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 南风不解相思意

更新时间:2021-04-06 17:55:25

南风不解相思意 已完结

南风不解相思意

来源:微小宝 作者:如烟 分类:穿越重生

精彩试读:“姐姐安好,臣妾沈如嫣见过姐姐。”沈如嫣在楚卿歌面前行着大礼。看着面前的女子,楚卿歌也不知该说些什么,“起来吧,你也不用和我讨近乎,我家就我一个女儿,没有妹妹。”说完,楚卿歌想起身,谁知,还没动,就传来慕宸寒的声音。“几日不见,楚卿歌你的脾气见长啊,看来朕来得不是时候啊。”“陛下,您怎么来了,臣妾在给姐姐请安呢,姐姐跟臣妾打趣呢,没有生气。”沈如嫣一个劲的说着,娇媚的样子看在别人眼里,比现在的楚卿歌讨喜多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4-你就不怕我杀了你吗

凝心宫。

“你又在打什么主意,娶我?你不是从来没有爱过我吗?留我在身边与你慕宸寒相互折磨吗?”楚卿歌问。

“歌儿,不爱你又如何?相互折磨又如何?你得好好给朕待着,好好为你家赎罪。”慕宸寒捏着楚卿歌的下巴。

“你让我回家好不好,哥哥就要出征了,我想见他。”楚卿歌莹莹的眼眶里充满了渴望与请求。

“见他?是想告诉他让他杀了朕吗?做梦!……歌儿,好好待着,等着做朕的瑜妃吧。”说完,慕宸寒甩开楚卿歌,大步离开。

“瑜妃?‘怀瑾握瑜兮,心若芷萱’,多美好啊,忘忧,快乐。哈哈哈……可笑至极!”多讽刺啊,楚卿歌时而低语,时而激动。

一夜无眠。

清晨的凝心宫热闹极了,下人们来来去去,进进出出。

“娘娘,从将军府选的丫鬟很快就到,这些东西是您的父母亲身前为你准备的,还有将军后面添置的不少东西,他们希望你过得好。这是嫁妆明细,请您过目。”

说话的是陶嬷嬷,陶嬷嬷是将军府派来送嫁妆的,也顺便看看她这从小看到大的好孩子。

“嬷嬷辛苦了。歌儿真是让他们操碎了心,不应该啊。”

楚卿歌看着面前成堆的金银细软,笑了,很淡。

“小姐,哦,不,娘娘,嬷嬷年纪大了,要回乡了,不能留在宫里陪你了,如今你要嫁人了,要好好的,在宫中是非多得很,没有家人看着,你要时刻警惕,知道吗?哎呀,嬷嬷逾矩了,不说了,娘娘有什么话想带出宫去给将军,就同嬷嬷讲,嬷嬷回去转告。”

“嬷嬷,有什么逾矩,您回乡要好好保重身体,别操劳了,歌儿会好好的。您回去同哥哥讲,歌儿希望哥哥平安回来。”说完,楚卿歌又哭了。

“好,我回去就将娘娘的话带给将军,将军也会平安回来的,别哭了,别人看到会说小歌儿没长大的,好了乖,不哭了啊,咱们不哭了,嫁人了,是高兴的事。歌儿,嬷嬷要走了,进宫时间不能长的。”

相拥着说完,陶嬷嬷不情愿的走出了门。

看着这些嫁妆,楚卿歌不知该喜还是该悲,她的前路又在哪里呢。她只能祈求哥哥平安归来了。

…………

慕宸寒第一次大婚,宫中一片喜气。

夜晚,凝心宫。

“慕宸寒,这就是你想要的吗,你就那么享受将我楚卿歌玩弄于股掌之间的感觉吗?我不愿嫁你的。你就留我一个人在这宫中不行吗?”楚卿歌嫁衣着身,妆容艳丽。

楚卿歌面对慕宸寒的逼近一步步的后退。

“歌儿,我们成婚了,你不是一直都想嫁给朕的吗?洞房花烛,朕与歌儿是不能分开的,不,在你哥哥没走前,你得是很幸福的样子。”慕宸寒笑着对楚卿歌说。

“慕宸寒,你留我在身边,不怕我杀了你吗?你离我远点,要不我就传信出去,让哥哥知道真相,大不了鱼死网破。”楚卿歌大声的说着,生怕慕宸寒沾她一点半点。

“呵,杀我,你舍不得。楚卿歌,朕也不愿碰你,你好自为之。”说完,慕宸寒往床上躺去,闭眼不语。

楚卿歌松了一口气,慢慢屈腿蹲下,就这样席地睡了一宿。

5-那个时候,她以为

楚霄云带兵出征,慕宸寒没来凝心宫,宫里也相安无事了好一阵。

“姐姐安好,臣妾沈如嫣见过姐姐。”沈如嫣在楚卿歌面前行着大礼。

看着面前的女子,楚卿歌也不知该说些什么,“起来吧,你也不用和我讨近乎,我家就我一个女儿,没有妹妹。”

说完,楚卿歌想起身,谁知,还没动,就传来慕宸寒的声音。

“几日不见,楚卿歌你的脾气见长啊,看来朕来得不是时候啊。”

“陛下,您怎么来了,臣妾在给姐姐请安呢,姐姐跟臣妾打趣呢,没有生气。”沈如嫣一个劲的说着,娇媚的样子看在别人眼里,比现在的楚卿歌讨喜多了。

“嫣儿很好,比她懂事。”慕宸寒看着沈如嫣,一脸的宠溺。

这一幕,看在楚卿歌眼里,不知怎么,她的心像被刀扎着。

“嫣儿谢谢陛下,陛下,嫣儿看姐姐的凝心宫真好,但就是过于冷清,嫣儿看凝心宫西面的侧宫还空着呢,想搬过来跟姐姐做个伴,陛下觉得如何?”沈如嫣俨然一副好妹妹的模样。

“好,你搬过来正好,免得浪费了这么好的地方。”慕宸寒一口答应着,还把楚卿歌给踩了一下。

“我累了,你们请回吧。”说完,往里屋去。

刚进里屋,就听见“啪”的一声,还有沈如嫣劝人的声音。好一会儿,终于安静了。

楚卿歌坐在床沿上,呆呆的坐着。

曾几何时,慕宸寒也温柔的同她说着话,轻轻的叫她,说着这世间最美的情话。

那年,樱花园。

“宸哥哥,这花真好看,在这里像在仙境一样,好美啊!”楚卿歌捧着一片花瓣,笑着说着话。

“嗯,很好看,但没有我的歌儿美,我的歌儿是这世上最美的人儿。”慕宸寒深情的看着面前的女孩。

楚卿歌听着笑颜更浓了,转过身子来拉着慕宸寒的手说。

“那宸哥哥会一直爱歌儿吗?”

慕宸寒望着女孩,郑重地说:“会,一辈子。”

“歌儿也会一直爱着宸哥哥。”楚卿歌说。

慕宸寒拥着楚卿歌,说:“一人一心,白首不离。”

那个时候,楚卿歌以为,他和宸哥哥会是一辈子。

楚卿歌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又哭了。她笑自己,为什么知道真相的她,不懂得恨呢,她不信慕宸寒给他说的关于老一辈的事情,她会查清楚,起码还给她自己一个理由,对得起他的父母亲。

想着,楚卿歌往案牍那去,提笔写下一封书信。

“茵儿,你进来。”有了想法,她得有所作为。

茵儿进来问:“娘娘,您有什么吩咐,需要茵儿做些什么。”

“茵儿,把这封信送出去,递到将军府去。打点好,别留下口舌。”楚卿歌把信和一个装有金银的匣子递给茵儿。

“好的,茵儿一定办好,娘娘放心。”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