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情感 > 重启1978

更新时间:2021-04-12 11:47:10

重启1978 连载中

重启1978

来源:追书云 作者:正神一 分类:都市情感

精彩试读:任全还要解释,她把手里的破盆狠狠往地上一摔说:“装什么好人,再不走我泼水了?”任全狼狈地后退几步说:“弟妹你别生气,我这就走。”关月玲气得长出一口气。家里气氛太沉闷,张卫东跟着三姐去干活,天很晚了,姐弟俩才回家,看关月玲情绪好了些,他凑上前庆幸地说:“妈,幸好你把钱放了几个地方,退亲的二十块钱和那卖的四十块都换个地方吧,别再让他翻出来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一口水井引发的热议

身上有钱的张良川一天一夜没回家,关月玲伤透了心也不提找他的事,五叔张暮秋和四叔张老黑找遍了他经常去的地方也没见人。

“别找了,就当他死外面算了,钱不花完他不会回来。”夫妻一场,关月玲最清楚丈夫的为人,不是心死了也说不出这种狠话,但是这种狠话当着张良川的面她是说不出口的,毕竟多年的夫妻。

黄氏听了慢慢挪了出去,儿子不争气她也没脸。

张暮秋说:“嫂子,我哥他是不是拿钱办什么事了?他不会乱花吧......”十六岁的小鲜肉五叔张暮秋正是单纯的时候,觉得世上的人非黑即白,大哥对他那么好,一定不会是嫂子口中说的坏人?

“老五,你觉得他能去做什么?”

正说着,有人走进小院,张卫东抬头一看是前几天退亲那位姓任的中年人,不冷不淡得说:“哟,送钱来了,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准备改天进城去找找大姑呢。”

任全尴尬得拿出几张纸币说:“弟妹,这是十块钱,我给你送来了,你别生气啊,我也不想退亲的,都是我妹妹非吵着…”

“没事,你家门第高,是我们高攀不起。”关月玲嘴皮子利索,说得任全老脸一红说:“今来也是跟你们说一声,我看见良川兄弟了。”

“在哪?”关月玲张暮秋同时惊讶的问。

“在镇上呢,跟别人开黑红输了不少钱,好像还看到他被人打了……”(开黑红是很早以前皖北一种纸牌赌博游戏)

张暮秋和张老黑一听坐不住了,抓住任全问:“在镇上哪里?”

任全说了个地方,他俩一溜烟跑了出去,关月玲不咸不淡地说:“信也报了,钱也送来了,你可以走了。”

“弟妹,真不是我要退亲的,是我妹妹……”

“你这样的人家我们高攀不起,以后还是不要再见面了。”

任全还要解释,她把手里的破盆狠狠往地上一摔说:“装什么好人,再不走我泼水了?”

任全狼狈地后退几步说:“弟妹你别生气,我这就走。”关月玲气得长出一口气。

家里气氛太沉闷,张卫东跟着三姐去干活,天很晚了,姐弟俩才回家,看关月玲情绪好了些,他凑上前庆幸地说:“妈,幸好你把钱放了几个地方,退亲的二十块钱和那卖的四十块都换个地方吧,别再让他翻出来了”。

关月玲白了他一眼说:“上一次当还不够,下次他再能找到算他有本事。”

张老黑和张暮秋两手空空回家的,在张卫东家吃了两大碗面条才有劲力气说话:“嫂子,没找着。”

“让你们不要去非要去,他长着腿自己会走,你们去哪找?”

虽然对家人不好,张良川对兄弟一直是不错的,在兄弟的心中,大哥不是坏人。

看着两人走出家门,张卫东说:“妈,我想跟你商量个事。”

“啥事?”

“我想在家里打口压水井…”他话还没说完关月玲就翻脸了,他忙说道:“挑水走得太远了,三姐摔了好多回了,你都没看见,她个子小,挑水太吃力了,你不心疼我还心疼我姐呢。”

全村人吃水都是村中间的一口老井,用的人多了,井水浑浊不堪,挑回来要静置很久才能吃,井水不卫生,村里肚子都长蛔虫,一吃宝砂糖就拉蛔虫,经常能看见小孩的屁股里一条条长长的虫子蠕动,恶心到不行。

“可是,打一口井要二十多块……”

“我爹偷了二十四块那么多呢,为了三姐就不能打口井吗?”

关月玲长叹一声说:“作孽。”算是同意了张卫东的要求。

说干就干,第二天一早张卫东去找村里的打井队来帮忙,负责的人叫红旗,听完来意对张卫东说:“你来不行,得让你妈来,你不当家。”

张卫东从身上掏出二十块递过去说:“红旗叔,这些够了吧,现在就去吧?”

“不是偷的吧,不行,我得去问你妈。”那时候的人正义感十足。

“呵呵,叫上人带上工具,也省得你当下再回来拿了。”张卫东冷笑,红旗见他有恃无恐又问了一句:“真的?”

“那还有假?”

看来不会是孩子胡闹了,红旗纠集了队伍浩浩荡荡往他家走来。

可能是动静太大了,引起很多人来打听,听说是关月玲家要打井,都不敢相信,有人酸溜溜得说:“二十多块钱的井说打就打了,真有钱,哪来那么多钱?”

“你去问呀,看她说不说?”无聊的人实在太多了。

“一个女人也把日子过起来了,真不容易啊。”心地好的人感叹。

乡下的娱乐实在太少了,到张卫东门口的时候,半个村子的人都出来看,红旗问关月玲是不是真的打井,她点头说是吗,他笑说:“咚咚拿着钱,我还以为是他自己偷拿的呢。”

关月玲不高兴地说:“我儿子又不是他不成器的爹,不会偷钱。”红旗立刻闭了嘴,得,说错话得罪人。

皖北打井很容易,一头尖的粗铁管放在地上,绑上木棍一起往下压,把铁管钻到地下十五米左右就能出水。

说的容易,实际操作的还是有很多问题的,需要不断调整,铁管全部入地后,又被拉出来,再把一根塑料水管放进去装上井头就能出水了,因为出钱多,还弄了水泥把压水井封住,顺便做了个水池子,这口井就算成功了。

“嫂子,水泥一干井就能使,明天上午就差不多了,今天千万别动它。”

关月玲有种奇怪地感觉,她忽然有种被保护的感觉,看着年纪虽小,但是熟练与人群打招呼的张卫东,心中涌起一种难以言表的放松感。

张卫东围着水井转了一圈,心里很高兴,小伙伴张浩羡慕地说:“咚咚,你家以后都不用挑水了,真好啊,我家什么时候能打一口就好了。”

“让你爸打呀,你家那么有钱,天天吃白面。”就是这么小气,还记恨着馒头的仇呢。

可惜他的话外音张浩根本听不明白,居然顺着他的话说说:“对啊,你家这么穷都能打井,我家一定也可以,我去找我爸。”

说完真去找他爸去了,我特么的得罪你全家了是不是?张卫东哭笑不得。

祝兰芝也来了,看着水井眼都红了,骂二叔说:“没用的东西,你连个女人都不如,我真是瞎了眼找了你这样的男人,你要是不给我也打一口,我就带着几个孩子回娘家,让你当一辈子老光棍。”

“孩子妈,一口井要二十多块呢,哪来的钱呀。”二叔的话直接导致祝兰芝暴走,脏话连连。二叔抱头鼠窜,别人的热闹,张卫东看得津津有味。

生意不是那么好做的

晚饭是张卫东指点彩霞用大骨头熬汤熬了很久的,加上手擀面,香味传出了很远,大口喝汤感叹说:“这才是人吃的饭呀。”张琳盛了一大盆面端出去吃,她以前不出去吃的,这次就连彩霞都多吃了一碗,夸奖张卫东买来的大骨头香。

只有关月玲食之无味,张卫东说:“妈,你在想我爸吗?”

“死外面才好呢,我想他干什么。”关月玲口是心非,恶狠狠说。张卫东说:“他也可怜,生病所有人都看不起他,才做这种事的。”

“你不用替他说话,他敢回来我打断他的腿。”

五叔张暮秋跑进来问:“吃什么好吃的了,我在前面都闻到香味了。”

“五叔,锅里给你留着呢。”

张暮秋表扬他说:“还是我大侄子疼我。”也不见外拿了个碗就去锅里捞面,幸亏早有准备,面还有不少,张卫东吃完放下碗一抹嘴说:“我给爷爷奶奶送点去。”

关月玲说:“多盛点,快去吧,别让他们再做饭了。”她对公婆虽然嘴上不饶人,可不论家里有什么吃的,每次都不会忘记送一些过去。

张暮秋嘴里塞得满满的说:“快点去吧,凉了就不好吃了。”

张卫东端着大碗往前面走,祝兰芝看到他就大骂说:“就显得你们孝顺,破面条还送来送去的,又不是什么好东西。”怪不得前世张卫东很怕她,就她这张嘴,哪个小孩扛得住。

“妈,大爷家的饭好香啊,我也想吃。”老三狗剩流着鼻涕说,他也七岁,穿着开裆裤,棉袄咧着,胸脯都露在外面,肚子冻烂好几块,当娘的也视而不见。孩子多真的很作孽,老实说张卫东虽然是家里唯一的男孩,待遇也没比狗剩好多少,饭都吃不饱,爹娘根本顾不上孩子。

“吃吃吃,想吃自己去要,跟我说什么说。”

才不管这种极品,爷爷奶奶老两口在厨房忙活,张卫东掀开帘子,烧着火小厨房很暖和,爷爷张秉忠斜躺在灶火边,奶奶说:“跟你说了有好吃的你们自己留着, 别什么都想着我们,那么多张嘴等吃饭呢。”

放下盆张卫东说:“不缺你们一口吃的,爷爷奶奶,你们就别自己做饭了,吃面吧,我拿来的多。”

爷爷说:“没白疼我大孙子,今天送来的什么,这么香。”

“大骨头熬的汤,你们要多喝点,能补钙。”78年应该还没有补钙的概念,张卫东才说完,张秉忠果然就问他:“什么是补钙?净整些洋词。”

含混过去之后,黄氏说:“咚咚,别怨你爸,他心里也不好受。”

“我没怨他,就是觉得他不该偷家里的钱,那是给大姐准备交学费的。”张卫东很平静,两位老人听完神情失落,他想安慰也安慰不了,黄氏知道关月玲为一家人付出太多,在她面前本就心虚说话不硬气,儿子竟然偷钱,以后她这个婆婆更是不能在媳妇面前抬起头了。

张卫东说完有些后悔,忙补救地说:“爷爷,奶奶,是我爸不好,又不怪你们。”

越安慰越尴尬,他只好走出了厨房,扑面而来的西北风吹得他差点没站住,即使重生者遇到这种家常里短,也无能为力。出来看见四叔张老黑站在黑影里呆呆看着什么,走过去顺着他的眼睛看去也没看见什么东西,却看见他抬手飞出一个黑乎乎的东西,接着就有什么掉了下来,捡起来一看,居然是只喜鹊,落地还在扑腾。

“四叔,你太牛了。”百步穿杨神枪手吗?

张老黑傻笑几声接过来喜鹊捏断了脖子递给他说:“咚咚,你拿回去烧了吃。”

掂了掂,虽然不很大,好歹是肉,张卫东说:“四叔,谢谢你,你这么厉害,我帮你做个东西,以后你帮我打鸟打兔子吃。”

“谢啥,快回去吧。”

看见喜鹊,张琳高兴地说:“太好了, 有鸟肉吃了。”

女孩子看见小鸟不是应该产生怜爱,要去保护的吗?

关月玲还在老地点发呆,张卫东坐到她身边说:“爷爷奶奶让你别生气。”

关月玲叹了口气说:“这是我自己的命,跟别人生什么气?”正说着话,村口的张英满脸不快地走进来说:“长腿女人,你太坏了,骗我们做麦芽糖卖,我们当家的挑着去镇上,一个买的都没有,被你害死了。”

张卫东惊愕,关月玲奇怪的问她说:“嫂子,你也做麦芽糖了?”

“不止我,村里还有二家都做了呢,根本卖不掉,你这个坏女人真是爱骗人,还我红薯还我钱,我们要是饿死了找你算账。”

“麻子,是我让你做的?”关月玲身经百战,动口从来不会输。张英的脸上有很多大麻子,外号自然就叫麻子。

“那我不管,做麦芽糖卖不掉,你要赔我钱。”当一个人耍无赖的时候,就无敌了。

“你脸真白,我赔你,我赔得着吗?”

张英一屁股坐在地上拍着膝盖唱戏似得哭:“长腿女人你这个坏女人,我被你害死了,我做了二百斤红薯的麦芽糖啊,一斤都没卖出去呀......”张卫东心里一动叫了一声:“大娘,你家做了多少麦芽糖?”

“四十斤啊,卖不掉孩子老偷吃,你就看着我们全家饿死吧,黑心肝的。”

“大娘你别哭,我跟你去看看你家的麦芽糖,要是真的,我妈帮你去卖吧。”

委屈地张英立刻停止了哭声,惊疑地问:“真的,你这个小东西说话算话吗?”

“不管咚咚说什么,我都认。”关月玲出来为儿子背书。

“大娘,你别哭了行吗,要不带我和我妈去你家看看?”

“走,现在就去。”

麻子大妈家一走进去居然还有印象,院子要比他们家齐整多了,不过张英是懒女人不爱收拾,家里的东西堆得乱七八糟,看起来破烂不堪,张英打开门锁,里面有一副担子,掀开来,果然是两盆麦芽糖,张卫东伸手要去抹点尝尝,张英一巴掌打在他的手背说:“小东西手真欠,这东西也是你能吃的,你有那个福吗?”

真是无语,张卫东拉起母亲就往外走说:“不让尝算了,妈,咱走吧,不要了。”

张英慌忙说:“怎么走了?”

关月玲毫不犹豫地往外走说:“我家的是我儿子做主,你不让他尝我们不要。”

“哎呀,行吧,尝就尝吧,弟妹我说你不能惯孩子的。”

小说《重启1978》 第13章 一口水井引发的热议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