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神秘大佬忙宠妻

更新时间:2021-04-14 10:29:57

神秘大佬忙宠妻 连载中

神秘大佬忙宠妻

来源:掌中云 分类:总裁豪门 主角:阮寒星, 霍沉

精彩试读:她迟疑,“你好好上课,过些日子我给你带礼物。”他身后,不知道为什么起床之后下意识就下楼来寻找这个新大嫂的霍筱宁,偷偷从长发底下露出一双羡慕的眼睛,没有说话。阮寒星:“……筱宁,我让厨房给你准备了补气血的猪肝粥,一会儿多喝一点。”眼睛顿时亮了起来。做惯了孩子王,她习惯了少年人动辄升起的叛逆心。打耳洞之后的护理一清二楚,才给霍成凛准备了耳钉。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回家

“六少。”陈姐递过一个小巧精致的盒子,眼底带着小心:“这是夫人一早叫人送来的。”

只有他们这些伺候的佣人才知道,六少乖巧的表面下,是多么的难伺候。

“差点忘了。”阮寒星像是才想起,笑着点点耳垂,道:“耳洞不要乱塞东西,这对耳钉不显眼,你戴这个。”

像是做了微不足道的事情。

霍成凛捏着小盒子站了好一会儿,心底里全是不熟悉的复杂。

直到时间太久,她投过疑惑的一瞥,他才小心打开盒子。

一双素白的纯银耳钉,只有前头点缀着细小的钻石。

精致又不女气。

他笑了起来:“好,谢谢大嫂,我很喜欢。”

“大嫂,你给他准备了什么?”霍景轩难得起个大早,一下楼就看到这一幕,叫道:“我呢?”

他也还在上学呢!

阮寒星抬眸。

乱七八糟的衣服被换下来,他顶着一头绿毛,倒是清爽了很多。

她迟疑,“你好好上课,过些日子我给你带礼物。”

他身后,不知道为什么起床之后下意识就下楼来寻找这个新大嫂的霍筱宁,偷偷从长发底下露出一双羡慕的眼睛,没有说话。

阮寒星:“……筱宁,我让厨房给你准备了补气血的猪肝粥,一会儿多喝一点。”

眼睛顿时亮了起来。

做惯了孩子王,她习惯了少年人动辄升起的叛逆心。

打耳洞之后的护理一清二楚,才给霍成凛准备了耳钉。

没想到,已经成年的人也这么爱撒娇攀比。

啧,这些富贵窝里的少爷小姐……好在家里条件好,娇贵些也没什么。

被忽视的霍成凛看了眼比平常更讨厌的哥哥姐姐,又瞥了瞥楼上什么也没有、表情沉沉的霍沉,捧着耳钉离开了家。

吃了饭的霍景轩才刚出门,手机就响起来。

一个娇滴滴的女孩,嗓音嗲嗲地喊她:“三少,你在哪儿啊?我们今天去喝酒好不好?”

霍三少脾气冲得很,出手也格外大方。

女孩好不容易才巴上他,巴不得把两个人的关系锁死。

听说霍三少还是个雏儿呢,只要更进一步,还不对她死心塌地的?

“不去。”

霍成凛咂咂嘴。

他从前没把心思放在男女那点事儿上。

这姑娘又嗲又听话,长得又清秀漂亮,他本来动了点心思,无伤大雅的事情全都依着她。

这会儿却多出几分不耐烦:“老子要去上学。”

“上课有什么好玩的?”

女孩撇撇嘴,娇嗲地冲他撒娇:“一晚上没见,三少都不想我吗?人家真的很想你呀。”

声音里像是带着小勾子,娇娇媚媚的。

霍景轩的心头忽然生出几分痒意,才要应声,就听到身后门响了一声。

迎上他的目光,阮寒星淡淡地瞥过一眼:“还不走?”

“这就走!”

浑身一个激灵,霍景轩下意识抬高了声音:“说了老子要上课,听不懂人话?挂了。”

一把扣掉电话,老老实实去学校。

阮寒星有些莫名,摇摇头让司机送她回西城。

本来在置气的外婆见到她,到底绷不住关心,道:“怎么回来了?是不是受了委屈?”

“没受委屈。”阮寒星笑道:“那家人都很好,弟弟妹妹们也都很听话。”

不听话的,揍一顿也就听话了。

外婆有些不相信:“那你嫁的那个呢?他怎么样?”

“他很好。”阮寒星索性站起身,转了一圈:“外婆你看,我身上的衣服就是他叫人送来给我选的。我昨儿才进门,他就把副卡交给我了,还让我随便花。”

外婆年纪大了,不懂副卡和工资卡的区别,听到这话只觉得欣慰,眼睛里泛着泪花:“那就好,那就好。人家对你好,你也要好好地跟人家过日子……不能因为他腿瘸了,就嫌弃人家。知不知道?”

老人家的想法很朴素,别人给予善意,就要回馈同样的善意。

阮寒星乖乖地点头,软软的将脸颊放在外婆的腿上:“我知道的,外婆。等过段时间,我带他来见外婆。”

外婆高兴地点头,又局促道:“不见也没事……你们过得好,外婆就放心了。”

前世外婆死后,她已经很久没有感受到这种纯粹的关心和爱了。

阮寒星的心里软成了一滩,恨不能就这样一直腻在外婆的身边,做一个只会撒娇的,无忧无虑的小姑娘。

“寒星姐!”这时,门外传来清脆活泼的女声:“寒星姐,我们来看你了!”

扎着高马尾,青春靓丽的沈奈蹦蹦跳跳地钻进来,丝毫不见外:“外婆!我们买了鱼,今天中午想吃水煮鱼!”

身后的肖白满脸无奈,带着满脸憨笑的于枫跟着问好。

目光落在阮寒星身上时,带上了几分担忧关切。

看到这些熟悉的朋友,阮寒星的眼眶更热了。

都是贫民窟长大的孩子,大人为了生计奔波,能给口吃的就算不错。

从小他们就跟在她的身后一起长大,不是亲兄妹,却远比许多有血缘关系的亲人更紧密。

前世她嫁入钟家,钟少阳的母亲本就看不起她的出身,对她的这些朋友更是嗤之以鼻。

肖白三人从小见惯了人情冷暖,敏锐地察觉到钟夫人的态度,为了不给她丢人添麻烦,很少再跟她往来。

到最后,谁也没能落得个好下场。

心下酸涩,阮寒星的面上却带了笑:“别只顾着吃,我不在这几天,有没有好好上学?不用功读书,有教训你的时候!”

被管教惯了的沈奈吐了吐舌头,拽着外婆撒娇:“外婆你看……寒星姐今天才回来,就又骂我!”

嘴上抱怨,眼睛里却全都是笑意。

太好了,就算嫁入豪门,这还是他们的寒星姐。

“是得好好读书。”外婆笑得眼睛都眯起来,又忍不住道:“今天就休息一天……以后好好读,听见没有?”

活泼开朗的沈奈,跟前世跳楼之前跟她视频,满脸憔悴绝望、瘦得脱形的女孩完全像是两个人。

阮寒星的眼眶泛红,那一切,再也不会发生了。

敏锐的肖白察觉到她的情绪不对,担心地瞥她一眼,打了个手势,出了门。

片刻后,阮寒星也走出来,在拐角处见到正在抽烟的肖白,忍不住皱眉。

教训

“不是让你别抽吗?”

“偶尔抽一根。”见她过来,肖白摁灭了手中的烟:“你……在那边过得好吗?”

她嫁的突然又悄无声息,他们这些小伙伴听到消息,事情已经成了定局。

“要是他敢对你不好,我……”肖白的眼底闪过狠意,用脚狠狠地捻了捻烟头,眼神里带着血色。

“你要怎么样?”阮寒星的心头一跳,眯眼:“你说。”

想到前世,剃成平头的肖白在铁栏后面穿着囚服干瘦沉默的模样,阮寒星只觉怒意冲头,竖眉道:“肖白,你给我离那些不三不四的人远点!”

他不会现在就跟那些混场子的纠缠在一起了吧?!

“我……不是。”肖白敏锐地察觉到她的怒气,下意识站直了身体:“我没有。我就是,就是去揍他一顿给你出气!”

“人家有保镖跟着,你能打得过几个?”见他还真有动手的念头,阮寒星怒意更甚:“打完了人再告你故意伤害,你是不是还要去监狱里蹲几年?你傻吗?”

去监狱蹲几年又怎么样?总归不能让人欺负了她。

这话,肖白却不敢说出口,张了张嘴没应声。

“我跟你说,肖白,你要是敢去走歪门邪道,别怪我给你腿打断。”阮寒星疾言厉色,斥责道:“过段时间我有事情安排你做,没事儿干就多看点书,知道吗?”

肖白露出点心虚的表情。

难道他这么早就跟前世那些人扯上关系了?

阮寒星快气死了,四处看看找了根棍子,沉声:“手!”

肖白条件反射地伸出手,嘴上辩解道:“不是,我没有。李哥让我给他去看场子,我没答应!”

贫穷的地方滋生黑暗。

西街后巷的边缘就是红灯区,混乱不堪的地带时常有群架发生。

李哥就是其中一家的小头目,见肖白打架带着股子狠劲儿,想招他做自己的打手。

肖白原本已经动了心,这会儿见阮寒星生气,半分心思不敢起,坚决保证道:“我不去!真的不去!”

“啪!”一下。

“啪!”两下。

“啪!”三下。

阮寒星仍是结结实实地打了他三下,一双美目冰冷地盯着他:“肖白,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心思。你要是为了那点蝇头小利把一辈子搭上,以后就别再找我!”

肖白又一再保证,见他确实熄了心思,阮寒星心中的怒火才散去。

她从小在西街长大,前世嫁人后几年都很少回来,这会儿却仍旧熟悉得如鱼得水。

带着肖白在破败狭窄的小路上拐了几个弯,一家挂着“超市”灯牌的小商店出现在眼前。

“又来给弟弟妹妹买吃的啦?”看店的老太太看到他们就笑起来:“今天刚上的货。”

商店不大,里面的东西却也干净整齐,价格也便宜,阮寒星时常从这里买些小零食给弟弟妹妹们作为奖励。

从架子上拿过熟悉的棒棒糖,挑了一支香橙口味的递过去:“喏。”

肖白低头看看,玉白的指节落在花里胡哨的糖果外包装上,有一种惊心动魄的美。

是他最喜欢的口味。

他接过糖,剥开包装含在嘴里,清甜的滋味伴随着香橙味弥漫开。

阮寒星没再看他,挑着自己印象里好吃的买了一大堆,这才付钱往回走。

“哟!这不是肖白吗?”一个染着满头黄毛、胳膊上纹着青龙纹身的小混混带着人蹲在角落里抽烟,见到两人笑了起来:“带着马子买东西呢?”

“李哥。”

看到这人,肖白的皮一紧,感觉自己的掌心又开始作痛了:“这是我朋友。”

“你朋友,挺漂亮啊!”李哥满不在乎地笑了笑,眼底带着不屑:“还没追到手吧?买这些便宜东西追马子怎么行?来跟李哥混,请吃顿好的,早就追上了。”

他身后的人哄笑成一团,下流的目光打量着阮寒星,一点不介意当着她的面把她说得拜金又廉价。

“别胡说。”肖白的脸色沉了下来:“这真的是我的朋友,李哥说话客气点。”

看不起他没有关系,侮辱她却绝对不行。

“臭小子,怎么跟李哥说话呢!”有小混混气冲冲地站起来:“给你脸了是不是?”

“李哥是吧?”阮寒星目如点漆,将手上的袋子放到一边,揉了揉手腕:“想找肖白给你看场子?”

“李哥肯要他是抬举他。”那小混混提着棒球棍,上前两步指着她的鼻尖:“臭娘们滚远点,老子教训这小子给你吓哭了,可没人管。”

“哦?”阮寒星的脸色冷了下来,猛地抬手抓住他的食指,干脆利落地向上一掰:“不好意思,我最讨厌别人指着我。”

“啊!”

伴随着小混混痛苦的嘶吼,她一把抓住他的领口,夺过棒球棍长腿一抬,帅气地将他踹飞出去:“你的武器,我收下了。”

李哥的脸色变得格外难看:“臭娘们找死!给我好好教训她!”

小混混们一拥而上,阮寒星拎着棒球棍毫不退缩,动作干脆利落地专挑疼的地方揍,加上肖白帮忙,很快地上就躺倒了一片。

“你,你到底想怎么样?”李哥快哭了。

谁能想到长得又美穿得又贵气的小姑娘,打起人来也这么狠呢?棍棍敲得人生疼,自诩铁血硬汉都差点掉下泪来。

“我想怎么样,还用问吗?”阮寒星翘起嘴角,踩在他的背上。

阮寒星, 霍沉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