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愿无岁月可回首

更新时间:2021-04-14 15:49:04

愿无岁月可回首 已完结

愿无岁月可回首

来源:追书云 作者:如烟 分类:古代言情

精彩试读:白枫月与她算是欢喜冤家,白敏仗着自己年纪比她大,自小就喜欢欺负她,她嫁到中原做了王妃,白敏也只是婚宴上出现过,其余时间从未与她有任何交际。“郡主您,您为什么要含血喷人。”宋玖儿泫然欲泣,白敏不耐烦地白了她一眼,白枫月看着周围的人都在摇动,渐渐变得模糊,恍惚间她听见好多人惊呼。白枫月醒来时,她正躺在自己的床上,下人见她醒了连忙去叫人。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皇宴-如烟

“本王此生只有丧偶,没有休妻!给本王滚回自己的院子,没有本王的允许谁也不准放她出来。”

-------------------------------

白枫月被禁足了。

没有人来看她,她就像被所有人遗忘了。

“娘娘安好。”

又是管家,想必是宋玖儿又出了什么幺蛾子,否则苏墨深怎会派管家来见她。

“管家,有何事?”

白枫月半躺在软榻,做着些针线活,仔细看是婴儿衣物。

这些日子来她越来越平静了,像被剪掉指甲的野猫,驯服温良。

“明日皇上举行菊花盛宴,娘娘您得与王爷一道前往。”

原来是拉她充门面啊。

白枫月低着眼睛,专注着手上动作,“本妃知道了,你下去吧。”

苏墨深虽为王爷,地位却丝毫不输于太子,他们出行的马车都是六马所拉。

白枫月坐在他对面,他们本该紧依相靠,但苏墨深不许,白枫月也不愿。

下马车,苏墨深还是做出好夫君的模样,扶着她下来。

周围传来小女子的低声细语,都是惊羡她有位好夫君。

白枫月勾着嘴角莞尔,是啊她有位好夫君,可是只在人前罢了。

宴席在文心殿,苏墨深被皇帝召见离开,白枫月只得自己前去,她没想到等待她的却是奇耻大辱。

苏墨深的位置在他母妃下侧,白枫月紧挨着苏墨深,可是她见到的却是宋玖儿坐着她的位置与苏墨深的母妃谈笑甚欢。

白枫月笑容得体,不紧不慢走到宋玖儿面前,“这不是宋丞相千金,玖儿小姐吗,怎么玖儿小姐迷路找不着自己位置了?”

宋玖儿无助地看向苏墨深母妃,后者宽慰握着前者的柔荑,看着白枫月冷声道。

“本宫与玖儿许久未见,有许多话说,今日你就坐那儿去吧。”

白枫月顺着她的眼神看去,是殿内最偏僻的角落,最低等的位置。

“咳咳咳……”

白枫月喉咙滚动,用手帕捂着嘴压着声音咳嗽起来。

宋玖儿怕惹上什么恶疾似的,身子往苏墨深母妃那儿倾去,苏墨深母妃亦是嫌恶地遮掩口鼻。

白枫月有些呼吸不过来,她凌厉地盯着宋玖儿,“让开。”

“王妃,本宫的话你听不见吗?”

苏墨深母妃声音很大,一瞬间殿内鸦雀无声。

“皇上驾到。”

苏墨深随着皇帝进来,老远就听见他这个不省心母妃又在大吼大叫,苏墨深脸色并不好。

“怎么回事?”皇帝问。

“臣女只是想与娘娘说几句贴慰话儿,没想到误坐了王妃娘娘的位置,臣女本想马上让开,却没想到王妃娘娘她……”

“她怎么了?”苏墨深没好气地问,这个女人就不该带她来。

“王妃娘娘她,她却得理不饶人,羞辱臣女呜呜呜……”

白枫月好像已经听不到自己的心跳,没有人会帮她,没有人……

她绝望地闭上眼睛,接下来就是众人的唾弃与怪责,没事,她没事。

白枫月指甲陷进肉里,血滴到光洁地面,空气中飘荡着一丝腥味儿。

郡主-如烟

“你胡说,明明是你占了人家的位置不放,现在还在这里血口喷人。”

白枫月抬首,撞入眼帘是盛装出席的郡主白敏。

是她,老王爷与平凉国长公主的女儿,幼时在平凉长大,近些年因为老王爷去世,被迫回来继承她爹的爵位。

白枫月与她算是欢喜冤家,白敏仗着自己年纪比她大,自小就喜欢欺负她,她嫁到中原做了王妃,白敏也只是婚宴上出现过,其余时间从未与她有任何交际。

“郡主您,您为什么要含血喷人。”

宋玖儿泫然欲泣,白敏不耐烦地白了她一眼,白枫月看着周围的人都在摇动,渐渐变得模糊,恍惚间她听见好多人惊呼。

白枫月醒来时,她正躺在自己的床上,下人见她醒了连忙去叫人。

不一会儿苏墨深黑着一张脸大跨步进来,白枫月有种不好的预感,她想下床穿鞋逃走,可是晚了。

“白枫月你居然敢怀本王的孩子,凭你也配?拿掉!”

白枫月被他攥着手腕,血流不通,手指开始泛紫。

“不……我不要,不要。”白枫月拼命挣扎着,苏墨深毫无感情地扯碎她的衣物,白枫月吓得尖叫,手脚被压抑得死死,她拼命地摇头,涕泗横流哭着让苏墨深放过她。

“求求你不要这样,我只想要个孩子,我求你了,我马上滚回平凉,从此再也不踏入中原半步……啊”

苏墨深烦躁地将被子扔在白枫月身上,居高临下不带感情地看着她,“要本王放过你也可以,即刻给你母国修书让他们接你回去。”

“不……不行,我不要回去。”

她爱平凉国,可是她不敢回平凉皇宫,她的父王母后不会放过她,更不要说她肚子里的孩子,他们只会让她嫁给部落年老首领再次去和亲,她不要……

“我会假装死掉,然后隐姓埋名带着孩子隐没在市井,绝对不会回来给你添麻烦,我求求你了,我发誓,要是我白枫月说的话有半分假,我就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苏墨深不可置信地看着行动几乎失去理智的白枫月,问她:“为什么?”

白枫月愣了愣,喃喃:“因为阿深喜欢孩子,我不想等他回来,什么也没有了。”

“白枫月你究竟说谎要说道什么时候?”刚刚熄下去的怒火蹭蹭蹭又升上来,她居然还拿这个谎言说事,她真以为他苏墨深中毒失忆后就什么也不知道,她白枫月就可以把他当猴耍吗?

“你不肯说实话?”苏墨深眼睛渐渐

弯成一道线,这是他生气前的小动作。

白枫月咳得撕心裂肺,她用被子捂着嘴将血悄悄拭在被子内,她知道苏墨深是不会信她。

“我想要个孩子,将来老了才不孤单,你知道像我这样恬不知耻的女人毕竟是没人要的。”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