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后庭花

更新时间:2021-04-12 12:41:29

后庭花 已完结

后庭花

来源:微阅云 作者:如烟 分类:古代言情

精彩试读:他果然再一次陷进温柔沼泽里。“我会很快回来陪你。”“阿行。”我抓住他的手,最后一次问他:“要是霍阮阮陷害我,说是我害了她的孩子,你会相信我吗?”傅慎行身影一顿,心疼地蹲在床边在我额头落下一吻,“我信你,一直都是。”我脸上露出感动的神色,心底却讥讽至极。他信我,为何不问我为什么要拿掉孩子,他信我,为何不分青红皂白就让我跪在雪地中,他信我……呵呵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人在做,天在看-如烟

他像疯了一样大吼大叫,殿外霍阮阮的婢女哭着求见傅慎行。

太监进来通报。

傅慎行却让她滚。

“可是那丫鬟说,侧妃娘娘流产了……”

我感觉到傅慎行的身躯明显一震,霍阮阮居然拿孩子当赌注,可惜我已经不再是那个不懂心计的,只知道在草原上与阿哥赛马的小公主了。

“研研。”

心沉了沉,我继而懂事的笑道:“你要去看她么?”

“霍阮阮是丞相的女儿,研研……”

我体贴地松开他,学着霍阮阮露出一副泫然欲泣的表情。

“你去吧,我没事的。左不过瞎了双眼睛,不打紧。”

他果然再一次陷进温柔沼泽里。

“我会很快回来陪你。”

“阿行。”我抓住他的手,最后一次问他:“要是霍阮阮陷害我,说是我害了她的孩子,你会相信我吗?”

傅慎行身影一顿,心疼地蹲在床边在我额头落下一吻,“我信你,一直都是。”

我脸上露出感动的神色,心底却讥讽至极。

他信我,为何不问我为什么要拿掉孩子,他信我,为何不分青红皂白就让我跪在雪地中,他信我……呵呵

傅慎行离开头,我唤丁香进来将我的药端来。

以前的汤药都被我尽数洒进了花盆,现在不管如何我都会好好吃药,我要害表姐的霍家,害我的霍阮阮都付出代价。

傅慎行果然这夜宿在了霍阮阮处。

我捧着汤婆子站在窗前看了一夜落雪,那件阿娘为我做的嫁衣被我塞回了箱底。

人在做,天在看。

可是上天却从来不会惩罚那些坏人,什么恶人自有天守,都是假的;恶人,唯有恶人来收。

天亮透时,傅慎行得去上早朝。

我让丁香提着她熬了一宿的姜茶,与我一道去大门口候傅慎行来。

丁香小心翼翼扶着我,而我也很配合地假装失明,摸索着前进。

“研研,你怎么来了。快回去,天气这般冷,你莫要再伤了身子。”

我笑着,摸索着从丁香处接过食盒打开,里面的姜茶还氤氲冒着热气。

“今天冷的紧,喝点姜茶出门,免得伤了风寒。”

傅慎行接过碗,却是没动。

“早去早回,我等你吃午膳。”

他宠溺地摸了摸我的发顶,低声答应。

我望着他远去的背影,傅慎行,等你回来你的后院定会很精彩。

我已经好久没让侧妃良娣们来请过早安,恐怕她们都忘了有这么一位王妃还在。

碧螺春茶叶针芯沉浮,烟气袅袅。

我将茶盏递给丁香,笑着看着座下神色各自的女人。

“妹妹们,近来可好。姐姐有多日没见着你们,甚是想念。”

马良娣先沉不住气,看着我不以为是地说道:“姐姐难得有空,如今见姐姐比见太子殿下难得多了。”

“妹妹说的自然,姐姐多病身居后院。太子殿下时常陪侧妃妹妹出游,见着太子的时日应是比见本妃多。”

马良娣恶狠狠地瞪着霍阮阮。

霍阮阮小产,本该不来。可是我却偏偏把她邀来,这府上看她霍阮阮不顺眼的人多极了,现在不正是下手的好机会吗。

“姐姐说的哪里话,昨夜太子殿下不还守着您半宿吗。这专宠的名号,妹妹可担待不起。”

霍阮阮鼻子很灵地闻出我的意图,打算祸水东引。

“可是昨天晚上,明明是太子殿下让太子妃姐姐去给镇南将军的女儿,李菲菲小姐上妆吗?”

柳良娣接话,一脸疑惑地问道。

“是呀,后来可不就是侧妃姐姐小产,太子殿下守了您一夜么。”

刘良娣继续道,语气讥讽。

屋子内马蹄兰蒂花香浓郁芬芳,小时后听阿娘说这种花对小产的女人极为不利,轻则身子羸弱,重则终身不孕。

难得当年傅慎行怕我思念西夏,派人给我挖了许多马蹄兰蒂来。

霍阮阮,咱们也算是有难同当了。

手下意识抚上小腹,我的孩子,他会怪我这个狠心的娘吗?

还未来得及看一眼这个世界,就被他的母亲残忍杀死。

我猛地收回神,不,这都不重要了。

现在我要做的,就是拉她们同我一起下地狱。

“今儿个请安就到这儿吧,咳咳咳,本妃病了许久,恐给各位妹妹染了晦气,大家都且散了吧。”

一阵撕心裂肺的咳嗽,恨不得将五脏六腑都嚼碎。我低头看手帕,暗红一片。

落湖-如烟

众人离开后,我命丁香端来熬了许久的姜茶,狠狠喝了一大碗。

末了,让丁香替我翻找出最华丽的衣裳穿上。

亲手给自己画上精致艳丽的妆容。

不过可惜我已经算半个瞎子,以后再也不能给自己上妆了。

收拾好后,我让丁香牵着我去后院。

听太监说,请安后霍阮阮就一直坐在湖旁凉亭不肯走。

那里是前厅通向后院的必经处,不知是谁走了风声,说太子下朝后会来直接看我。

我下意识看向身边低着头认真引路的丁香。罢了,只要她不妨碍我弄死霍阮阮,留在身边也没什么坏处。

出门一股冷声吹的脸颊汗毛倒立。这么冷掉到湖里,会不会冻死?

“你怎么来了,这么冷的天姐姐不怕冻死吗?”

只有我们两个人的时候,霍阮阮总喜欢露出她本来的样子。以前我极为讨厌,不过现在却喜欢的紧。

“妹妹说的哪里话,姐姐这不是听说妹妹独自在这冷寂寂的凉亭纳凉,怕妹妹这刚小产的身子受不住这冷天气,所以好心来给你送件裘衣嘛。”

“李研,你有什么资格说我。我的孩子掉了,太子还陪了我一宿,可你呢?孩子掉了,还挨了太子一巴掌,想必应该很爽吧。哈哈哈……”

我被她逼的步步后退,抵着身后的柱子,我艳丽地笑了。

“霍阮阮你有什么资本张扬,我与太子经历生死,是束发夫妻,而你就算再怎么得宠,也不过是个妾罢了。”

说完,我故意将正宫衣裳在她面前晃了晃。

“贱人。”

霍阮阮抬猛地抬手甩来一耳光,我顺势倒去,好巧不巧这时傅慎行正巧回来。

“研研。”

湖水真的冷的刺骨,像锥子一样的水涌进鼻子,耳朵,嘴巴。

湖中好像有重物落下,是他来救我吗。

入侵的水渐渐褪去,我半醒间像看见了傅慎行绝望的面容。

眼皮好累,好想睡觉。

“研研,不可以睡,研研。”

他的声音那么焦急,好似真的很在意我,可是我却再也没有力气相信他了。

“阿行,我怕。”

“研研不怕,我在。”

“阿行,你身边的女人好多,我好怕。”

“我把她们都赶走,研研你要撑住,研研。”

我忍不住勾起嘴角,原来柔弱是一把如此好用的利剑,为何我曾经没能这么早意识到呵。

再次醒来时,傅慎行眼睛布满血丝守在床边。我张了张唇想说话,却发现喉咙干的厉害。

“研研,研研你醒了。”

我目光落在他身后的桌上,傅慎行很快明白我的意思,给我倒了一盏温水喂下。

感觉整个人像走在棉花上,软绵无力。

“阿行,害你为我担心了。”

“研研别说话,太医说你需要好好休息。”

他温柔的目光让我有一瞬间的呆滞,他的下巴上冒了好多青茬,是因为我吗?

“阮阮她……”

“她已经被我关进冷宫。研研,我现在什么都不想去争了,我只要你好好的,你听见了吗,我只要你好好的。”

我疲惫地往被子里缩了缩,轻轻道:“阿行,陪我睡会吧。”

他犹豫了下,还是答应了我。

他钻进被窝的那一刻,好像一块冰。

我想温暖他,却在一半堪堪挪开。

“研研,睡会吧。”

他没有碰我,我俩之间隔着一只枕头的距离。

香炉里烟气熏香,傅慎行很快睡着了。

我翻下床,找到我的耳环,一对珍珠坠子捏碎偷偷给傅慎行喂进嘴里。

“好好睡吧。”

我有些不舍地用指腹摩挲着他的棱角分明的脸庞,心中百味陈杂。

院子里月光清冷,白雪反射,明晃晃刺眼。

“钱安?”

我醒时听到院子里传来百转鸟叫。

那是草原上特有的鸟,我猜定是钱安回来了。

“钱安?”

我压低声音。

“公主。”

钱安从树下跃下,没有半分声音。

他的左袖管空荡荡的,我不惊瞳孔一缩。

“钱安,你……”

他笑着,憨厚的脸颊在月色下有些苍白。

“属下没事,公主殿下外面的事都已办妥,我带你离开。”

我躲过钱安伸过来的右手,他僵硬地看着我,不明所以。

“钱安,我不想就这么回西夏。霍家的人害死了表姐,我要让他们血债血偿。”

“可是公主殿下,您的毒已经……”

“钱安。”

我打断他,目光诚恳地看着他,“我要你帮我办最后一件事,这件事情之后,你就回西夏,从此隐姓埋名,过你想要的生活。”

“不,属下誓死跟随公主殿下。”

钱安是阿爹为我挑选的死侍,一直跟随阿哥学习格斗剑术,武功不在我之下

“钱安,你帮我去鬼手天医那儿买几份回魂丸,记住一定要小心,傅慎行已经发现我们要逃走的事,你千万不可被他抓住。”

“回魂丸?”

钱安不可置信地看着我,“公主殿下,回魂丸是会减损人的寿命的。”

我淡淡地看着他,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我知道,钱安,我已经活不久了。我想在我死之前,至少能为吴佩表姐报仇,她是被杖毙的……”

我说不下去,一闭上眼睛仿佛就能看见她浑身是血地站在我面前,心口疼的紧。

“是,属下这就去办。”

小说《后庭花》 第10章 人在做,天在看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