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 北夜:半缘殇

更新时间:2021-04-11 14:02:50

北夜:半缘殇 已完结

北夜:半缘殇

来源:微小宝 作者:伏小则 分类:穿越重生

精彩试读:是几个仙女慌忙逃命,追着她们的竟是一大群青面獠牙的厉鬼! ……那鬼怪的模样,为何如此眼熟? 但是来不及多想,兰薰召出北辰权杖,纵身上前。 权杖挥舞起来,如同疾风骤雨,狠狠的一杖下去将一只青面鬼打得半死,顺袖灵力一带,又将两只震到九霄云外。 正激战时忽闻一声——“无须手下留情!” 下一刻又有个身影冲出来,持着对双剑。 双剑速度惊人,看似薄如蝉翼,舞动起来却是无坚不摧,竟是半刻就将三只厉鬼咽喉刺破,直取性命。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18-18.暗涛涌动

  出了大厅,阳光自屋顶的瓦片反射过来,刺目的紧。

  楚燃竹一双黑瞳从容的避过这太耀眼的光芒,他走向某个方向,一身黑色融入绿色的林间小径。

  他说不出为何走这条路,只知刚踏出门槛的那刻,心尖有道微弱的感应,指引路途。

  类似之事,之前发生数次了。

  就如昨晚,与兰薰观星之刻见她突然退走,他心中千万个怀疑,便想定要追上她看个清楚。怀着此念头施展腾云之法,竟真的以闪行之速跟上了兰薰。

  冥冥之中,似有股道不明的力量在暗中助他,还有什么模糊不清的旧日之影萦绕在脑海。可一旦想要努力去忆起,却又是片空白。

  这让楚燃竹自己都不禁要问,这是为何。

  不知走了多久,眼前出现一座院中院,院墙上爬满了枯藤和青苔,年久失修。有几棵颓废的朽木生在院中,无精打采的伸了几根枯枝出来。

  有一处枝杈断了几根,多半是兰薰越墙而入吧。

  窥眼四周,寥无人烟,楚燃竹轻一纵身跳上墙头,落尽院中。

  谁想就在落地这刻,他心中又划过道特殊的感应。

  下一刻,整个脑中就剧烈痛了起来,就如有谁向脑浆中泼了一大盆开水般,沸腾的简直要崩裂。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他咬着牙,勉强聚焦了视线看去。

  那边有道熟悉的蓝色,模模糊糊的。

  此刻几乎是凭着本能,楚燃竹吃力的向那迈步。一步、一步,重的灌了铅,似还连着心脏,扯出无与伦比的痛。

  终于,渐渐的离近了,能看清了。

  只见是兰薰立在一扇门前,抬起右手,试探着靠近房门,仿佛门里有什么重要之物……

  “啊——!!!!”

  兰薰竟突然惨叫出来,吓得楚燃竹心脏猛顿。

  只见竟是那房门霍然大放异彩,产生出一道若有若无的屏障。兰薰只是一只手指头挨着,就被狠狠弹飞了!

  蓝色身影倏地就落在楚燃竹眼前,他本就头疼欲裂,此刻更是防不胜防,勉强用一只手臂接下兰薰。

  两人摔倒,兰薰正正砸在楚燃竹身上。

  “呜……”呻吟着,兰薰聚目,直直的瞅入面前这双眼。

  离的如此近,便看得更清晰。黑色潭水,一望千尺之深,窥不出湍流暗礁,却像是在悲怆的记忆中苦苦挣扎,甚至让兰薰没来由的心尖紧紧一痛,恍又埋怨道:“你怎么来了?!”

  但听楚燃竹喘着粗气,紊乱的热息都喷在兰薰脸上,他的额角也渗出汗来。

  兰薰这才察觉到他不对劲。

  “你怎么了?”

  “那道门上……有什么东西……令我……头痛欲裂……”

  兰薰心下一凛——楚燃竹此人究竟什么来头?那屋中又是什么?!居然环绕了层如此厉害的结界!

  “兰薰……姑娘……你……可有……受伤……”

  兰薰忙道:“我没事。”见他这般煎熬依旧不忘她的安危,心中颇不是滋味。

  两人扶持着坐起。

  楚燃竹一看到那屋门,竟又喷出血来!

  那道门浮在他眼前,如同鬼门关似的,仿佛有无数厉鬼含着鲜血唏嘘着冲来,将他掏心蚀骨,胸腔里不断翻滚出血的味道。

  兰薰懵然:“怎会如此……”顾不得那么多了,他扎入楚燃竹怀中,与此同时,通体绽放出蓝色的光芒。

  楚燃竹一惊,本能的调动体内真气想要抗拒,却被一股暖流浸润了血脉。

  兰薰清浅温柔的真气,源源不断的渗入他全身,在千络百脉中徐缓的游走,将他的灼烧与疼痛慢慢压制了。

  可当真气要深入他五脏六腑时,却似乎被什么东西拒之门外,甚至将兰薰的真气反弹了回来。

  “你……怎么?这是什么力量……”兰薰受到反噬,唇角冒出血来。

  楚燃竹忙奋力推开她,“兰薰姑娘……别伤了自己……你走吧……”

  兰薰哪里能见死不救,何况与此人相识多日,龙潭虎穴也一同闯过了,心中便更是多了几缕放不下。

  “楚公子,你先别说话,兰薰想办法带你离开。”

  总之,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两人总算脱出那怪院子,奔回了路上。

  兰薰瘫软的跪坐在地,抚着胸急喘,忍不住责怪道:“楚公子,方才为何跟来?”

  “姑母之宅,不该乱跑……”楚燃竹用剑撑着身子,道:“像方才那般,若被门人发现……恐姑母不悦。”

  兰薰叫道:“我怎会被抓住!就算屋门的结界我破不得,全身而退亦不在话下!”

  听着她语气责怪,楚燃竹也不示弱道:“刺探门中机密,你似偏爱此事,在我青冥谷亦是如此。”一句话将兰薰噎死。

  楚燃竹却又放软语调:“但是,谢过兰薰姑娘相助。”

  兰薰别开目光,“我不需致谢。”又铮铮望来。

  “楚公子,我只希望,你从今往后不要再插手我的事。我可以对天起誓,绝不会对不起青冥谷与暮水阁!”

  ——你要知道,你若一再插手,我真不知会将你卷到何种境界。天人殊途,我到底是在其位谋其政的人。

  楚燃竹缄默了片刻。

  “兰薰姑娘……该是有难言之隐?”

  “嗯。我问心无愧,只求楚公子成全。”

  一句说完,似乎万籁俱寂,唯有树叶的婆娑声阵阵入耳。

  楚燃竹的眉梢划过万般滋味,须臾后,又凝结为一种道不明的意味。

  “……我答应你。” 

19-19.鲛人

  话音刚落下,就听见潮风的声音——“你们干嘛呢?!”

  只见潮风、雪葵二人奔来。

  潮风嘀咕:“你们到底干什么去了,瞅着鬼鬼祟祟的。”

  兰薰道:“怎么都跑出来了,这万一水川阁主回屋不见人影,岂不急坏了她?快些回去吧。”顺势作出亟不可待之状,向大厅走去。

  潮风在后面嚷道:“喂你先说清楚!”

  但兰薰没有回头,反倒步伐飞快而轻盈。楚燃竹暗想她方才先被结界所伤,又为自己渡了不少真气,现在尚还并无大碍,果真是深藏不露。

  “走吧。”

  楚燃竹冷冷的将幽冥剑插回剑鞘,静默的越过潮风与雪葵。

  桅杆般的黑色背影,被投下的树影裹住,落下一斑斑色泽。

  此刻兰薰早已离开三人,她当然不会听话的去大厅,而是偷偷匿在了暮水阁的另一处角落。

  四下无人,兰薰这才开始着手安排。

  扬起蓝袖,一道蓝色的光线被扬向高空。

  千里传音——“摇光何在?”

  于是手下应声而来——北斗七星的第七位星官,摇光。

  “北辰大人。”摇光拢袖行礼。

  兰薰道:“此处有一偏院甚是奇怪,不知谁人布得结界,连我也束手无策。”

  摇光抬眼看她,带着一贯的苦瓜般的表情,问道:“大人试探过了?”

  “嗯,威力不小,实难破解。摇光,你遂安排可靠之人,监视好那处,一有风吹草动,速来报我。”

  与摇光讲话,便不似与天枢,对前者,兰薰总貌似端然而高高在上,俨然不可忤逆;而对后者,兰薰往往就心有余而力不足,被天枢为数不多的几句话,弄得狼狈不堪。

  “大人,”摇光道:“还有件事,得让您知晓。”

  “哦?那就说来听听。”

  “是,”摇光道:“近日天界有妖类出没。”

  “什么——?!”

  摇光的话就如晴天霹雳,令兰薰大惊。

  “荒唐!天界岂是任人来去之地!?”

  “可是大人,近日有多处天神住地都有妖魔环俟在侧。”

  听罢,兰薰虽然觉得不可思议,却还是道:“行了,我知道了,你尽快安排我交代的事,不日我便返回天界。”

  “……遵命。”摇光拱手,消失隐去。

  兰薰独立于此,又思及之前楚燃竹在那结界前突然异状大发,而他体内似有什么不可名状的力量,深的可怖……对这件事也该留个心眼,不过还是先返回天界看看再说。

  ……或许,天界的异变,和奇魄琉璃、素衣道人也有关系。

  平复心头一股喧闹,她这才往暮水阁大厅而去。

  然而令兰薰未曾想到的是,楚燃竹在快步离开潮风、雪葵二人后,于大厅的门口,正正遇到刚会客完毕的水川。

  他当即就将早先预定之事呈递了水川。

  “姑母,有一秘事相求,万望相助,莫要他人知晓半分。

  此事就是——“我想请您调查,岐山门。”

  暮水阁之行终于告一段落,雪葵的请求也已托付给了水川。

  青冥谷。

  午间时分,潮风与雪葵在青冥谷的入口附近闲坐,摘了几个野果尝鲜。

  这时一个年轻男子手提药箱经过此处,一袭布衣,眼神中蕴着几分说不出的沧桑和狂热。这便是楚燃竹曾向兰薰提过的——青冥谷的郎中,函勿。

  潮风顺口招呼道:“喂,你怎么中午去行医?”

  函勿停下,寡言道:“是出海。”

  “出海做什么?求仙访道?”

  “寻一奇物。”

  “哈?”潮风相对于谷中的很多人而言,都显得孤陋寡闻,正要细问问,就听见一阵轻快急促的步伐声。

  下一刻一位少女由林间而出,身着浅红衣裙,面容美艳,身材火辣,犹若一片酒醉的红云般惹人颤抖,着实标致的不像话。

  “函勿要去南海作甚?”她盈盈靠来,亲昵的挤到函勿身畔,浅浅笑道。

  函勿答:“寻些东西,制药。”

  潮风横瞅着二人将自己视作空物,不免抱怨:“岳休萦,你眼睛不会打转吗?”

  这女子便是那位曾在夜晚沿溪吟唱的岳姑娘,她这才看见潮风,却全无芥蒂,反倒大大咧咧道:“啊呀!原来大少主也在这,失敬失敬!”随性的行了个礼。

  潮风真感无奈:“算了,你们聊你们的!雪葵,我们上别处去!”

  休萦见潮风怪里怪气的,便没理他,对函勿道:“你去南海到底觅什么珍奇,不许瞒我!”

  “鲛人。”

  (鲛人:或名“人鱼”,居于南海之外,常夜出,不废织绩,其眼泣,则能出珠——《搜神记》卷十二)

  谁料这“鲛人”二字竟仿佛是一道斧头正正劈在潮风脑袋顶,他本刚走开几步,此刻竟脚上散架了似的。头痛欲裂,心里莫名涌出一阵阵刀割似的痛,狂叫撕扯着每一条血脉,仿佛躯体转瞬就要炸裂。

  ……鲛人……

  ……鲛人……鲛人……

  那边休萦还在对函勿说:“鲛人啊,我小时候听过。可鲛人之说分明是世人无中生有,哪还当得了真!”

  “休萦错了……”函勿难得能一股气说一长段话:“世界之大,造物之奇,一人双目岂可包揽。莫说‘鲛人’,就是再有‘虺人’‘龙人’之说,也不足为奇,或可一信。”

  “可南海茫茫的,函勿几时能找到?”

  “找寻之事,最是讲求机缘,你不必忧虑。”

  此刻二人数说之际,怎料潮风早已失了模样,脸上布满了扭曲的痕迹,成了张叫人看一眼就心惊肉跳的脸谱。

  ……鲛人……玉儿……玉儿……我的玉儿!

  他突然抱着头跪地,疯狂颤抖起来。

  “潮风哥哥你怎么了!”吓坏了雪葵,失色的跪在他身边惊道,这才令函勿与休萦赶紧聚来。

  休萦道:“刚才还活蹦乱跳的,现在是怎么了呀?”

  “退后!”函勿当机立断,挡开休萦、雪葵,飞快的就从药箱中抽出一剂镇定的中药,强行给潮风服下。

  药效奇快,只听紊乱的呼吸趋于平静,而潮风也逐渐睡去。

  雪葵早已吓得脸色很白,“函勿哥哥,潮风哥哥他怎、怎么了?”

  “并无大碍,先令他睡了,将养几日便可。”

  另一方面,兰薰刚回到天界,就亲眼目睹了摇光所说的——有妖类出没天庭。

  是几个仙女慌忙逃命,追着她们的竟是一大群青面獠牙的厉鬼!

  ……那鬼怪的模样,为何如此眼熟?

  但是来不及多想,兰薰召出北辰权杖,纵身上前。

  权杖挥舞起来,如同疾风骤雨,狠狠的一杖下去将一只青面鬼打得半死,顺袖灵力一带,又将两只震到九霄云外。

  正激战时忽闻一声——“无须手下留情!”

  下一刻又有个身影冲出来,持着对双剑。

  双剑速度惊人,看似薄如蝉翼,舞动起来却是无坚不摧,竟是半刻就将三只厉鬼咽喉刺破,直取性命。

  ——落攸?!

  兰薰惊诧她居然来助阵了。

  两人联手,三下五除二解决了战况。

  二人看向对方。

  “落攸是否知道,这些青面鬼是何时到天界肆虐的?”

  “我也不清楚,刚才这群……像是从那个方向来的,快追去看看!”

  那方向,正是花神花弄影的繁花居,此刻,也遭到了侵入。

  “救、救命……”

  这里已被魔物的杀气和浊气染遍。

  花弄影缩在一个角落处,保养甚好的双手捏满了冷汗,娇颜早成了一张画满恐惧的纸。

  单薄的衣衫被冷汗浸透,躯体在不断抖动。

  后背靠着冰冷的墙隅。

  面前是三只青面獠牙的厉鬼,口中滴血,耀武扬威的逼近。

  她已走投无路,只能无助的呻吟:“昔何哥哥……”甚至索性闭目待毙了。 

完本试读结束。