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宫先生的宠妻日常

更新时间:2021-04-13 12:33:45

宫先生的宠妻日常 连载中

宫先生的宠妻日常

来源:微阅云 作者:夏喜喜 分类:现代言情

精彩试读:慕熙夏说她还有十五分钟就到。 袁楚楚便又跑回了宋嘉宁身边,继续拉着她说:“嘉宁,你家世这么好,为什么要和慕熙夏那个杀人犯做朋友呢?” 宋嘉宁连忙说:“夏夏她不是杀人犯啦,她也不想的……” 这话说的十分有技巧,前面看似是否认,后面却留下了意味深长的遐想空间。 这些日子,宋嘉宁便是用这种方法,让慕熙夏是个杀人犯的流言越传越真。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13-筹谋

慕熙夏没有料到宫弈会突然凑过来。

  他的脸骤然在她眼前放大,如同电视突然从高清变成8k。

  画质清晰了数倍,画面却依旧完美无瑕。

  慕熙夏的心跳忽然像漏了一拍。

  宫弈眉眼淡漠,好整以暇,等着她的答案。

  慕熙夏闹不清他到底是什么意思,保守起见,嘿嘿一笑,脸上堆出讨好的表情:“您日理万机,我哪敢麻烦您呢。”

  “如果是你的事,便不算麻烦。”

  慕熙夏刚刚平复一点的心跳又猛然加快,扑通扑通,好像就快从胸腔里跳出来。

  这男人怎么回事?为什么突然跟她说这么暧昧的话?

  她红着脸,“宫弈,你……你……”

  宫弈对她局促的反应很是满意,微微笑道:“好了,我知道你的诉求了,放心,我会把它带回来,就当是送你成功进入锦城交响乐团的礼物。”

  慕熙夏恍然大悟。

  宫太太这个身份要求严格,她自甘堕落那么久,宫弈应该也觉得很没面子,所以她最近乖乖一心向学,宫弈就给她一点甜头。

  幸好她没有自作多情。

  慕熙夏赶紧说了个“谢谢”,然后转身就跑回了房间。

  第二天宫弈去看宫怀瑾,便从荔水湾将那只加菲带了回来。

  慕熙夏抓着它又揉又捏,好好教训了一顿,然后让管家把猫窝和猫玩具安置在自己住的套间的小厅里。

  管家觉得不妥,“太太,家里又不是没房间,我让人给多卡收拾一间出来。”多卡是慕熙夏给加菲取的名字。

  “不用了。”慕熙夏摸着它的头,“我一个人住挺孤独的,它陪着我正好。”

  管家默默在心里画了重点,等宫弈回来,就把“太太说自己孤独”婉转暧昧的传达给了他。

  宫弈神色淡淡,点了点头。

  管家不知道他有没有听懂,但又不好明说,只好含恨离开。

  自从慕熙夏嫁进来,管家亲眼见证她作天作地胡作非为,宫弈有多包容她,就说明宫弈有多喜欢她,要知道从前惹过宫弈的人从来都没有再出现在他面前的机会。

  现在好不容易慕熙夏改邪归正,他希望他们可以像寻常夫妻那样相濡以沫彼此为伴,毕竟宫弈的身体……

  宫弈哪能听不懂管家的言下之意,最近慕熙夏改变了很多,他很欣慰,但也很矛盾。

  他和慕熙夏之间的关系,从一开始就是强买强卖,他不希望慕熙夏再过度反弹。

  就让一切顺其自然。

  宫弈从书房回卧室,突然看见多卡蹲在他房间门口。

  一向不喜欢小动物的宫弈蹲下身来,与多卡四目相对。

  多卡四处张望,也没有看见自己熟悉的人,于是便警惕的看着对面的宫弈,背已经弓了起来。

  都说物似主人型。

  多卡这般懒散又容易炸毛的样子,可不就和慕熙夏一模一样吗。

  宫弈伸出手,想要给它顺顺毛,却听见背后慕熙夏的声音惊雷一般炸起。

  “多卡!你给我老实点!”慕熙夏不寒而栗,刚刚才抓伤了宫怀瑾,如果再抓伤宫弈,那她真的没办法保下它了!

  结果神奇的一幕出现了。

  宫弈单手把它捞起来,放在胳膊上,这猫“呜呜呜”了几声,挣脱不开,竟然温顺了下来。

  可能是知道抱着他的人不好惹了吧,还挺有眼力见。

  慕熙夏赶紧把多卡抱回自己怀里,给宫弈道歉,“抱歉抱歉,以后我一定看好它,不让它乱跑。”她不过是去洗了个澡,这猫就偷偷从阳台跳了出去,真是防不胜防。

  “它为什么叫多卡?”

  慕熙夏挠着多卡的小脑袋,笑嘻嘻的回答:“因为叫多金太俗气了啊。”

  宫弈失笑,原来卡指的是银行卡啊。

  慕熙夏觉得最近真神奇,宫弈怎么动不动就笑。

  她还在想要不要趁着宫弈心情好,顺便把她外公留下的出版社要回来的时候,宫弈却已经推门进了房间。

  慕熙夏看着那扇虚掩的房门,懊恼不已。

  外公的出版社规模不大,但一直在做纯文学类的书籍,销量每况愈下,负债累累,她和宫弈结婚的时候,她爸爸不要脸的说这是外公留给她的嫁妆,硬生生的连着债务一起塞给了宫弈。

  宫弈倒是无所谓,宫家最不缺的就是钱,所以一直拿钱养着,还跟从前一样正常运营。

  慕熙夏这几天在家琢磨,她手上确实还有些钱,可那都是结婚的时候从慕家拿的。

  坐吃山空,所以还是得有挣钱的事业才好。

  出版虽然在网络的冲击下成了夕阳产业,但起死回生也并非不可能。

  只是她还没有想好要怎么去做,所以便从未跟人提起。

  算了,暂时还是让宫弈养着吧,她手上那几个钱,如果没有靠谱的方案扭亏为盈,可能撑不过一年。

  先收拾了宋嘉宁再说,她绝对不能再让宋嘉宁继续在学校败坏她的名声。

  ……

  宋嘉宁感觉自己运气还不错,因为她正愁要怎么瞒着慕熙夏在她的别墅办party的时候,慕熙夏自己要离开锦城。

  “我要去给外公和妈妈扫墓,告诉她们我已经进了锦城交响乐团。”

  慕熙夏的外公和妈妈都葬在了她外公的老家,从锦城过去需要搭两小时的飞机,下了飞机还要坐三小时的车。所以当天往返基本不可能。

  宋嘉宁窃喜,表情却是肃穆的,“需要我陪你一起去吗?”

  “不用了。我很快就回来。你好好上课,好好做笔记,等我回来帮我补习。”

  “那好吧。我帮你订机票吧。”

  “行。”

  宋嘉宁帮慕熙夏订好机票之后,便立刻让袁楚楚联系了陈知学,又邀请了一些从前经常来的同学,准备组织一个浩大的party,好让陈知学对她富家女的身份深信不疑,从而帮她拍出更好的照片。

  慕熙夏当天去了机场,还在机场拍了一张照片发了朋友圈。

  发完之后,却掉头从机场出来,然后对司机说:“去滨城。”

  这几天私家侦探已经将宋嘉宁的家庭地址、亲友关系、从小上的所有学校……全都查得一清二楚,所以她这次去滨城,是要给宋嘉宁准备一个大大的惊喜。

  想到今晚宋嘉宁看见惊喜时的表情,慕熙夏就不由自主笑出了声。

14-宋嘉宁完了

日渐斜阳。

  宋嘉宁请来的团队已经将别墅草坪布置的少女心满满。

  大片大片粉色的玫瑰,再加上随风摇曳的粉色气球,白色桌布上放着各种各样的香槟塔、甜品塔、水果塔……

  周边的绿树上彩灯也已经全都挂好,只等着太阳下山,就将夜色装点得五彩斑斓。

  一切都有条不紊的按计划进行,宋嘉宁很是满意。

  袁楚楚是第一波到的同学之一,宋嘉宁看见她身后没有陈知学,便把她拉到了一边,问道:“陈知学呢?”

  “学长忙着呢。”袁楚楚抓了一个可丽饼咬了一口,松松软软很好吃,她嘴里塞了一团,声音便有点含糊不清,“寨说了,学长那么大的腕儿,不得压轴出席啊。”

  宋嘉宁觉得她说的有道理,便松开了她。

  看袁楚楚吃得满地掉渣,嫌弃的直皱眉。

  她现在居高临下,打从内心觉得自己和袁楚楚不是一个阶层的人,完全忘了自己的出身还不如袁楚楚。

  很快便宾客满堂。

  锦城大学是一所公立大学,以高考考分为唯一入学标准,大部分同学家境平凡,所以宋嘉宁很快就成了人群中心,被数个人不停的恭维着。

  “嘉宁,你家里这么有钱,为什么不去国外留学?”

  “哪里有什么钱,不过都是浮华表面。”

  “你太谦虚了。这么大的别墅,就光打理也需要不少钱吧。”

  “还好,还好。”

  袁楚楚吃饱喝足,钻进了这个小圈子里。

  “宋嘉宁,你一个人住这么大的别墅,你家人呢?”

  宋嘉宁脸色微变,但瞬间就恢复了甜美的微笑,“他们都在国外,我们家主要业务都在国外。”

  “真的吗?”袁楚楚穷追猛打,“你们家是开什么公司的?你爸爸是不是很成功的企业家?”

  宋嘉宁听到爸爸这两个字,不由自主打了个哆嗦,她定了定心神,回道:“算不上成功吧,也就在国外上过几本财经杂志而已。”

  “什么杂志啊?”袁楚楚拿出手机,“你告诉我你爸爸的名字,我去搜搜。”

  宋嘉宁心里一股气升了上来,这个袁楚楚怎么回事,以前她从来都不会这样刨根问底,她邀请同学们来吃吃喝喝,大家都顺着她赞美她恭维她,从来没有人问的这么仔细,让她难堪。

  袁楚楚举着手机,一副天真的样子,“嘉宁,你不会连你爸爸名字都忘了吧?”

  宋嘉宁气得想摔了她的手机,但又要维持自己娴静高贵的人设,于是娇嗔道:“你怎么对我爸爸这么感兴趣?好像查户口的。对了,陈知学学长到底什么时候来?要不你去打电话问问他到哪了?”

  她这一问打断了袁楚楚的思路,袁楚楚只好装模作样去一旁打电话。

  实际上却是打给了慕熙夏。

  慕熙夏说她还有十五分钟就到。

  袁楚楚便又跑回了宋嘉宁身边,继续拉着她说:“嘉宁,你家世这么好,为什么要和慕熙夏那个杀人犯做朋友呢?”

  宋嘉宁连忙说:“夏夏她不是杀人犯啦,她也不想的……”

  这话说的十分有技巧,前面看似是否认,后面却留下了意味深长的遐想空间。

  这些日子,宋嘉宁便是用这种方法,让慕熙夏是个杀人犯的流言越传越真。

  那天在学校,没有人理慕熙夏,她便以为慕熙夏肯定不知道这件事,所以还是跟从前一样混淆视听。

  袁楚楚忍住了笑,看了看表,离慕熙夏到这里还有五分钟,便找了个角落,又端了一大盘东西,吃吃喝喝起来。

  要吃饱了,才有力气看戏啊!

  很快别墅门口就有汽车灯光从远处照射而来。

  袁楚楚大喊一声:“肯定是知学学长到了!”

  “那我去迎一迎他。”

  宋嘉宁提起裙摆,迫不及待的朝着门口走去,她是party的中心,其余的人自然随着她一起朝门口走过去。

  汽车的远光灯十分耀眼,宋嘉宁被晃得睁不开眼,拿手捂住了眼睛,从指缝间依稀看见有人下车。

  那人朝着她越走越近,她的身体忽然战栗起来。

  某些身体记忆突然被唤醒,她定睛一看,不敢置信的看着那个男人越走越近,越走越近……

  宋意志看到宋嘉宁穿着漂漂亮亮价值不菲的裙子站在门口,想起每次让她打钱她都说没有的绝情样子,加快脚步,几步就冲到宋嘉宁面前,然后扬手朝着她的左脸就是一巴掌。

  宋嘉宁被打得一个踉跄,差点摔倒。

  袁楚楚扶了她一把,她刚站正,右脸又被重击了一巴掌。

  宋嘉宁眼冒金星的朝地上歪了下去。

  旁边有同学想拉架,但是宋意志打红了眼,谁拦他他就打谁。

  这帮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怎么比得上在常年家暴中刷了无数打人经验值的宋意志,所以片刻之后就没有人敢上前了。

  宋嘉宁被摁在地上狂揍,不时发出凄厉的哀嚎。

  有一个同学想给宋嘉宁卖好,便拿出手机,想要报警。

  “你再不住手,我就要报警了!”

  “报警!你去报啊!我是她爸!老子打女儿!天经地义!”宋意志气势汹汹的瞪一眼那同学,“你要是多管闲事,我连你一块儿打!”

  人群一片哗然。

  “你怎么会是宋嘉宁的爸爸!她住着这么大的别墅,你……”那同学不敢说,宋意志看上去像是个露宿街头的流浪汉。

  宋意志暂时停手,恶狠狠的看着人群,“这丫头怎么跟你们胡诌的我不知道!但她确实是我裤裆里的种!不信你们就报警,我正好要去警局告状,我都快饿死了,这丫头自己穿金戴银,一分钱都不给我,我要告她这个不孝女!”

  宋嘉宁痛到极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听着宋意志一字一句抖落她的老底,脑袋里嗡嗡一片,只剩下三个字不停的重复。

  她。完。了。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