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攻略我的总裁老公

更新时间:2021-04-12 15:46:57

攻略我的总裁老公 已完结

攻略我的总裁老公

来源:掌中云 分类:总裁豪门 主角:梅可卿, 北辰拓

精彩试读:“等拓醒了再来收拾你!”梅可卿被软禁在北辰别墅里,一天二十四小时都有人看守,她没办法只得求助送餐的阴伯。她没有给北辰拓下毒,倘若北辰拓若是真的中毒那就危险了,魏意琴是肯定不能信的,她现在能信的只能是阴伯,这个老人对北辰拓永远是一片赤诚忠心。所幸,梅可卿也赌对了,阴伯成功把她带到了北辰拓的病房。静谧的房间里,那个冷漠矜傲的男人静静的躺在床上,脸色苍白,双目紧闭,梅可卿一阵心疼。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攻略我的总裁老公第19章试读

魏意琴却换上幸福又得意的神态说:“拓说了,这是送给我的赔罪礼物,梅可卿你该不会是以为那天在医院打了我一巴掌之后就没事了吧?”

梅可卿喃喃的说:“所以,他说的算账,是把整个福乐集团送给你……”母亲的心血落在了最终气死她的人身上,何其讽刺。

魏意琴踩着梅可卿的痛继续:“说起来,拓最先送过我的只有福乐集团百分之十五的股份呢,那时我已经很满足了,可没想到,他竟然会把整个福乐集团都送给我,真是让人惊喜……”

梅可卿再也听不下去了,她在魏意琴的嘲讽中狼狈的逃走。

枉她还为北辰拓那天在葬礼上的维护而高兴,原来他只不过是不想让这份“赔罪的礼物”有瑕疵而已。

原来一切都是他算计好了的,她那百分之十五的股份恐怕早就落入魏意琴的口袋了吧!

北辰拓,真的对她好狠呐!

梅可卿失魂落魄的回到别墅,刚在沙发上坐下,想缓一缓心中的悲痛,却见魏意琴怨毒着气势汹汹地闯进来。

梅可卿还没明白她来做什么,就被魏意琴一巴掌打了过来。

这一巴掌魏意琴是牟足了力气,打得梅可卿眼前一黑,嘴角都流出了鲜血,接着就听到魏意琴怨恨着说:“梅可卿你这个贱人,你有什么不满冲我来,你为什么要给拓下毒?”

梅可卿回过神来后,嗤笑一声才说:“你就算想凌辱我,也不必打着这样幌子。”她瞟了一眼魏意琴身边的保镖,竟然是常跟在北辰拓身边的人!

意识到这一点后,梅可卿更加心痛。

魏意琴能登堂入室欺辱她,是北辰拓同意的。

魏意琴却说:“梅可卿,我现在不想和你废话,赶紧把解药交出来,要是拓有个意外,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魏意琴说的像模像样,周围的人也是一脸的严肃,梅可卿不得不信,她心中涌出了浓烈的不安:“北辰拓在哪里?他为什么会中毒?”

魏意琴狠狠地说:“拖你的福,拓还在医院昏迷着。”顿了一下,又阴狠的说:“梅可卿,你就算是怨恨拓把福乐集团给我了,你也不该给他下毒,我真没想到你竟然是这样狠毒的女人!”

魏意琴越说越离谱,三言两句就要给她定罪,可这黑锅她怎么能背?

梅可卿怒说:“魏意琴,你凭什么说我下毒?”她若是想北辰拓死,任由他慢慢失去五感就好了,又何必拼命学习药剂师知识,学习膳食搭配去救他?

魏意琴挥手示意人上前控制梅可卿,咬牙切齿的说:“梅可卿,铁证如山你还好意思狡辩,要不是拓吃了你带过去的中餐,他会中毒昏迷?!”

“等拓醒了再来收拾你!”

梅可卿被软禁在北辰别墅里,一天二十四小时都有人看守,她没办法只得求助送餐的阴伯。

她没有给北辰拓下毒,倘若北辰拓若是真的中毒那就危险了,魏意琴是肯定不能信的,她现在能信的只能是阴伯,这个老人对北辰拓永远是一片赤诚忠心。

所幸,梅可卿也赌对了,阴伯成功把她带到了北辰拓的病房。

静谧的房间里,那个冷漠矜傲的男人静静的躺在床上,脸色苍白,双目紧闭,梅可卿一阵心疼。

她唾弃这样的自己,尽管北辰拓厌恶极了她,但她还是爱惨了她。

梅可卿收回目光,忍着眼眶里的泪,轻声问:“阴伯,您能出去守着,在半个小时之内不让别人进来吗?”

“好的,太太。”

阴伯出去之后,梅可卿抬步走到北辰拓身边,伸手触碰了北辰拓的脸,她微微一笑,眼底满是温柔缱绻。

梅可卿撩开衣袖,望着北辰拓的睡颜,咬牙忍着剧痛……

梅可卿出病房时脸色像纸一样惨白,把阴伯吓了一跳:“太太,您怎么了,您还好吗?”

梅可卿虚弱的摇了摇头没有解释:“阴伯,明后两天我还需要过来,这两天您能保证我的安全吗?”

魏意琴突如其来的嫁祸让她嗅到了阴谋的气息,魏意琴既然赖上了她肯定不会就此收手,北辰拓还没有醒,她没有精力应付魏意琴。

阴伯点了点头:“太太放心,我会安排好的。”随即招人带梅可卿离开了,他自己要留在这里照顾北辰拓。

阴伯进入房间闻到了一股甜腥味,他震惊的来到北辰拓的身边,果然见到了北辰拓嘴角尚未干枯的殷红痕迹,确定了心中所想。

可望着北辰拓已经渐渐红润的脸色,一声无奈的叹息低低的在病房响起……

第三天。

梅可卿为北辰拓做完最后的事情,望着北辰拓的唇犹豫了很久,才鼓足勇气在他的唇上印下一吻,眼泪顺着眼角滴在北辰拓的脸上,她沙哑着嗓子低低说:“三哥哥,卿卿上辈子肯定欠了你很多……”

所以这辈子才会被你狠狠的惩罚。

梅可卿说完就离开了,她没注意到,就在她转身时床上的人眼眸分明颤了颤。

梅可卿来到病房门口,眼前一黑,差点站不稳。

“太太,您没事吧?”好在阴伯急时扶助了她。

梅可卿摇了摇头,说:“阴伯,这几天的事您能不告诉他吗?”

“为什么?”阴伯疑问的问。照理说,太太费尽心力救先生,难道不应该把握住机会,缓和与先生的关系吗?

梅可卿苦笑一声,说:“阴伯,您知道我和他的婚姻是怎么得来的,他已经厌恶了我,我不想……”她实在不想他更加讨厌她了。

“好吧。”阴伯叹息一声,终究答应下来了。

北辰拓这边已经渡过危险,阴伯放心下来,留人在病房守着,才扶着梅可卿离开。

而这一边,北辰拓吃力地睁开眼眸,看到的却是魏意琴的脸。

“拓,拓,你终于醒来了。”魏意琴扑过来,拥着北辰拓又哭又笑。

北辰拓皱眉,冷漠地说:“起来!”

魏意琴被他的冷漠吓得呆了呆,随即委屈的说:“拓,我好不容易把你救了过来,你怎么能这么对我?”

北辰拓撑手坐了起来,闻言一顿,问她:“这几天,是你一直待在我身边?”

魏意琴神情一顿,娇声说:“那当然了!”只是那眼眸的算计和阴狠都一闪而过。

北辰拓听了皱眉,他闭上眼睛回忆起之前睁眼看到的一幕……

攻略我的总裁老公第20章试读

在这次彻底醒来之前,他似乎是醒过来一次,那次虚弱的抬眼,只见到一个模糊远去的背影。那个背影和脑海中残存的背影太像了,难道是他昏迷中的幻觉?

见北辰拓似乎有疑惑,魏意琴眼眸一转,说:“拓,你这次可要好好惩罚梅可卿那个坏女人,她竟然敢给你下毒,太恶毒了!”

提到梅可卿,北辰拓的神情瞬间冷冽下来,他也没再顾及脑海中那抓不住的背影,他冷漠地问:“她人在哪?”

见北辰拓提起梅可卿,魏意琴在心底松了一口气,随即牟足了力气抹黑梅可卿:“拓,你一昏迷我就去找梅可卿了,可铁证如山她竟然还不承认!”

见北辰拓没有阻止,魏意琴继续往下说:“之前,我说到了你收购福乐集团的事,她就很生气,你说她是不是因为这个嫉恨你?”

顿了一下,魏意琴想到了什么,又故作惊讶地说:“我听说隋子参已经掌握了隋家的大权,梅可卿会不会原本想把这股份给隋子参,知道了你收购了福乐集团就恼羞成怒对你下手……”

“好了!”北辰拓的怒呵让魏意琴没有再说下去的胆子,但她低垂的眼眸却是一阵兴奋,她预感这次梅可卿是逃不了了。

北辰拓对门外的人吩咐:“把那个女人给我找回来!”

梅可卿这几天救北辰拓已经极其虚弱,好不容易可以好好休息,可却在睡梦中被拖了起来的。

她以一个极其狼狈的姿态被人扔在了北辰拓的脚边,她疲惫的抬头望去,发现了一脸厌恶的北辰拓和他身边一脸得意的魏意琴。

梅可卿心中又苦又涩,可她脸上却嘲讽的笑了起来。

何其相似!

当初为了那一百万去乞求北辰拓时,她可不就是这样狼狈地跌倒在两人的脚下!

可笑,她那时在宴会上还敢放话,她要和魏意琴争夺北辰拓……当时她有多傲气,现在就有多可笑。

恶毒、虚伪的魏意琴哪里值得他这样对待!

魏意琴首先开口嘲讽:“梅可卿,你这个恶毒的女人竟然还有脸笑?”

梅可卿又低低的嗤笑一句,才说:“恶毒?论恶毒,这世上又有谁比得过你魏意琴?”要说这次北辰拓的昏迷没有魏意琴半点手段在里面,她死都不信!

魏意琴却夸张震惊说:“梅可卿,你知不知道你这次下毒差点害死拓……”她故意停顿,似乎是因为害怕说出后面的话。

她之后又说:“你就算想把福乐集团的股份转给隋子参那也要按照商业规矩行事,你怎么能因为这个嫉恨拓,就给他下毒呢?”

梅可卿心中感叹,简简单单的几句话就把她下毒的动机和目的都找好了,这算计的心思她确实让望尘莫及。

梅可卿没有理会魏意琴,只是抬头注视北辰拓,说:“如果我说,下毒的不是我,你信吗?”

信她,这是她对他最后的希冀。

北辰拓居高临下的冷言:“那份便当我能尝得出味道。”

所以,那份饭菜是她做的,他就认为毒一定是她下的?

梅可卿的心揪了起来,但她还想为自己争取一下:“可那天我留下便当就走了,我走时,魏意琴还在休息室里,她完全有机会下毒。”

魏意琴却说:“你胡说,我要是对拓下毒,又何必救他?事到如今你还想拖我下水,梅可卿你无不无耻?”

她救?!分明是自己豁出命才让北辰拓好转起来。

只是,梅可卿只抬头专注得看着北辰拓,整个人紧绷着,生怕错过他某句话里的信任。

可北辰拓冷冷地问:“梅可卿,为什么要下毒?”

哗啦——

是她心碎的声音。

他终究是不信她。

梅可卿留着泪摇头:“我没有……”

见北辰拓眼里越来越浓的不信任,她也越来越慌,她爬上前扯住北辰拓的手臂说:“北辰拓你想一想,如果我真的敢下毒,我会傻到下在饭菜里等着你来追究吗?”

可北辰拓听了却更加暴虐,他甩开她的手臂,却捏住她的下颚说:“你当然敢!你恐怕没想过我还能活着吧!”

梅可卿的下颚被他捏得剧痛,但她依旧否认,而北辰拓阎罗般的声音继续说:“梅可卿,你的恶毒真是超乎我的想象。”

“不是我……我……没有……”她尽全力解释,眼眸净是乞求。

“梅可卿,我跟你说过,违抗我命令的后果。”他冰冷的话语让梅可卿的瞳孔瞬间睁大。

她记得,倘若再次违抗他的命令,他便要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更何况,这次还是她“下毒”害他?那之后等待她的会是怎样的噩梦?

可是,这毒真的不是她下的!

他为什么就不肯相信她?

北辰拓甩开梅可卿,还用手帕擦了擦捏过她的手,最后厌恶的看了她一眼,把手帕扔在了她的身边。

阴伯赶过来时正好听见北辰拓森冷得说:“将她扔进暗岛1号!”

阴伯震惊地僵住,连忙上前乞求:“先生!不可啊,暗岛那种地方怎么能是太太去的地方?”更何况还是1号暗岛!那里可是有着十八层地狱之称的1号暗岛啊!

阴伯的求情并没有回转北辰拓的心意:“阴伯,我希望你能记住本分。”北辰拓顿了一下又说:“从今天开始,她不再是北辰太太。”

魏意琴听到这话后大喜,北辰拓的话意味着,梅可卿已经彻底被厌弃,她终于有机会嫁给北辰拓了。

梅可卿不知道暗岛1号是什么地方,但她知道她被北辰拓彻底厌恶了。

北辰太太的身份被收回,他们两人之间最后的羁绊都没有了。

她望着北辰拓远去的背影,突然觉得一直支撑自己的爱恋也不过如此。

她真是累极了。

梅可卿被带回别墅暂时看管起来,暗岛1号并不在安城,要把她扔进去还需要一段时间,而阴伯也尽自己最大的努力为他求情。

书房里。

“先生,太太真的是无辜的,您不再查一查吗?”阴伯焦急的说着,历来平静的老脸也因为首次为人求情而不安。

北辰拓只静静坐在那里,却有着君临天下的气势,同样不容抗拒的还有他的决定:“阴伯,我说她有罪,她就只能有罪!”

梅可卿, 北辰拓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