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 八零娇娇女

更新时间:2021-04-12 18:06:18

八零娇娇女 连载中

八零娇娇女

来源:追书云 作者:九斗 分类:穿越重生

精彩试读:这宋玉桥会长,一张脸就是父亲的翻版。玉婴像第一次见到大哥一般,瞪大眼睛认真打量他。乖乖,这张脸好像赞赞啊,怎么可以帅得令人发指?宋玉桥把绿色布书包放在炕上,过去捧起玉婴的脸蛋,吧唧亲了一口。哇哦!宋玉婴心头又是一阵悸动,这是我哥!我亲哥!她想昭告天下。“玉婴,怎么不理爹了?看爹给你带啥了?”宋老蔫儿把脸擦干,站在门口向里面看。没等到玉婴的欢迎,有些奇怪,往日不等他到门口,玉婴就从门口飞奔迎上去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啥是X光-九斗

玉婴的角度很刁钻,进攻的位置低,卢旺香足有一米七十多的身高,一百七的体重,肚子也大,想弯腰有点吃力,她只能甩着腿,想把玉婴踢开。

这玉婴是打定主意了,她越甩,咬得越狠。

卢旺香叫得鬼哭狼嚎。

从她们短兵相接,已经陆续出来一些邻居看热闹了。

卢旺香那是机床宿舍的一霸,没人敢惹她,都在惋惜孟巧莲这么个老实女人怎么撞枪口上了。

谁也没想到,有这么一幕。

平日里温顺的跟布娃娃一般的玉婴,敢对卢旺香动手了。

卢旺香一声怒吼,总算弯下身,把玉婴毛绒绒的头发抓到手中。

看热闹的可不干了,大人打就打了,再怎么也不能打孩子。

张婶住在宋家左边,寡妇失业的,平日里孟巧莲没少帮衬她,所以先上前来拉架了。

“住手!她还只是个孩子呀!”委员会的朱主任也激动了。

玉婴第一次发现,这句话还挺好听的。

大家一哄而上,把玉婴的头发保护下来,可她一直没松口。

“这干啥呢,你这么大个人,跟个小孩子一般见识,不丢人吗?”

卢旺香疼得乱叫,又被几只手控制着,使不上力气,“你们瞎啊!她还咬着我呢!”

“你不动手,她能咬你?”有人小声嘀咕道,这才有人出来,把玉婴抱过去。

那时的人穿的都是肥腿裤,卢旺香把裤腿挽上去,白花花的腿肚子上两排牙印儿,都见血了,已经红肿起来。

“朱主任,你可得给我作证,你们都看着呢,是玉婴把我咬伤了。给我医药费!我去住院,不给钱我就去他宋家炕上吃炕上拉!”卢旺香几时吃过这亏,气得也是浑身乱颤,当时就把泼妇本色拿出来了。

“都是邻居,要和睦相处,何必呢。”委员会的朱主任打了一个圆场,想溜已经晚了。

她肠子都悔青了,好好活着不好吗,看什么热闹,怎么就淌上这么个浑水。

“和睦个屁!反正我受伤了,你们都是证人!”

一说让人作证,邻居四散而逃,打着哈哈往家走,平日里的人缘儿在呢,宋家比严家仁义多了。

“站住!都别走!”玉婴突然叫了一声,清清脆脆的,众人一惊,又聚了回来。

这孩子今个儿有点反常,素日都是被父母或是哥哥抱着,粉妆玉琢的一个人儿,见人就笑,甜甜地叫人,这怎么突然就厉害起来了。

宋玉婴不想把今天的事就这么过了,看书看得憋屈,现在人都进书里来了,没理由还忍气吞声。

“朱奶奶,大家都看着呢。今儿是她先动手打我娘的,我咬她,也是为了阻止她,不然我娘要挨一顿好打了。”玉婴卡巴一下大眼睛,泪水在眼圈转,水当当的,看得大家心里一阵怜惜。

这是把孩子吓着了。

“你个小兔崽子!你把我腿咬了怎么算?”卢旺香再没想到,今天要对付一个五岁小孩。

她向前逼仄一步,玉婴一头钻到人群里,猫到朱主任的身后,她不能吃眼前亏,先保护好自己。

“我娘也受伤了,我娘胸口疼。”玉婴从人群中探出个小脑袋,这一句话,差点把众人逗乐了。

虽然是童言稚语,可说到点儿上了。

“对,要看病就相互看吧。你这是外伤,上点紫药水就行了。宋家嫂子那是内伤,要拍个啥X啥光的吧?”张婶顺着玉婴的话说。

“对,拍那个东西不少钱呢,往机器前一站,咔嚓一下骨头都拍出来了,你拿钱吧。”有人帮着说话。

“哎呀,宋嫂子不是职工,不享受报销待遇,要自费吧?”有人提醒道。

一向是卢旺香讹别人,几时有人占到她的便宜。她看看地上的饭铲,心里没底儿了。

“看就看,咱可说好,她要是查不出病,那就得她自己花钱!”卢旺香反戈一击,她也不是白给的。

她也觉得今天这架打的有点出师无名,就想让孟巧莲自己下台阶。

孟巧莲也哪见过这阵仗,也胆怯,想说没事了,低眉臊眼过去拉玉婴过来。

可不想没直起腰就哎哟一声,这可不是她装病,她还真不会装。

中年女人生过几个孩子,难免乳腺有点毛病,卢旺香这下怼的有点重,是真疼了一下。

“给我娘看病!看我娘疼得都冒冷汗了!”玉婴马上冲出来一把扯住卢旺香的袖子。

张婶和朱主任怕她吃亏,忙护在左右。

卢旺香这下有点发怵了,万一这孟巧莲有啥陈年旧疾,让机器给照出来,她不是要白花冤枉钱了?

就是死皮赖脸扛着不给钱,自家男人嫌她惹晦气,也少不得给几顿胖揍,这真是没事儿找事。

这些年称霸整个机床宿舍,她横行习惯了,就没想到还能有人跟她较真,有人能治她

偏这对手还是个五岁孩子,她想撒泼有点吃不上劲儿。

“都有伤,那就自己看自己的呗。”卢旺香已经做出最大的让步了,在这宿舍这么多年,从没说过软话,众人大吃一惊。

“你先给我娘看病!要是不管,我就带我娘去厂子里告,我不信厂子不管,到时就扣你家男人工资!”

玉婴脑子一转,就想到了主意。卢旺香的丈夫严有实也在机床厂,在工厂还怕没人管他?

要给卢旺香一点教训,让她以后看到宋家的人绕着走。

众人一听,不由得暗竖拇指,这五岁孩子说的话,可比那居委会主任还有条理,这次看来卢旺香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行了,你也咬我了,你娘也没什么事儿,就别嚷了。都回家做饭,看什么看!”卢旺香正找不到台阶,偏这时严丽丽从院门口探出头来,被她逮个正着,一阵风般冲过去,接着就听得院子里鬼哭狼嚎。

严家门风一向如此,男人打女人,大人打孩子,宿舍的人见怪不怪,说上几句就散了。

张婶抱起玉婴,送这娘俩回去,洗洗算算,收拾出来。

“我可是捏了一把汗,你怎么去惹那祖宗?”张婶心有余悸的说。

“以后他们家欺负我们,就打回去。”玉婴咬着嘴唇,恨恨地说,这副模样跟往日不同,眼神里带了几分狠。

张婶和孟巧莲对视一眼,这孩子是受惊吓,撞克了什么吧。

我有五个哥-九斗

玉婴丢下她们,蹬蹬跑进屋,爬到炕上,坐在小窗台看着巴掌大的天,发起呆来。

如果说孤独分十个等级,那上一世的宋玉婴就是特级。

什么一个人过节一个人看电影一个人看病,就是她生活的常态。

没有人爱过她,她也不敢去爱。

爱是要有能力的,她的凉薄是保护色,从三个月的她被抱进孤儿院,她就没有能力爱人了。

她没有亲人,没有朋友,除了工作就是工作,业绩可圈可点,可是到三十岁还是个大龄圣斗士。

以至于中秋节时,医院都冷冷清清的,她还要硬撑着眼皮看着药水瓶,怕滴光了不知道。

她不知道这孤独的人生哪里是尽头,只是在心里默默祈祷,下辈子一定给她一个幸福的家。

有父母疼爱,还有国家欠她的哥哥,越多越好。

一眨眼间,她就实现愿望了。

只是有点跑偏。

她努力回忆着书里的情节。

宋玉婴是个宋家的宝贝女儿,有五个视她为生命的哥哥,有把她捧在手心里的父母。

走到哪里都是众星捧月。

可是到了中秋节那天,命运转了一个弯。

邻居家的女孩严秀秀,一直嫉妒她,有机会就欺负她,那天把她骗进菜窖。

被关了一夜的玉婴又惊又吓,突然失声,从此就再也不能说话了。家人并没有因此嫌弃她,反倒都自责没保护好她,对她更加爱护。

可命运却不肯放过她。

大哥宋玉桥和二哥宋玉河为了给玉婴报仇,砍伤严家三口,被判入狱。

宋父英勇救人被人冒领了功劳,抑郁而终。宋母摔倒中风,玉婴被关在屋子里,没有办法呼救,眼睁睁看着母亲离世。

大哥宋玉桥出狱后,做生意被陷害,劳动成果被抢,妻离子散。虽然他们尽心呵护这个妹妹,可最后都没得善终。

作者就不是亲妈,这是有多大仇?

当时她还骂了一句,“脑残文。”

现在她穿进脑残文,似乎就是天意,她要怎么做?

就是从刚孟巧莲全力守护她的一刻起,她找到了答案。

既然老天给她机会,那就让她做个幸福的团宠吧?

谁说宋家一定不幸?她一定会哑?

她明明可以改变一切,谁让她是个小福星的?

你们只管宠着我就好了,剩下的我来做。发财致富虐渣,她终于拿对剧本了。

胡同里传来一阵阵自行车铃响,是机床厂下班了。

八十年代初,机床厂还是中央直属企业,计划经济下,有干不完的活儿。

他们住在机床厂宿舍,下班时间差不多,各家的男人都往回赶,自行车铃声阵阵,还夹杂着粗鄙的玩笑。火辣处,爆发出一阵大笑,像要把天轰个洞出来。

宋老蔫儿慢性子,干活又仔细,总是最后一个离开车间,所以他不在这第一波儿人中。

孟巧莲手忙脚乱帮玉婴换上衣服,宝蓝色灯芯绒娃娃上衣,镶着白花边的假领,这个最村气的颜色被玉婴的粉嫩拿捏得死死的,竟然不刺眼了。

家里六个孩子,只有宋老蔫儿一个赚工资并不富裕,可是亏谁也不能亏了玉婴,这是唯一的宝贝女儿,那五个都是臭小子。

晚上吃的是玉米面饼子萝卜汤,孟巧莲摆桌子。平时玉婴都是抢着帮忙,今天坐在炕边发呆,目光落到哪儿都是愣愣的,好像不认识了一般。

孟巧莲只当她受了惊吓,等着晚上给招招魂儿就好了。

宋老蔫儿和大儿子宋玉桥前后脚进屋。

宋老蔫儿可是生了一张好面孔,当年那也是玉面小生来着。

一双欧式眼,眼窝深陷,配上一张方方正正的脸,再加上挺阔的鼻子,方方正正的嘴,跟那黑白电影里的老牌明星一样帅。

可惜他的身高不够,只有一米七出头。跟一群关东大汉的后人站一起,略显得不够雄气。再加上性格内向,更显得窝囊了。

他一辈子困在车间里,做电焊工,每天薰得满面灰尘烤得糊黝黝的,把那如玉的颜给糟蹋了。

他每天下班进屋先洗脸,水是孟巧莲打好的,放在铁丝弯的架子上,水不凉不热,毛巾搭在旁边,还有一块琉璜皂。

宋老蔫儿把头和脸埋在盆里,扑里扑噜一通洗。

宋玉桥在技工学校上学,17岁已经一米八开外,比宋老蔫儿高大半头,用变了声的憨嗓子,挤出了两个字,“爹,娘。”就进了里屋。

这一片住户多半是奉天迁厂过来的,是当年关里来闯关东的后人,所以称呼上守着老家关里的旧俗。

这宋玉桥会长,一张脸就是父亲的翻版。

玉婴像第一次见到大哥一般,瞪大眼睛认真打量他。

乖乖,这张脸好像赞赞啊,怎么可以帅得令人发指?

宋玉桥把绿色布书包放在炕上,过去捧起玉婴的脸蛋,吧唧亲了一口。

哇哦!宋玉婴心头又是一阵悸动,这是我哥!我亲哥!

她想昭告天下。

“玉婴,怎么不理爹了?看爹给你带啥了?”宋老蔫儿把脸擦干,站在门口向里面看。

没等到玉婴的欢迎,有些奇怪,往日不等他到门口,玉婴就从门口飞奔迎上去了。

他从藏蓝色工作服口袋中掏出一块水果糖。

糖不知揣了多久,已经快要化了,粘在糖纸上。

玉婴挪了一下,从炕上蹦下来,迈着小碎步到了宋老蔫儿面前,并没有像往日那么欢喜。

她默默接过糖去,也不急着往嘴里放,伸手向上够,宋老蔫儿忙俯下身,让女儿揽住自己的脖子。

玉婴用毛绒绒的头在宋老蔫儿的脖子上拱了一下,含泪说了一句,“爹,我想你了。”

她怎么有种失散多年流落在外,被接回家的感觉?

又是委屈又是欣喜。

“这孩子咋了?受委屈了?”宋老蔫儿不算是细心人,也察觉出异样。

“摔泥坑里了,唉。”孟巧莲把打架一段抹去了,两家不睦,不能再添矛盾了,妻贤夫祸少,她得压事儿。

“玉婴掉泥坑了?是不是丽丽干的?”外面冲进两个半大小伙子,比宋玉桥矮一点,已经超过宋老蔫儿了。

他们的嘴上刚有淡淡的毛,长得一模一样,都随了孟巧莲,团团脸,圆眼睛,亮晶晶的透着机灵。

这是宋玉婴的二哥三哥,是双胞胎。

小说《八零娇娇女》 第2章 啥是X光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