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首富老公重生妻

更新时间:2021-04-01 11:03:28

首富老公重生妻 连载中

首富老公重生妻

来源:掌中云 分类:总裁豪门 主角:令星玥, 薄司御

精彩试读:面对质问,她不想,也不能解释。如果重生回来的时间能早一天,她说不定就能在结婚当天好好表现洗白了。“令星玥,你说过的话,造成的伤害,不是一句对不起就能算数的。”说完这句话的时候,贺兰信就收到来自薄司御的警告视线。下一瞬,他当即噤声,忍着没有再骂她。薄司御敛眸的视线凝视着始终蹲在自己面前的小女人,是这样直接的从她眼神里捕捉到了懊悔。好像……她是真的在认错。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首富老公重生妻:令星玥的拥抱攻势

薄司御没有想到令星玥竟然在等他回家。

甚至,刚刚令星玥冲到怀抱里的力度让他差点没站稳脚步。

这个小女人好像是真的很开心。

“老公,工作辛苦了。”

令星玥喜欢突然从他怀抱里抬起小脑袋,蹭得额前的秀发有点乱。

虽然她的举动有点刻意,但都是出自真心,是她想要从拥抱里表达对他付出感情的决心。

其实前世的她并没有谈过甜甜的恋爱,唯一一段莫名其妙的感情都是被渣男欺骗算计。

对她来说,她从来没有真正喜欢过谁,也不知道该怎样讨好他。

继而,在她的眼神里总是带着试探的小心翼翼,反而让她看起来无辜又可怜。

可在薄司御敛眸的视线里,令星玥睁着一双灿若星辰般的眼眸凝视着他,便是厚颜无耻的蓄意扰乱他的心跳。

“嗯。”

他的回应总是这样冷冷淡淡。

还好,令星玥已经习惯,完全不会影响到她的笑容。

在这个时候,贺兰信正好跑进来,看到令星玥抱着薄司御,蓦然吼道:“你放开我哥!”

闻言,令星玥诧异的探着脑袋望过去,看到贺兰信怒目横眉的模样很奇怪。

“贺兰……信?”

她记得他是薄司御没有血缘关系的弟弟。

前世也没有怎样接触过,印象不深。

但是,令星玥看着贺兰信眼神里对自己深深的厌恶,蹙眉反驳道:“我抱着我的老公,你凭什么不同意?”

“你还好意思说我哥是你的老公,那你今天被爆出轨的娱乐新闻删很快啊。”

贺兰信瞪着她,阴阳怪气的正面嘲讽。

听到这句话的令星玥明显怔了怔,她删这么快竟然还是被他看到,传到薄司御耳朵里了?

下一瞬,她的视线偷偷摸摸的看了看薄司御,原来她觉得他心情不好不是错觉。

所以是薄司御看到她和盛宇被捏造约会的照片生气了?

“怎么,你是心虚到无言以对吗?别以为你做过的事情就没有人知道,看到你还在这里装模作样就讨厌。”

在这个时候,贺兰信是忍无可忍的怼她。

他觉得他哥今天就是因为这件事情生气,他的身份不方便质问,那么就由他代劳。

倏尔,令星玥轻不可见的拧着秀眉,拥抱着薄司御的动作也因为他的沉默变得有点僵硬。

“老公,那些新闻都是捏造的,你别误会……”

她没有理会贺兰信,但是贺兰信回的很快。

“呵,新闻是捏造的?那么你和盛宇的照片是真的吧?”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令星玥蓦然没好气的瞪过去,说道:“我和我老公说话呢,和你没有关系。”

“可是我哥根本就没有理你。”

“……”

令星玥心口一凉。

这张小脸还真是被欺负到委屈的模样。

倏地,薄司御轻不可见的眯眸审视,声音低沉的说道:“你不是在向我解释吗?继续。”

令星玥的诧异的眨了眨眼睛,反应过来说道:“老公,新闻里的照片根本就不是我和盛宇单独见面,还有其他人在场。那就是恶意抹黑我,我不想那些新闻会影响到我们的婚姻,也不想丢你的脸,所以就第一时间删掉了。”

她一边说一边观察着薄司御的表情,根本就不确定他有没有相信。

继而,她急急忙忙的补充说道:“我怀疑这就是盛宇故意利用我炒作,我已经把他的联系方式拉黑了。”

令星玥将手机解锁递到薄司御的面前。

这个举动,可以说是力证清白,也可以说是欲盖弥彰。

贺兰信根本就不相信令星玥,正准备揭穿她的时候,突然听到薄司御开口。

“嗯,我接受你的解释。”

薄司御介意的并不是这件事情。

重点不是令星玥解释了什么,而是她解释的态度。

仅仅是因为她话里那句“我们的婚姻”,就莫名其妙的取悦到了他。

这是因为令星玥对薄家少夫人的身份在潜意识里被肯定了。

“哥,你怎么能这样轻易就相信令星玥的狡辩。”

贺兰信明显急了。

闻言,令星玥得意洋洋的挑衅说道:“我们夫妻俩互相信任,有你什么事,哼,闭嘴吧。”

她知道贺兰信还没有18岁,在她眼里就是不懂事的小屁孩。

在这个时候,管家走过来说道:“先生,少夫人,贺兰少爷,晚餐准备好了。”

倏地,薄司御推开还在怀里的令星玥,结果瞬间就收到她强烈的眼神控诉。

本来不想说话的他,补充了一句,“吃饭吧。”

然后,令星玥就笑眯眯的点头说道:“好,我陪老公吃饭。”

坐到餐桌前的位置,贺兰信始终是重点防备的眼神监督着令星玥。

在他看来,她的突然变脸,肯定有阴谋。

薄家的佣人将丰盛的晚餐端上桌。

这时,令星玥突然看到在自己面前的一条清蒸鱼,脸色微凝。

坐在旁边的薄司御是瞬间捕捉到她的脸色。

“对晚餐不满意?”

他的询问声音始终冷淡,都听不出来是关心。

令星玥轻不可见的避开看到鱼的视线,深呼吸说道:“没有,我只是不吃鱼。”

她的反应,不像是讨厌鱼,更像是害怕?

薄司御轻眯了眯深邃的眼眸,抬手示意佣人撤掉这道菜。

同时,管家站在旁边恭敬的说道:“少夫人,对不起,是我没有准备好今天的晚餐。您还有什么忌口,我以后叮嘱厨房里注意。”

“我不吃鱼,海里的都不吃……”

令星玥不想再记起那个恐怖的噩梦。

这时,贺兰信逮到机会就吐嘈说道:“真挑食,你最好别影响到我哥的用餐,对了管家,你去炖点药汤给我哥。”

听到药这个字,令星玥蓦然敏感,抬起脑袋问道:“老公,你为什么要吃药?身体不舒服吗?要不要叫医生过来看看?其实我都不知道你的身体是什么情况,你告诉我,我以后就会照顾……”

她在说话的时候起身靠近他,是真的心急在意他。

倏地,薄司御毫无预警的用力捏住她的下颚,目光冰冷阴戾的看着她。

“如果你知道我身体是什么情况,是同情我?还是想利用这件事情和我离婚?”

首富老公重生妻:她就是馋你的身体

令星玥猝不及防的被薄司御的动作吓到,下颚被捏得有点疼。

她瞪大眼睛,怔了几秒才反应过来他为什么会生气。

“老公,你误会了,我只是关心你的身体。”

因为俯身的姿势有点辛苦,她索性就蹲到薄司御的腿边,目光毫无闪躲的仰视着他。

在她的视线里,她看到了薄司御阴鸷怒意,心里明显慌了神。

完了!

她报恩,好像抱错地方了。

薄司御似乎很介意被询问身体的事情。

怪就怪她还是不够了解薄司御,相处起来,做老婆加分很难,但是掉分就超容易。

“你关心我?”

薄司御对她的回答似是冷漠的质疑。

这一瞬间在心底凝结的寒冰,却因指腹间触摸到她的体温快要融化。

他松开手指,像是在平复自己的情绪。

“嗯,我关心你,因为你是我的老公。”

令星玥目光灼灼的凝视着他,是小心翼翼,却没有任何心机的真诚。

可是,站在旁边的贺兰信怒不可遏的指着令星玥斥责道:“令星玥,你别这样假惺惺的装模作样,这个世界上最希望我哥身体不好的人就是你。这是你在结婚当天亲口说的,只是过了三天,是你忘了,还是以为我们都忘了?”

客厅里的气氛瞬间僵到极点。

令星玥紧抿着双唇。

她没有忘。

她曾经想要利用薄司御身体不好的理由要求父亲取消婚礼,她说不想嫁给他,不想将来守寡。

尽管前世的她是蠢到一直被宋思瑶算计利用,但是这番话确实是她亲口说出来的。

对她来说,那是一年前,甚至是上辈子的事情。

但是对薄司御而言,那就是三天前的事情。

“对不起。”

令星玥声音低低的认错道歉。

面对质问,她不想,也不能解释。

如果重生回来的时间能早一天,她说不定就能在结婚当天好好表现洗白了。

“令星玥,你说过的话,造成的伤害,不是一句对不起就能算数的。”

说完这句话的时候,贺兰信就收到来自薄司御的警告视线。

下一瞬,他当即噤声,忍着没有再骂她。

薄司御敛眸的视线凝视着始终蹲在自己面前的小女人,是这样直接的从她眼神里捕捉到了懊悔。

好像……她是真的在认错。

能不能相信,要不要相信,这个考虑还没有答案的时候。

薄司御都没有意识到自己眼神里的戾气在慢慢消退。

可是,令星玥因为羞愧低下头,错过了他平缓的神色。

但是她没有错过,来自贺兰信那一道扎扎的敌意。

“老公,那我今天不陪你吃饭,先回房间了。”

场面这样尴尬,令星玥只想暂时休战。

于是,她急急忙忙起身想要离开。

薄司御轻不可见的蹙眉,下意识的制止她。

“坐下。”

这一声喊得急。

令星玥被吓到顿时转身就乖乖坐下来。

晚餐的气氛越来越凝重。

她正在反省自己踩雷的错误,低着脑袋吃饭,不再说话。

这是她第一次和薄司御同桌吃饭,没想到搞砸了。

倏地,薄司御看着令星玥怯生生的模样,蓦然有些心烦的蹙眉。

他刚刚不是想骂她,但是又不想解释。

结果,就任由着这种微妙的情况持续到晚餐结束。

薄司御意识到他并不习惯处理和令星玥的关系。

看着她沉默,好像以后都不会再主动和他说话的表情,就莫名生气的起身,前往书房。

这幕画面在贺兰信眼里,那就是他哥很讨厌令星玥,根本就不想和她相处。

随后,他蓦然起身跟上脚步。

餐厅里就剩下愁云密布的令星玥一个人。

她皱着小脸思考,把老公惹生气了,该怎样哄呢。

另一边。

薄司御在书房里始终都是紧绷着面容。

身旁,贺兰信观察着他危险的神色,试图安抚说道:“哥,你别太生气,令星玥本来就是这样的人。不过我看她刚刚应该是被吓到了,估计短时间内她也不敢再来你身边作妖了。”

他以为自己说这句话是能让薄司御消消气。

可没想到,薄司御的脸色更阴郁了。

这时,管家在外面敲门说道:“先生,药汤炖好了。”

“快点端进来,哥,你今晚要好好休息。”

薄司御并没有在意贺兰信说的话,眯眸朝着门外瞥了一眼,看似不经意的询问。

“令星玥呢?”

“先生,少夫人回卧室房间了。”

管家不敢说任何多余的回答。

闻言,薄司御敛眸沉默,浑身的气压徒然骤降。

令星玥果然是怕了他,怕到躲了起来。

所以,她也不会再主动向他示好了。

“这是好事,哥,令星玥不敢再来烦你,你就不会因为她生气。”

“……”

完全没有理解到薄司御为什么会生气的贺兰信还笑得一脸天真。

可是站在旁边的管家看破不说破的叹息,这位贺兰少爷终究是年轻人不懂感情。

重点是,贺兰信并不知道自己竟然是在精准踩雷。

“哥,我觉得令星玥的态度转变这么快肯定是另有图谋,说不定就是想博取你的信任,你不能就这样轻易相信她。不过我现在还没有想到令星玥的真正目的,难道她是……”

这句话突然停顿。

贺兰信因为自己的想法而表情震惊。

倏尔,坐在书桌前正在喝药汤的薄司御缓缓抬眸。

在这个时候,贺兰信煞有介事的说道:“哥,说不定令星玥是想馋你的身体。”

薄司御猝不及防的被药汤呛到咳嗽了起来。

他就不应该等贺兰信的答案。

“哥,你是不是也觉得……”

“闭嘴。”

“哦。”

贺兰信一脸无辜又一本正经的继续思考。

此刻,薄司御轻不可见的敛眸,一闪而过的幽光在心里留下轻轻的痕迹。

难道令星玥是真的馋……馋他的身体?

这个解释,似乎,好像,也可以合理接受。

甚至还有一瞬间的心神触动,竟然让他认真的想了想。

“咚咚”的敲门声响起来。

令星玥推开书房的门,探着小脑袋,轻声问道:“老公,我把卧室房间整理好了,你是不是该回来洗漱休息了?”

令星玥, 薄司御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