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相思不过一场戏

更新时间:2021-04-09 17:49:58

相思不过一场戏 已完结

相思不过一场戏

来源:微阅云 作者:布丁 分类:古代言情

精彩试读:接着,传来一道阴阳怪气的声音,“来人,将丫鬟小夏帮我绑起来。”柳婧怡脑袋“轰”的一声炸开!“你们想干什么?”来人冷笑一声,“老爷吩咐,把将夫人放出去的丫鬟乱棍打死。”“不——”柳婧怡声音尖利,发了疯一样的阻拦着。但她一个瞎子,连看都看不到,怎么阻拦的了?不知谁踢了她的肚子一脚,她疼的冷汗直冒,身子都蜷缩了起来。接着,外面传来了丫鬟小夏的痛苦的尖叫声。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换眼

当夜,南锦程并未留下来歇息,发泄完便离开了。

柳婧怡第二日醒后,便发现自己被绑在一张踏上,旁边榻上躺着的人竟是柳曼如。

柳曼如看到她醒过来,讥讽一笑,“妹妹,你可醒了,让姐姐我好等。”

柳婧怡看过去,发现她正睁着眼睛,双眼灵动而有神,并不像是个瞎子。

她心头一颤,“你怎么在这里?”她看到旁边大夫手里拿着刀,正直勾勾的盯着她,心里涌起一股不好的预感,“你们想干什么!”

柳曼如看着她惧怕的样子,满意的笑了,“干什么?当然是换眼了。妹妹你这么好看的一双眼,真的不应该存在呢。”

柳婧怡猛地睁大双眼,“你没有瞎!”

她能看得到!

“如你所见。”

柳婧怡疯狂的挣扎起来,“你们放开我!锦程,救救我,柳曼如她没有瞎!”

柳曼如不耐烦的皱眉,“嘴堵住。”

“唔唔唔……”没多久,柳婧怡的嘴就被塞了一块布。

大夫拿着刀靠近,柳婧怡满脸惊恐,接着,眼部传来令人难以忍受的锥痛。

柳婧怡脸色煞白,疼的汗如雨下。

在疼痛中渐渐失去了意识。

再醒来时,发现眼前一片漆黑,双眼更是痛得要死。

她颤抖着手,摸向眼睛,上面裹着一层白布。

手摸上去,察觉到了一阵濡湿,带着浓浓的血腥味。

她的眼,被挖下来了。

柳婧怡心如刀绞。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吹吹打打的喜乐以及鞭炮声。

她一怔。

接着,外面就传来管家的呵斥声。

“今日是老爷的大喜日子,夫人马上就过门了,都给我规矩点!还有屋里那个上不得台面的东西,给我看好了,别让她出来扫兴。”

柳婧怡脑袋轰的一声炸开,霎时间脸色惨白。

南锦程要娶妻了,娶得是柳曼如!

她跌跌撞撞的站了起来,柳曼如没有瞎,她要告诉锦程!

但是她看不到,根本就穿不上鞋。她下床的时候就摔了一跤,后来更是撞到桌子,上面的茶盏都摔了下来,柳婧怡的脚踩在碎片上,鲜血直流。

丫鬟小夏听到动静,连忙推门进来。

见状着急的道,“小姐,您受伤了!”

小夏是柳婧怡的陪嫁,这么多年来一直都对她忠心耿耿。

这点小伤,比起她的痛苦又算的了什么呢?

她的眼里不断流出血泪,“小夏,我想去找锦程。”

小夏帮柳婧怡引开了看守的人,柳婧怡听着喜乐,一路摸索着往前走,她路过的地方,都是带血的脚印。在跌倒了无数次后,终于找到了南锦程。

南锦程正在拜堂。

柳婧怡出现的那一刻,大厅内突然安静了下来。

南锦程看着只着单衣,一脸晦气的柳婧怡,脸色顿时间就阴沉了下来。

“你来干什么?”

柳婧怡听到南锦程的声音,激动的往前走,结果看不到门槛,直接摔倒在地。她仿佛感觉不到疼一样,“锦程,柳曼如她没有瞎,她是装的,她一直都在骗我们!”

乱棍打死

此言一出,大厅内顿时间更加安静了。

盖着红盖头的柳曼如咬了咬嘴唇,问,“是妹妹来了吗……”

她没有掀开盖头,声音听起来难过极了,“妹妹一直都不喜欢我,锦程,还是让我做妾吧,这样,妹妹就能开心些了吧?”

柳曼如这番话说完,南锦程的脸色顿时间愈发阴沉了,如儿这么善良,已经退让多次,这个贱人仍旧不依不饶!

“闭嘴!”南锦程怒喝一声。

“是谁把这个腌臜玩意儿放出来的!”

不是吩咐了看好她?

“你这个毒妇,往日里欺负如儿也就算了,今日竟然还在污蔑她,若不是看在如儿的面子上,我早就将你碎尸万段了!”南锦程声音冰冷,带着浓浓的嫌恶。

柳婧怡的嘴唇霎时间血色全无。

“锦程,你不信我?”

“呵,我就是信一条狗,也不会信你。来人,将她给我带下去!”

随即,又吩咐一句,“婚礼继续。”

不管柳婧怡怎么挣扎,还是被人粗鲁的摁住了胳膊,强行带了下去。

离开时,她听到里面传来声音——

“一拜天地。”

以及小声的讨论声:

“早就听闻柳家这个二小姐心思歹毒,今日一看,果然是真的。”

“难怪南大人如此厌恶,这种毒妇,就应该扔出去。”

柳婧怡停止了挣扎,只觉得心如刀绞,面上不断有血泪侵染着纱布。

“砰”的一声,柳婧怡被丢进了屋内。

接着,传来一道阴阳怪气的声音,“来人,将丫鬟小夏帮我绑起来。”

柳婧怡脑袋“轰”的一声炸开!

“你们想干什么?”

来人冷笑一声,“老爷吩咐,把将夫人放出去的丫鬟乱棍打死。”

“不——”柳婧怡声音尖利,发了疯一样的阻拦着。

但她一个瞎子,连看都看不到,怎么阻拦的了?

不知谁踢了她的肚子一脚,她疼的冷汗直冒,身子都蜷缩了起来。

接着,外面传来了丫鬟小夏的痛苦的尖叫声。

柳婧怡绝望的瘫软在地,双眼渐渐也没了神采。

小夏死了,是被乱棍打死的。

听说当时院子里面都是血,丫鬟小厮清洗了半天,才彻底清洗干净。

柳婧怡在屋子里面,愈发的不愿出门,这段时间,她总是能感觉到入骨的疼痛,看来她的时间不多了,用不了多久,她就能下去陪小夏了。

南锦程看到柳婧怡这副样子,不知为何,一阵无名火起。

他上前来,一把掐住柳婧怡的腰,拽她的衣服。

若是平时,柳婧怡见他过来,自然欣喜若狂。但是如今,失去了双眼的柳婧怡面对着南锦程这个刽子手,就会想起那日小夏痛苦的喊声,她身子一颤,甩开了南锦程的手。

“别碰我!”

南锦程脸色刷的一下子就阴沉了下来,他死死的捏着柳婧怡的肩膀,“贱人!”这个毒妇居然因为其他人这么对他,南锦程心头火气直冒。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