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娇宠农家小福妻

更新时间:2021-04-06 10:47:49

娇宠农家小福妻 连载中

娇宠农家小福妻

来源:微阅云 作者:十月林 分类:古代言情

精彩试读:怎么会不要他?赵阿福抱起他进屋,屋子里尚且暖和,还有余温。将阿元塞到炕上,被被子包住,赵阿福隔着被子搂住阿元,“娘亲怎么可能会不要你?谁和你说了什么?”昨天赵小梅当着面说阿元不是她的孩子,还骂他小贱种,也不知道阿元这么小,懂不懂。阿元缩在被子里,呼吸着娘亲的气息,乖巧的道,“阿元怕娘亲迷路了,就在门口等你,你看到阿元,就知道家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要致富先修路

  贺荆山黑着脸,赵阿福觉得他生气了。

但是又不明白为什么这男人怎么突然就生气了,真是个怪人。

男人走得快,赵阿福只能气喘吁吁的小步跟着跑,去了粮油店,站在门口讨好的说,“就是这儿,我买了油,大米和面,家里没吃的。”

大冬天,穷得她给孩子做了一锅疙瘩汤,赵阿福想想都觉得心酸得很,她不想再过昨天的生活了。

贺荆山怔住,那老板看贺荆山来了,就明白这是当家的汉子,立刻堆着笑脸过来,“东西都给你们包好了,就在柜台处,要是吃着好,依旧继续照顾我家生意。”

赵阿福忙说,“好嘞,掌柜的,那你以后可要便宜点。”

看着小胖子熟练的和掌柜的讨价还价,贺荆山眉头皱得更加的紧,不对劲儿。

最后贺荆山跟着赵阿福去了几个地方,看着手里拿着的米面粮食,还有布匹,全是生活用品的时候,贺荆山心情复杂,双手提着众多的东西,“你只买了这些?没买点其他的?”

赵阿福被贺荆山看得有有些慌,难道还应该买点什么?

“就买了这些啊,我还应该买点什么?”赵阿福心想,又向贺荆山邀功,乐滋滋的说,“我把挖的人参卖了,十两银子呢!”

这么快,那人参居然卖出去了。

怪不得赵阿福这么高兴,一口气买了这么多东西。

古代化妆品又不好用,对于古代的发饰,她一点不会,那些珠钗,不如用一根筷子簪起来呢,买回来干嘛?

虽然是这么想,但是赵阿福说得特别贤惠,“家里金钱不宽裕,我们要紧着点,尤其是这个冬天因为我花了那么多银子,我心里很愧疚,自然能省点就省点。”

贺荆山垂眉看了她一下,淡淡道,“你能如此想,很好。”

赵阿福小媳妇似的跟在贺荆山身后,冲着男人翻个白眼,嘴里却恭敬的说,“淡然,我洗心革面了,我这不都想明白了吗。”

不过东西确实买得很多,而且这个年代,也没什么送货到家的说法,自己买的自己拿过去。

哎,好想念淘宝,顺丰京东……

回家还要翻一座山,走这么多的山路。

赵阿福看着担着两大袋东西的男人,背部宽阔,手臂肌肉奋起,硬硬实实,像是一块儿坚硬的石头。

“这么多东西,我提点吧。”

赵阿福上前,想分担点。

“不用,这点东西。”贺荆山拒绝,赵阿福自己能走完这山头,就算是好的了,再拿东西,路上歇几次,到家恐怕太晚了。

赵阿福没听,直接上前想拿过,结果一抬,噗,她都买什么了啊,怎么这么沉!

可话都说出去了,赵阿福动动嘴巴,“布和棉花轻,我拿着布吧。”

这么沉,挂在贺荆山身上,跟没事儿人一样,汗都没出,这力气,不愧是打猎的。

回去的路,赵阿福感觉比来之前更难走,她还拿着东西,之前就走了两个时辰,还没到一半的路,赵阿福就感觉自己实在不行了。

腿伤没好,她为了献殷勤,又是早起跟着进山,又是买这买那儿的。

提着东西走山路,不是人干的事儿。

要想致富,先修路,毛爷爷的口号太正确了。

这穷乡僻壤的,就靠一双腿走,交通不发达,能富裕起来才怪!

男人脚步依旧轻盈,似乎身上都没担那么重的东西,赵阿福停下来,口还渴,脚底又隐隐得疼厉害了,她上辈子家庭富裕,从没吃过苦。

盯着男人的背影,赵阿福眼神有点发晕。

贺荆山听觉灵敏,没听到后面的脚步声,停下回头看,赵阿福咬着牙,满头是汗,脸颊也因为累变成绯红。

但这样,赵阿福都没说一句累的话。

贺荆山转身径直拿起赵阿福手里的布匹和棉花,声音低沉,“冬天黑得早,我们得早点回家。”

想着阿元小可怜,他们都不在家,天又快黑了,赵阿福觉得脚下又有了力气,吭哧吭哧的走在前面。

她身体肥胖,脚下走得飞快,看着像个轻飘飘的棉花糖。

收回视线,贺荆山将布匹放在口布袋里,捆起来后,再担起来,身姿魁梧的往前走去。

看到我,娘亲就知道家

  最后走回家,赵阿福感觉腿已经不是自己的了。

看到自家的屋檐,赵阿福感动得都快哭了。

一定要减肥,要不是身上的这身肥肉,她肯定不会累得这么惨。

到家的时候,天已经擦黑,赵阿福还没推开外面的木门,就看到一个瘦小的身影蹲在门口,双手抱着膝盖瑟瑟发抖。

赵阿福看到,全身的疲倦都没了,几步跑过去蹲下,“你怎么不进屋,在门口守着?”

伸手一摸,阿元干瘦的小手冰冷,赵阿福气得不行赶紧给小包子搓手,一边哈气,让手快速暖和起来。

小包子听到声音,才睁眼,就看到一个身影冲过来,抓住自己的手。

阿元抖着嘴唇,黑亮的眼睛看清楚人后,抿着嘴唇笑,“娘亲,你回来了?”

“你在这儿干什么?外面这么冷,要是生病了怎么办?”赵阿福放下手,将阿元抱进怀里,整个身子也是冰冷,可想而知在门口蹲了多久。

被赵阿福呵斥,阿元缩了下肩膀,眼眸里都是慌乱,“我怕娘亲不要阿元了。”

什么意思?

怎么会不要他?

赵阿福抱起他进屋,屋子里尚且暖和,还有余温。

将阿元塞到炕上,被被子包住,赵阿福隔着被子搂住阿元,“娘亲怎么可能会不要你?谁和你说了什么?”

昨天赵小梅当着面说阿元不是她的孩子,还骂他小贱种,也不知道阿元这么小,懂不懂。

阿元缩在被子里,呼吸着娘亲的气息,乖巧的道,“阿元怕娘亲迷路了,就在门口等你,你看到阿元,就知道家了。”

孩子的话,听着有些稚气,赵阿福噗嗤一笑,没听出孩子的深意,揉揉阿元的脑袋。

“你爹爹在后面,娘亲买了好可多好吃的,一会儿给你做吃的。”

阿元的眼睛相当漂亮,明亮且温柔,一听说有吃的,立刻兴奋的点头,“好的。”

有人捧场,赵阿福自然高兴。

“那你先在被子里等一会儿,等暖和了下床,知道吗?”赵阿福紧了紧被子。

说完,赵阿福就转身出了里间,门是开着的,一眼就看到贺荆山到了门口,正在将东西卸下。

赵阿福犹豫了下,迎过去,对贺荆山道,“刚刚阿元一直在门口等我们,像是怕我们不回来。”

那么紧张,像是谁说了什么,认为他们会抛弃阿元,不回来了。

之前原主做了太多混不吝的事,赵阿福一时半会儿也不能确定,是阿元没安全感,还是有谁跟他说了什么。

要是真有人说了什么,看她不找出来,打上门去!

贺荆山懂了赵阿福的意思,一面将东西都拿出来,一面沉声道,“我一会儿去问问阿元,我先去劈柴。”

赵阿福点头,然后把东西搬进去,天差不多黑了,赵阿福不喜欢抹黑做事儿,把油灯点上,唉,想念21世纪的电灯。

古代的面粉发酵和现代不一样,现代有酵母,古代可没有,是用酒糟发酵,或者用老面发酵,然后留下一团,下次发酵面团的时候,掺进去,留下一团再备用,可循环往复。

她之前不知道,还是开始做饭了,原主里关于这个世界里的事情,渐渐想起。

没有老面,倒是找到了酒糟,赵阿福将白面和粗面混了一些,先加一点温水在中间,慢慢搅拌,然后再加适量的热水,充分揉合,放在木盆里,拿纱布一盖,等个半个小时,等泡发了,切成剂子,就可以做包子。

趁着这个时间,赵阿福就将早上出去采的野菜收拾出来,现在的荠菜正是肥美的时候。

正收拾的时候,就发现阿元不知道什么时候出来了,正蹲在自己身后,“阿元给娘亲捏捏肩,娘亲拿这么多东西,又走了好远的路,肯定好累的。”

赵阿福伸手摸了下小包子的手,暖和的。

“阿元真是娘亲的小棉袄,这么乖。”

得了娘亲的夸奖,阿元显得很高兴,“阿元还会做很多事情,不会的,阿元会去学!”

赵阿福听到这话,心都软了,怎么能有这么乖巧听话的孩子?

感动的伸手抱住阿元,低头吧唧一口亲在阿元的脸颊。

阿元腼腆的眨眼,“娘亲,这是第二次,你这是第二次亲我啦。”

赵阿福心里酸直冒泡泡,妈的,阿元怎么能这么让人心疼,太好哭了。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