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情感 > 布衣神婿

更新时间:2021-04-07 17:44:13

布衣神婿 连载中

布衣神婿

来源:追书云 作者:中发白 分类:都市情感

精彩试读:他的话没说完忽然瞥见桌子上我画废的那些符忽然一愣,迟疑了一下郑重的拿起了桌子上的符仔细看了看震惊的道:“惊雷符?!”“听你的意思,你是玄门的人?”“曾经是。”他有些失落的叹了口气“什么意思?”我好奇的道。“算了,过去的事儿了都让他过去吧。”他拍了拍腿站了起来,忽然抬头看向我:“赌一把吧?”“什么?”我疑惑了起来。这小子说话怎么东一榔头西一棒槌的?现在在说玄门的事儿,他怎么就说赌上去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布衣神婿:什么意思?

“你别急呀,老朽以何家的名誉保证这些法器品质绝对是一等一的,也就是你来了,换别人这价我还不卖呢。”老头苦笑道。

我顿时迟疑了起来。

即便何家出品的真的是绝对的精品,可这些毕竟也只是圈子里常见的东西,这贵的也太离谱了吧?那可是一百万呀!

照这么算下来,再来两次今天从苏成东手里骗来的房子也非得被我卖了不可!

“买了!能刷卡不?”

我转头看了一眼笑眯眯的老头狠狠的咬了咬牙。

我心里很清楚,这老东西唯利是图,他绝不可能告诉我哪里还卖这类东西,如果我不买他的,靠我自己找就是到天黑也未必能找到,到头来不还是要回过头来买他的?

就他这人品,会不会坐地起价还不好说呢。

“当然。”

老头哈哈一笑从柜台里摸出了一个POS机。

我肉疼的刷完卡提着大箱子头也不回的出了门,走到了门外他兴奋的声音传了过来:“欢迎再来啊。”

来?

来个蛋!

如果不是急着用这些东西,鬼才会买!

我就不信这些东西用完之前我还找不到另外一家卖法器和材料的店!

等我回到苏嫣然的房子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两点多了,我打开门就看到客厅桌子上放着一个房本。

我拿起房本看了看,发现果然是我的名字之后立刻就从抽屉里找到了物业的电话,通知他们尽管派人过来给我换锁。

毕竟这已经是我的房子了,我可不希望还有人拿着我房子的钥匙随时可以进来。

打完电话我才想起自己还没吃午饭,又点了一份外卖就拿出葬经开始寻找适合我用的符咒。

我曾听我爷说过雷电对于邪祟的威胁最大,所以就选择了难度不算太大,威力还算可以的惊雷符作为我第一个试手的符咒。

因为画符必须要倾注自身玄气的同时一气呵成,要不然就会因为玄气无法接续而失去应有的效用,所以在不熟练的情况下我先找了一些白纸用普通的毛笔试着练习了起来。

正练习着,我的门忽然被敲响,我打开门就看到一个二十来岁,穿着外卖员工装,看起来贼喜庆的小胖子提着一个袋子笑呵呵的站在门口。

“哥们,你外卖到了。”小胖子一笑眼睛就眯成了一条缝。

“谢谢。”我笑着接过来转身就向屋里走去。

只是,让我没想到的是,小胖子竟也跟着我进了屋。

察觉到他进来,我不由一怔回头看向了他:“你怎么……”

“啊?不好意思,”小胖子尴尬的笑着向后退了两步:“我就是有点睹物思人,别介意啊。”

“睹物思人?”我顿时诧异了起来,难不成这小胖子就是在追求苏嫣然的那个人?

“是啊,其实之前这是我家的房子,后来卖给苏家了,”小胖子一边说着一边向前走了两步指向二楼的一个房间:“看,之前我住的就是那个房间。”

“你家之前有这么大的房子条件应该很好吧?你怎么沦落到去送外卖了?”我诧异的道。

“这事儿说来话长。”小胖子毫不客气的坐下,一边打开我的外卖撕下一只鸡腿吃着一边道:“有水吗?给我倒点。”

“有,我……不对啊?”我正打算去给他倒水忽然苦笑了起来:“这是我家,这饭也是我点的,你怎么就吃起来了?”

“啊?那个……不好意思啊。”小胖子笑着挠了挠头看了看手里的鸡腿:“我已经吃了一口了,你也不吃了吧?要不这样,我送你一道辟邪符聊表……呃……”

他的话没说完忽然瞥见桌子上我画废的那些符忽然一愣,迟疑了一下郑重的拿起了桌子上的符仔细看了看震惊的道:“惊雷符?!”

“听你的意思,你是玄门的人?”

“曾经是。”他有些失落的叹了口气

“什么意思?”我好奇的道。

“算了,过去的事儿了都让他过去吧。”他拍了拍腿站了起来,忽然抬头看向我:“赌一把吧?”

“什么?”

我疑惑了起来。

这小子说话怎么东一榔头西一棒槌的?现在在说玄门的事儿,他怎么就说赌上去了?

“我赌你驾驭不了惊雷符。”

“哦?”我轻笑了起来,这就是专门为我这种人量身定做的符,我怎么就驾驭不了了?

“如果你输了,给我个好评,如果我输了我以后跟你混!”

“不用,我给你好评。”

原本还等着他说出个一二三的我顿时失去了兴趣,这小胖子算盘倒是打的响,他输了从此就有免费的饭票了,赢了还等得好评,我倒是毛都没落一根,怎么赌都是输,还不如现在就认输给他一个好评呢。

“你看不起谁呢?告诉你,你输定了!”

小胖子瞥了我一眼不满的道。

“行,我认输,你走吧,我还忙着呢。”我连忙苦笑道。

“赌都不敢赌,没球意思。”小胖子摇了摇头向门外走去。

小胖子走后我吃了饭又练习了一会儿,觉得自己能熟练掌握了就打算拿出符纸,符笔和竹炭水画符。

可我还没来得及开始门就再次被敲响。

这一次来的是物业的人,帮我换了锁之后已经是五点多了。

我整理好东西正打算画符,客厅里的电话忽然响了起来。

我刚接起来苏成东的声音就响了起来:“唐昊,是我,房本拿到了吧?”

“拿到了。”

“那行,该你兑现诺言的时候了,半个小时后我家见。”说完,他就挂断了电话。

一想到光是打车去他家就得半个钟头,我当即就出了门。

我到达苏家的时候,苏家客厅里已经坐满了人,见我进来同时转头向我看了过来。

“唐昊,你来了。”苏成东笑着站起来向我走来,亲昵的拉着我的手看向众人:“诸位,这位就是定盘星老爷子的孙子唐昊,以后还望各位看在定盘星老爷子和我的面子上多多提携他啊。”

众人没有接话,只是笑眯眯的看着我和苏成东。

苏成东呵呵笑了笑看向我:“唐昊,你是不是有什么话要说?想说就说吧都不是外人。”

说着,他还偷偷的向我眨了眨眼。

“我没有。”我淡淡的道。

“你什么意思?”苏成东的脸色顿时一冷,压低了声音咬牙切齿的道。

布衣神婿:鬼画符

“我爷为你做过什么你不会不清楚吧?就值一套房子?”我轻笑道。

我自然知道他想让我说什么,但我偏不说,我必须要让他出点血!

“开个价!”苏成东恶狠狠的道。

“一千万!”

“哈哈!”苏成东忽然哈哈大笑了起来:“缺钱了你早点说嘛,给我个卡号,我现在就给你转一千万,明天再给你一千万!”

“今天这种场合来要钱花?老爷子的孙子也太……”

“是啊,老爷子何等威风?没想到他的孙子竟然是一个只会伸手要钱的叫花子,真是辱没老爷子的门风啊。”

“叫花子?好手好脚的,这种人要搁大街上我不狠狠踹他一顿算我没说!”

几个在场的人当即就议论了起来。

我仿佛没听到一样从兜里掏出卡递给了苏成东。

苏成东笑眯眯的看了我一眼拿出手机就开始转账。

转完账,他得意的看了我一眼故意大声道:“应该够你花几天了吧?不够了再说,还有事儿吗?”

“没事了。”我淡淡的道。

苏成东的脸色再次一变,连忙压低声音道:“你没听懂我刚刚的意思?剩下的一千万不想要了?”

我微微一笑瞥了他一眼提高了声调:“还真有事儿。”

“呵!”苏成东不屑的笑了轻声嘀咕:“果然,有钱能使鬼推磨!”

“是吗?”我瞥了他一眼轻笑:“我是来问问您什么时候再给我和嫣然补办婚礼的。”

“你言而无信?!”苏成东瞬间气得脸色铁青,毫无顾忌的怒吼道。

我不屑的轻哼:“我爷一死你就反悔,你又信守诺言了吗?对你这种人来说,我没必要言而有信!”

“你……”

“我什么我?告诉你,苏嫣然我娶定了!”

“口气不小嘛!”一道轻哼响起,一个看起来六七十岁的白发老头冷着脸站了起来:“就你这样的狂后生通常都活不长知道么?”

“你算哪根葱敢威胁我?”我轻哼道。

反正我已经邪气缠身朝不保夕,也不在乎多这么一个有气无力的老头了。

“大胆!你知道这位是谁吗?这可是咱们洪城风水界的泰斗,柳承宗柳先生!”

苏成东眼中顿时闪过一丝笑意,面上却装作非常生气的样子:“快跟柳先生磕头道歉!”

“他配么?”我不屑的瞥了苏成东一眼。

“你爷已经死了,唐家已经完蛋了!没了唐家你凭什么还这么傲气?”柳承宗轻哼道。

“我还活着,我唐家还没完蛋!”

“是吗?那想必你也十分了得了?”柳承宗似笑非笑的道。

“一般,比你强点。”我瞥了他一眼淡淡的道。

我就是这么一个人,宁愿站着死不愿跪着生,就算死我也不能堕了我爷的威名!

“好,老夫倒要见识一下。”柳承宗不屑的翻了我一眼看向苏成东。

苏成东会意,连忙看向楼上大喊:“天宝,带嫣然下来吧。”

他的话音一落,一个看起来二十一二岁,长得尖嘴猴腮的青年就横抱着一个昏迷的女人走了下来。

细看那脸色苍白的女人,不是苏嫣然又是谁?

难怪她说今早去找我却没过去,原来是昏迷了!

我轻哼一声向楼上走去。

她都昏迷了苏成东却允许这青年在楼上陪着他,显然这青年就是苏嫣然说的那个在追求他的人了。

我既然答应过苏嫣然做她的挡箭牌这个时候自然应该上前去。

“把人交给我!”

我挡在那青年身前轻哼道。

“滚蛋!”

青年抬脚就向我踢来。

我连忙躲闪,却一不留神踩了个空,一个趔趄从楼梯上摔了下来。

“哈哈……”

整个屋子里发出了哄堂大笑。

“废物就是废物,他哪比得过人家柳天宝?”

“就是,也只有柳天宝才配得上苏大小姐,这小子算什么东西?一无是处!”

听着众人的议论,我叹了口气爬了起来。

我爷曾说过这是一个弱肉强食的世界,就我这样没什么本事还一味的想争口气是真的行不通啊。

爷爷,你怎么就不早点教我点东西呢?

我在心里不甘的道。

我爬起来之后,柳天宝已经抱着苏嫣然下了楼,并且把她放在了沙发上。

柳承宗蔑视的看了我一眼轻笑:“既然你口口声声想娶嫣然,那你说说,她为什么会昏迷?”

我迟疑了一下来到苏嫣然身边,装模作样的把手搭在她手腕上很快就收回了手。

她的手腕冰冷如刚从冰柜里拉出来一样,而且,她额头上还贴着一张符,看起来有几分像我爷爷常用的镇封符,再联想到柳承宗这老东西的出现,我心里顿时有了几分把握。

“邪祟入体。”我淡淡的道。

“你不是不会……”苏成东惊诧的看向我。

“苏总。”柳承宗笑眯眯的打断了苏成东看向我:“现在有一个严重的问题,那就是这邪祟和嫣然的魂魄竟高度契合,如果贸然动手驱邪只怕会伤及嫣然的魂魄,轻者大病一场,重者会魂魄严重受损终身痴呆,你可有办法解决?”

老东西没说实话!

我看了他一眼就明白苏嫣然的问题绝不会有这么严重,要不然这老东西会这么云淡风轻的跟我说话?别忘了那个柳天宝可是还想娶苏嫣然呢!

我轻笑:“没有什么是一道符解决不了的。”

“哦?那你现在就动手医治,只要你治好了她,那我就相信你已经得了你爷的真传,从此对你恭敬有加!如何?”老东西脸上的笑容更浓了。

一见他让我动手,我心里更确定了我刚刚的猜测,当即决定就在这里完成我的惊雷符首秀!

惊雷符刚好可以克制邪祟,没准雷电一出就能把邪祟惊跑了呢?

退一万步说,就是我失手了柳承宗也一定不会让苏嫣然有事儿的,那我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可以,但我需要符纸,符笔和竹炭水。”我淡淡的道。

“竹炭水?我没听错吧?”柳天宝脸上顿时现出了一丝怒气:“那可是聚阴的东西,你什么居心?想壮大邪祟?”

“天宝!”柳承宗白了柳天宝一眼轻笑着看向我:“刚好,你说的这些我都有,可以给你。”

说完,他打开了身边的一个小箱子,拿出了符笔,符纸和竹炭水。

我当即走了过去,拿起符笔沾满竹炭水,深吸口气将玄气运转至符笔上,猛然下笔飞快的画了起来。

不出几秒钟,一张惊雷符就完成了。

“爷爷,这是什么符?”柳天宝看着不同于普通符咒的惊雷符好奇的道。

“鬼画符!”柳承宗轻轻瞥了一眼哈哈笑了起来。

我心里顿时一沉。

连那个小胖子都能一眼认出惊雷符,柳承宗这种老江湖又怎么会认不出来?

他笑的如此开心,只怕不是这张符画的有问题就是这惊雷符对苏嫣然身上的邪祟根本没用,这可如何是好?

小说《布衣神婿》 第7章 什么意思?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