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霸爱甜妻宠不腻

更新时间:2021-04-06 14:48:35

霸爱甜妻宠不腻 连载中

霸爱甜妻宠不腻

来源:掌中云 分类:总裁豪门 主角:沐槐夏, 顾庭轩

精彩试读:她看向沐邦彦,语气却出奇地平静,许是在经年累月的相处中,她早已经对眼前这个男人,这个她称之为父亲的男人,死了心。沐邦彦一噎,看着沐槐夏却久久说不出话,父女两个就此僵持不下。与此同时,顾氏集团内看似平静,内里却截然相反。落地窗前,顾庭轩死死盯着林峰拿来的杂志,脸上没有丝毫表情,可他周身散发的寒气却泄露了男人此刻的心思。想不到那个女人居然敢骗他!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霸爱甜妻宠不腻:是误会吗

模糊不清的照片里那个身影正是陆逸云,他地点也正好是他们见面吃饭的那家西餐厅。

林奈敲门进来,按照沐槐夏吩咐买了好几份杂志,她顺势将其放在沐槐夏身前,眼神关切地盯着沐槐夏。

“嗬。”

随意地翻了几页,一声轻嗤从沐槐夏喉间溢出,她看着杂志上写的几乎能以假乱真的爱情故事,讥笑讽刺。

沐槐夏收起笑容,食指在桌面不经意敲了两下,似乎是在想着什么事情。

倏忽间,没有任何通报,一个满身戾气的男人暴怒地踢开了办公室的门。

啪——的一声清响过后,满室寂静。

林奈还没有回过神来,就看见一个红色的巴掌印印在了沐槐夏脸上。

她眼见着沐槐夏嘴角溢出一抹鲜红,腿却似定住,挪不动分毫。

“林奈,你先出去。”

相比于林奈的慌张,沐槐夏还是一如既往地淡定,似乎没有什么能够影响她。

“说,你肚子里的野种是谁的?”

沐邦彦接近暴走状态,若非极力克制,他不知道自己究竟会不会还做出更失态的行为。

沐槐夏只是从旁边抽过几张抽纸,随即在脸上轻轻一抹,见鲜血跟着唇妆一起被抹下来,沐槐夏轻皱了眉。

“说完了吗?说完了就出去,我还有事要忙。”

平平淡淡的声线没有丝毫起伏,仿若两人之间不过在谈论天气一般。沐槐夏的行为举止彻底激怒了沐邦彦,他抬手,随即又想要挥上一掌。

此刻的沐槐夏不再如方才一样后知后觉,她全力出手反击,即将甩在她脸上的手被她尽力挡开。

“给我把那个野种打了,我就知道,你和那个陆逸云没有那么简单。”

沐邦彦的声音响彻在办公室内,沐槐夏很庆幸办公室的隔音效果好,无论里面如何动静,外面也听不见一丝一毫。

她站起身,胸腔剧烈地颤动,一腔怒火却没办法更明确地发作。

“你从来就不相信我,你也不问我究竟发生了什么就给我定性,在你心里,我还算是你女儿吗?你宁肯帮着外人也从来不心疼我半分,为什么?”

她看向沐邦彦,语气却出奇地平静,许是在经年累月的相处中,她早已经对眼前这个男人,这个她称之为父亲的男人,死了心。

沐邦彦一噎,看着沐槐夏却久久说不出话,父女两个就此僵持不下。

与此同时,顾氏集团内看似平静,内里却截然相反。

落地窗前,顾庭轩死死盯着林峰拿来的杂志,脸上没有丝毫表情,可他周身散发的寒气却泄露了男人此刻的心思。

想不到那个女人居然敢骗他!

不管杂志报刊上写的如何传神玄妙,顾庭轩却可以百分之百地断定,那个孩子就是他的。

厚实的杂志在顾庭轩手中扭曲变形,暴涨的青筋在他手臂上浮现,骇人的紧。

林峰从来没有见过顾庭轩这样情绪大动,在商界最忌讳情绪外露。

“庭轩,你怎么了?”

看着他手上已经开始要被毁的杂志,林峰疑惑询问。

“沐槐夏的孩子”

“嗯?”

“是我的!”

双眼瞪大,林峰嘴唇微张,欲言又止,他已经被这消息惊地说不出话。

“你说的都是真的?”

虽然明白顾庭轩不是那种会开玩笑的人,可是林峰还是难以置信地反问了一句,虽然顾庭轩保持沉默没有回他,他却肯定了这一事实。

难不成那天,顾庭轩说的女人,就是沐槐夏!

难怪那次他会打电话过来怒气冲冲地要他不惜一切代价打击沐氏,现在,所有的疑问似乎都有了解释。

沐氏的危机本来以为昨天沐槐夏出色的表现而有了转机,可今天因为未婚先孕的丑闻一出,舆论口碑又急转直下。

恶语送走沐邦彦的沐槐夏坐在沙发皮椅上久久难以回神。

此刻,沐氏股价下跌,客户取消订单,银行停止贷款,这些她都能应付,也有对策,可是关于这次的谣言,顾庭轩那边,她却不知道怎么交待。

毕竟,怀孕是真的。

恍惚间,一阵敲门声响起,已经草木皆兵的沐槐夏陡然打起精神看向门外。

“沐总,是我。”

林奈听里面迟迟没有动静,不由招呼了一声,听到声音的沐槐夏悄然松了口气,应了声进来。

一杯温水被放在了沐槐夏身前,她微笑着接过道谢。

沐槐夏微抿了一口温水,随即站起身在办公椅上坐好,若是不出意料,再过没多久,郝思琴母女俩就该来了。

“你知道我们是谁吗?还敢拦着!”

“诶!丽丽别这样!”

郝丽丽那刻薄的声音透过门缝传了进来,果然这对母女还真是不出所料呐!

沐槐夏捧着温水杯紧紧的贴在小腹,嘴角轻蔑的一笑。

“吱呀~”一声

三个身影吵吵闹闹的闯入自己的办公室,跟在后面的林奈脸上满是歉意。

“你先下去吧!”

沐槐夏瞥了一眼几人,语气里没有任何的波澜,只不过握杯子的手越捏越紧了。

“嗯”

林奈走了出去,然而这对母女是放肆了起来。

她们一屁股的坐在了沐槐夏对面柔软的真皮沙发上,就像把这里当做了自己的地盘一样,丝毫没有给沐槐夏一点面子。

“说吧!什么事情!”

因为了解这对母女的德行,沐槐夏也就没有在多说什么,直接开始点入了正题。

“哼!”

郝思琴还没有开口,郝丽丽却是抢先要说话,然而沐槐夏看都没有看她一眼。

“你……”

“说吧!什么事情?”

沐槐夏冰冷的眸子直接的落在了郝思琴挂着浅笑的脸上,看着她和蔼的笑容,心里满是厌恶。

“夏夏,我真的想不到你会做出这种事情!你这样对得起爸妈吗?”

“爸妈!”

沐槐夏一阵的恶心,她有些晕怒的看着眼前的这个不要脸面的女人,这对母女早就不知道图谋自己母亲留给自己的公司多久了,还有那个所谓的父亲,刚刚对自己下手可是一点都不轻的。

“我跟你不熟!别那么恶心的叫我,夏夏不是你能叫的!”

“夏夏!你这样子就伤妈妈的心了!”

郝思琴说着,面露出一丝伤感的表情,而这个时候郝丽丽竟然将办公室的门敞开了。

霸爱甜妻宠不腻:目的暴露出来了

这不经意的一幕被沐槐夏看在了眼里,看来她们是在自己公司危机的关头来下绊子的。

“有什么事情你直说吧!”

沐槐夏平静了下来,她已经明白这对母女此行的目的了,接下来的就是如何应对了。

“夏夏,我和你妹妹只是来看看你,这件事情虽然是你做的不对,可是你现在毕竟也是有身孕的人了,这个公司那么多事情,妈怕你忙不过来,所以想让你妹妹来帮帮你减轻负担!”

“帮……”

目的终于暴露出来了吗?

这么直白看起来并不像苦心积虑。

沐槐夏清澈的眸子看着这个还有几分姿色的中年女人,脸上换上了一个不同寻常的笑。

“劳你们费心了!”

办公室的外面,偶尔的有几个脑袋探出来,试图的去听着里面的谈话。

听到沐槐夏的话,母女二人的神色有些迟疑,但是一下子换上了一副灿烂的笑容,她们以为沐槐夏是顶不住来自舆论和父亲家庭的压力要做出让步了。

“那给你妹妹先安排一下岗位吧!让她先学习一下,然后帮你搭理!”

郝思琴原本一副淡然的样子消失,本性终于暴露了出来,她看着气质远胜于自己的女儿的女孩,突然有了一种高高在上的错觉。

自己已经蓄谋沐槐夏手里的公司许久了,这次就是她们夺取的第一步,她们可是打算好了长期的慢慢渗透,然后在一把扳倒沐槐夏。

“林奈!咋们还有什么职位空缺吗?”

沐槐夏对着外面轻呼一声。

“诶!沐总,咋们还缺一个清洁工!”

听见沐槐夏的传呼,林奈很快的就是从外面进来,她和沐槐夏对了一个眼神,嘴角忍不住一笑。

“……”

郝思琴的脸色一下子难堪起来,她突然明白了沐槐夏这是在耍自己,哪里是屈服的意思。

她恶狠狠的看着沐槐夏,一脸的恨意。

“最近公司缺清洁工,卫生总是弄不好,这样子影响身体健康,妹妹你不是要来帮姐姐吗?姐姐现在正是需要一个好环境的时候,现在这个问题你能帮帮姐姐吗?”

沐槐夏一下子占了上风,她顺着原先郝思琴的话继续的说了下去,郝丽丽是咬牙切齿的盯着沐槐夏,脸色已经是涨的通红。

“哼!我们走!”

郝思琴已经把控不住局势,只能够丢了面子的离去。

“顾庭轩!这可……怎么办!”

桌子上面的杂志已经变的琳琳碎碎。

顾庭轩背靠在皮质的摇椅上面,指甲已经深深的陷入肉里面,牙齿紧紧的咬这嘴唇,隐约的有丝丝鲜血泛出。

“……”

顾庭轩可以对沐槐夏表现的绝情,但是那个孩子,他的内心十分的纠结。

“嗯……暂时就这样吧!”

感觉到了疲惫和头疼,顾庭轩对着林峰挥了挥手示意他先下去。

“沐总……咋们接下来怎么做!”

弄走郝丽丽母女俩后,沐槐夏捧着那个杯子绕着桌子来回的走着,她静静思索着,并没有听进去林奈的话。

“叮叮……叮叮叮叮…………”

桌子上面的固定电话突然响起来。

“喂!我……顾庭轩!”

电话那头的声音很冷,但是似乎和平时比起来有那么一丝异样。

“怎么……顾总这么有闲情!”

沐槐夏不知道为什么,面对他的时候总是表现的那么强硬,丝毫的不肯去让步。

“…………现在认输还来得及…………我会手下留情的!”顾庭轩语气软了下来,时而的有停顿,这让沐槐夏是稍稍的动容了一下。

可是沐槐夏一想起来那个女人,心里立即一狠。

“顾总!你这是来可怜我的吗?我觉得我不需要的!”

嘴上说的那么的坚决,可是沐槐夏却感觉自己的心有那么一丝丝的刺痛。

她外表的伪装迫使她满身是刺,只能以强硬的一面对待他人。

“顾总你还是自己考虑考虑自己吧!我们可是有赌约的,到时候还是希望顾总不要毁约呐!”

“沐槐夏!你……”这个

后面的话还没有说完,电话被沐槐夏啪的一下子挂断。

小腹有些不舒适,自己的心里也有点莫名的堵塞,在林奈的搀扶下半躺在了沙发上面,脑子里面一片乱糟糟的。

被顾庭轩的打压,公司的股价已经跌到了极致,员工的心思也是变的各异,几日的辛苦操劳让沐槐夏是憔悴了不少。

“沐总,林主管他们想辞职了!”

林奈推开了沐槐夏办公室的门,眼睛向着办公桌寻去。

沐槐夏已经疲惫的趴在了桌子上面睡着,看着这单薄的身子,林奈忍不住的有些心疼,她忍不住的向身后几人望了望,眼里尽是厌恶。

印象里面沐槐夏对待属下那么得体贴,为人也是相当的不错,可是这个关键时候他们尽然都弃她而去。

想到这里她不由的朝着身后的几个大男人恶狠狠的看了一眼,眼里尽是鄙夷。

林远清几人是纷纷的羞愧的低下了头。

他们都是公司的老员工了,可以说沐槐夏对他们是尽心尽责,今天他们辞职可不是因为有什么困难,只是顾氏在向他们招手,面对着种种利用的许诺,最后他们动心了。

“林秘书,还是先不要打扰沐总了!这件事情稍后在说!”

林清远的心情复杂,看着这幅模样的沐槐夏,良心的谴谪让他的心有些刺痛,他是公司的上一代员工了,曾经刚入公司的时候可没有少受过沐槐夏母亲的恩惠。

“哼!”

林奈轻哼了一声,瞥了一眼几人,满脸厌恶的直接离去。

林清远有些失落了,嘴角明显的下了一个弧度,沮丧的离开了办公室的门口。

“庭轩!既然你知道了,为什么你还要这样对她!”

林峰看着眼前阴沉的男人,心里面有些恶寒。

阳光透过玻璃打在了顾庭轩俊脸上,修长的身子倒印出一条长长的影子,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的美好,可是那双深不可测的眸子,散发着一股薄凉的气息,让他总是给人一种距离感。

沐槐夏, 顾庭轩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