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 妖娆公子腹黑妻

更新时间:2021-04-16 10:15:03

妖娆公子腹黑妻 已完结

妖娆公子腹黑妻

来源:微小宝 作者:纳兰芳华 分类:穿越重生

精彩试读:第二次遇到他,则是在闹市之中。 我与怜烟男装出府,要到兵部侍郎府上找倾冱尘。 兵部侍郞家独子于倾冱尘一般大,整日里不务正业,聚众打架已是常事。但最近,我那不安分的弟弟却和他搅在了一起。 为了防止近墨者黑,我只有登门造访一下那位公子,和此刻正在他府上的弟弟。 “我弟弟不会干那等偷鸡摸狗之事的!你们休要栽赃于他!”街道前方众人聚成堆,被包围住的里面传出来女子气愤的声音。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妖娆公子腹黑妻第6章试读

  我抓起纸张满腹郁闷的往丞相府走去。

  出来时‘春风楼’里一片安静,连个说话声都没有,估摸着都在休息。

  这一趟出来,要找的人没找到不说,还把自己赔了进去。怜烟也不知道到哪儿了,真是出门没看黄历!

  路过‘一品香阁’,闻到里面飘出的饭菜香味才想起自己还未用过早饭。还是先进去吃一顿再回去。

  提步走入大堂,装饰淡雅,给人一种舒适感。

  ‘一品香阁’是京城最大的酒楼,一楼普通平民也能消费的起,二楼,家底厚实或者小有积蓄的人才会踏入,三楼尽是一些富商,或朝廷官员,全部都是雅间。

  不得不叹,这楼里的主人也确实有颗聪明的脑袋,如此规矩,各个层次的人的银子都可以收入他的囊中。

  上得三楼,轻车熟路的走入一靠窗的房间,吩咐小二上菜。这个位置是爹爹包了的,除了我丞相府的人,没人能入座,菜品也是我常点的那些。

  静静品着杯里的茶,思衬着怎么解开那女子的毒,待会儿先到药铺里找大夫看看,若不行,就进宫去找御医瞧瞧吧。

  那和亲而来的福宁公主来后两年,争气的给皇帝生了一位公主,都五十多岁的人了,又得了一位小公主自然是龙心大悦的。

  福宁宫主入宫后一直很受宠爱,她的女儿,荣宠自是不必说,皇帝赐名明珠。由于小时对和亲公主的同情怜悯,我极爱拿着爹爹的入宫令牌往她宫里跑,她对人很和善,我很喜欢她。

  她的女儿出世之后,我也经常会去看看,导致现在已经五岁的明珠公主对我也黏的紧。请一位御医,自然不在话下。

  跑神间菜已上齐,慢慢的享用着,忽然耳间听到隔壁传来“危险”,“跟随”之词,好奇之下便放慢动作静静听着。

  隔壁对话隐约传来,

  “公子,皇帝不知作何心思,您不带人真的行么?”声音微有些激动,听语气,倒像是随从什么的。

  对方没有回答,那人又问“公子,属下带两人跟随可好?一人太过危险!”

  “云苍,皇帝的心思是怕养虎为患,若我真带你们去了,不就是告诉他,我有自己的势力,我在防着他。你觉得他会如何?”一道清雅之极的声音回答,那股子出尘的味道,略有些耳熟。

  “可是,金国对我大雍祸心暗藏,这次要求派使者过去也定是不安好心,您……”

  “没事,不是还有皇帝派给我的五百士兵么,就算出了什么事,以我的头脑,难道还搞不定?”那人说的云淡风轻。

  “是,属下,相信公子!”名为云苍的随从声音坚定。

  而后传来碗筷的触碰声,没了两人说话的声音。

  皇帝?公子?隔壁……到底是什么人呢,真想看看。

  约莫半个时辰后,隔壁隐隐传来衣料摩擦声和脚步声。

  终于要走了么?吃个饭怎的用这么长的时间!望着面前一桌子空盘子,我默念,这不是我全部吃完的,我只是在等的时间里太无聊而已。

  算好时间,在对方开门的一瞬间一把推开自己房间的门。

  是他!  

妖娆公子腹黑妻第7章试读

  如记忆中的一样,一袭不染纤尘的白衣,墨发微束,直直垂到腰际,墨笔画眉,长长拉到鬓间,挺直鼻梁下浅色唇瓣微微勾起。

  真是一个有着神仙外表的妖精!

  见我楞住,他琉璃瞳孔闪过一道莫名的光,微低首,道:“不知倾姑娘在此,失礼了。”

  我如梦大醒,作镇定,道:“能与兮公子相遇是小女的运气,公子不必客气。公子怎的有闲空来此用餐?”

  “呵呵”他指尖纤长,‘唰’的展开手里的折扇,笑道:“在下这几日就要代替陛下出使金国了,出发之前,自然是要好好放松一下的。倾姑娘认为呢?”

  我点头道:“这是应该的,不打扰了,公子先请。”我微低身。

  “那么在下就先行告退了,一别多日,姑娘保重。”他眼有笑意的看着我,转身带着随从缓缓消失在楼梯拐角。

  望着他的背影,不知怎的,总觉得今天他给我的感觉很奇怪,就像是……就像是追着老鼠玩的猫似的!

  你到底要干什么呢?兮洛。

  没错,他就是兮洛。第一次见到他是在皇宫,被他那段言语刺激到,致使我发奋学习各种东西。导致现在对每一行都有了解,隐隐的有种要超过他的想法。

  第二次遇到他,则是在闹市之中。

  我与怜烟男装出府,要到兵部侍郎府上找倾冱尘。

  兵部侍郞家独子于倾冱尘一般大,整日里不务正业,聚众打架已是常事。但最近,我那不安分的弟弟却和他搅在了一起。

  为了防止近墨者黑,我只有登门造访一下那位公子,和此刻正在他府上的弟弟。

  “我弟弟不会干那等偷鸡摸狗之事的!你们休要栽赃于他!”街道前方众人聚成堆,被包围住的里面传出来女子气愤的声音。

  “不会?看你们那穿的破破烂烂的,身上怎么可能会有如此上好的玉佩!定然是偷我的!”一个粗狂凶恶的声音盛气凌人的吼道。

  嗯?这是要上演恶霸欺辱良家女子的戏码么?

  “怜烟,我们过去看看吧。”

  “好的。”

  穿过人群走上前去,只见一个衣着破旧却长相清丽的女子,表情愤怒,手臂紧紧抱住怀里的小男孩。

  那孩子约有六七岁左右,神色略带惊恐的看着站在面前的两个彪形大汉。

  “呸,此玉是我家传之物,怎可能是你的!你也不过是见财起意,妄想占为己有罢了!”那女子的眼神扫过四周,隐隐有求助之意。

  但是,纵然周围有如此之多的人,却无一人有走上前帮忙的意思,都只是在看热闹罢了。

  呵,这便是人心。永远只为了自己的利益忙碌着,没有任何回报的事情,他们懒得出手帮一帮。

  “家传?”那大汉轻蔑的瞥了一眼女子周身,复而大笑“哈哈哈哈,真是笑话,若你这样的也能有家传的宝物的话,那我岂不是京城第一富了!还是老老实实把那孩子身上的玉佩交出来吧。”说着就伸手往小男孩儿的脖子招呼。

  我这才注意到,被女子护在怀中的孩子,脖子系的红绳上吊了一块儿圆形玉佩。那玉佩通体翠绿,隐隐可看到上面繁复的花纹。

  的确不似凡品。

  看那女子虽衣着破旧,但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气质却和她的衣着极不搭配。

  她绝对不是这个闹市里的市井之人。

  “慢着!”我出声阻止。

  那大汉顿住,转头看向我的方向,眼神上上下下扫了我一遍,口气略有不耐烦:“看您的样子像是大户人家的少爷,我们这些市井小民的事,不劳烦您操心。”

  “诛恶扬善,是每个正义之士的义务,无关背景。”一道优雅的声音从后方的马车中响起。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