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 弃女医妃惊天下

更新时间:2021-04-03 17:58:22

弃女医妃惊天下 连载中

弃女医妃惊天下

来源:掌中云 分类:穿越重生 主角:姚青梨, 慕连幽

精彩试读:“啧啧……”群众一听什么生下野种,再偷偷藏起来这话,不由满脸嫌弃地盯着姚青梨。“还说被祸害的,瞧,怀上了野种居然不打掉,偷偷生下来,还藏起来?一定跟奸夫感情深厚!就是个与人私通的荡妇!”“姐姐,你在这里干什么?”这时,人群里响起一个娇娇弱弱的声音。众人回头,只见一名少女从人群里走过来。少女十五六岁左右,一身粉色鲛绡凤仙裙,娇艳欲滴的桃花小脸,端的是个倾城美人。却是姚鼎与高氏所出的女儿,姚盈盈。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天地作证

周围的百姓像见鬼似的看着姚青梨,全都惊呆了!

作为女儿,姚青梨不但顶撞姚鼎这个父亲,竟然还张口辱骂,简直是大逆不道!

“你——”姚鼎也是懵了,恼羞成怒:“竟敢——”

“我哪里说错了?”姚青梨继续道:“当年你一无所有,连个进士都考不中,若非我娘愿意嫁你这穷书生,你有今日?我外祖父给你本钱挣家产,再举荐你为官,一步步地扶持你,给你打点官途。否则,你有现在这大房大院地住着?娇妻美妾地搂着?奴仆遍地地使唤着?”

姚青梨每说一个字,姚鼎脸色就青白一分。这段他最不愿提及的往事……

周围的百姓个个惊异地看着姚鼎,竟然还有这种事?

一直以来,他们只知道,这姚家是高门大户,姚尚书是位高权重的正二品朝廷重臣,这是高高在上的贵族,贵不可言的名门家主。

哪里想到,他以前不过是个穷书生,连进士都考不中!

之所以发家了,那是因为吃软饭,攀上了千金小姐!能当官,不断地往上爬,都是靠着千金小姐的裙带关系。

而这个对他恩重如山的千金贵女,竟然就是姚青梨的生母?

感受到投射到他身上,那带着鄙视和探究的目光,姚鼎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心中憋了一股恼火。

“呵呵,现在好了,把你扶起来了,功成名就了。我娘却莫名其妙地死了!而现在,我也在一夜之间身败名裂。”姚青梨目含深意地看着他。

姚鼎神色一沉,颤声道:“你什么意思?啊?乔氏对我的……我从未忘记过她,她一直是我深爱的发妻。你身败名裂,那是你自己造成的。乔氏最是个贤良守礼,自尊自重之人,最瞧不得轻浮浪荡之徒。而你……身为她的女儿,却自甘堕落!做尽她所憎恶之事!若她还活着,昨晚早把你沉塘!”

“昨天,得知你未婚生子,族人们都叫着把你沉塘,但老爷到底念着去世的姐姐……留你一命。”高氏红着眼圈上前。

围观的人点着头:“姚尚书已经够仁慈了。”

“像你这种不知廉耻,勾搭野男人私通的荡妇,若是一般人家,早就浸猪笼了。”

姚青梨呵呵:“我勾搭野男人私通?姚鼎,这就是你按在我身上的罪名?”

“我家小姐才不是与人私通!”秋云已经被夏儿扶着起来了,激动地道:“我家小姐是到庵里礼佛,半夜被歹人祸害了……呜呜……”

众人面面相觑,姚青梨冷冷地盯视着高氏:“当年,就是母亲你撺掇着我去虚月庵的。”

“什么?”秋云惊叫一声,盯着高氏:“原来是你!是你找人毁我家小姐的清白!”

周围的人面面相觑。

“你……”高氏却一脸不敢置信地看着姚青梨,泪水突突地往下流。

“太太……”高氏身后的乌嬷嬷连忙扶着她,“你怎么了?你不要吓老奴呀?”

“呜……”高氏用帕子紧紧地捂着自己的嘴鼻,悲恸不已的模样,紧紧地看着姚青梨:“你虽不是我生的,但喊我一声母亲,我一直……一直拿你当亲女儿一般对待……现在,你自己干出此等……事,竟然……”

“大小姐,你还有心吗?太太一直对你不薄!你自小木纳过人,要啥没啥,说亲时,贵公子们一听是咱们叶家女,个个点头答应,可一听是叶大小姐,又个个摇头拒绝。太太求爷爷告奶奶的,总算给你订下何公子这个良人。可你不但负了何公子,现在你自己不知廉耻,事发了,竟还把责任推太太身上。说太太害你!太太害你什么了?害你生下野种,再偷偷藏起来?”乌嬷嬷道。

“啧啧……”群众一听什么生下野种,再偷偷藏起来这话,不由满脸嫌弃地盯着姚青梨。

“还说被祸害的,瞧,怀上了野种居然不打掉,偷偷生下来,还藏起来?一定跟奸夫感情深厚!就是个与人私通的荡妇!”

“姐姐,你在这里干什么?”这时,人群里响起一个娇娇弱弱的声音。

众人回头,只见一名少女从人群里走过来。

少女十五六岁左右,一身粉色鲛绡凤仙裙,娇艳欲滴的桃花小脸,端的是个倾城美人。却是姚鼎与高氏所出的女儿,姚盈盈。

“二小姐你来得正好,今早你还为她求请,跪了大半天呢!你瞧瞧她是如何对太太的。”乌嬷嬷一脸悲恸地道,“对了,这种时候,二小姐都到哪去了?怎么从外面过来?”

“我……”姚盈盈小脸满满都是难过,桃花眼蓄着泪水。

“我们是去……”姚盈盈身后的丫鬟说着,便瞪了姚青梨一眼:“给大小姐送东西了!二小姐求了一早上,老爷都不同意让大小姐回家。二小姐想着,大冬天的,大小姐又是净身出门,就想给她送些东西。哪里想到,咱们找不着的人,竟然在这里闹腾了。”

众人不由一惊,这才发现这丫鬟手里正提着两个大大的包袱,这都是准备救济姚青梨的呀!

但姚盈盈好心喂了白眼狼,她在想法救济姚青梨,而姚青梨却在疯咬她的亲娘!诬陷她的亲娘害人!

“姐姐……你太让我失望了。”姚盈盈说着,便哭着冲进了姚家大门。

“盈盈!盈盈!”高氏叫了两声,回头红着眼盯着姚青梨,颤抖着声音:“是,我们害你!我们都是坏人,你满意了吗?”

说完,也抹着泪追上姚盈盈的脚步。

“不但不知廉耻,还是一只白眼狼!继母和妹妹对她掏心挖肺,而她却反咬一口。”群众摇头骂着。

“你们懂什么!这对母女惯会做戏——”秋云气得直咬牙。

“秋云。”姚青梨却拉住了她的手:“咱们省省力气吧!”

她手上没有证据,单凭一张嘴,说什么也没用。

而且她婚前失节是事实。别说人人都认定她是主动与人私通,就算她受害这事大白于天下,失节了,那就得以死谢罪!否则,那就是不知廉耻。更别说她还生下了那个孩子!

“你走吧!”这时,一个冷沉的声音响起

众人望去,说话的正是台阶上的姚鼎。他一身深紫的官袍,儒雅的脸冷沉,威严而尊贵,但看着姚青梨的眼神,却又夹杂着恨铁不成钢的悲怒之情。

群众们不由一叹,真是个可怜的父亲呀!

“昨晚,我既饶你一命……”姚鼎轻吸一口气,冷声道:“现在,我仍会饶了你!”

“老爷……”秋云颤声道:“你至少要把大小姐的贴身物品给她呀!”

姚鼎冷哼一声:“她用过的脏东西,早就一把火烧干净了。”

“那太太留给小姐的嫁妆呢!”秋云铁青着小脸,“那是留给小姐的东西。”

“咄!”姚鼎却怒喝一声,“乔氏至死都是个清白高洁之人,相信她在天之灵,也不会让你这脏污之人碰触她的东西。她是我的爱妻,是我姚家妇。而你已被我逐出家门!你不是我姚鼎之女,也不是她乔若雯之女!”

姚青梨一双凤眸冷冷煞煞地盯着姚鼎,冷笑:“逐我出门?你当着所有人的面再说一遍!”

姚鼎老脸一沉,不知姚青梨想作什么妖,但是,不论她怎么作妖,她姚鼎难道会怕她?

“也好。”姚鼎沉声道:“现在,我姚鼎就当着全京百姓的面,把姚青梨逐出家门!我们姚家,再无姚青梨这个女儿!”

原以为姚青梨会恼羞成怒,不想,她却淡淡地站在那里,看着他冷冷一笑:“呵,这话可是你说的。天地作证,以后,我姚青梨没有你这个爹!跟你老姚家,再无一丝一毫关系。走!”

说完,便拂袖而去。

打扫

天上不知何时下起了细雪,琼芳碎落,玉尘纷纷。

在百姓们的唏嘘中,姚青梨转身。

可还未走两步,突然一柄青竹油纸举到她头上,遮去了人心的一片寒凉。

姚青梨一怔,回头,却见一名十六七岁,小厮打扮的少年。

“姑娘,这天冷,拿着这个挡挡雪吧!”少年和善地道。

“谢谢。”姚青梨接过来,在握到伞柄时,冰冷的心不由微微一暖。眼角余光瞥见不远处停着一辆普通的马车。

姚青梨朝着那小厮点了点头,便转身离去。

小厮转身跑到那马车旁,轻皱着眉头:“主子,这女子妇德败坏,为何要……”

“呵……”马车里传出一个慵懒的轻笑声,是个男子的嗓音:“万人唾骂,真相不一定污秽不堪。万人憬仰,也不一定真的光明磊落。”

“是。”小厮点头。

“走吧!”随着这轻飘飘的一句,马车缓缓启动。

“呸,才转头,就勾搭了一个奸夫!”群众们却瞧着那马车吐着唾沫。“下贱无耻!”

他们一边散去,一边谩骂着,又不知说到什么,人群里爆发出一阵阵大笑声。

……

姚青梨几人离开了热闹的大街,在人迹罕至的小巷穿行。

“不用背我了……”秋云轻拍着夏儿的背:“你放我下来,背小姐吧!”

姚青梨道:“我不要紧。你伤得更重,没得你跟不上我们,反耽误了时间。”

“是啊,反正快到了,也没几步路了。”夏儿道。

秋云却红着眼圈,掉下泪来:“当年是那毒妇撺掇小姐去虚月庵的,这么重要的事情,小姐当年为什么不说?”

姚青梨都被问得有些无语了,只道:“以前是我不懂事。”

那是因为原主太单纯了!

高氏和姚盈盈惯会做表面功夫,姚青梨一直相信她们对自己是实心实意的。

就算是高氏撺掇她去了虚月庵,她也相信是巧合,不是高氏有意害她。秋云一直敌视高氏,原主生怕说了,秋云会误会高氏,所以便把话烂在肚子里。

今天一见,姚青梨也不得不感叹,高氏母女,的确厉害。

“那……既然是太太……呸,高氏这毒妇当年成功害了小姐,为什么她们不在几年前就闹出来?”夏儿背着秋云,有些吃力,说话都喘着大气。

姚青梨道:“你们忘记了,那段时间家里出事了。”

原主失节后,刚巧第二天爆出科举舞弊案,姚鼎当时就牵涉其中。虽然后来洗脱了嫌疑,但却掉了一层皮。连带着全家都得小心冀冀,慎言慎行的,不敢出一点差错。

那个节骨眼,高氏又哪敢把她失节之事闹出来。

缓了好长时间,也就是去年,姚鼎才重新风光起来,还得到皇帝的重用。

“对了,那个孩子呢?”姚青梨说。

提到那孩子,秋云不由充满愧疚,虽然罪魁祸首是高氏,但到底是她阳奉阴违,背地里把小姐最为耻辱的的野、种给藏起来了,昨晚还把小姐刺激得自尽……

“对不起……”秋云又喃喃地道了声歉,“我们也不知道……”

夏儿道:“昨晚咱们被赶出门,小姐受了重伤,当时连呼吸都没有了……我们都吓坏了,又是半夜三更的,我们都忙着找医馆,哪顾得上其他……”

姚青梨不由轻皱着眉头。

“啊……到了。”夏儿突然道。

几人停在一条巷子里,这条巷子极为破旧,全都是一些老旧的民宅,瞧着便知是贩夫走卒居住之所。

几人走到一个破旧小院门前,夏儿推开门。

抬眼望去,只见那是个小小巧巧的三合小院,门窗都老掉色了,但却很干净。

地上连一片落叶都没有,便是连走廊板凳都被擦得一尘不染的。

“咦,早上租的时候,明明到处都是灰尘?怎么突然这么干净?”夏儿一边走进来,一边张望着。

“是不是房东给打扫的?”姚青梨道。

“房东?小姐是说这院子的东家吗?”夏儿怔了怔,接着便皱起眉头,“早上我租房时,东家罗太太瞧着是个不好相与的人,怎么可能给我们打扫。”

几人走到正屋,夏儿连忙把秋云扶着躺到一边的罗汉床上。

姚青梨环视四周,都是些老旧的家具,但都被擦得一尘不染的。

这是谁在打扫?

她走到小厅中间的小圆桌前,只见上面放着一个白瓷水壶和几个还沾着水滴的杯子,轻轻一摸,水壶里竟然还有热水。

姚青梨在桌前坐下,拿起水壶,给自己倒水。

这时,院子里的一棵树后,似有一团小东西动了一下。

姚青梨眸子一眯,冷冷道:“出来!”

树后的东西却吓着了,小小的身子都僵住了。

“出来!”姚青梨的声音更冷了,站了起来。

“小姐……”夏儿和秋云面面相觑,也顺着姚青梨的视线望向门外。

“呜……”树后那个小身影终于小心翼翼地探出头来,缩着身子走过来。

只见是个瘦伶伶的三岁小男孩,一身打满补丁的黑色小绵袄,小脸白白嫩嫩的,一双怯生生的大大凤眸。

这孩子,正是昨晚被姚鼎扔到她面前的小男孩。

姚青梨, 慕连幽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