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婚成天然:言少的二婚新妻

更新时间:2021-04-13 18:13:39

婚成天然:言少的二婚新妻 连载中

婚成天然:言少的二婚新妻

来源:掌中云 分类:总裁豪门 主角:舒漾, 言鄞

精彩试读:她开口问道:“没事了吧?”“没事,妈,我…”未等舒漾说完,舒母便再次迫不及待的开口了:“你和江宾是真的离婚了?”说到江宾,舒漾无神的垂下眸子,明显不愿再多说什么。见此,舒母心里也明了了个大概了。“也好,你爸爸和我啊,已经给你安排了一桩婚事。”此话一出,舒漾猛的抬起头来。眼神一下子斥满了不敢相信。刚刚…妈说什么?“那人虽然是个半身不遂的残疾人,但你也是结过一次婚的,刚刚好,婚期定在一个月后,你嫁也得嫁,不嫁也得嫁!”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意外失身

夜,同城。

冰冷刺骨的雨水夹带着那凌厉的寒风,毫无感情的吹打在了女人的身上。

舒漾提着行李包,无目的般走在雨中。

“阿漾,江宾不是因为在外边和雨彤有了孩子,才跟你离婚,你说你嫁给江宾一年多了,肚子始终没有动静,你这不是要绝我江家的后吗?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啊!”

“舒漾,你贱不贱,就你这种生不了蛋的养女假货,怎么能跟雨彤相提并论,还有脸赖在江家不滚,怎么,你还想要分财产吗?”

无数的谴责,一下子尽数徘徊在舒漾脑子里,脸上早已分不清是泪还是雨。

突然!

‘砰’的一声。

边上草丛传来的巨响,不由叫舒漾回过了神,她打住了脚步。

随后,只见她捏紧拳头,连带心跳也加快了许多。

她眼神呆滞的撇头看去。

在那草丛中,一个浑身是血的男人映入舒漾眼帘。

空气中,那清晰的血腥味,是那样的重。

在原地愣了许久,舒漾赶紧擦去眼角的泪,丢下行李包便跑了上前。

草丛远比外边正路要漆黑许多,舒漾蹲在男人身侧,用力的拍打着男人的肩:“先生,先生,你怎么了?”

不管怎么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这大路上,又只有他们两人,若这男人出了什么好歹,到时候警方找上门来,她有理都说不清。

许久过后,都未见男人有丝毫回复。

在舒漾正愁要不要打急救电话时…

啊!

带着惊叫。

躺在地上的男人,如同猛虎一般,突然抓住舒漾的手腕,一个神反转,便把舒漾死死压在了身下。

舒漾被男人紧锁在怀中,令她不得动弹。

男人火热发烫的身躯,顷刻间,舒漾便意识到了不妙。

一股危险,也不由的在舒漾心间逐渐产生。

“走,走开…”女人垂着眸,结巴的朝身上的男人说道。

“女人,是你自己主动送上门来,就别怪我…”

男人的声音是那样的低沉,又充满了侵略。

话音一落,尚未等舒漾反应过来,男人便先十指紧扣住了舒漾的手心。

“你想干什么?”舒漾瞪大了眸子,此刻鸡皮疙瘩已经遍布在她全身。

男人不再回复,他俯下身,那冰冷的吻落在了舒漾唇间。

一下子,舒漾整个人瞬间全傻了。

男人的吻,极具占略,那团火热,也不断躁动着舒漾浑身上下每一处。

那只大手,放肆的游走在她腰间,直到最后,渐渐进入了那密处。

当那一阵生疼传来,舒漾这才反应过来。

她拼了命的想要推开身上的男人,却反倒更加提起了男人的兴致。

‘唔…唔…走…’

雨下了整整一夜,似老天爷也在给男女二人的交换助兴。

在一夜疯狂后…

地上的人眨了眨睫毛,男人敏锐尖厉猛的睁开双眸,言鄞坐了起来。

草丛里,明显还残留着那暧昧的气息。

可此处,现在却只有言鄞一人。

明显,那个女人跑了!

当撇到草间那一抹鲜红时,言鄞蹙了蹙眉,眸子一下子也沉了不少。

“二少,属下终于找到您了,您没事吧?”

此时,言鄞助理罗文带着人跑了上前。

经过一夜寻找,总算找到言鄞,罗文心里的既激动又欣喜,尤其是看见二少无碍…

只是,这草坪上的草怎么…怎么被虐过?

“给我查,昨晚那个女人是谁!”

男人站起身,冷声吩咐道,脸上几乎没有露出分毫表情。

尚未等罗文弄清这是怎么一回事,等他再次回过头,言鄞早已经坐回了轮椅上。

“来人,还不快推二少回御澜园!”

代替她联姻

舒漾是趁着夜色逃走的。

她狼狈的回到了舒家,也是她的娘家,当然也可以称之为她的养父养母家。

没错,她是被舒氏夫妇收养的孤儿,亲生父母是谁,她也不清楚。

看着镜中满身淤青的自己,她赶紧和拢衣服。

结婚一年半载,江宾从未碰过自己。

昨晚,那是真真切切的人生第一次,还是被一个陌生男人给夺去了。

她内心,早已是乱得不成样子,到底是第一次啊!

“阿漾。”

就在此时,舒母徐年华虚伪的笑着推门而入,在简单扫了一遍舒漾后,漫不经心,似从未放在心上一般。

她开口问道:“没事了吧?”

“没事,妈,我…”

未等舒漾说完,舒母便再次迫不及待的开口了:“你和江宾是真的离婚了?”

说到江宾,舒漾无神的垂下眸子,明显不愿再多说什么。

见此,舒母心里也明了了个大概了。

“也好,你爸爸和我啊,已经给你安排了一桩婚事。”

此话一出,舒漾猛的抬起头来。

眼神一下子斥满了不敢相信。

刚刚…妈说什么?

“那人虽然是个半身不遂的残疾人,但你也是结过一次婚的,刚刚好,婚期定在一个月后,你嫁也得嫁,不嫁也得嫁!”

话至最后,舒母直接站起身来,语气不容拒绝道。

“妈,我有些没听懂,你…你在说什么?”

时至现在,舒漾仍然不敢相信。

她宁愿相信,是妈说错了。

还有,她昨晚才签下离婚协议,怎么这么快,妈就知道了?

“实话告诉你,这桩婚事本来是你妹妹的,但现在,既然你离婚了,我们舒家养你二十几年,你也该报答我们的养育之恩了,这次,你就替你妹妹嫁过去。”

话至此处,舒母叹了口气,语气一下子也缓和了不少:“我们家就小曦这么一个亲生女儿,阿漾,那人半身不遂,小曦是舒氏未来的继承人,可不能把下半辈子折在一个残废上!”

心中一阵发苦,舒漾连带嘴角也不由勾出了一抹苦笑:“妈妈,那我呢?”

“你,不过我们舒家的一个养女,小曦可是我们舒家正牌大小姐,再说了,你和小曦这么多年姐妹,你忍心看着妹妹折在一个残废上?”

不给舒漾继续说话的机会,舒母是主意已定。

“好了,就这么决定吧,一月后,你就代替小曦嫁给言家那半身不遂的二少,言家我们家可惹不起,我们家好吃好喝供着你养着你,是时候该你回报我们家了,要出了什么乱子,我们一家都活不下去!”

言尽,舒母扬长而去。

一月后。

在这一月期间,尽管舒漾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但身体的异常,终究是主动找上门来了。

结婚当日。

舒漾愁眉苦脸,拖着一袭不是那么合身的婚纱,捂着肚子,从厕所里唉声叹气走了出来。

她一脸虚脱,似受了极大的折磨般。

叹气拿出枕头下的体检结果,似有些不敢看,但终究,舒漾还是将目光投到了那张结果单上。

怎么会这样?她肚子!

揉着不是那么柔弱的肚子,舒漾一时竟也不知该如何是好。

突如其来的无措感,令她有些心力交瘁。

“姐姐,我不是故意的。”随着一阵柔柔弱弱的哭腔,舒小曦穿着一身精致的粉色连衣裙从外跑了进来。

所幸舒漾眼疾手快,及时将结果单重新收了起来。

“姐姐,小曦不是故意的,对不起,可爸妈…”

看着眼前‘柔弱不能自理’却别有用心的小女生,舒漾竟莫名觉得好笑。

“既然你都这样说?那你愿意自己嫁吗?”舒漾不冷不热道。

听见这话,舒小曦顿时愣了愣,她佯装一副什么也没发生过的样子,傲娇的站起身来。

“姐姐,我有喜欢的人了,你就是我们舒家的一个养女而已,再说了,你又结过婚,我可帮你打听了,你结婚的那个对象挺有钱的,肯定比你在江家当少奶奶要好的多。”

看着舒小曦一副为自己好的模样,舒漾扬长叹了口气:“确实,我结过婚,好好照顾舒家,为了你,妈可是费心费力。”

嫁给一个半身不遂的人,换句话说就是守一辈子活寡,还得照顾他一辈子。

这婚事,若本是自己的,舒漾心里或许能够平坦不少。

可偏偏是舒小曦!

一介养女,是啊,她就是舒家的一介养女。

起初,舒家为了得到江家的支持,让她联姻,如今…

本以为离了婚回家,可以得到家人的一些安慰。

舒漾却怎么也没想到,得到的却是母亲那冰冷的吩咐。

舒漾, 言鄞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