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历史军事 > 回到古代当皇子

更新时间:2021-04-05 15:33:43

回到古代当皇子 连载中

回到古代当皇子

来源:掌中云 分类:历史军事 主角:李准, 王嫣然

精彩试读:她良久才反应过来,道:“公子放心,小女子一定不会告诉他人,定会保守住公子的秘密。也还望公子以后多加谨慎,莫要再跟第二人提起。”“好。”李准内心顿时好笑到极致。但他笑意温柔,似乎能融化冬日,重新坐下,笑道:“听闻婠婠姑娘棋琴书画样样精通,能歌善舞,便是京城才女王嫣然也只能和婠婠姑娘伯仲相当,李某神往已久,今夜想听姑娘唱个曲儿。”“公子说笑了,王小姐是真正的才女,小女子一点微末伎俩上不得台面。”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13-李准对对联,对得妙啊!

看到李准开始对对联,朝婠婠内心不由一喜,同时有些紧张。

堂下众人也是立刻心神一紧,显得有些紧张起来。

近年来无人能做上朝婠婠的入幕之宾,可真是撩拨了不少人的心神,今天可是最有望见证有人能破局之夜,可不能失败啊。

若是今夜有人成功了,那就是一个好开局,往后大家就更有信心了!

因此,今夜至关重要。

李准面带笑意,开口道:“这第一联嘛,我对:印月井,印月影,印月井中印月影,月井万年,月影万年。”

场中众人眼眸猛地一凝,须臾,低头思虑。

“印月井,印月影,印月井中印月影,月井万年,月影万年?”

“印月井,望江楼?好,对得好!真是妙啊!”

“好一个印月井!”

听到李准对出的下联,堂下爆发喝彩!

不管是望江楼还是印月井可都是有名的景点啊!

两者名气不相上下!

这对得极好!

比起方堂那个压根不存在的会诗楼,好了不知多少!

方堂也是眼眸一瞠,他咋就想不到呢?

该死!

这第一联,他输了!

不仅是方堂,此刻好几个公子哥兴奋的同时,内心也是惋惜至极,他们怎么就想不到呢?

朝婠婠美眸轻闪,随即深深一凝,看到李准竟然对出如此工整又相当有意境的妙句,当即便是心花怒放。

果然,她眼光不错!

朝婠婠立刻笑脸盈盈,言语矜持,道:

“公子,请继续对下一联。”

李准也不废话,眼眸含笑,继续道:“第二联,我对:东当铺,西当铺,东西当铺当东西!”

嗯?!

众人眼眸再次一凝!

“东当铺西当铺?”

“东西当铺当东西?”

“妙啊!”

“妙极!”

“春读书,秋读书,春秋读书读春秋,东当铺,西当铺,东西当铺当东西!真是妙极!妙极!”

“对得好啊!某自愧不如!”

“比起方堂兄的写朝夕更加妙极啊!”

“自愧不如啊!”

方堂再次眼眸一瞠,瞪直了!

对得比自己巧妙啊!

怎么会这样?

该死啊!

方堂内心不甘,但只能无声哀嚎。

朝婠婠心下更加满意,露出满脸的笑意。

果然,这个俊朗青年,当真是才华横溢啊。

连自己认为满意的答案,都没这么巧。

虽然东西和史籍《春秋》文雅上面没有办法对上,可是东西相当于俗物,用文雅对俗物,加上对得极为工整,甚至更显巧妙,因此怎么也是对得极为绝妙了!

至少,目前为止,是最让人满意的了!

朝婠婠看到李准丰神如玉之姿,娇躯都在轻微颤抖,已经迫不及待后面一联李准会对出什么来了。

“兄台,快快快,下一联!”

“兄台,赶紧对下一联!”

“兄台,赶紧上啊!”

堂下那些文人骚客立刻忍不住大叫,迫不及待想听听李准的下一联,期待奇迹一幕的发生。

然而!

李准却是忽然笑而不语,迟迟不开口。

“哎呀,难道是对不出来了?”

“不可能啊,前面两联都对得这么好,不可能对不出来!”

“就是,就是,即便对得不好,但肯定能对出个一二!”

“兄台快对!”

看到李准迟迟不开口,众人立刻心紧。

朝婠婠也是当即心头一跳,一脸紧张地看着李准,难道他对不上来了?

这可如何使得?

当即语气有些隐忧,催促道:

“公子,请继续下一联。”

前面对得这么好,后面若是对不出,自己岂不是得答应邀请那方堂入房?

那方堂虽然也算一表人才,可是看自己的眼神,很让自己讨厌,她很是不喜。

而李准的不同,李准看她的眼神很是清澈,令她安心又舒服。

此刻!

看到李准迟迟不开口,方堂立刻内心一喜,对不出来好啊,对不出的话,那自己可就是第一个成功入朝婠婠闺房,秉烛夜谈的人啊!

真是太好了!

已经有些心生绝望的方堂忽然感觉自己又行了,得见曙光!

“殿下,怎么不对?”杨忠也是立刻急声问道。

杨忠实在没想到,自家殿下竟然能够一口气对出如此有难度的两个对联。

这殿下之前还写了一首《护城雪》,杨忠今日一见李准大展才气,已经认定那就是自家殿下所写!

现在殿下忽然停了,内心自然是又急又忧。

李准满脸笑意,小声问道:“杨总管,咱是不是有些出风头了?”

“啥?”

杨忠立刻无语!

殿下啊!

我的好殿下!

如此佳人在前,只待大开房门迎您入被,您却在担忧自己是不是出风头了?

还是男人吗?

杨忠立刻催促道:“殿下,之后的事情之后再说,咱还是先把对子对了吧。殿下,都等您了!”

李准看到众人一脸期待地看着自己,看到那朝婠婠更是一脸柔情似水地,仿佛望穿秋水般眼巴巴地望着自己,顿时咽了咽喉咙。

得了,豁出去了!

上了!

李准笑了笑,道:“第三联,我对:风摇柳绿柳摇风!”

脸映桃红桃映脸!

风摇柳绿柳摇风!

现场静了那么一会儿!

随即便是大声喝彩!

“好!”

“对得好!”

“好一个风摇柳绿柳摇风!”

“风对脸,桃红对柳绿,映对摇,这上下联都极为风雅,妙极,妙极!”

“绝妙!”

“比起方堂兄的蜜蜂妙!”

“对,方堂兄虽然对得也工整,可是意境上差强人意,比方堂兄的强!”

方堂再次扎心,当即直接脑袋一歪,昏死过去。

“唉,方堂兄!”

“方堂兄,你别晕!”

周围几个公子哥立刻手忙脚乱去扶他。

方堂晕过去,那朝婠婠也是立刻道:

“小青,快扶方公子去休息!”

“是!”

方堂被抬走了。

朝婠婠这才一脸羞红地看着李准,声若蚊蝇般道:“公子,婠婠先行告退.......待沐浴焚香,就,就在闺房等候公子大驾光临。”

随即,连忙娇羞之态的快步离开。

“好羡慕啊.......”

“婠婠姑娘,我的心碎了......”

“啊啊啊~为什么不是我?”

堂下那些公子哥立刻一片惨叫哀嚎。

这第一个入幕之宾,被人摘走了!

恐怕,今晚婠婠姑娘.......

唉,一想就受不了啊!

李准看到朝婠婠那娇羞之外,俏脸有些慌乱地离开,顿时摸了摸鼻子,嘴角不自觉的翘起。

“殿下,没想到您原来真有千古才气啊~”

杨忠忽然泣不成声,直接跪下。

“不是,你跪什么?赶紧起来!”李准立刻无语,连忙拉起杨忠。

杨忠擦掉眼泪,满脸笑意,道:“殿下,奴才这是为殿下感到高兴!”

李准道:“你高兴得太早了。”

“啥?”杨忠老脸一皱,不明所以。

14-天不生我李淳罡,武朝万古如长夜!

李准和杨忠坐在雅房里慢慢吃着花生米,喝着小酒。

期间不少人想要上来拜访结交,但是都被杨忠婉言谢绝。

开玩笑!

自家殿下虽然不受待见,可是好歹也是皇子,岂是你们这些身份低微和虚伪的家伙可以结交的?

也不看看自己什么身份!

更别说现在杨忠知道自家主子原来一直隐藏着绝世才华,就更是不能让什么人都过来结交殿下了。

李准自然也是不想结交什么才子之类的,优哉游哉喝着不是那么很有滋味的小酒,等着朝婠婠派人来请。

好歹也来一趟了。

而且赢得入幕之宾的资格,美人在前,李准再怎么正人君子,也是很想亲近亲近对方,即便不做些什么少儿不宜的事情,好歹也要一亲芳泽吧。

约莫坐了两盏茶的功夫,一个小婢女俏生生敲开房门,然后弯腰行礼道:

“公子,婠婠姐已经准备好了,命我来请公子过去说话。”

“殿下,您快去!”

杨忠一听,立刻眉开眼笑,神色甚为激动,仿佛要去的人是他一般。

“好。你自己先玩会吧。”李准亦是心神一震,点点头,立刻跟着那小婢女前往朝婠婠的闺房。

进入朝婠婠闺房。

朝婠婠已经换好了一身单薄的白色纱裙,长发简单挽了挽,部分随意散落在肩上。

白皙的锁骨极美,在青丝的薄覆下,更增添一股些许魅惑的美感。

朝婠婠笑脸盈盈,一举一动中竟是透露着些许朦胧诱惑,又宛若是出水芙蓉,有着万般风情。

这让李准内心微动。

这朝婠婠尽收妩媚之态,倒如同是邻家小姐姐,带着灵动乖巧,与之前的妩媚娇柔,判若两人!

好生漂亮!

“公子,你来了?快请坐!”朝婠婠看到李准,顿时便是迎上来,神色布满惊喜。

那婢女立刻退出去,留下李准和朝婠婠二人四目相对。

李准眼神微眯,坦然坐下,随即看了一眼房内的布置,道:

“婠婠姑娘的闺房布置的倒是挺喜庆。”

朝婠婠掩嘴微笑,“让公子见笑了,婠婠也不懂什么布置,只是看着自己喜欢的,就让弄上了,谁曾想一不小心弄得喜庆过了。”

朝婠婠坐在李准对面,眉目间充满笑意,俏脸带着嫣红,甚是欢喜。

“婠婠姑娘果真是绝色之姿,国色天香啊。”

李准眯着一双丹凤眼,赞叹道。

他烟波流转间顾盼生辉,眼眸黑白分明,看得朝婠婠瞬间微微愣神。

“公子,多谢赞誉.......”

朝婠婠小心肝微颤,弄了满脸羞红,随即想起还不知道李准姓名,立刻便是有些哀怨问道:

“公子,小女子还不知道公子尊姓大名呢........”

“抱歉,我的错。”

李准立刻露出歉意,看到朝婠婠如此娇俏模样,立刻心生逗弄之心,便是正色道:

“在下李淳罡!”

“公子姓李?”朝婠婠瞬间脸色猛地一变!

是皇家子弟!

李准满脸笑意,道:“不错,家父乃是逆贼李当天!”

“什么?”朝婠婠顿时俏脸苍白,捂嘴吃惊。

李当天,可是十八年前突然举兵造反,企图夺取皇位的三王爷!

但是兵败,整个三王爷府被满门抄斩,即便过去十八年了,如今还是禁忌啊。

眼前这个李公子,竟然是逆贼之子,怎么会这样?

当年王爷府不是被满门抄斩了吗?

朝婠婠满脸惊悚,未曾想到这个如此有才华的俊俏公子哥,竟然是逆贼的余孽!

“李,李公子,小女子什么都没听到......还请李公子,莫要对他人说您的.......身份!这世道人心不古,婠婠可为公子保密,可是其他人恐怕眼里只有钱财与肮脏,还望公子多加注意才是。”

朝婠婠小心肝一颤,可是看到李准目光清澈,神色几番变换,转而没来由有些心软,便是鼓起勇气开口。

内心对李准有些同情,同时也觉得李准说话有失谨慎和分寸,当下便是开口劝诫。

“婠婠姑娘,真是一个好姑娘啊!”

李准煞有介事的点头,眼眸含笑。

看得出朝婠婠内心的惊慌,但她尽量装作镇定的样子然后说出这般言语,让他感觉有些好笑。

这小娘子,太好玩了。

但是,这小娘子心肠倒是不错。

“天不生我李淳罡,武朝万古长如夜啊!”

李准忽然缓缓起身,一脸深沉,眼神深邃,“婠婠姑娘,这可是我们之间的秘密啊。我可只告诉了你一人。”

天不生我李淳罡,武朝万古如长夜?

好霸气!

好气势!

朝婠婠看着李准的侧影,内心瞬间被这句话震惊,刹那间李准的身影仿佛就是一座大山,横在她眼前,顷刻仿佛便要填满她心田一般。

她良久才反应过来,道:

“公子放心,小女子一定不会告诉他人,定会保守住公子的秘密。也还望公子以后多加谨慎,莫要再跟第二人提起。”

“好。”

李准内心顿时好笑到极致。

但他笑意温柔,似乎能融化冬日,重新坐下,笑道:

“听闻婠婠姑娘棋琴书画样样精通,能歌善舞,便是京城才女王嫣然也只能和婠婠姑娘伯仲相当,李某神往已久,今夜想听姑娘唱个曲儿。”

“公子说笑了,王小姐是真正的才女,小女子一点微末伎俩上不得台面。”

“真谦虚。”李准眯眼。

“那小女子就献丑了,公子稍等片刻。”

朝婠婠俏脸娇艳,脸色嫣然一红,转身走进珠帘内,半晌出来便抱了一把琵琶。

朝婠婠坐在一个楠木圆凳上,秀丽端庄,容颜绝世,朱唇轻启,开始弹唱。

朝婠婠唱的是一首词。

颇有婉约之风,李准听了一会儿没听出来是什么词,但是朝婠婠声音柔美,入人心田,让李准听得很是享受。

一曲毕,朝婠婠有些娇羞道:“公子见笑了。”

李准笑道:“婠婠姑娘果然是琴艺无双啊。”

朝婠婠俏脸更加娇艳。

随即给李准倒了一杯酒,声音有些娇柔道:

“小女子很荣幸能够认识像李公子这般才华横溢之人,这是小女子的福分。”

李准眉头一挑,“你不惧怕我的身份?”

朝婠婠俏脸微变,但立刻笑道:“怕自然是怕的,还望公子莫要提身份的事情.......”

“好吧,其实我是骗你的。”李准微微笑着,盯着朝婠婠,“我其实不是李当天的儿子,他也不是我父亲。”

“公子你........”

朝婠婠立刻呆了一下。

一时间内心凌乱了,怔怔地看着李准。不知道李准那句话才是真的哪句话才是假的。

“哈哈哈~”

李准起身,笑眯眯地捏了一把朝婠婠娇俏可爱的小脸蛋,推门朝外走去,道:

“多谢婠婠姑娘招待,我们后会有期!”

然后,在朝婠婠呆望中,施施然走出了房间,消失在走廊尽头。

朝婠婠俏脸已然是羞红一片,仿佛鲜血欲滴,半晌才满脸羞怒,跺了跺脚,朝李准背影嘀咕了一句:

“真是个油嘴滑舌,说话没谱的人.......唉,身负才华的人都是这般轻浮吗?”

不过,想起方才李准竟然捏自己的俏脸,缓缓地摸着自己的俏脸,又是一阵失神.......

真是个冤家啊。

“后会有期吗?什么时候有期.......”

京城第一花魁,在这一刻,内心似乎沦陷了。

小说《回到古代当皇子》 第13章 李准对对联,对得妙啊!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