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情感 > 天骄股神

更新时间:2021-04-07 12:38:20

天骄股神 已完结

天骄股神

来源:掌中云 分类:都市情感 主角:王坦, 童晓楠

精彩试读:叶丽倒是满不在乎,嗤笑一声,“你先处理好你的事情再说我吧!”叶家和他们同家实力相当,童晓思虽然跋扈,可还算是有脑子的,什么人能得罪什么人不能得罪他是清楚的。叶丽是叶家的掌上明珠,一旦自己跟他们撕破了脸,童叶两家之间的合作也就破裂了。虽然她童晓思涉足影视界,可不代表她不清楚商界的这些弯弯绕绕。于是童晓思只能把自己的怒气发在了刚刚经过的王坦身上。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天骄股神第8章试读

徐璐的话还没说完,场中突然异变再起!

领头的七号突然失控,马失前蹄摔倒在地!

七号摔倒,险些祸及一旁,十一号骑师反应迅速,连忙拉拽缰绳移位躲开,却又因此减慢了速度,被后来者一举超过!

此时场上,八号状态不佳落于人后,七号马失前蹄再起不能,十一号自断冲劲无力再战,皆已无法争夺胜利。

赛场上,剩余选手仍在拍马奋战,角逐最后的胜者!

距离终点150米!

100米!

50米!

冲线!

胜者!

四号跑道!

理查德!

“我看走眼了?”欧阳行凑上来,朝着徐璐脑门弹了一指头。

“没有,是我失误了。”徐璐轻叹一声。

刚才那一场,若是自己来下注,八成会被爆冷。真是没想到,王坦竟然有如此深的道行,过去那些年,他是在故意隐藏吗?

无论如何,事实摆在眼前,徐璐不得不服气。

“恭喜,你通过了。”

徐璐伸出了手,王坦笑了笑也伸手与她回握。

见识到了王坦的实力,可徐璐心底却并没有真正认可他,一次两次的成功只能证明王坦的运气非常不错。

至于工作能力,还需要进一步的观察。

入职之后的三个月,成功率达到99%,才能证明这人是不是个人才。

“这算是你有点运气,”徐璐礼貌性弯了弯嘴角,对王坦提出了入职邀请,“王坦先生,恭喜你通过了今天的面试,打算什么时候来上班?”

王坦有些惊讶,他以为还需要在家等一段时间,才会接到奥金的offer。

而徐璐,看起来年纪并不大,也只是欧阳行的助手,让王坦或多或少有些难以置信,一个助手能有决策权?

王坦下意识的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的欧阳行,见他并没打算阻拦的意思,便决定相信一回。

既然这人敢开口,那他为什么不敢同意?

“随时都可以。”

王坦笑得更加灿烂,这么一个工作对于他来说除了是养活自己和童晓楠的饭碗,更是他实现野心的工具。

“不如就明天吧,今天你先回去休息一下。”徐璐笑了笑,留下联系方式,“稍后入职需要准备的东西和公司地址,我会发至微信上,不过阅后即删,希望你能有够强的记忆力。”

王坦挑了挑眉,自从车祸以来,记忆力他可从来没输过。

见王坦并没有说话,徐璐又补充了一句:“要是实在记不住,明天可以给我打电话。”

一旁站着的欧阳行听后不由自主的笑了笑,但到底是没有多说什么。

王坦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谢谢,不过应该不需要,我对我的记忆力有信心,只是记住一段地名而已。”

这也是徐璐给自己准备的一道考题。

如果连公司地址都记不住,显然不能很好的胜任这个职位。

只怕到时候就算去了奥金公司上班,也不会有一个好的待遇,更重要的是,从奥金公司在网络上的手段就可以看出,他们对于手底下员工的要求,非一般的严苛。

徐楠和欧阳行说了几句之后便离开了,如今他和童晓楠租住在一个拎包入住的公寓之中,远没有童家富丽堂皇,但好歹也是他和童晓楠的家。

至于他和童晓楠的新房,也已经看好了,还用自己在股市中赚的第一桶金,下了定金。

下午,他打算和童晓楠一起去将尾款付清。

想到童晓楠,王坦便不由自主的露出了一股舒心的笑容。

租住的公寓在市中心,离自己住的医院很近,住院的这段时间还是有些辛苦自己的妻子了。

手里捧着鲜花,王坦有些期待童晓楠看着这玫瑰时的脸色,一定是人比花娇。

“哟,这不是童家的女婿吗?”

一句刺耳的话飘至王坦耳中,这话他已经听了很多年,每次只要是认识童家的人,见到王坦,都会用这种半是挖苦半是讽刺的语调说着这句话。

“思思,这不是你的大姐夫吗?不是说他已经被你妈赶出了童家,看他这个样子,似乎过得还挺滋润的。”

“他既然已经被赶出了我们童家,算不得我们童家的女婿,你说话注意一点。”

童晓思看了一眼旁边的女人:“别让我跟这种人扯上关系,他算什么?废物而已,不过是路边的乞丐,我们从家施舍他一碗饭吃而已,说什么大姐夫?我才是我们童家的大女儿,那个贱人算什么东西?”

童晓思一边说着,一边露出嫌弃的表情,似乎跟这两个人扯上关系,让她觉得恶心至极。

王坦瞥了一眼正在一旁说话的几个女人,并没有做声大步流星的从他们面前经过,一个眼神都没有留给童晓思。

被人就这么无视的童晓思脸上有些挂不住。

若是在往常王坦应该腆着一张愚蠢的脸,跟在自己身后陪着不是。

而不是像现在漠不关心,无视自己,到底谁给这懦夫的胆子,让他敢这么对自己。

“谁让你敢这么无视我?”

旁边的女人看到这一幕,嘿嘿的笑了两声,看戏的同时,还忍不住添油加醋,“听说你姐夫是攀上高枝儿了!我听人说他和奥金公司扯上了关系。”

“你爸的公司不就是奥金公司旗下的一个子公司吗?说不定很快你姐夫就能接手你们家的公司了。”

眼前的这女人和童晓思异常的不对付。

王坦看了她一眼,嘴角勾起一抹冷笑,这女人在挑事儿,他是听得出来的。

“叶丽,闭上你的嘴,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我不过就事论事,怕你不清楚这其中的门道,好心提醒你,你不领情也就罢了,骂我做什么?”

叶丽拢了拢自己的头发,一脸委屈的说道。

周围围着的各个女人对他们两人的谈话会晦暗陌生并不插嘴。

“怎么,你们家做的那些事情,还敢做不敢认啊?”

天骄股神第9章试读

童晓思和叶丽是这个女性小团体之中的领导人,他们两人之间说话,其他人自然是不敢随便附和,尤其叶丽说的这些话极为得罪人。

能够成为这些小团体中的人,又有几个是傻子呢?

“叶丽,你别太得寸进尺!”童晓思提醒道。

听到这话,王坦眼睛微微眯了一下,看着这个叫做叶丽的女人一眼,从自己脑海之中思索有关于叶丽的资料。

童晓思确实有一个很不对付的玩伴,名字就叫叶丽。

童晓思被叶丽这话说的气得脸都有些扭曲,可她却不能发作,当场与她翻脸。

叶丽倒是满不在乎,嗤笑一声,“你先处理好你的事情再说我吧!”

叶家和他们同家实力相当,童晓思虽然跋扈,可还算是有脑子的,什么人能得罪什么人不能得罪他是清楚的。

叶丽是叶家的掌上明珠,一旦自己跟他们撕破了脸,童叶两家之间的合作也就破裂了。

虽然她童晓思涉足影视界,可不代表她不清楚商界的这些弯弯绕绕。

于是童晓思只能把自己的怒气发在了刚刚经过的王坦身上。

“废物,你现在出息了,居然敢无视我!”

王坦冷笑一声,往常就是这样,在别人那里出不了气,便来自己这边出去,把自己当成出气筒。

可是,今天和往常一样吗?

自然是不一样的。

他王坦已经今非昔比,不再是原来那个懦弱胆小的王坦了。

“废物现在叫谁呢?”反咬一口。

本就打定主意要给童家一家人好看,要让那些看不起他和他媳妇儿的人瞠目结舌。

如今他没有找上门去,反而自己来自讨苦头吃,王坦自然不会放过这么一个报复的机会。

“你!你!”童晓思气得还不知道怎么反驳回去时,王坦继续补刀。

“你哪位啊?我认识你吗?咱们之间并没有关系吧?说话最好客气一点。”

“你是脑子被撞了吗?”

“真巧,还真是!”

王坦这话说完,叶丽突然扑哧一声笑了起来。

掩着嘴对童晓思说道:“你大姐夫是出车祸失忆了吗?居然连你都不认识了,也不怕回到你们童家,被你妈罚跪搓衣板?”

继而又是一副恍然大悟,“哎呀,我忘了他和你大姐已经被扫地出门了,真是不好意思。”

叶丽这话说的异常高明,就连王坦都想给她点个赞,这女人居然把童家一家人全部骂了进去,而童晓思却什么都不能说,只能干听着。

虽然叶丽把王坦也带着骂了,不过王坦却觉得这女人,是对付童晓思的利器。

于是王坦笑了笑指着自己的头上还未拆线的伤口,对叶丽说道:“您说对了,我的头受伤,除了我妻子之外我谁也不认识。”

叶丽眼睛一亮,没想到这个童家的废物居然主动跟自己说话,还是顺着自己的话说。

当下便打算再继续恶心一下童晓思,让她总是装的一副清高模样,叶丽就不相信,不能让她出丑。

“那正好,如今你和你妹妹碰到了,不如我来告诉你,这位是你妻子的妹妹,叫童晓思,你看他们俩同姓童,一看就是一家。”

“叶丽,够了!”

童晓思被叶丽的言语激怒了,此刻她脑子里只想将这个女人打一顿。

“这是我们童家的家事,轮不到你这么一个外人来插嘴吧!”

生意不生意的以后再说,这股火憋在自己胸腔之中,无法得到释放,只能让自己更加的憋屈。

“你这个贱女人别多管闲事?我与我家的佣人说话,用得着你来评头论足吗?”

她童晓思何时受过这样的气?

“还有,我才是童家的长女!”

童晓思骂完了叶丽之后,又恶狠狠的盯着王坦。

她环抱着胸,用一副看垃圾的表情:“你没失忆我知道!我妈说过你这脑子撞傻了,敢反抗我们童家了!”

“噢?有这么一回事吗?我怎么不知道?”

“别以为你现在和奥金有点关系,就敢在我面前放肆!说白了你就是我们童家养的一条狗,你别忘了你自己什么身份!”

童晓思用手戳着王坦的胸。

接着一把从他手中抢过那束玫瑰扔在地上,“童晓楠那个贱人不配收到花!”

“她只配拥有这样子的残花败柳!你和你老婆一样,就跟垃圾桶里的垃圾没什么区别!”

王坦面无表情的听着童晓思说完这些话,既没求饶也没道歉,眼神之中带着冷漠以及深深的嘲讽。

“残花败柳?这词在你身上,都是一种玷污!”

童晓思说这些话的时候有些心虚,下意识的退后了一步。

等她发现自己动作,觉得自己似乎落了下乘,又恶狠狠的瞪着王坦,上前就想给他一巴掌。

王坦一把抓住挥过来的巴掌,“我不打女人,你别惹怒了我,让我不把你当女人。”

接着王坦手一松,童晓思就被推倒瘫软在地。

刚刚的王坦太有气势了,直接将童晓思震慑住了,她心底没有来的升起了一股寒意。

隐晦不明地看着王坦,就像面前站着的不是一个人,而是刚从山上下来的老虎,就那么虎视眈眈的盯着自己,让人不由得生畏。

“废物!你居然敢这么对我!我不会放过你的!”

“怎么个不放过?”

“你进了奥金是吗?得罪了我,你哪里都别想去,只能在家老老实实当你的废物。”

童晓思根本就没有发现自己现在的模样有多狼狈,恶狠狠的对王坦说,企图驱散自己心底的畏惧。

王坦根本就没有理会童晓思说的这些话,捡起地上的玫瑰扔到了旁边的垃圾桶,慢悠悠说道:“如果,奥金公司是你家开的,也许你有资格说这段话。”

“那我们就走着瞧!”童晓思强撑着。

“拭目以待。”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现在还不着急,对付童晓思,十年用不着,半年吧。

鲜花店并不远,王坦又折了回去,挑了一束更大更娇艳的花,从这堆女人身边走过。

童晓思还坐在地上愣愣的发神,周围并没有人提醒她让她起来。

“这不就是童家那个大小姐吗?”

王坦, 童晓楠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