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未曾听闻丑颜倾城

更新时间:2021-04-07 11:12:29

未曾听闻丑颜倾城 已完结

未曾听闻丑颜倾城

来源:追书云 作者:负相思 分类:古代言情

精彩试读:说完,勾起一抹淡雅的微笑,佳人已优雅地转身而去。炽王府“启禀王爷,已经派出的追兵未能追上皇甫嵩仁那帮人,皇甫嵩仁他们像是早有安排一样,早已顺利进入箬黎国界,怎么办?”“小心行事,继续追,如果能抓住,就抓回来,切忌不要大动干戈,现在还不是和箬黎闹翻的时候。”“另外,林山国使臣带着大批美女和粮食种子进京,不知所谓何意啊!”听到这个消息,燕炽火不由得蹙起剑眉,缓缓开口:“皇甫嵩仁不是已经到了箬黎吗?他们玩什么把戏?”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未曾听闻丑颜倾城:不舍离去

十天了,那个女子把自己放在这里已经十天了。

自己的属下已经和自己联系上来,本来早就可以走的,但是他本能地抗拒这样的不告而别。

不知为什么,他就是想再见她一面,再跟她说说话,再看看她自信的表情,再听听她悦耳的声音。

这样的不舍,是他有生以来的第一次。

他的后宫女人无数,他都没兴趣,不知道为何竟然会对这个青楼女子有过多的眷恋,难道从她满脸的算计和灵眸的精光?

还是从她大胆的为他吸毒,触碰他身体,还是他第一次像一个小女人一样哼哼呀呀地配合她演戏?

总之,他真的不知从何时起,他就开始关注这个女子,在心中反复地回想这个女子,这个解救他于水火,却迟迟不肯相见的女子。

远远望去,一名青年男子如玉树临风,在花丛前背手而立,一袭白衣随风轻拂,头束金冠,将如墨的长发束得一丝不乱。

冠上嵌一块无暇美玉,更显得人面如春风,满面英气。英挺的身姿在繁花的映衬下愈加显得俊逸出尘,伤势恢复的皇甫嵩仁愈发超凡得如谪仙人一般,炫目得教人不敢仰视。

一看到裴青儿出现,眼中立即闪过耀人眼目的神采,皇甫嵩仁眸中一亮,一种难以言表的开心立即洋溢在那张帅气的脸上,目光追随着裴青儿轻移的莲步,再也不肯挪开半分。

“远远美人款款行,香风纤云步娉婷……”

磁性的嗓音如颗颗滑落的珠玉一般掉落在空气中,熨帖着裴青儿的耳膜,让她心中的那根弦蓦地被震动了,应和着他的天籁之音,竟然有些莫名的荡漾!

看着他眼中那清澈炫目的亮光,和脸上那抹春风般和煦的笑容,裴青儿一刹那间竟然有些回不过神来,不由得微微痴了。

“听说你找我?”她尴尬的咳了咳,以掩饰刚刚的失态。

“貌似我已经找了姑娘数次,只是姑娘都不愿相见,不知姑娘今日为何出现,难道是该到在下离开的时间了吗?”

裴青儿甜甜一笑,轻轻地摇了摇头。

“其实你早就有离开的机会和时间,但是你却执意要留在这么危险的地方,我只好来一看究竟。”

“姑娘果真知道!”他暗暗赞叹。

“当然,这里是我的地方,我不敢保证全天下发生的事我都能知道,起码我能保证,我的地方发生的事逃不出我的眼睛。

更何况没有我的支持和帮助,你认为你的手下找得到你吗?”她莞尔一笑,话中的尖锐却是掷地有声。

“那我不只得谢谢姑娘的救命之恩,还要谢谢姑娘的成全之恩!”他答得磊落。

“不必,你记得你欠我一条命就行了,如果日后还有缘相见,你再想如何报答我吧!”

“姑娘面对一个陌生男子都如此对待吗?你都不知道我从何处来,况且大批官兵来抓必定非善类,你救了我难道不怕惹来杀身之祸吗?”

“有什么好怕的,本姑娘就是喜欢,我之所以救你,第一是你的俊美长相,让本姑娘看了心情极佳,第二,本姑娘就是喜欢和朝廷作对,既然朝廷要抓你,那本姑娘就一定要救你。”裴青儿悠闲地说道,话音中带着一丝不经意的慵懒。

“敢问姑娘芳名?”他眸中的兴趣变得更浓。

“飘絮,你不是就在飘絮居被救的吗?我以为你知道。”

听着裴青儿的话,皇甫嵩仁明显因为她不愿坦诚而不悦。

裴青儿感受到凛冽的目光,不由得继续解释道:“本姑娘是风尘女子,早就没有了本名,即使有,也不曾记得,现在你就在这边安心的休息,一切都以安排妥当,你尽管可以跟你的属下高枕无忧的出城。”

“飘絮姑娘,这个玉佩是在下的随身之物,还……”

未等皇甫嵩仁说完,裴青儿便开口打断:“不必了,我不想身上留下什么证据。”

说完,勾起一抹淡雅的微笑,佳人已优雅地转身而去。

炽王府

“启禀王爷,已经派出的追兵未能追上皇甫嵩仁那帮人,皇甫嵩仁他们像是早有安排一样,早已顺利进入箬黎国界,怎么办?”

“小心行事,继续追,如果能抓住,就抓回来,切忌不要大动干戈,现在还不是和箬黎闹翻的时候。”

“另外,林山国使臣带着大批美女和粮食种子进京,不知所谓何意啊!”

听到这个消息,燕炽火不由得蹙起剑眉,缓缓开口:“皇甫嵩仁不是已经到了箬黎吗?他们玩什么把戏?”

蓦地,一个不好的预感涌上,他的声音格外低沉,“你确定你们跟上的是皇甫嵩仁吗?”

“属下十分确定!从上京逃出去之后,我们的人就一直追着。这一路人马的确都是地地道道的林山人。”

未曾听闻丑颜倾城:不过逢场作戏

一双衣华锦贵的男女,在九曲桥的水心亭中旁若无人地嬉笑着。

英俊的男子身着明黄龙袍,束发隆冠,剑眉斜飞入鬓,英武非凡。

女子明丽娇媚的脸上满是娇羞,弯弯的娥眉如细长的柳叶,眉梢带有千般风韵。

“爱妃,几日不见,你变得愈发美丽了。”

慵懒的声音里带有一丝蛊惑人心的磁性颤音,酥痒痒地钻入美人的耳膜。

“皇上,你就会哄臣妾!这么多天不见臣妾,也不说来弄玉宫来看看,要不是臣妾今天来赏花,也很难碰到如此繁忙的皇上。”

这个一身华贵,此刻脸上正挂着甜得足以腻死人的娇笑、语气娇嗲的女子,正是太傅大女儿甄妃。

“朕最近国事较多,真是难为爱妃了!没有爱妃在身边,朕也是寝食难安啊!”

炙帝是情场老手,脱口而出的都是哄骗女人的话语,面不改色。

“皇上,你好坏!”甄妃娇笑着,猛地,她脸色大变,一口气差点没提上来。

不远处那个娇俏的鹅黄色身影幽灵般蓦然出现,着实吓了她一跳。

炙帝瞬间察觉了甄妃的异样,英眉蹙起,“爱妃,你怎么了?”

询问的同时,将目光转向甄妃视线骤变的方向。

“皇上!”还没等炙帝完全转过头,甄妃柔软的身子就完全扑向炙帝。

炙帝被她突如其来的拥抱扑了一个趔趄,后退稳住,手臂稍稍用力,甄妃的身体在炙帝的手中划出一道完美的弧线。

炙帝悄然入座的同时,甄妃也柔若无骨地坐到了炙帝的身上。

所有的下人们,都为皇上和甄妃的恩爱叫好,他们却不知,两人的动作和话语,都出于特定的目的……

甄妃为了掩饰骤然出现的鹅黄色身影,而炙帝,则是要找到甄妃表现异样的根源。

在他们夫妻表面恩爱的背后,总是斗智斗勇。

燕炽火刚刚进入御花园,就看到这样一幅男才女貌、郎情妾意的情景。

女子坐在黄袍男子的身上,明眸含笑。

炙帝会意地一笑,轻揽过美人的纤腰,一把将软玉温香抱满怀中。

一低头,猛然准确无误地攫住那张嫣红的樱唇,刹那间已尽获葡萄的甘甜和美人的幽香。

爽朗的笑声和女子娇媚的娇嗔立即响起。

燕炽火浑身蓦地一震,死死地盯住那两个缠在一起的身影,看着女子那娇媚的笑,还有那眉目间幸福的万众风情,立即又快速地低下了头,一张一向雷打不动的脸已经瞬间变了色,心又被狠狠的鞭笞了一回。

完全沉浸在皇帝温柔下的甄妃,看到满脸受伤的燕炽火,身体不由得顿了顿,脸上有些许伤神。

“琴儿,你先下去吧,朕和皇弟有事要谈!”看着燕炽火的表情,炙帝不悦,低沉着吩咐。

甄妃低着头起身,周围的气氛立刻沉寂下来。

怯懦的望了燕炽火一眼,张了张嘴,轻轻叹了口气,踩着碎步离去。

“皇兄急招臣弟入宫,不知所为何事?”燕炽火的声音嘶哑,脸色阴霾。

“火弟,你明知朕对甄妃所做的一切,都是在做戏,你又何必如此在意?况且你家中已娶娇妻,正是甄妃的妹妹,你仍然执着于此,会让所有的人都为难!”炙帝语重心长地说道。

“皇兄不必为此事介怀,臣弟会尽快调整心情,我们说正事儿吧!”

燕炽火显然不愿意再继续这个话题,从而打断炙帝的话。

炙帝忧心地点点头,缓缓开口:“百花楼还有追捕皇甫嵩仁的事进展的怎么样了?”

自从燕炽火病好之后,这个追捕的重任,炙帝又重新交回到燕炽火手中。

“皇甫嵩仁到了箬黎国界,我们只能暗访,不能追捕。林山国在我大成境内的据点还未查到,百花楼悉数尽毁,一切无从查起!”

燕炽火手握成拳,咬牙切齿。

毕竟这么多年以来,他第一次遇到无从下手之事,心里憋屈至极。

“皇甫嵩仁在我大成安排了许多内应,怪不得会有恃无恐,火弟不用介怀,只能说皇甫嵩仁太过狡猾,做事也够狠绝,我们跟他交手的日子还长着呢!”

炙帝眯起冷眸,扬起唇瓣,看着若有所思的燕炽火,有些诧异,“火弟,你在想什么?”

“臣弟忽然想起,那天协助皇甫嵩仁逃跑的女子,为何如此熟悉,仿佛……”燕炽火欲言又止,总觉得似乎忽略了什么细节。

“你仔细想想,详细的跟朕说说你进入百花楼的具体情形!”

“那天,臣弟先带黄金甲卫进入百花楼,看到楼内布局奇特,迂回弯转……

百花楼老鸨故意拖延时间……屋内点燃的是一种可以惑乱心神的迷香,那个女子……对了,那个女子背后有一朵兰花。

还有,皇甫嵩仁能在这么短的时间离开,百花楼里肯定还有通道!”

燕炽火努力回忆着当初的点点滴滴,想到那朵乍眼的兰花,豁然开朗。

“兰花?你可是确定?”炙帝听说兰花,一张俊脸蓦然变色,剑眉倏然扬起,反应极大。

“确定,位置大约是在女子背上偏右靠颈窝三指,共有四叶,花茎斜上,花在正中,花茎右边有个花骨朵儿。”

“我已经知道是谁了,这件事到此为止吧,不用再查了!”

炙帝的脸上布满阴霾,气得剑眉倏然倒立,青筋也猛然鼓起,仿若瞬间就要爆发。

“林山国使者来访之事你听说了吧,朕派人去查,丝毫没有进展,不知道皇甫嵩仁到底在玩什么把戏?”

“臣弟也觉得此事蹊跷,既然皇甫嵩仁人在箬黎,为什么还让使者前来?还有,他带了大批种子和美女,貌似有示好之意,但又藏着玄机。”燕炽火亦是忧心忡忡。

“皇甫嵩仁是出了名的不按牌里出牌,我倒是要看看他想玩出什么把戏!”炙帝说着,豪气干云地一甩袖子,潇洒的大步而去,留下完全呆愣的燕炽火留在原地……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