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浮生一梦欢几何

更新时间:2021-04-14 15:28:09

浮生一梦欢几何 连载中

浮生一梦欢几何

来源:微阅云 作者:小雨 分类:古代言情

精彩试读:看我总有一天要把你踩在脚下叫爸爸!只是在心里烙完狠话,万苏苏该叹气还是得叹气。到底自己要怎么做才能离开这里?诶,不对啊!万苏苏看了眼自己身后十来米远的相府大门——我这是可以离开相府了吗!?万苏苏一副发现了新大陆的样子:所以……这是为什么?现在和刚刚唯一不同的地方,便是自己不是一个人离开的,而是追着宴长鸣出来。所以整件事情的关键点在宴长鸣身上,是不是意味着她只要跟着宴长鸣,就可以离开这个鬼地方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浮生一梦欢几何第3章试读

忽地,耳边响起宴长鸣的声音。

她愣愣回头,昂头看到宴长鸣那张俊美冷漠的面容,有一瞬间,她被他惊艳到了。

可,美则美矣,一想到他喜欢一边掐着齐苏越脖子一边滚床单,还喜欢骂她贱人,她就不觉打了个寒颤。

美人还是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焉!

万苏苏在这边感慨美人,宴长鸣却越发审视地看着万苏苏——

不知为何,宴长鸣总是觉得,此时自己眼前的齐苏越,并不是真正的齐苏越。

虽然他知道自己的这总想法很奇怪,可是他就是不由自主地会这样想。

因为这齐苏越最近的行为是越发的怪异。

好歹也是一国公主,竟然会如此时这般毫无形象的瘫坐在地上!这怎么会是一个从小接受皇家教育的女子会做的事情!

宴长鸣越来越生出的疑心:难不成,此时在自己府上的这个齐苏越,并不是真正的景明公主?

可是这齐苏越的相貌又是与那景明公主那般的相似……

想到这里,宴长鸣心生一计,开口道:“齐苏越,我看你是越发的无法无天了。你舅舅贼心滔天,竟敢勾结秦国里应外合,妄图断送我二十万景明士兵的性命去铺设他的前程,你有这么一个舅舅,就别再想翻身了!”

宴长鸣说着难听的话,故意想去刺激万苏苏露出破绽。

只是他没有预料到万苏苏心里对这件事情门儿清的很!

谁叫她是本文作者呢!

所以听着宴长鸣恶心自己的话,万苏苏只能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大哥,我舅舅做没做这件事情,我一清二楚。

你在这里拿这件事情来跟我抬杠根本毫无必要!

于是万苏苏露出一个谄媚的笑容,道:“相爷多虑了,舅舅做错了就是做错了,如今落得如此下场那都是他罪有应得,臣妾不会怪罪任何人。”

看万苏苏竟然对自己舅舅之事都能如此薄情寡义,宴长鸣再次在心里认定万苏苏便是这般自私自利之人,对她便更是失望。

那个到底是从小看着自己长大的舅舅,万苏苏怎么就能说着这样无情的话?

万苏苏说完之后就看宴长鸣脸上的表情更加冷漠了,心里就越发的迷糊了——

这宴长鸣怎么有这副便秘的表情啊!我刚刚说得那番话多么的深情大义,难道这还不够嘛!

这宴长鸣真特么难服侍!

“相爷,马车已经备好了,可以出发了。”

不知何时出现的小厮打断二人即将愈演愈烈地争论,提醒宴长鸣可以出发了。

宴长鸣微微蹙眉,冷哼了一声,直接无视了万苏苏径直走出了相府大门。

万苏苏却还想和宴长鸣争论两句,于是下意识地跟在宴长鸣身后踏出了相府的大门,“你咳咳咳——”

万苏苏的话音刚落下便戛然而止,因为宴长鸣已经坐在马车上扬长而去,只留下一点马蹄踏过扬起的灰尘。

好你个宴长鸣!

又让我吃了一嘴儿的尘!

看我总有一天要把你踩在脚下叫爸爸!

只是在心里烙完狠话,万苏苏该叹气还是得叹气。

到底自己要怎么做才能离开这里?

诶,不对啊!

万苏苏看了眼自己身后十来米远的相府大门——

我这是可以离开相府了吗!?

万苏苏一副发现了新大陆的样子:所以……这是为什么?

现在和刚刚唯一不同的地方,便是自己不是一个人离开的,而是追着宴长鸣出来。

所以整件事情的关键点在宴长鸣身上,是不是意味着她只要跟着宴长鸣,就可以离开这个鬼地方了!

一想到这里,万苏苏兴高采烈地打算继续往外跑去,可是眼前场面一变,万苏苏再次回到了大门内。

她失望地回到相府大门口蹲下,她需要仔细想一想自己的未来。

如果宴长鸣的这个BUG是真的,她只有跟着宴长鸣才有能离开相府,那她就不能再像过去那么佛系,把宴长鸣往外推了。

额,好吧,是宴长鸣压根就不搭理她。

于是万苏苏蹲在相府的门口聚精会神的思索自己未来的出路,却不晓得自己如今的这副举动与模样,在外人眼里有多么的震惊,活脱脱就想一位失宠被抛弃的可怜女人。

“哎,你看那个蹲在相府门口的女人是谁啊?长得也太过好看了吧,美得像仙女儿一样!”

相府不远处的一座茶寮里,好几个人都看到了万苏苏蹲在大门口的这一幕,开始讨论起来。

着实是原身齐苏越长得过于好看了些,这也是万苏苏写小说必须的“美惨”女主的设定。

“这姑娘是相府里的谁啊,我怎么没有印象相府里有这般美貌的丫鬟?”开口的人是经常在这边喝茶的客人。

“是啊,这般惊为天人的女子,难不成是相爷的侍妾?”

“不对,相爷只有一位侍妾姓言,那位我也见过,绝对没有这位长得好看!”

茶寮老板看大家聊得热火朝天,终于也忍不住看了眼众人讨论的人儿,这才摇摇头叹气:“你们猜错了,这位就是宴相爷新娶进门的咱们景明的公主呐!”

老板的这一番话让在场的人都震惊不已。

“不可能吧,谁家公主会这么没有形象的蹲在大门口让咱们瞧见啊?”

大家都觉得不可思议!

因为在他们眼里,“公主”这种只闻其名不见其人的大人物,都是那般的高高在上,怎么会想万苏苏这样不计形象。

“是真的,这位就是之前引起轰动的那位景明公主齐苏越。不过如今她也不是公主了……”

“啊怎么回事?”

茶寮老板卖着关子道:“你不知道吗?前阵子这位齐苏越本来应该被送往麦多和亲,可是她却逃婚了,你猜猜是为了什么?”

“为了什么啊?”

茶寮老板一副嫌恶的模样:“可不就是为了咱们的宴相爷嘛!她逃婚后跑到相府来自奔为妻,闹了好大一个笑话!连皇室都嫌弃她丢人,夺了她的公主封号,把她打做平民!所以现在她跟咱们都没有区别,只不过是区区老百姓罢了!”

“啧啧啧,怎可如此下贱倒贴?这公主真的……”

浮生一梦欢几何第4章试读

自奔为妻这种事情,在谁看来都是极度下贱的行为。

瞬间认为齐苏越美似天仙的那几个人都不由的摇头叹气。

而这些在大庭广众下讨论的话,正好被经过的小茶给听了进去。小茶回到相府里立刻就把听到的话都告知了言卿。

言卿冷笑:“哼,‘自奔为妻’?若不是齐苏越有着公主的身份,她只能是妾!”

向来只有自奔为妾!

这齐苏越是真的会投胎,投到皇家的肚子里,否则这般闹笑话的言行,只会让她被拉去浸猪笼!

小茶开口问道:“小姐,那咱们要不要去提醒她,让她不要大门口给咱们相府丢人了?”

言卿冷哼一声,“有什么好说的,丢人的又不是别人,只是她齐苏越罢了!她爱丢人就让她丢人去,我们无需多事。”

言卿摆明了就是不想理会,想让万苏苏自己闹笑话丢人去。

小茶点头,明白了主子的意思。

而万苏苏在大门口蹲累了就顺势一坐,竟然不知不觉间坐到了晚上……

等宴长鸣外出回来的时候,就看到了万苏苏可怜巴巴地坐在相府门口的一幕。

“你这又是做什么!”

好端端的偏偏要呆在相府的大门口装出这副可怜相,是想要让其他人看笑话吗?

听到偷听传来的声音,万苏苏这才发现原来天色都已经黑了,宴长鸣都回来了。

“啊……我想事情想入迷了。”万苏苏回答道。

万苏苏只是在想自己要如何离开这个操蛋的世界。

她真的不想留在这里了。

这里没有电脑,没有空调,没有冰箱也没有电视剧,她讨厌这里。

宴长鸣却不知道万苏苏此时心情的低落,只以为她是故意让自己看到这一幕来卖惨。

他冷声道:“齐苏越,我劝你安分守己,切莫再做这种无聊之事。”

说完宴长鸣就想要迈步离去,眼神都不留一个给万苏苏。

万苏苏再次看着宴长鸣离开的背影,忍不住对他做了一个鬼脸。

呸!你以为我很想这么无聊嘛!

我也想在家里叹空调煲剧,而不是像现在连离开这里都不行!

不过现在既然她已经发现了BUG,只要利用宴长鸣这个BUG,她一定能逃出去!

既然跟着宴长鸣能走出相府,这便说明,她可以靠宴长鸣改变剧情。

比如——攻克调教。

让他彻底爱上她,舍不得再伤她分毫,再让他发现他那位绿茶妹妹的真面目,她就能阻止遇到男二男三被虐待至死的结局!

定下目标,万苏苏说干就干。

“相爷,臣妾其实只是在等相爷回来!”万苏苏小跑着追上了前面的宴长鸣,露出一个自认为很甜美的笑容。

“相爷,臣妾想邀你一同吃个饭……”

万苏苏的话还没说完,言卿不知道从哪里突然冒了出来,直接挤进了万苏苏和宴长鸣的中间,娇羞地对宴长鸣说道:“相爷,你可终于回来了,卿儿等你好久了!”

宴长鸣一改方才对万苏苏时的冷酷,立刻露出笑脸:“卿儿,怎么了?”

言卿勾住了宴长鸣的手腕,“卿儿想与你一同用餐。”

卧槽!言卿这朵盛世白莲花竟然来截胡!

万苏苏如果有胡子的话,此时肯定胡子都气歪了!

眼看着言卿就要领着宴长鸣离开,万苏苏刚想追上去,就被言卿的侍女小茶给拦住了。

“相爷要与我家小姐花前月下赏花吃酒,你就别来打扰了!”

小茶已经完全不把万苏苏这个公主放在眼里。

擦,连一个丫鬟都能无视自己了!

万苏苏这才发现自己混到如此差的地步。

等小茶也离开之后,月半才从不知道哪里冒了出来。

“殿下,其实言夫人把相爷领走也好,咱们也拿不出什么好酒好菜去招待相爷啊……”

月半不由得叹气说道。

万苏苏瞪大眼睛,“我怎么就拿不出好酒好菜——”

说着说着,万苏苏声音都只得吞进肚子里。

因为她忽然想起来,月半说得没有错。

自己在相府的处境确实不太妙。

哎,看来想要翻身勾引宴长鸣,想让宴长鸣爱上自己,然后用他的BUG体质协助自己逃离相府之路是任重道远啊!

万苏苏无奈,只得暂时放弃打断宴长鸣和言卿的卿卿我我,跟着月半回到自己的院子里。

只不过万苏苏回到房间里一看,看到摆在自己面前的饭菜顿时胃口全无。

“怎么又是清汤寡水?”

“殿下,是厨房日日送来的都是这些,奴婢已经让他们做些肉菜过来,可是他们从不理会奴婢。”月半惨兮兮地说道。

万苏苏不满皱眉,“我好歹是个公主。”

虽然是个已经被废掉的。

“再不济也是相府夫人!”

就是不受宠。

她又不是咩咩叫的羊,怎能天天吃草一样的素菜。

思虑再三,万苏苏忍不住带着月半赶往厨房和厨娘们理论理论。

然而刚走到厨房门口,就撞上了人。

“啊!”

随着惨叫声响起,万苏苏被泼了一身茶水。

“你们这些没长眼的!居然敢将二夫人的茶给弄撒了!”小茶大声喝道。

万苏苏拍掉身上的茶叶,正要怼回去,话刚到嘴边神情一顿,这小丫鬟的台词怎么那么熟悉?

等等!

她眼瞳微缩,想起了自己写的剧情。

被贬为妾室的齐苏越,在府内地位连个丫鬟都不如,吃的东西都是馊的,路过厨房要吃的时,被言卿丫鬟羞辱,随后齐苏越忍不住口出恶语。

不巧,在无意提起言卿时,被路过的狗男主听到,狗男主以为她羞辱言卿,对她好一阵折磨。

所以,现在狗男主现在在后面看着她对吧?

万苏苏若有所思,心生一计,这不正好是一个让他发现他绿茶妹妹真面目的好机会吗?

月半不悦,端着曾经身为公主宫女的威严怒斥,“放肆!你撞到的是相府夫人!你一个卑贱下人,竟敢不敬夫人!”

小茶蔑视齐苏越,“一个连新婚之夜都要独守空房的大夫人,我还就瞧不起了!你能如何?”

月半气急,撸起袖子就想揍人。

万苏苏及时拦住她。

万苏苏想着宴长鸣还在后头看着,笑得温柔,面含歉意,“适才是月半无礼,无意冲撞到了姑娘,还请姑娘莫怪。”

小茶昂起下巴,露出一副盛气凌人的神态:“哼,算你识趣!你把地上的瓷碎片都捡起来!”

上钩了,这条鱼真蠢。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