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婚恋生活 > 婚情有劫

更新时间:2021-04-12 15:40:50

婚情有劫 连载中

婚情有劫

来源:掌中云 分类:婚恋生活 主角:沈清欢, 严少

精彩试读:而且他总是那副懒洋洋的模样,仿佛对世间一切都不在乎,怎么说呢,散漫的……十分性感。严少站在走廊打电话,沈清欢经过他身边,恭敬地低头叫了一声严少,他漠然地点了一下头,背转身继续讲电话,好像从来就没见过她一样。沈清欢送完了酒出来,严少已经不在走廊里了,她突然想起他的外套还在家里,本来打算早晨出门带去干洗店的,后来和婆婆置气就忘了。沈清欢挠挠头,没办法,只能明天再送洗了,严少那么有钱,想必也不急等这一件衣服穿。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婚情有劫:胡思乱想

沈清欢在那胡思乱想,白娆也不理她,起身走到床边去换衣服,把浴巾拿掉光着身子站在那儿,还故意显摆好身材似的在沈清欢面前扭了两下。

见沈清欢眼神发直,白娆气不打一处来,两手使劲掐着沈清欢的腮帮子,搓扁揉圆的,“你发什么愣呀,就你这笨嘴拙舌的样子,根本就不配怀疑老公,你也就配挨个打受个气,完了自己个儿躲起来哭鸡尿猴的也不敢给人还回去。

我说你就甭胡思乱想了,赶紧回去好好做你的酒水员吧,还要小心别再招惹上变态狂!”

脸蛋被白娆搓得生疼,再加上白娆哪疼就往沈清欢哪儿戳,沈清欢也顾不得自怜自艾了,一伸手就袭胸,白娆还挺配合,一挺腰自我奉献上了,还洋洋得意的说:“怎么样,姐这手感好吧?”

沈清欢扑哧笑了出来,“臭丫头,给你这么一说,我都觉得自己一无是处,简直不配活在这世上了。”

白娆跟她闹着,咯咯笑滚到沙发上,“那不能那不能,你这傻白甜虽然脑子不好,可是长相好呀,你不知道,男人就喜欢你这样的,好玩又好哄,你瞅瞅严少,就见你头一面,不是就对你不一样吗?”

“呸呸呸,我叫你乱说,我叫你再乱说。”沈清欢压在她身上挠她痒痒肉,把白娆笑得连连求饶。

两个人闹了一会儿,沈清欢心情好了许多,等白娆换了衣服,再穿上她给她找的新工装,两个人便去上班去了。

这一整晚沈清欢都在自我检讨,白娘子说得对啊,是自己太紧张了,现在家里什么状况,韩志浩怎么可能还有余钱去找小三?

再说了,当初他那么挖空心思的追自己,这才不容易追到手了,怎么会这么不懂珍惜呢?况且这些年他们感情一直都很稳定,虽然有了孩子后没再像婚前那么甜蜜,但感情基础还是很牢固的。

沈清欢想来想去,也就释怀了,暗暗鄙视自己的捕风捉影,甚至对自己无端猜忌韩志浩生出几分歉疚,想着晚上回去就睡主卧,一定要好好补偿他一下。

快十一点半的时候,沈清欢往包间里送酒,在走廊看到了严少,他穿件粉红色的衬衫,指间夹着烟,许是喝了酒,桃花眼里添了些朦胧敛滟。

那天在V8里他一直坐在黑暗中,沈清欢并没有看清全貌,今天算是看清了。

严少长得很妖娆,他要是个女人,一定是风情万种的,可奇就奇在,他的妖娆衬着他这种男人的身姿,一点也不违和,也并不会显得很娘,反而有种别样的美。

而且他总是那副懒洋洋的模样,仿佛对世间一切都不在乎,怎么说呢,散漫的……十分性感。

严少站在走廊打电话,沈清欢经过他身边,恭敬地低头叫了一声严少,他漠然地点了一下头,背转身继续讲电话,好像从来就没见过她一样。

沈清欢送完了酒出来,严少已经不在走廊里了,她突然想起他的外套还在家里,本来打算早晨出门带去干洗店的,后来和婆婆置气就忘了。

沈清欢挠挠头,没办法,只能明天再送洗了,严少那么有钱,想必也不急等这一件衣服穿。

然后沈清欢并没有想到,就是因为这件衣服,她遭受了生平第一次的家暴。

十二点正,沈清欢换下工作服打卡下班,她一路心情都很好,骑着电动车甚至还吹起了口哨。

今晚不但没有遇到难缠的客人,反而有一个大方的客人给了她五百块钱的小费。

沈清欢盘算着这五百块怎么用,韩志浩好久都没添衣服了,天气一天天凉了,她打算给他买件风衣,剩下的钱再买点毛线,给女儿织件毛衣。

这么一想,又觉得自己挺可怜的,当初跟着爸妈的时候,何曾为钱操过心,现在倒好,一分钱都要掰成八瓣花。

沈清欢的家庭条件相当不错,她爸妈是做中草药生意的,她父亲也曾经是夏城有名的中医。

最辉煌的时候,沈家在夏城有八家分店,家底虽然比不上那些大富大贵,也算是殷实富足了。

沈家就沈清欢一个女儿,父母把她当掌上明珠一样长大,保护得太好了,从来没吃过一点苦。

也正是因为这样吧,正上大学的沈清欢遇到了韩志浩,从此就掉坑里了。

韩志浩拼了命的追她,可他只是一个大学毕业连工作都找不到的穷小子,沈清欢的爸妈死活不答应两人交往。

奈何沈清欢被韩志浩迷得丢了魂儿,竟然瞒着二老和他交往了两年,大学没毕业就偷了户口本去和他登记结婚,等到二老知道的时候,沈清欢已经有了身孕。

沈爸沈妈被沈清欢伤透了心,一直不愿意见她,直到她生丫丫的时候难产,韩志浩通知他们,这才去医院看望。

丫丫出生后,二老看在外孙女的面子上才重新接纳了沈清欢,沈清欢努力讨好,才渐渐消除了爸妈心中的芥蒂。

可是好景不长,在一个寒冷的雪夜,沈家二老意外地死于一场车祸。

突如其来的噩耗直接将沈清欢击垮,她伤心欲绝,整日以泪洗面,韩志浩忙前忙后帮着操办丧事,父母留下的产业也被沈清欢一股脑推给他去打理。

然后日子就变成这样了,三年时间,韩志浩把沈家二老辛苦几十年的基业给干黄了,还欠了一屁股债。

如今为了还债,他只得应聘到别的药店去打工。然而今天早上,他的母亲竟然厚着脸皮说沈清欢败光了她儿子的钱。

想到这儿,沈清欢又有点心酸,自从爸妈去世后,她在这个家里的地位每况愈下,再加上生的是个女儿,更是被婆婆赵玉兰嫌弃。

夜风挺凉的,沈清欢甩甩头,看见前头有点24小时便利店还开着门,她打算去买点好吃的,一会儿回去把韩志浩叫醒,两个人可以喝点啤酒说说话,毕竟自从她到金瑟上班以来,夫妻俩已经好久没有那什么了。

婚情有劫:半夜家暴

沈清欢回到家,看见主卧的灯还亮着,不由心头一喜。

韩志浩还没睡,他肯定是在等自己,毕竟早晨和婆婆闹得不愉快,沈清欢想,也许他是想等着她回来哄哄她。

沈清欢有点激动,她都不记得上次韩志浩哄她是什么时候了。

她把包放下,拎着那一袋子零食和啤酒,蹑手蹑脚的走到卧室门口。

手刚握住门把,门一下被人从里面大力拉开,韩志浩穿着整齐地站在那儿,瞪圆了眼睛盯着沈清欢。

沈清欢以为是自己吓着他了,娇嗔的白了他一眼,“你怎么突然开门,吓死我了。”

韩志浩板着脸不吭声,沈清欢举起袋子摇了摇,“就知道你会等我,我买了啤酒和零食,一块喝点?”

说毕她抬脚就要走卧室,韩志浩却跟堵墙似的堵在那儿纹丝不动。

沈清欢去推他胸口,“愣着干嘛,赶紧进屋呀。”

没想到韩志浩猛地拽住她胳膊,用力一甩把她甩进房里,咣当一声关了门。

“进屋干嘛,在外头跟野男人没玩够,回来还想叫老子陪你玩是不是?老子今天非打死你!你个不要脸的贱骨头!”

他回转身,恶狠狠地冲过来,不由分说就甩了沈清欢一巴掌。

沈清欢完全没有防备,只觉得耳朵嗡嗡作响,脸上火辣辣的疼。她下意识捂着脸,一路上积攒的一腔柔情全都给这一巴掌打没了。

沈清欢跳起来,颤抖着手指着韩志浩,“韩志浩,你疯了?你这是在干什么?我怎么你了?你什么意思啊?”

“什么意思,修理你的意思!”韩志浩咬着牙,抬脚将沈清欢踹倒在地,扑上来骑在她身上,抡起拳头就朝她脸上砸去。

沈清欢一边躲闪一边嚎哭,她想要挣扎着起来,可力气怎么敌得过一个男人。

“韩志浩,你把话说清楚,你为什么打我,我到底怎么了?”

“怎么,你还有脸问你怎么了?”韩志浩掐住沈清欢的脖子,红着眼睛大骂,“你个不要脸的贱货,才上了几天班,就给老子戴绿帽。嗯?是不是嫌老子没钱,嫌老子没本事,嗯?”

“我没有,你哪只眼见我勾搭男人了,你凭什么这么冤枉人?”沈清欢被他掐得喘不过气,拼命挣扎着去掰他的手。

“不承认是吗,老子让你心服口服!”韩志浩说道,忽然松开她的脖子跳了起来。

沈清欢还没来得及坐起身,一件衣服扔在她头上,她什么都看不清,伸手要去把衣服扯掉,胸口就又挨了一脚,再次被踹倒在地。

“野男人的衣服都带回来了,还敢说没有,你在外面骚不够,还敢把这脏东西带回家来,老子倒要看你嘴硬到什么时候!”

沈清欢一手撑着地,一手把衣服扯下来,一看那衣服正是那天晚上严少借给她的。

“韩志浩,你脑子有坑是不是,单凭一件衣服就给我定罪吗,我要是跟别的男人有什么,会把他的衣服带回家吗?”沈清欢气愤又委屈,忍着浑身的疼痛试图向他解释,“你发火前,能不能先问问我,事情根本不是你想的那样……”

不等沈清欢再说下去,韩志浩又欺身上来,一只膝盖压住她肚子,拳头劈头盖脸的砸下来,每一拳都使尽全力,好像身下的根本不是他老婆,而是他不共戴天的仇人。

沈清欢拼死反抗,却一次次被他重新压死,换来的辱骂和雨点般的拳头。

渐渐的,沈清欢感受不到痛,只觉得自己像个沙袋一样,正被人一下下的重击。

她不敢大声呼救,知道辩解也没有用了,只能咬紧牙关忍着。

她生怕惊醒了隔壁的女儿,要是让丫丫看见妈妈被爸爸打成这样,她以后肯定会留下心理阴影。

直到韩志浩打累了,喘着粗气站起来,沈清欢像死尸一样瘫在地上,嘴里全是血,她已经忘了哭,只是像只受伤野兽一般的呜咽着,就算韩志浩站起来了,她也没有力气起身,只是蜷缩成一团,把自己紧紧的抱住。

肉体的疼痛远不及心里的千万分之一,沈清欢心如刀绞,从前那个温文尔雅、阳光率真的韩志浩像电影镜头一样从眼前掠过,慢慢淡化,淡化,直至消失不见……

要是父母现在还在,看见自己的宝贝女儿被人打成这样,该有多心疼呀。

天快亮的时候,沈清欢才慢慢醒转,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还躺在冰冷的地板上,身上是彻骨的寒意和疼痛,而韩志浩已经不在房间了。

她心里一片凄凉,真想就这样躺着死过去,可是不行,隔壁的女儿还等着她这个做妈的叫她起床,给她煎太阳蛋,给她梳小辫,把她抱在怀里亲亲哄哄,夸她漂亮可爱。

沈清欢咬着牙,试着活动活动手脚,从地上艰难地爬起来。

门忽然开了,婆婆赵玉兰站在那儿,竟然没有一丝惊讶的样子,而是不屑地嗤笑着。

“挨打的滋味怎么样?”她轻蔑地说道,“看你以后还敢不敢偷汉子,别以为自己还是千娇万宠的沈家大小姐,你现在是韩家的媳妇,当媳妇就得有个当媳妇的样子,搁过去,不守妇道是要浸猪笼的!”

沈清欢气极了,真想冲上去和她拼命,可是她被打得遍体鳞伤,又在地板上冷了一夜,哪里有那个力气。

而且女儿丫丫也快醒了,她怎么能让女儿看到妈妈跟奶奶吵架的场面。

沈清欢垂下头不理她,慢慢地挪到床边坐下,从床头柜上抽出纸巾来,轻轻擦拭着嘴角的血迹。

赵玉兰觉得没趣,冷哼一声:“知道自己理亏就好,以后别再在外面招惹不三不四的男人。你在那磨叽什么呢,还不滚出去做饭去,你不吃,你闺女和我吃不吃?”

赵玉兰说完,一甩袖子走出去,砰的一下把门关上。

沈清欢盯着紧闭的房门,只觉得四肢百骸都痛得钻心,可是她根本没有时间休息,她还得去给女儿做早饭,还得去雷老那里上班。

小说《婚情有劫》 第7章 胡思乱想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