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神秘爹地要抱抱

更新时间:2021-04-08 17:03:02

神秘爹地要抱抱 连载中

神秘爹地要抱抱

来源:微阅云 作者:洛溪 分类:现代言情

精彩试读:提到商烟,薄瑾修薄唇紧绷,看了眼客房里面,冷声道:“我会处理好的。”竟然没有否认!没管皇甫青的惊讶,薄瑾修走进客房,在床边坐了下来。打了镇定剂之后的顾篱落睡颜安宁,薄瑾修看着她眼角干涸的泪痕,慢慢伸出手去。门口的皇甫青怔住了,薄瑾修生性凉薄,就算至亲好友他也只是冷淡有余亲密不足。皇甫青从未见过薄瑾修对谁这么温柔过,哪怕是对薄琮琮。可此时面对顾篱落的薄瑾修,却像对待一件绝世珍宝一样,小心呵护,再三叮咛。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神秘爹地要抱抱:谁准你碰她的

“瑾修,阿图。”商烟缓缓走来,在薄瑾修身边站定,先是扫了顾篱落一眼,目光在她脖间的钻石项链上停了一秒,而后微笑看向皇甫图,“阿图,这位小姐是……”

“哦,顾篱落,我朋友。”皇甫图道。

“顾篱落……”商烟看了眼顾篱落,目光又瞄了眼她旁边站着没走的顾之漫,若有所思道:“这名字听着很耳熟啊,难不成是顾家的……”

“商小姐,篱落是我妹妹。”顾之漫接过话头,微笑道:“抱歉,我并不知道她今天会来,您放心,我会看好她不会让她乱来的。”

言下之意,顾篱落今日就是来捣乱的。

几位正主都站在这里,群众的目光自然而然的也聚集了过来,薄书远和苏心月更是眼尖地看见顾篱落,紧忙走了过来。

“顾篱落,你也太阴魂不散了吧,堵学校门口就算了,竟然还找来这里?”苏心月嫉妒地看了眼顾篱落,虽然只穿着再简单不过的小礼裙,可顾篱落却硬是凭美貌和气质让人移不开眼睛。

即使有华贵耀眼的商烟在旁边,她的美竟也丝毫不逊色,反而还给人一种脱俗灵气,独一无二之感。

本来顾之漫之前的话就已经将顾篱落踩在了地上,如今苏心月一席话更是让顾篱落成为众矢之的。

“果然还是想来找前夫啊,真是不要脸。”

“要脸也不会生个野种啦,她当初可是被薄家给赶出来的。”

听着周遭的议论声,薄瑾修眼神一暗,厉声呵道:“都给我闭嘴!”

死一般的静寂,众人都惊讶地看向薄瑾修,没想到他会站出来。

“小叔,她……”苏心月还想再说,但被薄瑾修寒冷的目光一射,下意识将话咽了回去。

薄瑾修转身看向顾篱落,眼中透着浓浓的心疼,“我带你走?”

顾篱落抬头,眸中无惧无怕,只有清冷。

她从薄瑾修身后走出,目光从顾之漫和苏心月身上一一扫过,用足够所有人都听得到的声音说:“第一,我不喜欢别人用过的东西,尤其是男人。薄书远在我眼里就是块不能回收的垃圾,白给我都不要。所以如果你们以后再给我栽赃什么,也请换个可信度高点的人。”

“顾篱落你……”薄书远气急,正想说话,却被顾篱落冷声打断。

“第二,我背了五年的黑锅,如今既然敢回来,就没想过再背这口锅。在招惹我之前,你们最好想清楚了,是不是真的需要我把当年的种种全都公之于众。只要你们敢赌,我是很乐意奉陪的。”

说完,顾篱落转身看向商烟,微微低了低头道:“抱歉搅了宴会的气氛,告辞。”

顾篱落转身离开,丝毫没理会身后各色眼光。

而她的话,却也让众人心里埋下了一丝疑惑,难道当初的事情真的有猫腻?

“篱落……”薄书远抬脚就想追上去,却被商烟拉住了手腕道:“瑾修,家里长辈还等着我们呢。”

“哥,我去追,放心。”皇甫图道。

“你也不许去。”商烟眉头微皱,制止了皇甫图道:“你们先去不管谁去,都只会给顾小姐招惹更多麻烦,难道你们还嫌大家对她的敌意不够多吗?”

“这……”皇甫图微怔,犹豫着没有追出去。

……

顾篱落从宴会出来,怅然地叹了口气。

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最重要的是,她连赵天虎的人都没见到,这要谈项目啊?

正烦恼间,身旁有道影子无声地靠了过来,“顾小姐?”

顾篱落一惊,忙转头看去,只见一肥头大耳的中年男人站在自己面前,一脸猥琐,一身酒气。

“你是……”顾篱落只觉得眼前这张脸很熟悉,迟疑着问出口:“你是赵天虎?”

“呵呵,正是。”赵天虎眯眼笑道:“顾小姐不是在找我吗?贵公司已经跟我打过招呼了,咱们换个地方聊?”

公司打过招呼?

顾篱落虽觉异样,但眼下别无他法,只好跟着赵天虎上了车。

大厅里,薄瑾修听着助理的汇报,眼神一暗抬脚就往外走。

“瑾修?”商烟拉住他,“你去哪儿?”

“抱歉我有急事,先走了。”薄瑾修说完,看也不看商烟,大步离开了宴会。

彼时,顾篱落怎么也没想到赵天虎竟然将她带到了酒店。

“赵总,我只是来找您谈合作项目的,来这里不太合适吧。”顾篱落警惕地站在门口没有走进。

赵天虎笑着倒了两杯红酒,递给顾篱落一杯,“你别紧张,我只是太累了,所以正好来这里休息。再说了这里也不会有人打扰我们,你想谈什么都可以,不是吗?”

顾篱落看着手中那杯红酒,心中冷笑。

还真当她是傻子吗?这酒她要是喝了,恐怕今天自己就走不出这门了。

赵天虎坐在床尾,懒洋洋朝顾篱落伸手,“不是来找我谈项目吗?听说因为你的失误造成了项目延期?你有解决方案了吧?”

顾篱落抿唇,上前几步将自己新修改的方案递给他,“我问过工厂了,新的锦缎最快也要一个月才能到,所以……”

“一个月?”赵天虎冷笑一声,“顾小姐这是在跟我开玩笑?”

“赵总,我知道这次是我的失误,但是我也在方案里提出了解决办法,只要……”顾篱落刚想解释,却突的被赵天虎抓住了手腕往前带去。

赵天虎早就眼馋顾篱落的身材了,这会儿贴近了狞笑道:“顾小姐,其实想要延期也不是不可以,这事儿就是我一句话的事,只不过你得付出些代价,懂吗?”

顾篱落心中大惊,挣扎着就想甩开他,却突然发现自己竟浑身使不上力气,而且体内还有些异样的燥热。

怎么回事?她明明没喝那杯酒。

赵天虎眼中透着得逞的笑意,扣着顾篱落的腰将她推向床榻,“宝贝,你是很谨慎,可有问题的不是那杯酒,而是房间里的香薰,怎么样,你没想到吧?哈哈哈哈。”

顾篱落拼命推着他,咬牙吼道:“放开我,你敢动我,我一定会让你后悔的!”

“后悔?”赵天虎贪婪地闻着她身上的香味,“宝贝,今天放了你,我才真的会后悔。”

“嘶啦”一声,顾篱落的白色礼裙应声而碎。

“啊!”顾篱落终于慌乱地朝赵天虎抓去,“放开我,你个混蛋,救命啊!”

赵天虎脸上被抓了好几道印子,他奸笑一声,锢着顾篱落的双手按到头顶,两眼放光压了下来,“宝贝,我就喜欢你这么辣的,来吧……”

顾篱落恐惧得眼泪流了下来,心里生出绝望。

谁能来救她?

“碰!”仿佛是上天听到了她的呼救,破门声响起,薄瑾修从门外走进,二话不说拎着赵天虎的衣领将他扔到了一边,寒声如刃:“谁准你碰她的?”

神秘爹地要抱抱:你是我的谁

“薄,薄……”赵天虎怎么也没想到薄瑾修竟然会出现在这里,顿时瘫在地上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薄瑾修没有理会他,大步走到床前,将西装外套脱下盖在顾篱落身上,将她抱在怀里问道:“有没有事?”

顾篱落摇了摇头,下意识地抱紧了薄瑾修的脖子。

薄瑾修能清晰地感觉到她的颤抖和恐惧,心里的隐怒不由越积越多。

他看了眼正想悄悄溜走的赵天虎,冷声道:“你想去哪儿?”

赵天虎脚步一滞,回过头躬身谄媚地讨好道:“薄少,误会,这些都是误会啊。”

“误会?”薄瑾修冷笑一声,“我有眼睛会看,至于是不是误会,会有人跟你说清楚的。”

说罢,他再不理赵天虎,抱着顾篱落大步离开了酒店。

跟着薄瑾修一起过来的助理司镜活动了下手腕,看着赵天虎,推了推金丝镜框道:“赵总,该咱们好好聊聊了。”

“别别,司助理你听我说……嗷嗷!”赵天虎话还没说完,人就被司镜摔了个四脚朝天。

赵天虎捂着屁股爬起来,欲哭无泪,“说好的聊聊呢?”

怎么就动起手来了?

司镜露出标准的职业笑容,“先热身,再聊天。”

赵天虎看着他活动完手腕活动脖子,吓得急忙爬起来就朝门口冲,边跑边喊:“薄少,薄少你听我说啊……”

薄瑾修抱着顾篱落本已走到电梯门口,听到赵天虎的声音自身后传来,顾篱落颤抖得更加明显。

薄瑾修察觉到,抱着她的手不由紧了紧,“别怕,有我在呢。”

他的声音和身上的古檀清香让顾篱落微微安心,恍惚五年前那个送自己去医院的人身上的味道。

“薄瑾修……那个人,是不是你?”顾篱落低声呢喃。

可惜此时电梯门开关声响起,薄瑾修没有听见她说什么。

等电梯门关上之后,他才问了句:“你刚才说什么?”

顾篱落微怔,摇了摇头道:“没什么。”

她希望是他,但又害怕是他。

因为不想让他见到自己最为狼狈的一面,也因为不知道如果真的是他,那自己以后要如何面对他。

薄瑾修抱着顾篱落出了酒店坐上车,吩咐司机离开。

顾篱落本就中了招,之前一直处在紧张的情绪中还不觉得,这会儿放松下来,整个人就感觉到异样了。

她身体里像是有一股火在烧一样,热得她整张脸都染上了不正常的红晕,还莫名的痒。

顾篱落难耐地左右挪动了下,薄瑾修看见,转过头来问道:“怎么了?那里不舒服么?”

顾篱落摇了摇头,她知道自己被下了东西,可这话当着薄瑾修的面,并且还有司机在,让她如何说得出口?

她睁眼看着薄瑾修,想说让他送自己去酒店开个房间休息下,她现在的样子也不太适合回家,怕会吓着邱蓝和女儿。

她是想要求助,可她不知道自己此刻的眼神有多撩拨人,亮闪闪的大眼中带着朦胧的泪光,充满了让人想要保护的柔弱感。

“我~”顾篱落开口想要说话,可发出的声音似不是她自己的一样,要多撩人有多撩人。

薄瑾修眉头瞬间一皱,伸手摸了下顾篱落的脸颊,入手滚烫一片。

“唔~”顾篱落感受到贴在自己额头的冰凉,下意识地想要汲取更多。

薄瑾修双眼骤然一眯,对司机吩咐道:“去皇甫青那里。”

“是。”司机应声,开车朝着皇甫青的住址驶去。

顾篱落越来越难受,意识也渐渐模糊,她本能地靠近薄瑾修,伸手抱紧了他来为自己降温。

看着拿自己当冰棍的女人,薄瑾修心中又心疼又生气。

若不是他今天得了消息赶过来,此刻顾篱落会遭遇什么他简直不敢想。

“热……”顾篱落迷迷糊糊地,扒在薄瑾修身上的手也越来越放肆。

薄瑾修脸色渐渐难看起来,伸手抓住了那只正试图往他衣服里探的小手,咬牙警告道:“顾篱落!”

“唔?”顾篱落抬头,迟钝地眨着眼睛,声音魅惑中带着丝丝委屈,“薄瑾修,我好难受……”

薄瑾修叹了口气,伸手抱紧她,顺便抓紧她的双手不让她再乱动,“忍一会儿,马上就不难受了。”

顾篱落难耐地磨蹭着,红唇轻吐,“热……”

话未说完,薄瑾修的唇边贴了过来。

热?他帮她降温。

顾篱落感觉到有人送来冰凉,自然要得更多。

辗转沉沦间,突然舌尖一痛,神智清醒了几分。

薄瑾修微喘着退开,低头看着顾篱落,“清醒些了吗?”

顾篱落理智回笼,羞得满脸通红,“对不起,我……你离我远点……”

不然她怕自己再失控做出什么非礼他的事情来。

薄瑾修失笑,倒是没想到她恢复理智后第一句话就是跟自己道歉。

体内不停地燥热让人难受,顾篱落这次有了经验,咬紧舌尖提醒自己不要失控。

薄瑾修眼看着她挣扎,突然伸手抬起她的下巴,低声问道:“小篱落,我给你两个选择。第一,我帮你降温,第二,送你去医院。你选什么?”

“去医院。”顾篱落毫不犹豫道,“我去医院。”

薄瑾修点了点头,不再多说什么,只转头吩咐司机:“再快点。”

“是。”

路上的时间漫长得顾篱落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熬过来的,好几次她浑浑噩噩地想要靠近薄瑾修,再被薄瑾修像抓小鸡一样抓住。

二十分钟后,薄瑾修抱着顾篱落敲开了皇甫青家的房门。

路上,薄瑾修就已经跟皇甫青说过了,所以此时皇甫青直接让她抱着人去了客房,将提前准备好的镇定剂给顾篱落打了下去。

一针镇定剂下去,顾篱落体内的躁动终于平息了许多。

薄瑾修仍不放心地问道:“你确定没事了吧?”

“放心,我配的药什么时候出过错?”皇甫青好奇地看着薄瑾修问道:“倒是你,突然这么抱着一姑娘来找我,还是为这种事,还真是让人意外啊。”

薄瑾修想到顾篱落差点就被赵天虎欺负,脸上一下子冷了下来,“她多久能醒?”

“一会儿就好了。”皇甫青不甚在意道。

薄瑾修抿唇,拿出手机走到一旁去交代事情。

皇甫青听了两句,只听到什么“别放过他,查清楚”之类的。

等薄瑾修打完电话回来,就见皇甫青一直盯着自己看。

“看什么?”

皇甫青桃花眼微眯,似笑非笑问道:“修,你对里头这姑娘很上心啊,该不会是……”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薄瑾修冷眼扫过来,噎住了皇甫青接下来的话。

“可,可烟姐……”皇甫青想说他倒是不能如何,但问题是还有个商烟啊,要知道商烟背后可是……

提到商烟,薄瑾修薄唇紧绷,看了眼客房里面,冷声道:“我会处理好的。”

竟然没有否认!

没管皇甫青的惊讶,薄瑾修走进客房,在床边坐了下来。

打了镇定剂之后的顾篱落睡颜安宁,薄瑾修看着她眼角干涸的泪痕,慢慢伸出手去。

门口的皇甫青怔住了,薄瑾修生性凉薄,就算至亲好友他也只是冷淡有余亲密不足。皇甫青从未见过薄瑾修对谁这么温柔过,哪怕是对薄琮琮。

可此时面对顾篱落的薄瑾修,却像对待一件绝世珍宝一样,小心呵护,再三叮咛。

这样反常的薄瑾修,皇甫青上次见到,还是五年前……

顾篱落醒来已经是一个小时后了,她第一眼就看到了守在旁边的薄瑾修,昏睡之前的记忆涌进脑海,让顾篱落后怕又庆幸。

薄瑾修见她醒来,问道:“感觉如何,还有哪里不舒服没有?”

顾篱落摇了摇头,撑着坐起来,“谢谢你,要不是你及时赶到,我可能……”

一想到那个赵天虎的样子,顾篱落手指就微微颤抖。

差一点,她就被那畜生欺负了。

“可能什么?”薄瑾修瞥见她微抖的手指,皱眉道:“现在知道害怕了?当时脑子里想什么去了?没查清楚赵天虎是什么人就敢跟他去酒店,我看你胆子是真大。”

“我只是去谈合作项目的,又不是去做别的。”顾篱落解释道:“我的时间就只有今天,再说我已经很小心了好吧,那杯红酒我都没喝,谁能想到是那香薰的问题。”

薄瑾修心底火起,语气也更冷,“没想到?那你还能想到什么?顾篱落,为了工作,为了钱你什么险都敢冒是吗?”

顾篱落没料到他会对自己突然发火,顿时心里的委屈也被激发了出来,一边下床一边道:“关你什么事?要你管我,你是我的谁啊?”

见她要走,薄瑾修更怒,抬手扣紧她的手腕将她拉至自己怀中,切齿道:“不让我管是吗?小篱落,看来我真的是对你太仁慈了,我会让你知道我是你的谁的。”

话音刚落,他已经低头吻住了顾篱落那张让他又气又爱的唇。

辗转不停。

顾篱落心里屈辱,拼命的扣打着薄瑾修,却被他禁锢住双手吻得更深。

尝尽了甜味,薄瑾修才喘息着松开顾篱落,额头抵着她的额头哑声道:“现在,知道我是你的谁了吧?”

顾篱落瞪着他,扬手一个耳光甩了上去。

小说《神秘爹地要抱抱》 第12章 谁准你碰她的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