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情感 > 狂武医圣

更新时间:2021-04-03 11:36:48

狂武医圣 连载中

狂武医圣

来源:掌中云 分类:都市情感 主角:苏牧野, 苏沐雪

精彩试读:顾青松不可思议的望着苏牧野,小心问道:“你……你是圣医?”苏牧野微微点头,说道:“是的!不过还请顾爷爷替我暂时保密。”顾青松微微颤抖,嘴唇动了动,却是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圣医之名听闻已久,那是一个令病弱者崇拜的圣者,是邪恶者不寒而栗的霸者,是所有行医者自行惭秽的王者,其麾下的圣殿更是令整个世界颤抖。他永远也想不到曾经被他数落过,批判过无数次的苏牧野就是圣医。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4-圣医

永宁市,市长办公室。

市长邱永峥不停的踱来踱去,手中的烟点了又灭,灭了又点。

自从接到肖战国的指令之后,他就立马让人赶制了数万旌旗,插到了城市的大街小巷,欢迎圣医荣归故里,又亲自录制了欢迎词,并在每条主干道上的路口播放。

现在就连三岁小孩都知道圣医来永宁市了,但是他现在连圣医长什么样都还不知道。

他已经将各部门的所有员工,甚至是保洁阿姨都派出去寻找圣医的下落,但是却没有圣医任何的消息。

“好消息,好消息!”正在这时,助理张开德兴高采烈的冲进来。

邱永峥哆嗦了一下,立即迎上去,着急的问道:“是不是有圣医的消息了?”

张开德摇着头说道:“不是!”

邱永峥顿时极为失落的说道:“那是什么消息?”

“得知圣医荣归故里,林家在林家友和苏沐雪的婚礼上,为圣医欢迎宴凑集资金,这可为咱们……”

“行了!别说了!”邱永峥打断张开德的话,急道:“当务之急是找到圣医,通知下去,不论用什么方法,必须尽快给我找到圣医,要不然都特么的别干了。”

见一向温和的邱永峥发火,张开德忍不住颤抖了一下,马上给下面的各部门下达了死命令。

命令一下,永宁市上下瞬间便如临大敌,随处可见市上工作人员繁忙的身影。

唯有东郊的灵泉山顶上一栋装修高档的别墅内,显得甚是安静。

苏牧野醒了好几次,又昏迷了好几次,等到他再次醒来已经临近中午时分,想起父亲的音容笑貌,以及今天的惨死,他几乎再一次昏迷过去。

“老大!老大!”生怕苏牧野再次昏迷,白泽赶紧抓着他的胳膊叫道。

苏牧野抬头看了一眼白泽,低声问道:“我爸呢?”

白泽心里咯噔了一下,忍痛说道:“我已经联系了最好的殡仪馆……”

苏牧野眼泪几欲迸发,他是圣医挽救过千万人的性命,但是却挽救不了自己父亲的性命。

他跳下床,信誓旦旦的说道:“爸爸,我一定会用林家人的鲜血为你祭奠。”

他转头问道:“我妹妹那边的情况怎么样了?”

“小姐那边,玄离已经过去了,不会有任何问题,只要你一声令下,玄离就马上救出小姐。”

苏牧野微微摇了摇头,说道:“这是我的家事,必须由我亲自解决,况且我要用林家的鲜血为父亲祭奠,马上出发林家!”

“连苏德武也不敢有动林家的心思,你一个强奸犯凭什么敢动林家?”

“放屁!”白泽大怒,掏出枪怒气冲冲的冲了过去,用枪抵在旁边坐着的老人脑袋上,愤怒的叫道:“信不信,老子一枪崩了你?”

老人七十多岁,穿着白色的唐装,胡子花白,满脸皱纹,精神却很饱满。

苏牧野一眼就认出了此人是有着永宁神医称号的顾青松,和苏牧野的爷爷苏德武相交甚好。

因为被收养的原因,苏德武并不待见他,认为他是个野孩子,所以便把字辈里的沐变成了牧,还给他加了一个野字。

顾青松也因此对苏牧野一直没有好脸色,加上苏沐晨的事,更是对他无比憎恨。

苏牧野对白泽吼道:“混账,滚一边去!”

随后又对顾青松客气的说道:“多谢顾爷爷替我治病。”

顾青松冷冷道:“不必了,我可承受不起,要不是被人用枪指着脑袋,我也不会给你这样的人治病。”

苏牧野昏迷,众多圣医卫并没会医术的,这可急坏了白泽,很快便查到永宁神医顾青松家的地址。

找上门之后直接将顾青松从家里拽上车,用枪指着脑袋让他给苏牧野治病,还威胁说如果苏牧野出了任何问题,就要了他的命,还要让整个顾家为苏牧野陪葬。

在顾青松看来苏牧野就是个白眼狼,苏家给了他一切,他不仅不思回报,反而还害了苏沐晨。

若不是担心真如白泽说的那样,如果苏牧野出了问题,牵连到顾家,他宁可搭上自己的老命,也不会给苏牧野治病。

苏牧野自然明白顾青松憎恨他,但不管怎么说顾青松是长辈,还给自己治过病,他对白泽喝道:“愣着干嘛?赶紧道歉啊!”

白泽没有丝毫犹豫,立即解下配枪,双手送到顾青松面前,恭敬的说道:“老先生,谢谢您救了老大的命,之前多有冒犯,我这条命交给你了。”

顾青松愣了一下,他不曾想到白泽竟会用自己的性命给自己道歉。

更没想到如此穷凶极恶的家伙,在苏牧野面前却温顺得像只绵羊,甚至毫不犹豫的把自己的性命送出去。

他暗自吸了口气,强装镇定的叫道:“别拿这东西吓唬我,看在苏德武的份上,此事我不与你们计较,不过我要奉劝你,不要以为几个亡命之徒就能和林家抗衡,如果不想给苏家添麻烦,就别招惹林家。”

说罢!气呼呼的转身而去!

苏牧野赶紧说道:“谢谢顾爷爷,我送您出去!”

“拜见圣医!”

刚走出大厅,便见一群身穿黑衣,胳膊上缠着白色丝带的男人齐声跪拜道。

震天的气势,吓得顾青松身子一抖,差点摔倒。

苏牧野扶住顾青松,厉声喝道:“你们是干什么的?”

白泽赶紧答道:“他们是龙国的圣医卫,此次前来帮您血洗林家!”

“血洗林家!”

“血洗林家!”

震耳欲聋的声响,把旁边树上一只小鸟吓得摔在地上,怎么拍打翅膀也飞不起来。

苏牧野淡淡说道:“血洗林家!我一人足矣,何致如此大动干戈?所有人原地待命,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不得擅自行动。”

“是!”

顾青松不可思议的望着苏牧野,小心问道:“你……你是圣医?”

苏牧野微微点头,说道:“是的!不过还请顾爷爷替我暂时保密。”

顾青松微微颤抖,嘴唇动了动,却是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圣医之名听闻已久,那是一个令病弱者崇拜的圣者,是邪恶者不寒而栗的霸者,是所有行医者自行惭秽的王者,其麾下的圣殿更是令整个世界颤抖。

他永远也想不到曾经被他数落过,批判过无数次的苏牧野就是圣医。

许久之后,他抬起头哈哈大笑道:“哈哈,苏老头,想不到吧,你最瞧不起的孙子竟会是你最崇拜的圣医……”

5-无关人员请离开

永宁市,林家别墅内!

此时张灯结彩,热闹非凡。

但凡是在永宁市叫得出名字的人都齐聚于此,只因为今天是林家大少爷林家友和苏沐雪的结婚典礼。

此时,林家家主林焕生不紧不慢的走到舞台上,满面红光的说道:“今日是我儿林家友大婚,多谢诸位赏脸光临,林某不胜感激。”

宾客们纷纷摆了摆手,说道:“林董太客气了,林少爷人中龙凤,未来又是林家的接班人,能参加他的婚礼,是我等的荣幸。”

听到众人的恭维,舞台后面的林家友脸上掩饰不住的得意,很多人在背地里骂他是衣冠禽兽,骂他是斯文败类,但那又怎么样呢?

林家是永宁市的大家族,在这一亩三分地上想要活得好,谁敢不看林家的脸色?谁敢不给林家的面子?

一旁是穿着洁白婚纱,美艳得不可方物的苏沐雪,只不过神情之中满是哀怨。

她深知林家友就是个纨绔子弟,所有女人在他眼里不过都是万物而已,他今天三十八岁,足足比自己大了十八岁。

更重要的是从他二十岁开始,他已经和七个女人结过婚了了,最长的结婚一年便离了,最短的仅仅维持了半个月。

她把婚姻看得很神圣,绝对不愿意嫁给这样的纨绔子弟,但是她没有办法,林家友抓了她的父亲。

尽管如此,她已经做好了打算,等到林家将她父亲放出来,她就了结自己的性命。

林焕生示意众人安静,说道:“今天虽是我儿的结婚大喜,但还有一事比这更重要,那便是圣医荣归故里。”

“没想到圣医竟然会是咱们永宁人,这太给咱们长脸了。”

“是啊!好几个朋友都给我打电话来祝贺呢,说圣医是咱们永宁人,咱们永宁市这次可是在世界露脸了。”

此时的永宁大街小巷都插着欢迎圣医荣归故里的旌旗,就算是三岁小孩也知道了这个消息。

林焕生继续说道:“圣医是什么身份,想必在座的都知晓,而市上对他的态度,大家也都是有目共睹,我听闻市长接下来会为圣医举办一个声势浩大的欢迎宴……”

“圣医欢迎宴?能参加这个宴会的人,必定都是举足轻重的人。”

“如果能在宴会上和圣医交好,那必定是受益无穷啊。”

林焕生笑了笑,朗声说道:“是啊!这场宴会的重要性,不用我说了吧,所以我提议咱们筹款一起为圣医举办这个欢迎宴……”

此话一出,整个会场瞬间便安静了。

林焕生的意图实在太明显了,大家筹钱,林家讨好圣医。

林焕生呵呵笑道:“凡是筹款的家族都能得到宴会的邀请卡……”

话未说话,便听见众人争先恐后的叫道:“我们张家愿意!”

“我们李家也愿意!”

确定了筹款之后,婚礼便正式开始。

林家友牵着绝美的苏沐雪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时候,众人脸上闪过一丝惋惜。

林家友的过往,所有人都是心知肚明,如此绝美的一个女孩嫁给他,就等于是掉进了火坑。

可是谁又敢说什么呢?毕竟林家是永宁的大家族。

“林家友先生,你愿意娶您身边这位小姐为妻吗?不论贫穷与富贵,直到永远吗?”

林家友轻轻笑了笑,说道:“我愿意!”

司仪又向苏沐雪问道:“苏沐雪小姐,你愿意嫁给你身边这位先生先生吗?无论贫穷与富贵,直到永远吗?”

苏沐雪黛眉微蹙,轻轻咬着嘴唇,久久没有说话。

见苏沐雪不语,林家友低声说道:“小雪,你说话啊,要不然岳父大人一定会为你担心的。”

苏沐雪瞪了林家友一眼,要让自己嫁给这样一个人,她实在说不出口,但是想到父亲的安危,她又有什么选择呢?

“我不愿意!”

正在这时,听见有个雄浑有力的声音大声喝道。

说话间,一个皮肤黝黑,略显清瘦的青年不紧不慢的走了进来。

他二十七八岁,留着一头短发,眉飞入鬓,眸黑如墨,身材高大而不粗犷。

见到此人,苏沐雪惊骇的叫道:“牧野哥!”

她做梦也没想到昨天一个电话,苏牧野竟真的回来了。

八年未见,他还是曾经的模样,只不过现在物是人非。

望着眼前这个绝美的女子,苏牧野根本无法和八年前那个青涩的小女孩联系到一起。

林家友居高临下的看着苏牧野,冷冷道:“苏牧野,没想到你还真敢来。”

没有理会林家友,苏牧野冷声道:“把我妹妹送回去。”

身后的玄离,立马大步向苏沐雪走了过去。

见自己被苏牧野忽略,林家友愤怒道:“敢在我林家撒野,你们是活腻了,给我把他们轰出去。”

此话一出,便见十多个保镖立马向玄离冲了上去。

玄离冷哼一声,迎着保镖们冲上去,一拳将当先的保镖打飞,顺势冲入人群,一拳一个保镖。

不到半分钟,十多个保镖,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全都被玄离打翻在地上。

众人何时见过如此骇人的身手?均是吓得双目圆瞪,双唇怒张。

在众人的惊骇中,玄离如同没事人一样,来到苏沐雪面前,恭敬的说道:“小姐,我们走吧!”

苏沐雪慌忙说道:“不!我不能走!爸还在他们手上……”

苏牧野顿时感觉心脏剧痛不已,他不知道该怎么给苏沐雪诉说父亲身故的消息,无法想像苏沐雪知道这个消息,会怎样的难过?

他红着眼,坚毅的说道:“小雪,相信我,我一定会用林家人的鲜血为爸祭奠的。”

苏沐雪浑身巨震,眼泪止不住的滑落,虽然苏牧野没有明说,但是这结局已经很明显了,强烈的悲伤令她难以自拔,眼前一黑昏死过去。

玄离赶紧抱住她来到苏牧野面前。

苏牧野看了一眼苏沐雪,见她悲伤过度,并无大碍,挥了挥手示意玄离带她离开。

“站住!”林家友厉声喝道。

“让他走!”林焕生打断道。

玄离的身手,他刚才已经看到了,在这没人是他对手,只有他离开了,才有机会对付苏牧野。

苏牧野环视了众人一眼,冷声说道:“林家逼死我父亲,今天我要血洗林家,无关人等,请马上自行离开。”

苏牧野, 苏沐雪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