真的睡着了。

再醒过来,车子刚好驶入秦家老宅。

见她醒了,秦觉开口:“老宅不在市区,环境好但是地方稍微偏僻了些。”

顾星辞一脸的茫然的点点头,后知后觉自己还靠在秦觉的肩上,她噌的一下就坐直了身子。秦觉被她的动作逗笑,看了眼女孩紧攥着衣角的手,他笑道:“这就害羞了?”

被调戏,顾星辞下意识的就想飙脏话,拳头跟着一紧。但是为了维持人设又不得不选择沉默。

她现在这模样正符合她这个年纪,该有的娇羞。

秦觉没继续逗她,示意她下车,毕竟还有正事要做。

进了宅子,顾星辞深有一种自己进宫的感觉。秦觉坐在主位上,就像是那在选妃的皇帝。见她看着自己发呆,秦觉出声,“过来坐。”

顾星辞乖乖的过去,在他身侧坐下。

斟酌了一下,她轻声问他:“爷爷呢?”

“老爷子在吃药,待会儿就来了。”

开口说话的不是秦觉,而是一个看起来年过半百的男人,但看起来却很精神。

“思楠小姐你好,我是秦家的管家,您叫我老蔡就好。”说着,老蔡接过佣人手里的咖啡放到秦觉面前,继而拿了红茶和甜品给秦思楠。

“也不知道您喜欢吃什么,这些您尝尝看。知道您要回来了,我们连忙请了一位甜品师,都说女孩子喜欢吃甜品嘛。”老蔡笑得温和。

“谢谢。”

顾星辞对这位老管家好感倍增,但遗憾的是,她不喜甜食,但如今也不好拒绝。

尝了一口,她夸赞了一句老蔡这才笑着退到一边。见状,顾星辞把叉子放下。

一旁,秦觉靠在椅子上喝着咖啡,把她所有的小动作尽收眼底,心里大概有了答案。

秦觉看似随意的问,“你有什么忌口的?到时候叫厨房做菜注意点。”

老蔡也跟着附和,“对对对。您喜欢吃什么?”

顾星辞“额”了一声,想了想,说:“我吃海鲜会过敏,其他的就没什么了。”

老蔡默默记下。

正谈论着,不远处楼梯口传来动静,顾星辞敏锐的朝后看了一眼,连忙起身。

电梯口,佣人正推着秦老爷子出来。

秦老爷子现在不算特别严重,和顾星辞交流起来还是很顺畅的。吃过午饭,秦觉就离开了,顾星辞则被带上楼。

三爷开窍了?

“这是您的卧房,三爷说让您先休息,晚上要带您出去。”

“哦……嗯?”

顾星辞猛地回头看向佣人。

还来???

她刚松口气,好不容易以为自己暂时摆脱了这个狗男人,怎么还阴魂不散的?

佣人解释,“三爷就是秦觉先生。”

顾星辞当然不是在好奇这个。

用脚想,三爷也只能是秦觉。

毕竟,她记得那晚包厢里,追她的那几个人就是这么称呼秦觉的。

“小叔叔要带我去哪儿?”每次一这么称呼秦觉,顾星辞都觉得有点别扭。

明明上次见面,她还和人家称兄道弟的,现在一转眼,对方就成了自己的“小叔叔”。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您可以问下三爷。”佣人说完便退了下去。

顾星辞翻了翻手机才发现自己并没有秦觉的联系方式。只不过,她有高雄的名片。

身为秦觉的助理,找他应该也没什么问题。

顾星辞输入他的手机号很快就找到了他的微信,看头像和名称应该是工作号没错了。

高雄效率倒是很高,秒通过。

添加的时候顾星辞就写了备注,高雄很热情的和她打招呼,顾星辞说明来意后,高雄二话没说——直接把秦觉的微信推给她了。

顾星辞嘴角狠狠一抽。

她并不是很想和秦觉接触怎么办?

秦觉的头像是一片黑色,名称也是他名字的缩写,看起来倒是像他的风格。

她认命的点了添加,意外的是居然是自动通过。

“小叔叔?”

等了几分钟,秦觉一直没有回复,大概在忙。

想到这儿,顾星辞把手机一放,决定先睡一会儿再说。

既然老冯说了让她放平心态,就当作是度假,那她自然不能亏待自己。

FA总部地处偏僻,远离闹市。

她今早的飞机,但是昨晚就已经动身了,也没睡好觉,现在困得要死。

——

“三爷。”没人的时候,高雄还是习惯的称呼秦觉“三爷”。

秦觉低头在文件末尾签下自己的名字,“让你查的事有着落了?”

“额……没有。”高雄说完,头更低了几分,明显有些心虚。

他就觉得三爷最近很奇怪。

先是让他查什么乐队主唱,搞得他被一堆粉丝安利着都快喜欢上人家主唱了。然后就是让他调什么酒吧的监控,找一个女人。

这大海捞针似的,去哪儿找啊。

高雄也是有苦说不出。

也不知道三爷最近到底是怎么了。

难不成是开窍了?

还是到了春天交配的季节了导致三爷也开始躁动了?

“但是,我问了当晚那几个人。他们说那个女人偷了他们的东西。”

“什么?”

高雄:“说来也奇怪,好像是一份计划书。”

闻言,秦觉拿着笔的手微微一顿,眉心轻蹙。只是一秒,他恢复正常,“知道了。”

“还有就是,我拿到了秦思楠小姐的资料。”

秦觉“嗯”了一声。

见状,高雄自觉的翻开资料,从头开始念着。其他部分倒是没什么意外的,直到——

顾星辞, 秦觉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